无障碍说明

男足艾克森惊艳首秀,男篮也得靠归化自救?林书豪是最佳选择吗

撰稿/于睿寅

虽然我们还是习惯地称呼他为“埃尔克森”、“埃神”,但人家身份证、户口簿上的官方姓名早就是“艾克森”了。

世预赛首秀面对马尔代夫,一场5-0的酣畅胜利,姑且没让男足分担男篮承受的炮火。艾克森也毫无悬念地创造了中国足球史上的几项第一——第一个披上国家队战袍的非华裔归化球员,以及第一个进球的那个。

国足正赛首秀,艾克森真的很拼。

归化完成后的国家队首秀,艾克森无论是竞技水平还是职业态度都让人没得挑。赛前高唱国歌看得人心潮澎湃,比赛中脖子上被抓出血痕,额头上顶出包来都坚持拼到最后,让人不禁感叹——虽然未必要迷信归化,但艾克森这样的最好多来几个!

对于很多球迷来说,男足昨夜今晨这个不错的开端,或能稍稍弥补男篮世界杯暗淡出局的伤痛。两支国字号球队不约而同地下榻广州某酒店后,一个收兵,一个启程,虽然他们现在面对国际顶尖舞台,同样遥远。

艾克森的惊艳首秀,也让男篮“需不需要归化球员”的话题重新摆上桌面。早年,身边的亚洲邻居紧锣密鼓地筹划归化事宜时,我们还曾颇为不屑,把这当做是钻空子、走捷径的小伎俩。

男篮是否也需要“艾克森”式人物?

但到了近几年,尤其是本届男篮世界杯上,我们在与世界顶尖水平渐行渐远时,发现这条路不仅亚洲球队在走,甚至连打进前八的欧美强队都有涉猎。

心里过不了“血统纯正”这道坎的中国篮球,别人都在做,自己就成了异类。这样的遗世独立并没能给球队带来肉眼可见的好处,反而与当下的尴尬局面不无关系。

归化未见得能拯救男篮,但退无可退之时,该试的办法是不是多少得试几样?

亚洲现状:归化顶用,但看着更像雇佣兵

不算澳、新,本届男篮世界杯的6支亚洲球队中,只有中国队没有归化球员。

这其中,韩国队的罗健儿、约旦队的塔克和菲律宾队的布拉奇,都是所在球队的得分王和战术核心。但他们之中年纪最小的的罗健儿,也是1989年生的了,加上日本归化的法泽卡斯,亚洲5个归化球员中有4个是30岁以上的老将。唯一的“90后”,是伊朗队的前锋罗斯坦普尔。

归化球员对球队实力提升几何,我们在对韩国队的那场艰难胜利中体会得最明显。虽然在赛前备战时,就把罗健儿当成防守的重中之重,但大老黑还是在3名中国内线的围剿下得到21分、12个篮板。之后韩国队击败塞内加尔避免吞零蛋,罗健儿也是首功之臣。

韩国归化球员罗健儿

面对罗健儿的这份无力感,像极了男篮在2013年亚锦赛上的惨痛回忆。输给中国台北的那场1/4决赛中,对手归化的昆西·戴维斯也用“20+10”的正常操作,让男篮内线吃瘪。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绰号叫“大Q”的黑大个没跟罗健儿一样,起个本地特色的名字。

纵观本届世界杯,亚洲各队对于归化球员的选择使用上也存在着功能单一、年龄偏大等通病,但考虑到对于这一年龄档球员的归化,多是以一个大赛周期的目的性而准备的,便也不难理解。上述的韩、约、菲三队都没能赢得直通东京的门票,而通过落选赛突围也有相当难度,到了下一届大赛——2023年由日、菲、印尼三国联合举办的世界杯,归化更适龄球员的计划从预选赛开始前就得做起。

譬如罗健儿,正式获得为韩国队出赛的机会是2018年初,世预赛的第一个窗口期都已结束。日本队是在世预赛一场不胜、小组垫底的危机关头对原归化球员伊拉·布朗不满意,在去年年中才动起归化法泽卡斯的念头,最终果然赌对,逆袭晋级。至于约旦,此前在亚洲交手时我们更熟悉的归化球员还是拉希姆·怀特,而前者年事已高,才又归化了相对年轻的塔克。

各队中唯一横跨两个大赛周期的布拉奇,若不是克拉克森无法通过FIBA的参赛资格核准,这个已经33岁的大麻烦,到底是勉强用着还是就此舍弃,菲律宾队怕是也有不同的抉择。

菲律宾归化球员克拉克森

在文化认同上,亚洲球队对归化球员的选择,也经历着明显的变化。像文泰钟、李胜俊等早期的归化球员母亲都是韩国公民,到了罗健儿在血统上与韩国却无半点关联,结果导向更强了一些。

再者所为的文化认同,不仅是球员单向的爱国情感,还包括本国民意、舆论对于球员的认同,在亚洲尤其是东亚的传统文化认知上,这一点很可能成为一个“坑”。

这也给中国男篮的归化目标——如果有的话,圈出了3个重要的选拔指标:年龄,能力,血统。

迈不过去的那道坎,是心理作祟吗?

曾几何时,我们提及邻国各项目不择手段归化时,曾露出鄙夷的神情。

这感觉,大概就像韩国媒体日前酸艾克森一样。有鉴于国足长期不见起色的现状,国内球迷对于高水平归化球员的呼吁由来已久。

此番艾克森披上国字号球衣并完成惊艳首秀,至少在国内主流民意上,褒扬远多于质疑。但韩国媒体《最佳11人》却爆出了一番想当然的批评,认定归化行为让中国球迷大呼不满,甚至深感耻辱。如果通过归化没能给球队战绩带来显著改观,那球迷的失望情绪将会达到顶端。

后半句,大概还有些道理;但不做任何调查研究的不满和耻辱,说的大概是韩国球迷自己。

从李可、侯永永、布朗宁这些原本是华裔外籍的归化球员,到德尔加多、艾克森这些血统上与中国毫无关联的新公民,无论是在中超和国家队,国内球迷对于他们迅速的接受和认同,很大原因是国足长期在低位徘徊,而我们亟待不拘一格的人才输入来改变现状。

在中国生活7年,外界对艾克森的接受程度很高

其实不光是中国男足,像日本、伊朗等亚洲顶级强队也都有归化球员的部署;韩国一边对艾克森的加盟指手画脚,一边却对他们国内甚至我们中超的外援暗送秋波。

其实韩国男足,已经有个叫崔民秀的韩德混血小伙,但要像男篮那样归化罗健儿这样毫无血缘联系的强援,恐怕还得迈过自己心里的一道坎。

中国篮球尚无动静,却已听到不小呼声的归化之路,之所以之前还偶有争议伴随,原因之一在于,我们虽然在国际大赛鲜有建树,但在亚洲(专指地缘上的亚洲)仍以领跑者自居。

虽然最近5年仍有2015年亚锦赛、2018年的亚运会冠军来自圆其说,但无论从大赛成绩、NBA球员输出还是各级青年队的储备来看,我们都很难找到支撑“引领亚洲”的证据了。

在家门口举办的世界杯上输掉亚洲唯一一张直通东京的门票,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男篮未能小组出线

既然姚明就任篮协主席后的一系列改革举措,包括国家队的红蓝分组,都是为了激发球员的竞争意识并提高选拔质量,那引入归化球员并引发正面的“鲶鱼效应”,与这一理念是一脉相承的。

距离明年奥运之前的落选赛还有大半年时间,若不想见证新中国投身奥运以来,男篮第一次无缘奥运赛场,留给归化的时间也不算多了。

兼顾竞技水平和文化认同,林书豪真是最好的选择吗?

归化林书豪的呼声,似乎从7年前“林疯狂”在纽约乍起时,就开始不绝于耳。直至林书豪随猛龙队获得总冠军,又以税后300万年薪加盟北京男篮,他与中国篮球越走越近,也在男篮最需要归化的时分,让人又开始浮想联翩。

既能弥补中国男篮优秀控卫匮乏的短板,又能在新赛季的CBA熟悉国内篮球环境;凭借着非常坚实的人气基础,可以毫无障碍地获得球迷的认可和接受。再加上生活习俗、语言沟通、文化认同等方面的衔接,远比没有华人血统的归化球员来得顺当。综合所有,林书豪似乎是完美的选择。

中国男篮会归化林书豪吗?

但由于FIBA的国际赛事仅允许每队阵中有一名归化球员,这不能不让男篮的选择慎之又慎。

林书豪此前并未代表任何年龄段的美国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这为归化扫除了一个主要的障碍。

但由于我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这意味着加入中国国籍同时,必须放弃他原有的国籍,这是归化的必备条件,也是他事关整个家庭选择的重大决定。为归化林书豪,篮球主管部门短期内,为其准备丰厚的物质和生活回馈相信不是问题,但职业球员退役后的漫长岁月,两种选择所引发不同的后半生生活保障、养老环境等,都是需要林书豪本人评估各方利弊,审慎做出抉择的,谁也不能也不该进行任何形式的绑架。

林书豪在篮球世界杯中担任解说

但即便以最短时间完成对林书豪的归化,并使之获得为中国男篮出赛的机会——譬如明年的奥运落选赛,他届时也已经32岁了。虽然比赛水准仍比国内多数控卫高了一个层次,但若是男篮最终冲击奥运失败,下一届大赛——2023年的男篮世界杯时林书豪已经35岁了。

将归化的目光瞄准技术基本定型、颇具实战经验的实力型选手,本就意味着年龄相对较大,从而可能只顶一个大赛周期之用,还是难改“雇佣兵”的本质。既然如此,与其被困在能力和血统这两条选拔标准,是否可以给年龄这一项松松绑?

把这个问题阐释得具体些——一个林书豪,比起一个我们自己的八村垒,到底哪个更能拯救中国篮球?八村垒并不是归化球员,发挥的功能却与我们对归化球员的期望一致。在这一类中,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祝铭震和邱天,但这还远远不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da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