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谁是职业冰球联赛的流量担当?金骑士中锋一袭长发秀上天

腾讯体育讯 (文/ESPN Emily Kaplan 编译/大白)当一个正打着北美职业冰球联赛的球星捧着咖啡走在大街上,他会被认出来吗?我们都喜欢在互联网搜索喜欢球星的名字,那么他们会不会自己搜自己呢?漫长的一周过去了,赶紧犒劳下自己,那么冰球球员一般都会吃什么食物放纵自己的胃?咚咚咚!召开圆桌会议。想知道他们的小秘密吗?一起来听听!

莱恩-奥赖利

问题1:你觉得你在公众场合能有多大名气?

莱恩-奥赖利(Ryan O'Reilly),圣路易斯蓝调前锋:在圣路易斯,我觉得是5分(1是没人认得出,10是一出门便会被团团包围)。认出我还是很难的,我有胡子,也会戴帽子,人们有时候确实会通过胡子认出我。但如果是在芝加哥的话,走在街上跟本没人认出你,除非你去一些体育酒吧,但在其他地方,你想不低调都不行。

凯尔-马卡尔(Cale Makar),科罗拉多雪崩后卫:在丹佛,我可能有2-3分的样子。我很少被认出来,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如果是在其他的城市,我更是个普通人。

凯文-海耶斯(Kevin Hayes),费城飞人前锋:我在纽约的知名度可是很高哟。我的意思是我个头比较大,在社交媒体上也很活跃,经常发照片。我是个很有风度的男子,如果有人认出我,我不是那种希望球迷躲我远点的人。虽然我也不喜欢跟人合照,但我也不会拒绝,所以我给自己打个7到8分吧。

凯文-海耶斯

特雷-克鲁格(Torey Krug),波士顿棕熊前锋:我在波士顿的知名度也就6分,人们往往会盯着我说“你长得好像那个谁,但又有点不太一样,身材小了点。不可能是他。”但在我住的社区,人们都认识我,他们看见我会喊“嘿,克鲁格!最近咋样啊?”但在其他城市,我也就一两分,很少有人跟我打招呼。

科里-施奈德(Cory Schneider),新泽西魔鬼门将:我能把自己藏起来吗?这有个区别,如果我想的话,我不会让别人认得出我。这取决于我在哪儿,如果我在加拿大或者温哥华,我给自己打5分。在新泽西的话,也就两三分,我一般都带着帽子和墨镜。

科里-施奈德

问题2:谁拥有联盟最漂亮的长发?

乔纳森-马尔谢索(Jonathan Marchessault),维加斯金骑士前锋:我喜欢我的搭档威廉-卡尔松(William Karlsson)。他太帅了,他的头发看着就是那种很自然的顺滑。我在高中也留过长发。但是当我看到他的时候,就惊了,我永远不能留出他那样的秀发,所以我就把头发剪了。

威廉-卡尔松长发飘飘。

马卡尔:加布里尔-兰德斯科格,太漂亮了!

达林-拉尔金(Dylan Larkin),底特律红翼前锋:我的队友泰克-贝尔图齐(Tyler Bertuzzi),我想是他自己剪的。

奥赖利:伦德奎斯特的秀发很经典。

问题3:你喜欢6比5还是2比1?

马尔谢索:我想我更喜欢2-1,因为我可不想让我们的花儿门神丢5个球。

马卡尔:作为球迷肯定是想看到6-5,但作为一名球员,2-1就够激烈了。

奥赖利:季后赛我喜欢2-1,但常规赛我喜欢6-5。这取决于我是在打球还是在看球,如果我在看,那肯定是6-5更精彩。

施奈德:我个人喜欢2-1。一场比赛肯定会出现大量的射门机会,但最后结果是6-5还是2-1,这取决于我们门将的表现。但你知道吗?精彩的扑救跟精彩的进球一样,也会导致比赛更加紧张。那些6-5的比赛更像是你来我往,看着看着就会疲倦。当然,2-1的比赛必须要是紧张激烈,否则就很无聊。

拉尔金:6-5,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达林-拉尔金更喜欢在对攻大战中赢球。

问题4:联盟里最敬畏的球员是谁?

马尔谢索:当然是康纳-麦克戴维(Connor McDavid),内森-麦金农(Nathan MacKinnon)也挺棒的。我喜欢看他打球,是他的超级迷弟。他滑的太快了,而且球到人到,看起来又快又写意,看他们打球很有意思。另外巴尔科夫也挺不错,我跟他是队友,他可能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球员之一。

马卡尔:内森-麦金农。他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球员,有非常好的生活习惯,对自己的要求也非常严格,就像很多伟大的球员一样,所以我一直向他学习。

瓦西列夫斯基:库彻罗夫,他每一天打球都很拼,永远不会满足。他总是对自己要求很苛刻,这就是他为什么是联盟最好的球员之一。和他一起打球真的很有意思,我们就像是竞争对手,每天都让督促着彼此更好。

海耶斯:我还是喜欢西德尼-克罗斯比(Sidney Crosby),虽然他老了,但他表现就跟以前一样,甚至一年比一年好。过去几年,我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的职业生涯之路让人印象深刻。虽然他是一位伟大的冰球明星,但他却为人很低调,而且一直乐善好施。

“企鹅球王”西德尼-克罗斯比依然值得同行敬畏。

问题5:你上一次谷歌自己的名字是什么时候?

克鲁格:可能好几年了吧。我不经常用谷歌,但我用推特用的多。我经常会在推特上搜自己的名字,特别是到了我要签新合同的时候,我会看看网上有没有啥流言蜚语。

马卡尔:可能一个月前,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我真没参与,是他们非要搜,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我就站一旁看。当然我曾经也搜过一次,但是看完了内容后,我发誓再也不干这傻事儿了。

拉尔金:至少一年多了。有时候我就看看我的数据统计,只是为了关注下比赛分析。

霍尔:已经有好几年了,这种事儿我也就干过几次。我大概六个月前在推特搜过自己的名字。事实上我记得上一次这么做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之后,我很少上推特,除非是有东西要发。有时候我会删除手机上的应用程序。上次新闻发布会,我记得是他们说网上对我的评价褒贬不一,所以我就想看看到底是怎么说的。

施奈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是我年轻时候做的事。说实话我早就不玩推特了,而且我的Instagram也很私人,所以我在社交媒体没有内容。不管网上的是好是坏,我都不感兴趣。有了孩子以后,我就更不关心这些事情,我更在乎我的妻子和孩子对我的看法,以及队友和球队对我的看法。在我这个年纪,真没精力去担心其他的事了。

凯尔-马卡尔也曾干过在谷歌上搜索自己名字的“蠢事”。

问题6:你的放纵餐是什么?

克鲁格: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芝士汉堡,那是我的最爱。现在的话,我会选择披萨,敞开吃真是太爽了。

马卡尔:偷偷地吃巧克力蛋糕或者冰激凌。

拉尔金:我喜欢吃糖,但这不是所谓的放纵餐。我也不尝吃,如果我真的想放纵自己一次吗,我就去温蒂汉堡,点上一堆香辣鸡块。

伦德奎斯特:我喜欢芝士汉堡,而且我会吃很多。但是,我不认为那是放纵餐,因为吃到它我会很开心,不吃也没什么大不了。说实话,我不认为这属于放纵自己的食物,也许有人认为是,但我不这么认为。

亨里克-伦德奎斯特

问题7:最近一年,最冲动的一次购物是什么?

奥赖利:我买了一把吉他,简直蠢到家。当时我打算去店里修理一把老式吉普森,但我看到了另一把电吉他。我从没有尝试过电吉他,但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想尝试一下。我把玩了一会,和店主聊了聊天,一个小时后我就把它带回家了。但买回去我就后悔了,我已经有一把了,还要买另外一把。但它确实挺酷的。

马尔谢索:一个房子。我想那也不算太冲动,起码买房子不会赔,除非它真的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投资。我的房子还算好,但有另一个事儿很冲动:当时我和妻子在世锦赛结束后去布拉格度假,去了Breitling的店,看中一块表,我们买了情侣款。现在想想价格不便宜,有点冲动。

海耶斯:我的劳力士。

马卡尔:有次为了买杯思乐冰饮料开车跑了好远,就为了那杯饮料,有点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sperzzho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