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后卫变成前锋! 一个冰上“二刀流”的诞生记

加拿大籍职业冰球运动员布伦丹-史密斯(Brendan Smith)在他29岁生日那天,感觉到他在纽约游骑兵队效力的日子已经到了尽头——也许NHL生涯也是。

2018年2月8日,游骑兵的管理层向球迷正式宣布球队开启了重建,布伦丹被放到了挥弃(waivers)名单上。布伦丹当时再撑8个月就能进入一份4年1740万的合同,球队对他的期待是可以成为前二组后卫,然而他在游骑兵的第一个完整赛季堪称灾难。布伦丹谈起过去:“我们球队上下出了问题,打得不好,我找不到方向,当时我觉得游骑兵已经放弃我了。”

不过,时隔两年,布伦丹回到了游骑兵阵中,他现在已经是队里不可或缺的一员了。他彻底改造了自己——他现在主要打前锋位置,少防多时会填补一下后卫的空缺。成为一名“二刀流”球员让布伦丹重新赢得了一份与游骑兵的合约,也赢回了他的冰球生涯。

布伦丹-史密斯(图)

痛定思痛 重整旗鼓

让我们回到布伦丹生命中最糟糕的那个生日。那一整天布伦丹都在等待,看看是否有球队会把他捡走。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根据规定,游骑兵有权将他下放小联盟。布伦丹的信心在那一刻受到了打击:“我还是能被某支球队看上的,但是没人认为我值得上那份合同,所以他们望而却步。有些时候难免碰上困难的日子,在一个原始六队的城市,每个人都懂冰球,所以也有很多繁文缛节。面对现实你几乎都不相信你是一名NHL球员,你会质疑自己是否足够优秀。”

他的太太萨曼莎(Samantha)和他在维加斯金骑士打前锋的弟弟赖利(Reilly Smith)依然支持着他。对于丈夫的遭遇,萨曼莎义愤填膺:“你怎么可以仅凭半个不顺利的赛季就抹杀掉7个赛季的成绩呢?”而赖利评价哥哥:“他有很高的自尊,他认为自己完全有资格在NHL担任后卫,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有些时候周边的人们不会站在你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布伦丹-史密斯的弟弟赖利-史密斯(图)现正为金骑士队效力。

其他人也在帮助布伦丹,朋友们和整个联盟的前队友们给他发来消息,激励他回想自己是多么具备天赋。布伦丹当年是NHL的一轮秀,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时进入过霍比-贝克奖(Hobey Baker Award,NCAA冰球最佳球员奖)的候选名单。被放上挥弃名单时,布伦丹已经有7个赛季的NHL经历,其中大多数是在底特律红翼度过的。

剩下的半个赛季布伦丹以AHL狼群队员的身份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市打完,之后他痛定思痛:“每个人都会遇到困境,问题在于‘你打算如何面对?’我的父母在成长中教会了我不要轻言放弃,这就是要努力工作,争取新的机会。”

休赛期布伦丹留在康涅狄格,与训练师本-普伦特斯(Ben Prentiss)和队友克里斯-克雷德(Chris Kreider)加班加点。谈到这个过程布伦丹很感谢克雷德:“克里斯真是个人才,我试着揣摩他,跟上他的节奏,然而几乎不可能。不过我们的关系非常融洽,不管科目是什么,每次训练他都想要击败我,于是我们放开手脚,相互推进。”

布伦丹-史密斯曾在红翼队度过了5个赛季。

异想天开 后卫变前锋

2018-19赛季,布伦丹重回游骑兵的阵容之中,不过他很清楚在队里的身份已经截然不同了,他谈到了对球队高层的认识:“上头希望加快重建步伐,让年轻后卫有更多锻炼机会。”这意味着他这样有经验的后卫有点“碍手碍脚”。

赛季中期的时候,主教练大卫-奎恩(David Quinn)找到了布伦丹,给他提了一个建议:你愿意试试看打前锋吗?

布伦丹确实打过前锋,少儿冰球时期他和约翰-塔瓦雷斯(John Tavares)、萨姆-加格纳(Sam Gagner)是同组搭档。但15岁时布伦丹改练后卫,他觉得在后场更适合他,就这样一路打进了职业。不过现在他必须要重新做选择了。

一开始游骑兵的教练只是让他稍微尝试下,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学习过程。布伦丹回忆:“我第一场打前锋的比赛,我打了一部分前锋,又打了一部分后卫。奎恩把我放在第四组,但是助理教练林德利-鲁夫(Lindy Ruff)也会在防守时叫我上场,等于说两个教练的指挥我都要留神听着。有一次我在后卫的位置上,奎恩却叫我打前锋,可我又不在待命的位置。有几次我连打了两个轮换,不过我非常乐意,上场机会越多我越开心。”

布伦丹-史密斯(图左)在他防守生涯中学到的一些技能使他更快适应了前锋的角色。

当然了,布伦丹也承认第一场比赛他十分紧张:“我自忖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不过在特定的情况下还是很难处理,比如说把球从墙角转移出去。前锋有很多时刻要面对着墙,在前方进行冲撞,时时刻刻保持着滑行。要知道后卫的滑行采用的是另一种方式,而前锋就是要不停地保持游弋。作为后卫则要更多阅读比赛,提前预判,而前锋是要更多地去做出本能反应。”

被问到前锋和后卫的角色哪个更喜欢,布伦丹基本上不需要思考:“显而易见,我整个生涯都在打后卫,所以那对我来说更舒服。我的强项是阅读比赛,同时我也很喜欢打身体,不过这在网前也能帮助到我。

那么他怨恨自己的主教练奎恩吗?布伦丹也敞开天窗说亮话:“我这么跟教练说的,我想打球,不管靠什么方法,我都想帮助这支球队获胜。如果你觉得这么做能更好发挥我的作用,给球队带来好处,我会义无反顾地执行。”

布伦丹-史密斯在比赛中对抗掠夺者后卫罗曼-约西。

活在当下 坚定打好每一场球

对于这样的转变,他的弟弟赖利评价:“就算这种事情在NHL发生过,那也绝对是很罕见的。如果有球员被放到那样的境地上绝对是很伤人的,百分之九十的人会用负面的态度对待这些,布伦丹却用积极的态度应对。厌世自弃是很容易的,布伦丹没有这样。他更努力地训练,看到他的身影给人非常巨大的激励。”

刚刚过去的休赛期布伦丹回到了新斯科舍省不列颠海角的老家,这一次他的弟弟赖利成为了他的训练搭档。兄弟俩每周至少上三次冰,自打儿时以来,两人头一回共同进行前锋的训练科目:网前技巧、急停转身、角落处理,还有隐瞒进攻意图、拿球、快速射门。

对于这些前锋的活儿,布伦丹有着无穷无尽的门道想要向弟弟讨教,像是“你怎样时会在弱侧出现?这时候该怎么做?”在布伦丹眼中他的弟弟非常优秀:“我的老弟是个鬼才,任何时候有机会看他打球,思考他处理比赛的方式绝对能帮助到我。”其实赖利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少训练方面他做得更好,简直让我相形见拙。”

史密斯兄弟彼此谈起对方时从不吝啬赞美之词。

在这个赛季,布伦丹继续在游骑兵发挥他多面手的特长,季前赛的大部分时候他担任后卫,不过这主要是因为托尼-迪安杰罗(Tony DeAngelo)因为合同商谈问题暂时没有回归。常规赛一开打布伦丹就被教练组放进了锋线,但是少防多的时候他还会回到蓝线的位置。如今他树立了新的目标:尽可能多地得分。目前他打了22场比赛只得了4分,即便考虑到他要兼顾后卫,这个数字确实有待提高。

布伦丹很清楚,转换身份有很大的风险。也许这帮助他留在了游骑兵,但从长远来说或许会对他赚更多钱的机会构成了妨碍。当然了,也许一个前锋后卫兼顾的球员其实在市场上很吃香?这可真说不清楚。

不过他其实也顾不上那么多,等现在这份合同走完后,游骑兵会评估他的表现,要么认可,要么不认可,届时双方在谈判桌上说的内容也会很有趣。如果转投其他球队,他们怎么看待布伦丹的“二刀流”大冒险就不得而知了。就像布伦丹自己说的:“游骑兵知道我还能打,他们还希望我是队中的一员。我对未来不是很有头绪,所以就立足于眼下,能有现在的机会,我很知足。”

(文/Emily Kaplan 编译/两好两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asperzzho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