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玲归国无期 父母:社会对她不公

0人评论
378
责编:郭睿昊 收听

编辑1

导语

作为伦敦奥运会举重冠军,赵常玲因为涉药,不但被取消了成绩,并且无缘里约奥运会。同时,赵常玲归国的时间,也遥遥无期。赵常玲和她家人的命运,似乎一直没有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里。 ...详细

4名伦敦奥运冠军确定涉药 举重名将赵常玲在列

撰文 赵宇

7月末的湖南道县炎热异常,走在太阳底下像被火烤一样难受,一品乐蛋糕店的空调开了两个小时也没给这个20多平米的小店降温太多。“别再让我说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赵贵生的情绪要比外面炎热的天气还要糟糕,很不耐烦地重复着那句:“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

他的女儿是赵常玲,被加入哈萨克斯坦国籍后改名“祖尔菲亚”,2012年代表哈萨克斯坦队夺得伦敦奥运会举重比赛53公斤级冠军。一个月前,国际举联在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称伦敦奥运会上共有10名选手兴奋剂复检结果呈阳性,其中就包括赵常玲。

伦敦奥运会成绩被取消,无缘里约奥运会,所有的光环荣耀被小小的药瓶击得粉碎,过去四年的准备也都白费。他的父母不知道女儿接下来的命运会怎样,更不知道她能否改回中国国籍。赵贵生觉得“这事国家最后一定会管”,至于怎么管、谁来管,他也说不清,“你问我,我去问谁?我们又不认识管事的……”

原本虚掩的内心世界这次彻底关上了门

赵常玲的妈妈正在店中招待客人赵常玲的妈妈正在店中招待客人

自从得知赵常玲因兴奋剂问题被禁赛,无法参加里约奥运会之后,赵贵生夫妇的心情就变得很差。他们不希望任何媒体前来采访,始终说自己“不了解情况”、“什么也不知道”。腾讯体育来到他家蛋糕店时,坐在柜台后的赵常玲母亲彭女士吃了一惊,“找赵贵生有事吗?他犯了什么错?”

她家过去三、四年里来过不少媒体,全部由赵贵生出面接待,彭女士从未露面。这次面对媒体,最开始她也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谎称是“店里干活的”。出门在外的赵贵生得知有记者前来,也不愿露面,甚至在电话里说去了外地,要两三天后才回来。

两年前,腾讯体育曾前往赵常玲家采访。虽说当时也不太愿意面对媒体,但说通情理之后也可以坐下来聊上个把小时。可是在赵常玲因兴奋剂事件被禁赛之后,他们把内心世界原本虚掩的门给彻底关上了。

赵常玲四年前拿到奥运冠军,由于不是代表中国参赛,所以家里没有大肆庆祝,道县人基本上都不知道自己家乡出了个奥运冠军。

据媒体报道,他的女儿2012年夺得伦敦奥运会冠军时拿到的奖金在25万美元左右,还奖励了一套公寓和一辆车,车和房子都在哈萨克斯坦。很多中国奥运冠军家庭可以因为一块金牌而草鸡变凤凰,但这样的收入显然无法让赵常玲家的生活一步登天。

赵贵生在下岗后自己学做蛋糕作为家庭的经济来源赵贵生在下岗后自己学做蛋糕作为家庭的经济来源

赵贵生夫妇还像往常那样做着糕点生意。如果有人需要外送蛋糕,身为老板的他还会开着摩托车亲自送货上门。他们夫妇也经常会抱怨最近天气太热,店里的生意不是很好。赵常玲的堂哥赵麒麟也做蛋糕生意,他的生意稍好一些,在县城里开了两家蛋糕店。他四年前本打算让妹妹举着店里的蛋糕拍一张大幅照片挂出来,当做广告。可是由于夺冠后有很多关于身份、国籍的争议,这样的想法只好作罢。现如今赵常玲又被禁赛,做广告的想法就更不符合实际。

赵常玲拿到奥运冠军之前,赵贵生从未离开过湖南省。他的生活半径基本上在道县周边,最远的地方去过长沙。女儿在哈萨克斯坦生活了九年,但他始终都没去过那里。从女儿嘴里得知那里的冬天很冷,从世界地图上了解到那个国家在“大公鸡(中国地图)”尾巴边上。

为了备战里约奥运会一年没有回家

赵常玲和父亲的合影赵常玲和父亲的合影

虽然最开始谎称外出办事,但赵贵生还是在媒体抵达一个小时后回到了蛋糕店。面对媒体,依旧是那句说了很多遍的“不了解情况”、“什么也不知道”。

按照赵贵生自己的说法,他是从网上得知女儿被禁赛的,“她(赵常玲)之前没跟我说过这事。每次打电话回来基本上都不说比赛的事,就是聊聊家常,关心一下我们的身体。”

由于家里电话打不了国际长途,因此每次通话都是女儿从哈萨克斯坦打过来,父母跟女儿主动联系只能通过微信。赵常玲经常在外训练,无法随身携带手机。再加上时差,因此联系也就没那么频繁。

得知女儿禁赛后,赵贵生非常痛苦,近来身体也不是很好。不过在交流过程中,他始终不愿透露任何关于此事跟女儿沟通的情况,“你让我说,我哪儿懂什么是兴奋剂?她离我那么远,我怎么会知道她的事?”

赵常玲的堂哥赵麒麟面对媒体时要比赵贵生从容许多。按照他的说法,他是直到媒体到来时才知道妹妹因为兴奋剂禁赛了,此时距离赵常玲被禁赛已过去一个多月,“我真不知道她没法参加比赛了,前两天还在查举重赛程,等着看她的比赛呢。”

面对媒体对于这种说法的质疑,他也有自己的解释:“我平时就不怎么关注体育,更别说举重项目了。”

赵麒麟小时候经常带着妹妹一起玩,两人关系非常好。不过妹妹9岁就前往长沙练习举重,14岁前往哈萨克斯坦,两人的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距离的拉长而变得不再那么亲密,“我比她大很多,现在已经有代沟了。”

赵常玲拿到奥运金牌之后,不少媒体前往道县采访,赵麒麟自然是被采访对象之一。后来见面时,赵常玲曾专门提醒过堂哥不要对媒体说太多关于自己的事,“她说让我不要‘出卖’她。”或许是受到了这句话的影响,赵麒麟现在很少说关于妹妹的事。

兄妹二人偶尔会有微信联系,上一次见面还是2014年春节前,“她好像只回来一周,然后就走了。今年春节没回来,说是要备战奥运会,特别忙。”

家人哀叹这个社会对女儿不公平

关于兴奋剂、禁赛的话题,赵贵生一直不愿意跟媒体多说。被问烦了,干脆自己一个人去另外的房间躲清闲。赵常玲的母亲彭女士也不懂什么是兴奋剂,她还在询问丈夫和媒体,“到底是谁给她禁赛了?”

和丈夫一样,彭女士也不想接受任何采访,她甚至明确告知媒体在交流时不要录音,不要拍照,更不可以录制视频。

“她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多年,一下子就不让去比赛了,这样的结果对她不公平。”彭女士说完这话之后难过得转过头去,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她觉得女儿付出了太多辛苦,到最后却换来这样的结局。联系起之前关于国籍等一系列问题的纠纷、争论,彭女士聊天时哀叹了一句:“这个社会对她不公平……”

在和媒体交流过程中,彭女士也对兴奋剂有一定了解,她也知道这种事情与运动员关系不大,往往是运动队的集体行为,有时候运动员自己根本不知道服用了违禁药品。听到这些解释后,彭女士又追问了一句:“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她太优秀了,被别人陷害的?反正我不相信她有问题。”

虽然交流时有过这样的抱怨,但这个“别人”是某个个人,还是某个集体,彭女士也答不上来。在她的内心深处一直有这样的怀疑,但却不知道这个“被怀疑的对象”是谁,来自何方。

“结果已经这样了,我们又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要不还能怎么样?”赵贵生每次说话时都会有反问句,他似乎在用这种交流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苦楚。他们之前一直期望女儿能够再一次出现在奥运赛场上,哪怕不是代表中国参赛。可是到头来,所有的期许都已化作泡影。

“只要女儿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强。”彭女士内心深处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她其实也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她还会像往常那样经营自己的蛋糕店,偶尔给女儿发发微信。

“这(回国)事国家最后一定会管……”

“赵常玲什么时候回家?”面对这样的问题,赵贵生夫妇的答案完全一致:“不知道。”

被禁赛之后,赵常玲没有回家,一直留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有人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男友是中国人,也是举重运动员。不过她的父母始终表示并不清楚。

两年前,赵贵生非常期望女儿能够回国,代表中国参加里约奥运会。可即便再怎么呼吁,她都无法再回来。后来他也只好接受了这样的现实,认为不管代表哪个国家,只要能够参加奥运会也可以接受。可是现如今,女儿连参加奥运会的资格都没有了。

四年后,赵常玲已27岁,很难说能否再获得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一旦无法再继续参加奥运会,那么她的未来怎么办?这是个问题。

赵常玲曾归国办过二代身份证赵常玲曾归国办过二代身份证

14岁那年,赵常玲被湖南省体育局举重运动管理中心以“人才交流”为由,送到哈萨克斯坦举重队。赵贵生当时本来不希望女儿出去,但由于这是省里面的决定,他又不好反对。

赵贵生两年前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女儿在那边被改了国籍。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之后,他曾带着女儿去长沙办理身份证,资料表填写完了,照片也照了,结果发现她的哈萨克斯坦户籍还没有注销,没法办理身份证。

赵贵生两年前与腾讯体育交流时非常希望女儿能够回国,希望相关部门“怎么把女儿送出去的,再怎么把女儿弄回来”,他也曾找过湖南当地的体育主管部门,但四年过去了,女儿的国籍依然是哈萨克斯坦。她回自己家看望父母要办理签证,而且不能逗留太长时间。

再一次谈到女儿回国的话题,赵贵生已经没有了两年前的愤怒,他也不愿意跟媒体过多交流女儿是否愿意回来的想法,“这事国家最后一定会管……”至于由谁来管,怎么管,他也不清楚。最近这两年,他也没有再为女儿国籍的事找过相关体育管理部门。

“这事挺复杂的。”说到妹妹国籍的问题,赵麒麟也叹了一口气,“你说我们这一家人,全都是普通老百姓,也没有当官的,谁能弄的明白这事?”

结语

从当初被交流到哈萨克斯坦,到后来被改了国籍,再到后来几经努力无法回国,赵常玲的命运似乎一直没有掌握在自己和家人的手中。 现如今又爆发了兴奋剂事件。谁都知道,运动员当然不是这类事件的主谋。她们就像一枚棋子,在各种布局需求的驱使下任意摆布。和两年前一定要让女儿回国的抗争相比,赵贵生现在已经变得平淡了许多,他知道再多的抗争也没有意义。将近十年的时光,他们似乎没有成为自己命运的真正主人。和兴奋剂、取消成绩相比,这才是更大的悲哀。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