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的超级英雄 李娜:我从不是叛逆者

透露与卡洛斯分手因网校强制解约 首度正面回应掌掴事件

0人评论
368
责编:郭睿昊 收听

编辑1

导语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李娜也是如此。在退役近两年后,李娜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袒露内心,独家回应她的职业生涯中最具争议的事件。 ...详细

编者按

现代女性总会遇到这样的尴尬:

如果在家相夫教子,别人看不起你。

“女人没事业真可怜,就知道为了男人活.......”

如果在外面闯事业,又有人要看不惯你。

“哎呦,女人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啊?还是得有个家嘛,还是得有个孩子嘛,还是得有个男人嘛…….”

女人啊,你的名字怎么还是弱者?

今年4月,腾讯体育与《中国体育报》联合发起的2015中国运动员传播影响力排行榜,排名前十位中仅有乒乓球运动员丁宁一名女运动员,位列第十。这样的结果难免让人诧异。

在很长一段时期,中国体育其实都是“阴盛阳衰”,和现在的状况完全不同。张怡宁、郭晶晶、李娜…..这些昔日中国体育女王式的人物,在人生的前半场获得无数荣誉,名利双收,就算是现在也只有姚明、刘翔的名字才能和她们相提并论;所以她们如今虽已隐退,但就算后来者无论男女或可以追赶、超越她们曾经创造的成绩,但关注度与影响力仍远不能企及。

在民众对体育偶像间歇性崇拜和阶段性遗忘的当下,这样的集体怀念显得更加珍贵。

又到奥运年,腾讯体育推出《后·半场》,带你走近昔日中国体育的女王们,揭秘她们运动生涯不为人知的心路,以及人生“后半场”的感悟。相信你会因此意识到,女人从来都不是弱者。

文/首席记者王怡薇 摄影/张正

 

引言

李娜重返巴黎李娜重返巴黎

塞纳河边的德比伊码头,河的对岸就是巴黎地标性建筑埃菲尔铁塔。

站在码头的游轮甲板上,身着一身黑色正装的李娜拿着球拍,与前法网冠军皮尔斯一起,准备在划定好的迷你球场上打网球,这是武汉网球公开赛全球推广活动的一部分。重回巴黎,此时的李娜已经退役,腹中正孕育着自己与姜山的第二个孩子。

2011年,李娜在法网夺冠,成为首位获得大满贯的亚洲人。那一晚她只睡了3、4个小时,就被拉到埃菲尔铁塔下,抱着苏珊朗格朗杯拍摄冠军写真。离开前,看着眼前这座曾经想登上去的铁塔,她曾暗暗发誓:“埃菲尔铁塔后,我还有新高度”。

2011年法网,李娜赢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座大满贯奖杯2011年法网,李娜赢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座大满贯奖杯

李娜几乎是我们能遇到的最佳运动员研究样本。法网夺冠后3年,她获得澳网冠军,世界排名来到第二,成为世界对中国体育的注脚;在随之而来的超高关注度下,她的敏感和脆弱、不安和纠结被无限放大;她是矛盾的两个人,放松状态的她和谁都能聊上几句,直来直去,掏心窝子;不开心时,就黑着脸与全世界对抗;她从来就不愿意为中国体育代言,但在中国,她却拥有着极大的号召力,延续至今无人能及。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李娜也是如此。在退役近两年后,李娜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袒露内心,回顾职业生涯最具争议的事件。

最后一场:首次透露与卡洛斯分手内幕

温网赛场上的李娜温网赛场上的李娜

全英草地俱乐部1号球场外挂着一个超大的屏幕。坐在球场旁的“亨曼山”上,买不到内场票的球迷们可以坐在草坪上,通过这个大屏幕看现场直播比赛。赶上伦敦难得的晴天,你可以买上一杯温网特有的pimm‘s鸡尾酒,坐在草坪上边晒太阳,边享受比赛,这是温网赛场外的独特风景。偶尔老天爷跟你开个玩笑,刚才还是大太阳,转眼间就阴云密布,下起雨来,还没等你撑开伞,天就放晴了。伦敦的天,女人的脸,阴晴不定。

1号球场、亨曼山上人山人海的球迷、Pimm’s......影像定格,大家的注意力从刚刚的宣传片中回过神。这是一段介绍温网的视频,通过3D技术,站在电视机旁的哈金斯向在坐的记者和嘉宾滔滔不绝介绍温网,作为“通向温网之路”青少年推广活动主管,他略带骄傲的和大家说,1号球场的顶棚要在2019年修建完成。

坐在大屏幕旁,李娜盯着视频中定格的1号球场出神。此时她已经退役近1年半时间,女儿Alisa快1岁了,腹中又在孕育下一个生命。这一天是5月16日,2016年。

“如果是1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可能你记不起来,但1年前、2年前的事情会记得非常清晰。我的最后一场比赛就在1号场比的啊。”想起刚才视频中播放的内容,李娜若有所思的说,想起了职业生涯最后一场比赛。

此时坐在我对面的李娜刚刚吃过午饭,肥大的运动外套下,你几乎看不出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为了配合温网的主题,她特意挑选了一套白色的运动外套,搭配今年最流行的阔腿7分裤。

“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很多年后回想起以前,人的记忆都会变得好一些。”李娜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我们的专访,就从她3年前的温网,她的最后一场比赛说起。

2014年温网女单第三轮,李娜不敌斯特里科娃出局2014年温网女单第三轮,李娜不敌斯特里科娃出局

6月27日,2014年。大屏幕后的1号球场中正在进行温网女单第3轮比赛。此时李娜准备发球,站在她对面的是捷克人斯特里科娃。

准备发球前,李娜抿着嘴,不停用手拍着球。抛球,挥拍,网球弧线,却最终下网。一个“再见双误”,李娜输掉抢七,以6-7(5)/6-7(5)不敌对手出局。

这只是那一天全英草地俱乐部五十三场比赛中的一场。对于李娜爆冷输球,“亨曼山”上的球迷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只是像平常一样等着1号球场接下来的比赛。

然而对现场采访的中国记者来说,李娜输球,他们的温网之旅也就“结束”了。《体坛周报》资深网球记者张奔斗还曾为去了这一届温网而“愤愤不平”,他觉得自己选择了2014年最为“平淡”的大满贯赛事。那一年,李娜在年初的澳网决赛中夺冠,获得职业生涯第二座大满贯奖杯;法网彭帅\谢淑薇的“海峡组合”夺得女双冠军,后来,彭帅又闯入美网单打4强。在6月27日那一天,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见证了一代传奇的落幕。

温网之后,李娜因膝伤退出了所有比赛,2014年9月19日,她正式对外宣布退役,结束职业生涯。

那一场比赛,她不仅输了球,也与视为“恩师”的卡洛斯分道扬镳。

6月27日号那天输球后,姜山陪着一言不发的李娜回到酒店。傍晚,卡洛斯终于敲开李娜的房门,告诉她自己的决定:因为北京网校事务繁忙,他决定退出李娜的教练团队,专心网校。有那么一瞬间,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她不理解,眼前这个曾被自己视为职业生涯最重要的心灵导师人,为何会在自己正与伤病艰难对抗的日子里选择离开?那一年3月份印第安纳维尔斯赛后,李娜的左膝盖出现严重的水肿反应,尽管她不得不取消之后的巡回赛比赛,但情况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那一晚,李娜在房间哭到凌晨。

美国网球评论名家皮特-波多说过:教练和球员关系的“保质期”是12到18个月。这一年年初李娜获得澳网时,她与卡洛斯恰恰也是伯度所谓“保质期”的上限——18个月。过了“保质期”,意味着曾经具有新鲜感的训练方法会变成重复性的工作,教练能给球员身心带来的各种良性刺激也会逐步衰减,这时如果再遭遇成绩不佳的状况,双方的合作自然会变得比较脆弱。在李娜温网后传出退役消息第一时间,就有媒体猜测李娜退役和与卡洛斯心存芥蒂有关。但李娜从未和媒体说起那段日子发生的一切。

李娜和卡洛斯李娜和卡洛斯

“我特别理解不了,在签完合同后,应该按照条款执行吧?但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知道他确实也是身不由己,也很无奈,分开也并非他本意……”李娜这样说道。

2012年8月李娜与卡洛斯签约前,阿根廷人已经是匠心之轮网校的股东和总教练了。李娜聘请卡洛斯,也是和网球学校签的约。而为了迁就卡洛斯,每年李娜的冬训和大满贯间隙期的训练,都在北京的网校中进行。

“有时候在国内签合同时,你后来就会发现所谓的‘合同’完全起不来任何作用,束缚不了他们,说变就变。”这是李娜第一次向外界透露,她与卡洛斯“分手”的细节。她表示,自己和教练的合同原本是签订到2014年底,而因为北京网校方面施压,卡洛斯单方面宣布与自己解约。

“2014赛季,我其实有一个非常好的开年,而且是真的有希望去冲击世界第一…….不能说卡洛斯是我退役最主要的原因,但在某一件事发生时候,会有很多特定因素,他的离开算其中一个吧。”李娜这样说。

《纽约时报》记者布鲁克-拉梅尔曾记录过这样一个细节:2013年温网开赛前几天,李娜在热身的伊斯特本公开赛早早被淘汰,她一怒之下发誓要退役。让她意外的是,卡洛斯表示赞同。人们总是说”不,不,李娜,别退出”但卡洛斯却对她说:“好,你可以退役。如果你不想打,就别打。但如果你是因为今天过得不顺就想退役,那最好勇敢点。这只是一场比赛,你不能老是逃避问题。因为它们会一直缠着你,直到生命尽头。”李娜被他的话打动,同意为温网继续刻苦训练。那年温网,她一路打进8强,追平在这里的最好成绩。

“卡洛斯对我影响很大,在那个阶段,其实技术的提高很有限,但我们聊天的过程,就是我对外界放下防备的过程,我愿意去跟他分享自己的经历,包括那些埋在内心最深处的、不愿去想起的回忆。”李娜这样表示。

在中国的举国体制下,李娜“十几年从没听过一句表扬”,在俩人合作的最初阶段,每当卡洛斯问及李娜训曾经那些不美好记忆感受,她几乎从来不说积极的一面。所以,卡洛斯强迫她表达自己,因为阿根廷人认为这样可以了解她最深层的想法、以及造成这一切的过往经历,从而做出修补的办法。

李娜说,这个过程曾像在伤口上撒盐,但倾诉之后,她发现自己真的变得强大了。2013年,李娜在法网首轮出局后,一句“三叩九拜”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在她噤声时,又是卡洛斯为她缓和与媒体关系,甚至公开表示:“李娜不仅是场上的巨星,在场外,也必须具备一个巨星该有的风范。”以此来缓和弟子与媒体的关系。

“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在找别人问题时看得很清楚,但没有勇气找自己存在的问题。但职业生涯的最后两年,我真的意识到这点,就是要敢去承认自己在有些方面就是很弱、不够强大,这也算是一个改变,勇敢去接受那个不完美的自己。最后两年,我能做到对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说‘这是不对的,不应该这么做。’这一点,我非常谢谢卡洛斯。”尽管最终以并不圆满的方式“分手”,但对于这位昔日的恩师,李娜依然心存感激。

今年4月,Nike在成都举办网球教练训练营,卡洛斯和李娜都被邀请到了现场。“我们就像很久不见的朋友一样吧” 李娜说。

叛逆者李娜其实很自卑 陈可辛:她像超级英雄

李娜现身“通向温网之路”的活动现场李娜现身“通向温网之路”的活动现场

为球员们做指导,这是李娜退役后最热衷的工作,尽管怀孕初期不适宜做这样的奔波,但她还是欣然同意来到“通向温网之路”的现场。

活动进行到尾声,老师推着一名皮肤晒得黝黑的女孩走上前,“李娜阿姨,你好。” 小女孩羞涩的说,甚至不敢抬头多看李娜一眼。

“嘿,你可不能叫我阿姨。”李娜俯下身子,开玩笑的对女孩说。

“姐姐”大家的笑声中,女孩羞涩的笑着说,她告诉李娜自己的年龄,何时开始打网球。

“10岁.....正是自己开始拿起网球拍的年纪嘛。”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李娜想起了25年前的自己,想起第一次去温网参加青少年比赛,因为不知道要穿全白的比赛服,穿着鲜红色比赛服的她尴尬的站在训练场边。

“我要是晚出生20年就好了,也不会闹出这样的‘事故’。”回想起当年闹出的笑话,如今的李娜将之称为“有意义的经验”,但当年,那个人群中穿着鲜红色比赛服的小女孩,羞的简直想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

像所有的小女孩儿一样,小时候的李娜特别爱美,没事儿总对着镜子照。有一次照镜子,妈妈严厉地批评过一次,“每天就知道臭美,也不学其他小孩那样练练字。”

李娜说,从那以后,自己很少照镜子了,那句话跟随了我许多年。每当看到镜子,那种挫败感就会从记忆中不声不响地流淌出来,包围她的全身。

在进入省队后,省队教练余丽桥和妈妈一样,也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家长”,跟随她训练的9年,李娜几乎没有得到过表扬,甚至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段时期也是李娜成长的叛逆期,她后来说,这段经历对她影响很深。余丽桥脾气火爆,风格强硬,如果一件事情她说了两三次以后你还改正不了,她就会很急地冲着你说“教猪都教会了,你怎么这么笨还没学会”,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是中国教练和体制下最正常不过的形态,在“出成绩”的背景下,一切高压手段都是被默许的。

“打球时我不愿意承认,但现在回头想想,很多事情都是根深蒂固的,童年带来的自卑影响比我自己预想的更深一些。”很多年后,已身为人母的她这样和我说起童年经历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这让我想起自己的另一个采访对象,中国男乒队长马龙。10几岁从家乡来到北京打球,少年时的马龙好像比别人更知道犯错误是一件令人难堪的事情,有一次教练和他开玩笑说:“马龙,你是不是把活动室的电视弄坏了?都不出影儿了。”那段时间马龙经常在休息时去活动室打游戏。不过那次之后,马龙再也没有去要过活动室的钥匙。为了避免犯错,他压抑天性中对快乐的追求,表现出极为强大的克制力。他是所有教练眼中的“好孩子”,从不会做出格的事儿,说话永远有分寸。“希望你们喜欢我”这是成年后很长时间马龙面对粉丝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

不过,成年后的李娜却表现出与马龙截然相反的两种个性。这也许与她后来家庭变故有很大的关系。

15岁那年,李娜的父亲突然去世。爸爸生病欠下的债没有着落,操办丧事又要花钱,妈妈拿不准怎么办好,凡事都和李娜商量。有一次,为了还父亲生病时欠下的债,妈妈第一次给她打电话,询问她比赛的奖金什么时候能发下来。

要急速成为家中顶梁柱,坚强的外壳是李娜必须的配备。在成名后,童年经历给她带来的影响也愈加明显。这解释了她给外界“硬邦邦”和“攻击”的形象下,其实“伪装”了一颗胆怯和没那么自信的心。

甚至2011年法网夺冠后,她依然不敢相信,自己已经与儿时崇拜的偶像一样,迈入网球大师的殿堂。那次夺冠后,她参加赞助商Nike位于香榭丽舍大街的旗舰店做活动后。活动结束后,她想去 LV帮国内的朋友买包,来到LV后她竟然发现商家主动恭喜她法网夺冠,然后便被引到了VIP室购物室。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成名了。

我不是你们说的“叛逆者”

今年重回法网赛场,和以往背着球包,每天酒店、赛场两点一线不同,李娜和姜山带着1岁大的女儿Alisa,还有自己的妈妈和姜山的父母一起现身巴黎,一家人就住在埃菲尔铁塔旁的酒店。这是打球时李娜从不敢奢望的生活,她终于可以不用想着比赛,带着家人好好游览下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荣誉的城市。

2013法网女单次轮 李娜不敌马泰克出局2013法网女单次轮 李娜不敌马泰克出局

当然,在巴黎,李娜也有些不那么美好的回忆。2013年,李娜在法网女单次轮比赛中出局,赛后,有记者问李娜,想对中国球迷说点什么。当时,心情不佳的李娜“我要说什么?难道还让我三叩九拜吗?”

李娜与媒体的关系紧绷到了极点。外媒有意无意之间将提问者的身份定义为“国家媒体”,与一个“叛逆者”对立起来,《纽约时报》更曾用“中国的叛逆者”形容李娜,国内媒体将她视为狂妄至极的反面典型。其实那些年,李娜与媒体一直处于这样的紧绷关系,每一次大赛,你都能看到“李娜呛声媒体”的新闻。

“那就看他们有没有碰到我的底线了。出于对自我的保护来说,我还是会在那样。我相信人和人都会有距离,不能让人平白无故的去攻击你。”很多年后,再次说起曾经的争议,原本状态松弛的她突然又紧绷起来,表情也跟着严肃了。

李娜从没有刻意去表演人们期待的顺从和圆滑,这一点真实可贵,但折射回来却也是对自己的钝伤。

2014李娜夺冠回国后与接机的领导合影面无表情2014李娜夺冠回国后与接机的领导合影面无表情

2014年澳网夺冠后,一张合影又让李娜成为热议的焦点。照片里,某位省领导在在机场VIP室接见李娜,送上了一张超大的牌子,上面标注了80万的奖励奖金,照片中,拿着牌子的李娜一脸冷漠。

“形式主义的事儿我一直就不喜欢。我喜欢的东西会一直喜欢,不喜欢的东西,我内心深处会一直排斥。”直到今天,李娜都说,对于“形式主义”自己仍然不会强颜欢笑。

“从李娜身上我看到了个人英雄主义的态度和价值观,这是现在年轻人喜欢她的原因,也是未来中国年轻人的主流意识。”与中国大陆地区长期宣传的主流集体主义观不同,大电影《李娜传》导演陈可辛在鼓励个人英雄主义的环境下长大,18岁他留学美国学习电影,对于李娜备受争议的性格,陈可辛倒是十分欣赏。

宣扬和崇拜个人英雄主义,一直是欧美国家的主流价值观,这解释了为何美国电影中会有“美国队长”、“蜘蛛侠”、“蝙蝠侠”等数不尽的超级英雄。截止到今年5月29日,《美国队长3》在中国院线票房超过12亿人民币,而5年前这部系列电影第一次在中国上映时票房只有6000多万。除了中国电影市场近年来井喷式发展,漫威所塑造的一系列超级英雄在中国的走红,无疑也证明个人英雄主义对中国当下年轻人的影响。

这也是外媒如此追捧李娜的原因。

在外媒的印象中,中国球员场上场下都只有一个表情,赢球后感谢国家、感谢领导,输球后第一句话就是“回去好好总结。”“Vera,你每天写他们的采访不会觉得无聊么?”美联社驻中国记者曾在澳网时这样问我。

个性十足不失幽默、曾与体制“对抗出走”如今又获得空前的成功, 李娜自然成为外媒稀罕的焦点。

“但我不觉得自己是叛逆者。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个性,只是在外国人眼中,中国人是一个固定的形象,但我展现出来的和他们印象中不一样。”不过,对于“叛逆者”的评价,李娜却并不认同。

外媒将她视为反体制斗士来源的极致,是因为一段是后来流出的视频。那是九运会网球混双比赛后的颁奖台,视频中,颁奖的女领导在为李娜挂上奖牌后,疑似抽了李娜一个嘴巴。

我不好意思问出:“她真的抽了你嘴巴么?”我用手轻轻打了下自己的脸。

“大家只是放大了那个嘴巴。”李娜回答的很直接,甚至直接说出了“嘴巴”。“那位领导并没有那么做。当时我在和同伴说话,她就是颁奖前想鼓励我。但在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外界突然对你有身体接触,当时的反应是下意识的。大家看视频的角度不一样,所以有不一样的说法。”这是她本人第一次回应当年“被领导抽嘴巴”事件。

其实,无论是国内媒体曾给她安上的“不爱国”大帽子,还是外媒给她“叛逆者”的定位,她都排斥,因为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贴标签”是李娜最不喜欢的,在她看来,没人有权利可以对另一个人的人生指指点点。

有一次中英青少年网球推广活动,李娜身旁坐着网管中心副主任朗维,有媒体希望李娜说说对中国网球发展的建议,“我觉得这些事情中国网协更有发言权,要让朗主任来说。”李娜赶忙把问题推给身边的网球中心副主任朗维。然而下来后的群访环节,媒体三次问到她对于中外青少年网球发展对比,她都拒绝了。“我真的没见过外国小朋友打球,你叫我怎么说?”每次媒体希望她评价那些被称为“李娜接班人”的选手,她都会说:“你们别老叫人家什么金花啊什么花儿的,多难听啊,人家都有名字。”

回忆退役发布会再度落泪

李娜在退役仪式上注视着自己的粉丝团李娜在退役仪式上注视着自己的粉丝团

2014年9月30日晚,中网钻石球场。“娜离子”们早已预定了钻石球场113开台的位置,他们举着““一生有李,娜就足矣”的大牌子,等待着他们的偶像。

穿着一双“恨天高”和西服套装,李娜站在球员通道门口等待入场,她将在这里与球迷们挥手作别。等待上场前,她仔细和工作人员对了流程,发现自己要绕场一周后,她赶忙换掉了高跟鞋。此时的她还没习惯在网球场上不穿运动鞋。

9天前,9月21日。李娜在中网召开发布会。在发布会前几天,全球媒体都已经得到消息,李娜将在这一天宣布退役。那天下午1点,她同样站在发布会旁的球员休息间,准备上场。她不停的深呼吸,告诉自己,开开心心的告诉大家这个消息,然后就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了。

其实,在做退役决定时,李娜的内心是极度矛盾的,因为受伤,她不得已要选择退役,对于网球她心存极大的不舍;但真的到了要告别的这一天,她反而又觉得很轻松,这些年,她的一言一行、她的家人一直都是备受关注,只有退役后她才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

落座后,她发现这样的预设并不实际。从坐在媒体面前的那一刻,她的脑海中就像放电影一样,那些球场内外的经历一一回现。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直到一位男记者抽泣着发问,李娜终于忍不住,开始用纸巾擦起眼泪。

“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你。”听完我这么说,有两秒钟,李娜的眼眶又红了,她扬起脖子,努力让眼泪不流出来。距离那场世界瞩目的退役发布会过去2年了。

李娜在退役发布会上拭泪李娜在退役发布会上拭泪

“刚开始,我是一直忍着啊,就赖他啦。”说完这句话,李娜又哈哈大笑。把惹哭的那个人,是一个网球记者。就算是在李娜法网夺冠后,国内能支付的起高额环球差旅费的媒体也屈指可数,他算是跟着李娜报道比赛最多的。“很多时候是大家一起经历过的,所以看到他哭,自己也没忍住。”李娜这样说。

你很难想象,那个曾被外界看来与媒体对立的李娜,竟然因为一位记者而落泪。

陈可辛曾形容他第一次看到李娜时的印象,“真人没有新闻里看到那么强势,没有那样强大的感觉。”俩人第一次见面,李娜问大导演的第一句话就是:“电影不用我自己演吧?”逗乐了陈可辛。

赛场内外,陌生的大众和身边人眼中,李娜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或者说是矛盾的两个人。她曾说自己对网球这个项目的感情很矛盾,她用了15年才真正爱上它,身体里好像存在两个李娜,束缚、给自己穿紧身衣的不是别人,恰恰是她自己。

2014年澳网决赛前,李娜在海信球场封闭训练。我曾作为全球唯一一家媒体记者在球场内观看她的训练。

李娜和卡洛斯做一对一训练时,不用陪练的姜山就站在一旁,他好奇的拿起扔在地上的跳绳,就在场边自己跳起来,当时姜山还没减肥成功,你可以脑补一下泰迪熊跳绳的场景,特有喜感。

那一天,1个小时的训练进行尾声,李娜和姜山陪她玩一局定胜负的比赛。没想到姜山却丝毫不给老婆面子,“完胜”。

“再打一球嘛”明明已经输了“比赛”,李娜却坚持再打一球决胜负。姜山拗不过妻子,应声同意。而卡洛斯则笑着站在一旁,当起了俩人的裁判。

然而这耍赖皮要来的最后一球,赢球心切的李娜跑上网截击,球却打在网袋上。“输球”那刻,李娜懊恼的仰天大吼一声,而对面的姜山却哈哈大笑,窃喜获胜。姜山更搞笑跑到网前,和李娜握手示意。

“你知道这里有很多我的粉丝么?”面对着空旷的球场,李娜傲娇的伸出手,打了老公的手掌一下,把球拍直接扔到球包旁。

“1、2、3、4、5.....算上刚才飞进来的鸽子,你有6名粉丝,恭喜啊。”数着身旁的团队成员,姜山继续调侃妻子,边把球拍捡起,背起球包哄着李娜走出训练场。

对于紧绷的李娜,姜山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外界都说李娜有坚硬的外表和内心,但也许只有李娜知道自己装得有多辛苦。姜山给了她再次做回一个孩子的机会,给了她一直想要的安全感。

李娜和媒体若即若离的日子,大家总想找姜山聊两句,他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认识、不认识的记者都都会寒暄打招呼,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有一次他问我:“为什么咱国内媒体老喜欢采访球员的家人?国外记者都没人理我啊。”逗得我哈哈大笑。 不过想要采访,再脸熟的记者都没用,“李娜退役前,我都不会接受采访,这是我的原则。”

腾讯体育记者对话李娜腾讯体育记者对话李娜

网校筹建并不顺利 李娜:希望大家把我忘掉

退役后,除了公开活动,李娜几乎消失在媒体的视线中,这两年,她升级成了妈妈,微博内容几乎全都和商家有关,大家调侃她才是“微博女王”,因为如今她的每条微博都是关于自己商业代言的。

“其实,退役后能推的工作我都尽量推了,IMG(李娜经纪公司)多少对我有点想法吧。”说到退役后的工作,李娜笑着瞄了一眼站在身旁的经纪人Kathy。

有一次,我采访中国高尔夫第一位大满贯冠军冯珊珊,她是李娜退役后中国收入最高的中国女运动员。“我恐怕一辈子都没法到李娜的高度。”说起李娜,爱开玩笑的珊珊谦虚的笑着说。

2012年,获得LPGA大满贯后,珊珊获得30万美金,那一年她的全年奖金收入也只有113万美金,而在2014年退役时,李娜单赛季奖金仍有398万美金。

当然,项目不一,单从赛事奖金上,无法真实的反映俩人的影响力。

不过说回微博上的商业代言,李娜目前身背9个商业品牌代言,接下3个网球赛的推广、宣传大使;在这12个合租中,8个为退役之后签订,其余4个为运动员时期已有代言续签。在退役后,她的商业价值不降反涨,这一点上,不要说中国现役体育明星,就连姚明和刘翔都无法企及。

“李娜获得大满贯冠军后,网球在全中国热度有目共睹,这些怀揣网球梦想的孩子,都想成为下一个李娜。”指着烈日下挥动球拍的网球少年们,哈金斯踌躇满志的说。

看到如今青少年网球发展环境这样好,我问李娜,会不会想起02年那次退出,当年因为国家队阻止自己恋爱,她与姜山双双出走退役,前往华中科技大学念书。那年她20岁,放下球拍的两年,正是一个网球选手的黄金上升期。

“其实说实话,我不会幻想说‘如果我不去读书,当时坚持打球,结果会不一样’。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当下的选择是最正确的。而且没有如果啊,想太多‘如果’的话,你不可能会很快回到现实中。现在网络很发达,(感觉是)另外一个世界,但我们是活在现实中。”都说双鱼座是爱幻想的星座,李娜的回答却是很坚定。

退役快两年了,尽管依旧名利双收,但李娜也遭遇了现实的困惑。退役时,李娜设想的“办网校”计划依旧没有传来实质性进展的消息,这也让大家猜测,这个计划是否已经作罢。有传退役后,李娜曾想把网校放在家乡武汉,但当初在谈及网校批地事宜时,当地政府却没有答应,双方一度因为这件事争执不下。

“不是停滞,是我预想的和实际的…..我预想的简单一些,但现实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是我之前完全没有预想和接触过的。”李娜说网校建立的过程可能会很漫长和艰难,但自己不会放弃。尽管身家过亿,但相比网校修建所需要的地皮以及庞大的资金,如果没有外界支持也无法做成,与官方打交道也远非李娜所擅长的事情。赛场上,最简单和直接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赢球,无论过程有多艰难,只要赢下比赛,你就可以继续留在场上;但现实中,大部分事情远不是纯粹的是非对错来判定。

结语

我知道她不喜别人给她贴标签,但还是不死心,很想知道,多年后,这个可能是中国体育最后一个巨星的她希望后人如何评价自己。“想听真话是么?”李娜看着我,收起了刚才的谈笑风生。“我不希望大家一直记得我,如果大家一直记得我,说明中国网球发展的很差很差。”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