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重罚单背后:武汉宏兴因何如此放肆

0人评论
367
责编:汪涛 收听

编辑1

导语

武汉宏兴,中国业余足球的标杆球队,曾获得“中国足协杯黑马奖”荣誉,成为足协杯主题“全民足球”的最佳代表。但是,一场惨不忍睹的打斗,让他们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2016年5月20日,中国足协向武汉宏兴开出了严厉的罚单,球队取消注册资格,多名球员终身禁足。那么,这家俱乐部到底为何敢如此放肆? ...详细

撰文/曾潇 汪涛

中国足协严厉的罚单和那些夸张的拳脚,让人们注意到了武汉宏兴和幕后企业的诸多往事,他们到底是谁?他们到底为何敢如此放肆?而事件中在看台行凶的所谓球队安保人员,他们是否应该出现在球场上,比赛里冒名顶替的球员,是如何成功躲开监管上场比赛的,都成为人们心中的大大的问号。

职业的业余队

武汉宏兴的成绩确实辉煌,他们已经做到了“横扫业余足球圈”。但说他们“业余”,武汉宏兴主教练吕守华就曾经是武汉光谷的助理教练,而在宏兴踢球的球员绝大部分都是武汉籍的前职业球员,大部分都还曾效力过武汉卓尔、湖北省队。当年武汉光谷退出后,武汉宏兴一口气吸纳了十名光谷球员。

在与江苏苏宁比赛的大名单中,有七人有中甲、甚至中超的职业经历。守门员曹西博曾效力北京八喜的前身北京宏登,周熠效力过沈阳东进和武汉光谷,李欣也在武汉光谷踢过球,司骏和飞踹吴曦的柴雷效力于湖北绿茵,黄磊则曾效力于陕西国力。在冲突中默默走开的王凯,一度是中超球队杭州绿城的主力球员。在顶替上场的球员里也有前职业球员的身影,传闻中顶替上场的金鑫来自武汉卓尔,而张晓龙来自于曾经的河北中基。

强悍的球员个人能力是武汉宏兴成绩的保障,他们曾两次获得过被称作“中丙”的全国足球业余联赛总冠军,三次闯入足协杯第三轮。在2014年足协杯中,他们点杀上海东亚闯进了足协杯第四轮,这也是他们迄今为止最辉煌的战绩。在网络平台解说这场与江苏苏宁比赛的广东足球名宿陈亦明对宏兴做出了这样的评价:“给他们三个外援,不会比职业队差。”

土豪宏兴 黑历史牵出幕后老板

如此多的好球员投奔宏兴,金钱的作用绝对不小,在业余足球圈里,宏兴队的待遇数一数二。最开始参加足协杯时,宏兴队曾对外公开宣布了自己的奖金计划:通过第一轮100万,通过第二轮200万,通过第三轮400万。后来,由于太过高调招来非议,球队在后面的比赛中不再公开奖金计划,但实际上宏兴队一直维持着百万级别的奖励金额。

除了奖金,一些队员还可以进入宏兴老板的公司挂个虚职,平日基本不用上班,只需训练比赛,每个月还能拿到几千元的工资和五险一金。稳定的工资和优厚的奖金,又可以在家门口踢球,这对于徘徊在职业足球底层的一些武汉籍球员来说,去宏兴踢球绝对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虽然福利待遇不错,但收入里比重最大的还是奖金收入,尤其是足协杯这样的高级别赛事,球队开出不亚于职业球队的高额奖金,打好这几场比赛,一年的收入就有保障了。如果按往年通过第三轮有四百万的奖金计算,每个球员平均能分到二十万上下,在平均工资并不高的武汉,对于业余球员来说,这样的收入相当可观。

在奖金的刺激下,即使球员实力再强,宏兴队在比赛中愿意为了胜利使用低劣的手段是不争的事实。2012年的全国业余联赛总决赛中,武汉宏兴的领队和助教竟进入球场对裁判员进行殴打,甚至调动球迷入场辱骂威胁裁判,造成比赛中断。宏兴因此收到了中国足协的严厉处罚,但或许因为比赛没有直播,赛事级别也比较低,所以也没有造成现在这样的影响。

武汉宏兴的球场作风屡遭质疑武汉宏兴的球场作风屡遭质疑

对武汉宏兴的球场作风,更有资格评价的则是宏兴的对手们,和宏兴队交过手的上海东亚和杭州绿城的球员对他们评价很低。一名绿城球员说:“这个队好像每年都会有暴力新闻出现,去年比赛的时候有些动作就很大,感觉根本不是冲着球去的。所以和他们比赛的时候,对手都会觉得有点慌,感觉简直就不是在踢比赛了,有人开玩笑说,和他们踢球时要冒生命危险的。”

2015年的足协杯上,广东业余强队肇庆恒泰在第一轮0比2负于了武汉宏兴,在场边观看了本场比赛的肇庆恒泰的球队负责人杨志恒告诉我们,“听说过他们的球风一贯粗野,比赛时也是这样的状况,他们动作比较大。”广州足协注册裁判员吴子豪对武汉宏兴也有了解,他表示,“在场边看过几场他们的比赛,踢的比较野,喜欢倒地拖时间,把比赛弄得碎片化。”

武汉宏兴暴力、粗野的球风,还有柴雷那夸张的飞腿,让人无法不联想到武汉宏兴的幕后老板陈光华和他的神秘背景。

球队幕后老板陈光华其人

武汉宏兴前身是武汉贺家墩村足球队。贺家墩,是汉口有名的城中村,改制后,成立了武汉鑫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掌管了贺家墩全村的财富,陈光华就是鑫旺投资的老板,人称陈华子。值得一提的是,陈光华还是湖北省人大代表。

而在球队全名“武汉宏兴柏润足球俱乐部”中,宏兴、柏润的字样所指向的几家企业,如武汉宏兴房屋征收服务有限公司、武汉市柏润市政土方工程有限公司等,实际控制人都是陈光华。

陈光华手下的鑫旺投资公司陈光华手下的鑫旺投资公司

对于陈光华本人,村民有统一的答案,“他就是典型的老大的做派,很像香港那些电影里的老大,头发往后梳的锃亮,喜欢带墨镜。手下的人前呼后拥的,都没什么文化,粗话挂在嘴上。平常很喜欢喝酒,因为喝酒不能开车,所以一喝酒就来村口坐摩的回家。”

据公开消息,陈光华控制下的多家公司以及陈光华本人,与武汉当地的房地产公司福星惠誉合作,进行贺家墩村改造项目的拆迁工作。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以前拆迁搞出好几次大事,但都是下面的人背锅,以前拆迁的时候,那些房子产权都是村民集体所有,住在里面的人还是是农村户口,所以统一给三千人民币一平方,三楼以上又属违章建筑,只给一千人民币一平方,很多人嫌少了,不肯走,闹出好多矛盾,打打杀杀的。”村民还表示,在拆迁的冲突里经常打伤人,有一次还听见枪响。

通过搞拆迁,陈光华不仅自己成为土豪,还连带着让很多人都一夜暴富,于是就诞生了一堆‘拆二代’,在比赛现场观战的村民说:“看台上管事情的人,都是陈光华他们内部的人。”

贺家墩有一处远洋地产的项目正在发售,售楼经理对记者说:“陈光华和福星惠誉是地头蛇啊,别看我们是上市公司,但我们也怕了他们。”售楼经理口中的福星惠誉,是汉口乃至武汉著名的房地产企业,也是贺家墩城中村改造的主力房企,宏兴队的球衣胸前,就印着“福星惠誉”的广告,而球衣背面,则印着远洋地产的广告。远洋地产,一个全国著名的香港上市房地产巨头,却赞助一个村里的业余足球俱乐部,这其中的缘由耐人寻味。

贺家墩街景贺家墩街景

陈光华曾经公开解释组建足球队的原因:“村里的年轻人多了,脾气都很大,不学好。我组建足球队就是为了给他们发泄的。”谈起宏兴足球,村民们也透露陈光华一些土豪做派,“他们踢比赛都发钱请我们看,50块一个人,包接包送还给一瓶水。足球是他的爱好,搞足球就是兴趣,这么多年都搞的挺好的,但这一打架就不好了,影响不好,对了,上一场看球的50元陈华子还没给我们发。”

根据村民的指点,腾讯体育记者来到了陈华子的住所外,门口挂着“武汉柏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牌子。这幢有八、九层之高的楼已经不能用别墅来形容,大楼的外墙非常干净亮丽,在周边大多为破旧的老房之中特别扎眼。大楼外铁门紧锁,里面有人警惕的看着门外,显然不欢迎外人来访。这里在一条小路的尽头,一切外来人员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记者一走近,里面的人员就询问来访的意图,当知道记者的身份时,他们就不耐烦的回答:“陈光华不在这里,出去了。”

而村民在得知记者身份后,摇摇头说,“记者报了也没用。”

疑点重重 不合理的沉默

对于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负面传闻,宏兴球队总经理同时也是球队幕后企业柏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的黄承高并不愿意解释,面对腾讯体育记者想详细了解球队情况的要求,他略有些破罐破摔地说,“你可以去网上查。”当记者追问“那网上的言论是真的?”,黄承高则支支吾吾转移话题并找理由匆匆挂机。对教练和球员,宏兴队则明确下达了封口令,曾接受过采访的球员如柴雷,都已不再发言。而陈光华手下的几间公司更是十分抵触对外发声。此次事件后,武汉宏兴队几乎完全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

身为当事人,在事件结果还没有出来时保持沉默尚可以理解,但其他群体的寡言则令人有些意外。

这一次事件,最可能直接受到伤害的是武汉的业余足球界,暴力事件毫无疑问会伤害整个武汉业余足球的形象,这或许导致业余足球赞助的压缩以及比赛的减少。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一位武汉业余足球界多项赛事的负责人并不愿意发声,在腾讯体育记者与之多番沟通下,他还是选择了回避,只留下一句“这太敏感了”。“敏感”二字,已经暗示了不说话的原因。

重归平静的汉口文体中心重归平静的汉口文体中心

作为武汉足球的直接管理者,武汉足协同样一再逃避记者的采访。事实上,在武汉赛区发生这样的事情,出现冒名顶替、安保不力这些现象,武汉足协都有义务向公众进行解释。腾讯体育在向广东业余足球强队肇庆恒泰的负责人后,两大疑点浮现。

肇庆恒泰负责人杨志恒表示,只要是中国足协或者地方足协组织的比赛,对于参赛球员的查验相当严格,“我也搞不懂宏兴为什么能蒙混过关”,杨志恒疑惑地说道。对于看台上打人的所谓安保人员,杨志恒也很不解,他表示主场比赛的安保工作都由主队承担,而主队应向当地公安局进行申请,批准后具体安保工作由公安局执行,警员保安也由公安方面调配派遣,球队负责相关费用即可。“宏兴的主场警察只出现在场内没有出现在看台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这些奇怪的事情频频发生,或许就是武汉足协逃避采访的原因。

冒名顶替: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有细心的球迷发现,这场比赛的进程中,本来应该出现在比赛中的武汉宏兴队首发球员陆雷,居然在比赛的时间里发了一条微博,这样“穿越”的行为使得宏兴球员冒名顶替的恶劣行为被揭露出来。

但是,如肇庆恒泰的负责人杨志恒所说,中国足协、地方足协举办的业余比赛里,有一套严格的程序核实上场球员的身份,正常情况下,冒名顶替的可能性并不大。

各队在大赛开始前上报完整球员名单时,赛事举办方会有严格的审查,广州足协注册裁判吴子豪向腾讯体育记者透露说:“大赛之前,球员的照片、姓名、出生日期统一收集起来,大赛会制作参赛证注明关键信息。”为了更好地杜绝冒充顶替的现象,肇庆恒泰负责人杨志恒表示,如今很多比赛都已经用上了二代身份证识别系统。据以往的媒体报道,在中国足协业余足球联赛里,也同样使用了二代身份证识别系统。

而在具体比赛前,审核手续也十分严谨。吴子豪说,“比赛前,裁判或比赛监督会拿着赛会出具的带照片的球员名单,逐个和球员本人、参赛证比对,信息不符的不能上场比赛,替补球员上场时也会根据同样的手续进行审查。”

出场名单显示陆雷是首发球员出场名单显示陆雷是首发球员

球员身份查验一般在球员通道进行,双方球员列好队接受检查,检查完后原地稍作等待,即会出场进行比赛,在这短短的等待时间里,确实有“狸猫换太子”的理论可能。据业内人士分析,“掉包”成功有一种可能是在比赛监督查完相关证件之后,球员找理由重新回到更衣室,并在更衣室里完成“换人”。

但是,在几分钟内逃避裁判、对手的眼光,几乎半队球员进行更换,仍然是难上加难。“你想啊,同颜色衣服同号码的几名球员一起互换,动作会很大的呀”,广州足协注册裁判吴子豪说。更奇怪的是,武汉宏兴冒名顶替的球员均未出现在本届足协杯的球员名单中,肇庆恒泰杨志恒向记者表示,“最关键是根本不可能将没有报名的球员派上场!”

一般而言,对于比赛球员身份的确认工作,有完备的规章制度与操作流程,有现场比赛监督或裁判官员的现场监管,可以被利用的漏洞已经相当小。而本场比赛为足协杯级别的赛事,中国足协也派出了来自河北的董伟与大连的张楠分别担任比赛监督和第四官员。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出现大规模的球员顶替现象,这已经无法用“武汉宏兴单方面的行为”来解释了。

看台上的骚乱 打人者应该出现在看台上吗?

在场内,武汉当地的警察在事件发生时相对及时地介入球员中试图分割双方,后面也保证了江苏苏宁队的安全离开。但是,在看台上的一伙人却令人发指地围殴江苏苏宁队务,十几个人把江苏苏宁队务打倒在地毫无防卫可能。而这些人,被村民认为是陈光华的手下。

后据央视的采访,这些人的公开身份是当地的民兵连。那么问题来了,民兵连是否有资格出现在看台上?

在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兵工作条例》里,规定了民兵的工作任务,确实明确指出民兵可以“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至少在法理上,民兵出现在足球比赛看台上进行安保工作没有太多不妥。但是在安保工作的实际操作中,很少看见中超赛场的看台上出现民兵的身影。

腾讯体育记者向广州恒大主场所在的广州公安局天河分局治安大队了解到,大型体育比赛的安保工作需先由赛事承办方与当地公安部门进行沟通具体安保方案,具体执行中当地公安会向比赛承办方推荐有资质的保安服务公司派遣保安员与警察一道进行安保工作。保安服务公司是国家加强监管的特殊行业,在设立保安服务公司时除了营业执照外,需单独向公安机关申请。保安员也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并在市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进行考试才能持证上岗。

最重要的是,当记者向治安大队询问是否会允许民兵组织负责安保工作时,治安大队的工作人员说:“一般不推荐,我们也从来没有使用过民兵。”

虽然广州恒大的主场比赛一般都是中超、亚冠这样的高级别赛事,但细想一下,发生冲突的本场比赛是中国足协举办的足协杯,对手又是中超职业球队,实际上本场比赛与普通的中超比赛并没有太多不同之处,尤其是安保工作这样的敏感环节,从重视程度、人员配备、工作方案上,都没有太多可以松懈的地方。

武汉宏兴现场一片混乱武汉宏兴现场一片混乱

而看台上出现的所谓民兵连,就是贺家墩当地的人员,他们与球队幕后企业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样有明显倾向性的人群,把看台的安保工作全权交给他们,实属不妥之举。或许赛事承办方或当地的公安会辩解现场的球迷很多是贺家墩的村民,交给村里的民兵管理合情合理。但是,这样的比赛属于公共事件,看台上并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是贺家墩当地人,这样的辩解站不住脚。而且,在围殴发生的主席台区域,有江苏工作人员和江苏随队记者,更不能使用宏兴方面的安保人员,他们不应该出现在看台上。

足协重罚 仍待更多的真相

5月20日傍晚,中国足协公布了对武汉宏兴的处罚决定,确认了武汉宏兴斗殴、冒名顶替的事实,处以取消武汉市宏兴柏润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当场比赛改判为0比3负、罚款人民币20万元的处罚,还对多名涉事球员处以终身禁止参与足球活动的处罚。

足协取消武汉宏兴注册资格足协取消武汉宏兴注册资格

但是,针对这场冲突的最大疑点,我们仍然没有得到真相。为什么纵容了冒名顶替?为什么允许暴徒出现在看台上?这些问题还没有解答。

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希望这样的事件永远不要在发生。任何足球比赛,不管是职业还是业余,都应该在理智、公平、安全中进行,这几乎已经是我们对中国足球最低的期待了。

结语

世界上没有完美纯洁的社会,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或许会有阴暗藏匿其中,但是,希望绿茵场上永远有美丽的太阳。我们无力改变社会,但希望可以保护足球这片净土,因为那里有我们的热情,有我们的孩子。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