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李子君:孤独的训练成长 跳到天崩地裂

大人物-李子君:孤独的训练成长 跳到天崩地裂

李子君身上聚焦太多人的期待,同时也给她带来了巨大压力

文/车莉 杨昕雨 编辑/郭睿昊

亚冬会女单短节目后,站在镜头前的李子君几度张口都没能发出声来。

“我对自己的排名特别失望。”李子君无奈的脸上写满的对自己表现的不满。原本为了求稳而选择的低难度连跳还是因为存周而被降组,作为本次亚冬会的夺冠大热,李子君的首秀不尽人意。

回到一周前的花滑四大洲赛,李子君在训练时不慎踩到冰块摔到了头,完赛后的她单膝跪地一时间没能站起向观众致意,在等待成绩时,这位平日在镜头前调皮的小姑娘更是迎来了情绪的大爆发,倒在教练的怀里泣不成声。赛后,李子君告诉大家,在场上的她两腿发抖,身经百战的她有着莫名的紧张。

她究竟在担心什么?从曾经的天才少女到现在的当家花旦,她已经习惯了与孤独对话,习惯了在枯燥的训练中独自成长,但她知道自己已经过了可以任性的年纪,现在的她看重每一次在冰上滑行的机会,她不想让突破变成口号,不想再一次迷失自己。

“只为一支歌,血染红了寂寞;只为一场梦,摔碎了山河;只为一颗心,爱到分离才相遇。”这句歌词来自李子君自由滑的配乐《我用所有报道爱》,如今,这也更像是她的心境,她说感谢这些年没有轻易放弃的自己,为自己所爱就要无条件的付出,在一次次中旋转跳跃中她早已看尽人生风雨。

孤独的训练与成长 跳到天崩地裂

上午9点,飘雪的圣彼得堡街头,仍然黑着天,李子君身着黑色羽绒服提着冰鞋快步地向前走着;纤细的背影上,红色的“CHINA”字样格外显眼,她的身边,一个俄罗斯大汉似乎在跟她说着什么,一路走一路说,一路跟着她。李子君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和不安,又加快了脚步,后面几乎是一路小跑起来……几分钟后,她终于到达目的地,当跑进冰场大门的那一刻,李子君的情绪明显放松下来,微笑着跟遇到的人们用英语打起了招呼,偶尔还会说出几个俄语单词。

这已经是她来到圣彼得堡的第56天。

作为中国女子单人滑的领军人物,出道8年来,李子君凭借娇美的容貌、修长的身材、优雅的动作,一直深受圈内人士赞誉和冰迷们的喜爱。为了进一步提升水平,中国花滑队这次安排李子君来到圣彼得堡进行为期2个月的海外训练,师从俄罗斯“冰上沙皇”普鲁申科的教练、世界级著名花样滑冰教练亚列克谢•米申。

在俄罗斯的日子是辛苦而单调的。多的时候,一天四场陆地训练、两场冰上训练,经常是“从天黑练到天黑”。于是前文那种路上的“惊吓”也变得司空见惯。“因为语言不通,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确实挺害怕的。”花季少女路遇搭讪大叔,李子君通常选择的做法就是“不理睬,然后快点走”。

“比起陆地各种跳各种转,我突然觉得上冰是让一件让我感到快乐和幸福的事情……”李子君有一个专门记录她每天训练情况的小本,如今这个小本已经快写满了,上面仔细记录着她每场冰的每一次跳跃、旋转。“有一次下冰之后,我去查本子,一场冰不算合乐,一共跳了65个三联三和勾手……你们想体验一下升天的感觉吗?来试试大鹅训练法。”李子君苦中作乐称自己都“练傻了,经常找不到腰和腿在哪。”

而比起超负荷的训练,对李子君来讲,更可怕的是内心的孤独。米申的团队几乎由清一色的俄罗斯姑娘组成,金头发、高鼻梁,倒显得李子君像是个异类。由于语言不通,队友们不会讲英语,李子君也没有办法加入她们有说有笑的“小团体”。她更愿意在远离冰场的走廊里独自做拉伸训练,思考一天的训练内容和计划。

窗外下着大雪,在昏暗灯光的衬托下,李子君瘦弱的剪影投在墙壁上,显得沉默又孤独。很多时候,她只能自己和自己对话。

从12岁只身一人到美国求学到比赛走遍四大洲,李子君的语言天赋一直是她的骄傲,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加拿大训练,衣食住行全都是自己搞定,可是这一次到了非英语国家,她却感觉自己“玩不转”了。

第一次去超市,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双手拎着大袋子站在风雪中2个多小时打不到车,求助了几次碰到的都不会说英语,直到一位好心的俄罗斯青年帮她叫了一辆车,这才回到酒店。后来,她学会了下载叫车软件、学会了简单的俄语……不过依然不太轻易外出,因为这一次的经历太惨痛了,给她留下了阴影。

作为中国唯一一位获得过冬奥会奖牌的单人滑运动员,陈露一直信奉这样一句话——“想达到巅峰必须承受孤独”。作为“陈露继承人”,李子君对这句话亦感受颇深,自14岁在全国锦标赛战胜刘艳成为中国女单“一姐”以来,这样的日子,她已经度过了7年。

大人物-李子君:孤独的训练成长 跳到天崩地裂

李子君和俄罗斯学员

好在米申俱乐部的人对李子君都非常友好,米申教练更是特别喜欢这个来自中国的“瓷娃娃”。不仅帮她张罗住的酒店,还从家里专门拿来鸡蛋送给她补充营养。“你要多吃点好的,身体强壮才能跳得动。”是米教练最常对李子君说的话。

别看米申在生活中像个慈祥的圣诞老人,可是制定起训练计划却丝毫不会心软。

米申曾经说过:“女子单人滑选手的教练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因为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很多种可能性。”

“女人是脆弱的材料,很多因素都会影响她们在赛场上的成绩,情绪、感情,一些很细微的东西都会影响她们,另外大多数女孩都很难抗拒身体发育带来的变化。”然而,李子君用她的天赋和努力博得了这位花滑教父的青睐。无论走到哪里,米申教练都不会忘记发来短信询问李子君的训练情况。

米教练那条“坚持不住了就到我怀里哭吧,哭完了再重新出发”的短信一直在李子君的手机里存着,每当快坚持不下去了,她就翻出来看看。

当“从天黑练到天黑”、“转到天昏地暗、跳到天崩地裂”……成为常态,让李子君坚持下去的动力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于梦想的执着”。

一切的付出终会有回报。来到圣彼得堡的第20天,李子君的勾手和内点终于能在一场冰并存了;第24天,称了一下体重42.9公斤,自从开始发育就没有过的体重,“瘦出了新高度”……

看美剧学英语 生日学会包饺子

“练了一天终于到了吃饭时间…今晚吃点啥,哪个字母顺眼就吃哪个。”李子君晒出了一张俄文的菜单。

俄罗斯的食物单调,难以下咽,每天的伙食费有限,她不得不学着自己做饭。12月14日21岁生日那天,李子君第一次尝试包了一顿饺子,当吃到第一口的时候,几乎把她自己都感动哭了。

大人物-李子君:孤独的训练成长 跳到天崩地裂

今年生日,李子君第一次尝试包饺子

除了出行和食物,李子君还面临着不停地搬家。米申教练为她联系的酒店只有一个房间可以做饭,但是当有其他人预定了这个房间的时候,她就要从那里搬出来,在别的房间暂住,当客人退房之后,她再搬回去。所以,在这个生活了两个多月的房间里,并不能找到多少属于她的痕迹。“昨天刚搬回来,这已经是第四次了,没办法我们交的钱本来不够住这个房间,所以有人预定就要让出来。”君君的话语中,是历经磨难后的淡然。

当然,除了磨难也有让她快乐的事情,比如学会了一个新动作、比如今天的三周跳全部成功了……每当这个时候,她会奖励自己一个冰激凌。“我最喜欢在冬天吃冰激凌,最好是大雪天。”嘻嘻地笑着,君君小口地吃着手中的冰棒,一脸地幸福。

除了冰场,在圣彼得堡的日子里,李子君更多的是宅在房间里,画画、听音乐、看美剧。而躺在被窝里看美剧,是她每天最惬意的时光。“休息是一方面,我百分之90的英语都是从美剧的对话中学来的。会英语还能和别人说说话,要不这么多年下来,真的要变成哑巴了。”

李子君最喜欢看的美剧是校园青春类的电视剧,例如《吸血鬼日记》和《美少女的谎言》。作为职业运动员,她无法像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走进象牙塔享受校园多彩的生活,情感的缺失,更多时候只能从影像中来寻找寄托。

自信、开朗、敢拼、有想法,这些90后的标签,在李子君身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闲暇时,她也会发发微博,晒晒朋友圈,展现的都是她的笑容和快乐,背后的苦却一句也不提。李子君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国内关心她的家人朋友们,她一切都好。

经年累月漂泊辗转 重重压力如芒刺在背

自从“冰上蝴蝶”陈露退役之后,中国女子单人滑就陷入了低谷,虽然期间屡有新秀露脸,但都属于灵光一现,特别在艺术表现上显得非常苍白。直到李子君横空出世,一切才开始发生变化。而“花滑天才”,“女单一姐”,“冰上女神”……便成了14岁的李子君不得不背负的重担。

大人物-李子君:孤独的训练成长 跳到天崩地裂

从小古灵精怪的李子君

李子君的成名,是时代造就的。出道以来,她一直稳稳占据着国内女单一姐的宝座,虽然和世界顶级运动员差距仍旧很大,但国内其她女单运动员的实力也无法与她相比。每到世界大赛,只有李子君有实力向奖牌发起冲击,这么多年,李子君始终没有等来能与她共担压力的人。

李子君的内心也是煎熬的,成绩一直没能取得实质性的进步,突破变成了一句口号,喊着喊着,她自己变得更加迷惘和不知所措。而与之俱来的还有青春期的发育与找不到长期教练的尴尬。

李子君并不属于肌肉力量好的运动员,体重的增长会给她带来更加明显的影响,所以当年李明珠教练在这方面也控制得更加严格,每天随时随地地突击称体重,数字甚至要精确到“两”。有时候别说是吃饭,就连多喝口水都变成了奢求。

“控体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很长一段时间,李子君整天整天地不吃饭,甚至连水都不敢喝,有时候实在渴得受不了了,就用水漱漱口,再吐出来。”李子君妈妈李春颜说,一天两天可以坚持,可是这样的日子她们一过就是一年多。女儿不能吃饭,她也陪着挨饿,有的时候,母女俩夜里饿得睡不着,躺在相邻的两张床上听着彼此肚子的咕噜叫声,互相鼓励、互相打气。

控制体重的痛苦、高强度的训练与教练的高期待,正处于“叛逆期”的李子君那段时间每天哭着说自己“不练了”,却在第二天早上又背着冰鞋回到冰场。

郁闷、压力和焦躁的情绪,加上训练的疲劳让李子君很快病倒了,持续的发烧和过敏的症状,让李春艳几乎每天都要带着女儿去医院报到,“那段时间就是今天刚治这个病,明天就又出现新的症状,有几天她成宿的睡不着觉,我当时觉得我这闺女是怎么了?”然而,即使回长春养病的那段时间,李子君的训练都没有完全停,还在坚持上冰。

如果说体重仍是人为可控的问题,那么真正令李子君不安的则是一直都没能解决的教练问题。与前任教练李明珠的合同到期后的近一年多,李子君先是跟着美籍名人堂教练弗兰克-卡罗尔在美国加州训练,后来跟着加拿大籍编舞大师劳瑞训练。去年11月以来,李子君又拜在了米申的门下。每个教练能陪伴她的时间不过数月,无法得到系统训练的李子君,不得不去熟悉各种截然不同的训练理念和方式,这让她很多时候感到无所适从。“一直以来,都没有一个能长期跟我签约的教练,这可能是我现在最需要的吧。”

不过,这一年多的磨砺,让这个柔弱的小姑娘内心逐渐强大,“其实有了这段时间的挫折,我才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最重要的,因为有一种信念支撑着我一直走到今天。我现在已经变成钢铁人了。”

“滑冰最初是我的爱好,但现在我把它当作一种责任。”把手伸向太阳的方向,李子君写下:“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光……”

谩骂质疑的背后,是始终如一的坚持

2015年2月,韩国首尔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一曲《月亮河》奏罢,全场掌声雷动。

起跳、旋转、手势、滑行…….李子君小心翼翼地做着全部12个规定动作,虽然还是难称完美,但也没有出现任何明显失误。两年多的时间,她用几近残忍的方式和少女发育做着斗争,此刻终于等来了回报。李子君在比赛结束之后宣泄着久积心中的压力,掩面流泪。她先是向现场的观众们一次次深深鞠躬,然后来到场边再次抱着教练痛哭。

泪水冲花了她的妆容。

流泪的不只是李子君一人。看到她的表现,CCTV5的解说员陈滢哽咽地说:“作为国内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女单运动员,每次滑好便会有鲜花和掌声,滑不好就会有很多质疑。哪怕她在微博上发一张自拍,都有很多人说‘你为什么不好好训练,这么爱美。’其实难道这不是一个擅长表演的女孩子该有的个性么?”

大人物-李子君:孤独的训练成长 跳到天崩地裂

李子君希望表现出自己美好快乐的一面

李子君的身上聚集了太多人的目光和期待。也正因为这些期待,让她在接受万千宠爱的同时承受了许多谩骂和不理解。李子君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生活的点滴,也经常转发一些励志的话,但总是被人指责为不好好训练或是玩心太重。李子君希望表现出自己美好快乐的一面,但由于关注度高成绩却始终无法突破而产生的负面情绪和痛苦,却鲜有人知道。

无法用成绩来回报万众期待,这是李子君少女美丽面庞下的挣扎。20岁,这对于一个女子单人滑选手来说已经是不小的年龄了。在俄罗斯,20岁以上的女单几乎都选择了退役,和她同年龄的“ET”伊涅扎维塔•图克塔米舍娃在米申的团队里也被尊称为“老前辈”。但即使如此,总有教练仍会对她说:“你年龄还小,慢慢来,未来还有希望。”每次听到这句话,李子君心理都会委屈地想:“我不小了啊,不过是因为亚洲女孩的娃娃脸罢了。”

她知道,想得到认可,必须尽快证明自己,哪怕只有一次。这个地方可以是札幌亚冬会、可以是芬兰世锦赛、也可以是一年后的平昌冬奥会。

俄罗斯两个月的集训,米申几乎换掉了李子君自由滑节目中所有的跳跃动作,大幅增加了难度。虽然李子君节目完成度还不高,但她仍旧没有拒绝米申所做的改变。因为她知道,平昌冬奥会前这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如果不再拼,也许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问李子君本届亚冬会的目标究竟是什么。一向甜美的李子君突然收起了微笑她说:“争取可以保三,甚至再往前争一争。日本、韩国、哈萨克斯坦这三个国家也都很强,但我如果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来,就可以进前三。”

为了大家的期待,也为了自己的付出,这一次,李子君是真的下了狠心。

结语

2017除夕夜的前一晚,李子君陪着妈妈在超市里买菜。走到一家炸鸡柜台前,她突然停下了脚步,望着橱窗里不同风味的炸鸡,转头问记者:“你们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记者摇头表示不知道。李子君突然调皮地笑着说道:“是开一家超市!超市里有各种各样的好吃的、好喝的,我可以放开肚皮想吃什么吃什么。”

听到这句话,李子君的妈妈也回应道:“是啊。从小她的愿望就是开超市,之前跟我去美国的时候,见到Costo更是乐开了花。她说要开一家跟Costo一样规模的超市,因为里面食物的包装分量都是最大的。”

李子君笑了:“这倒提醒我了,今年的新年愿望就许这个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