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从传奇到易黑体 邓亚萍究竟惹了谁?

撰文/首席记者王怡薇 实习记者焦大伟 视频、摄影/张正

编辑/杜雷 郭睿昊

【边界】从传奇到易黑体 邓亚萍究竟惹了谁?

邓亚萍在会议现场与大佬们谈笑风生

如果以担任即刻搜索总经理为分水岭,邓亚萍的职场前半生堪称国家骄傲、励志范本;而在此后,不论做什么、对与否,只要“邓亚萍”的名字一出现,就自动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在采访的过程中腾讯记者发现,作为昔日互联网领域的高管,邓亚萍在面对公众危机时,危机公关基本为零,仍如她那个年代的运动员一样,选择封口回避。

【点击回顾:邓亚萍行踪成谜 未来或涉足体育产业】

邓亚萍反思:“败光20亿”说不清永背黑锅

【边界】从传奇到易黑体 邓亚萍究竟惹了谁?

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兼职教授

2010年9月,邓亚萍出任即刻搜索总经理、《人民日报》副秘书长;2013年初,媒体爆出邓亚萍上任两年,“即刻搜索败光20亿”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年8月,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合并,邓亚萍调离;2014年4月,港媒爆出一张照片,照片中主人公神似邓亚萍,港媒更以“邓亚萍斥3.4亿元在香港购房”,因此前“败光20亿”风波尚未平息,该消息再次引发争议,更引来公众对邓亚萍廉洁的信任危机;2015年12月,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大学,担任兼职教授,此消息一出,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公开表示质疑,再度引发热议……

尽管是义务任职,且代课项目为自己最为擅长的乒乓球,但网络上依旧一面倒的骂声。而正是这次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事件后,邓亚萍才第一次感受到“败光20亿”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在此之前 ,无论外界如何抨击,她从未就“败光20亿”传闻进行详细的辩解。就算“败光20亿”新闻传得最凶的时候,看到朋友在微信圈挺她,她这样回复:好吧,我只能继续修忍辱啦!真的感谢,真心感到温暖!我也希望这些借此机会想出名的人,想赚钱的人,想发泄的人,想骂我的人,都能从中得到想要的东西,只要他们高兴我也算做功德了!

身边人透露,这一次风波后,邓亚萍开始意识到,20亿不说清,她永远得背着这个标签。

原来,本次担任兼职教授,完全是政法大学方面的极力邀请。那一次,邓亚萍跟随欧美同学会前往政法大学做高校演讲,演讲前一周,学校方面找到邓亚萍,希望她能出任乒乓球兼职教授。2010年,政法大学“排球、乒乓球队两项高水平运动队建设”申请获得教育部批准,成为首批北京市大学生素质教育基地。2011年,政法大学从高考招生中就招收了乒乓球特长生,如今政法大学乒乓球队已经有18名校队学生、2名专业乒乓球老师,2013年至2015年,学校乒乓球队在全国高校乒乓球锦标赛中连续三年获得团体冠军。“我们确实有这样的需要,邓亚萍也非常符合我们的标准。”负责当时与邓亚萍沟通的学校老师这样对记者说道。

因为邓亚萍受聘一事引发的争议,不少媒体都找到了学校,这让学校方面始料未及。“庄则栋、张燮林(原中国女乒主教练)都曾经是我们的体育兼职教授,怎么换成邓亚萍,就被说成这样?”校方一位负责人不解的说道。

处于舆论漩涡,原本负责这次事件的老师想给邓亚萍发个短信表达歉意,“也不好意思再打扰邓姐,人家本来是来帮我们,最后被说成这样,这事儿摊谁身上能好受?唉.......”这位老师无奈的说道。而对于争议,校队队员小李和他的队友们也表示:“我们确实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能有高水平的教练员来指导我们自然是好啊。”

记者在翻查教育部关于高校人才引进文件时,发现教育部2013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高校人才引进工作的若干意见》文件,其中第八条明确表示“鼓励在做好本职工作情况下,从事与教学科研相关,有利于增强学校办学实力、提高学校声誉,且不获取薪酬的兼职活动”而作为奥运冠军,兼职教授邓亚萍并不领薪,也不享受职称等相关高校福利待遇,完全符合教育部下发的规定。

“败光20亿”不靠谱 内部认定反思失败

【边界】从传奇到易黑体 邓亚萍究竟惹了谁?

邓亚萍走到哪里都会变成焦点人物

“败光20亿”最早的出处自虎嗅网论坛上的一个帖子,不过如今已经被删除。而这个帖子在被媒体反复转了几次后,“败光20亿”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其实在“邓亚萍败光20亿”新闻铺天盖地时,几位业界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后就表示,以即刻搜索的流量几年花费20亿元是不可能的,几个亿还差不多。知情人士更表示,其2012年得到的数据是,即刻搜索的前期投入在2亿元左右,固定资产没花多少钱,更多是花在人才的储备上,他们最高峰时大约有600人。

在追访邓亚萍过程中,腾讯记者得到一份2014年8月《人民日报》内部对于即刻搜索的初步评断报告。这份官方调研显示:即刻搜索在运行期间日均PV浏览量峰值突破1300万,市场占有率位居百度、360、搜狗、谷歌、有道之后,跻身了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第二梯队;移动客户端总用户达到658万激活量,累计下载量近千万。

除了罗列数据外,该报告中也指出了即刻搜索面临合并的必然结果。报告分析称:百度前十年的投入累计超过110亿元人民币,谷歌更是超过800亿美元。而人民搜索注册资本金仅5000万人民币,前期投入可谓杯水车薪。并且由于国拨资金到账周期长,实际到位资金额远远不能满足即刻搜索现实发展需要。

除了缺乏资金,即刻搜索同样缺乏资源。作为国家级搜索引擎项目,流量导入对于搜索质量优化及商业平台搭建尤为重要。百度凭借其流量和资金的优势,占据了大量政府新闻网站的搜索业务,这便导致即刻搜索的生存环境更为艰难。此外,在建设国计民生类产品及网络舆情平台中,即刻搜索需要各相关部委对可公开信息开放数据接口,具体沟通中由于缺乏中央的统一部署而成效甚微。据资料显示,2012-2013年底,即刻搜索商业运营、为中央及地方政府机构提供网络技术服务的收入仅为1700万元。

其实在2013年年初,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份额调查时,百度的使用率和占有率均超过70%,对于业内人来说,如果没有好的客户群体,投资回报率也并不尽如人意,大环境让即刻搜索处于更加不利的局面。

而在世界范围内,搜索领域同样是“烧钱”的投入。《微软搜索引擎必应份额上涨的背后:极度“烧钱”》一文中指出,2011年微软必应在美国市场获取了一些份额,但是这些份额让微软付出了极高的代价。基于对微软财务报表的分析,必应搜索营收每增长一次,微软就要在该营收基础上进行3倍的投资。通俗的讲,必应每1美元的新搜索营收背后是微软3美元的投资。在当年3月份的财季中,微软在线营收同比增长8400万美元,但是微软该财季的在线成本支出却增长了2.92亿美元。

而据原即刻搜索内部高级工程师向腾讯记者透露,那几年,中宣部和国信办曾多次对即刻搜索和盘古搜索进行过内部测评,考评内容包括用户数量等多项内容,即刻搜索都全面超过盘古搜索。而在遭遇合并、邓亚萍背负“败光20亿”离职时,却没人关心下盘古搜索到底也赔了多少钱。有意思的是原盘古搜索CEO王红宇曾在2012年接受采访时坚定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超越百度!”,倒是邓亚萍一句“我们代表国家,百度要帮帮我们。”成了贻笑大方的段子。

“没有邓亚萍的出现,即刻搜索不会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国企有国企的困扰,不是那么容易能放得开手脚,毕竟公司发展不是她一个人左右的……,当时遭遇合并,这是机制决定的结果。” 对于即刻搜索最后的合并以及邓亚萍的离开,已经离职即刻搜索的陈梅(化名)这样说道。

遭“妖魔化”却零危机公关 她为何选择沉默

【边界】从传奇到易黑体 邓亚萍究竟惹了谁?

邓亚萍在劳伦斯颁奖礼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上午发了新闻,下午又跑过来问要不要辟谣……”邓亚萍的助理每天都要接到十几条要求采访的短信。

2014年劳伦斯颁奖礼在马来西亚举行。当时,国内一家网络媒体希望邓亚萍对李娜等中国现役运动员做出评价。采访中,邓亚萍说了句:相信李娜和刘翔越来越成熟,对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而隔天的新闻标题就变成:邓亚萍批李娜应有更多责任心,再次被网友骂惨。助理跑去问邓亚萍,邓亚萍一脸委屈的说:“我没这么说啊……”

这样的恶性循环让邓亚萍更加沉默。2015年,劳伦斯颁奖礼在上海举行,邓亚萍只是匆匆走过红毯,并未像在马来西亚时选择接受媒体们的群访。

2015年10月,邓亚萍现身奥地利,参加第三届贝肯鲍尔论坛,对于“败光20亿”的传闻,邓亚萍2年来第一次做出正面回应:“公道自在人心,谣言终会破灭。”

显然,这样一句口号式回答,根本无法消除公众心中的疑惑。

“她去国外上了那么多年学,现在被公众这么骂,从来也没有‘危机公关’啊,这个我们运动队的人都懂,她怎么回事?”看到邓亚萍如今的“窘境”,昔日国乒队中的队友颇为不理解的问记者。

对于零危机公关,一位跟随邓亚萍工作多年的助手向记者道苦衷:作为公职人员,邓亚萍接受采访都要通过审批,而从“败光20亿”新闻流出至今,《人民日报》内部并未做出“即刻搜索失败”的认定。而不论是合并、前社长离任,国家计委都对即刻搜索做出过相应的审计工作,“组织都没说,她自己跳出来说?不合适啊……”

“某种程度上,邓亚萍其实挺弱势的。不过我开玩笑和她说‘幸好你是清白的’,这样被人肉来人肉去,要是有事,早就被巡视组请去喝茶了。”一位邓亚萍多年老友这样对记者说道。

互联网环境下名人如何危机公关

【边界】从传奇到易黑体 邓亚萍究竟惹了谁?

邓亚萍缺乏危机公关的意识

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人言可畏远比从前任何时候更凶猛。

北京体育大学公共关系讲师、研究所导师李屹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名人遇到公众危机时应该遵循“5S原则”:必须比以往有更快的反应速度,遵循承担责任、真诚沟通、速度第一、系统运行、权威证实,进行舆论引导,转危为安。

李屹松表示,作为名人必须具备公众意识,因为名人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其形象。而经营形象是长期的事情,名人本人必须有计划,也可以请专业人士打理。对于邓亚萍“兼职教授”风波,李屹松坦言,如果邓亚萍不想借助媒体发声,其实也可通过自己的微博微信公众平台等自媒体平台,和大家直接沟通。

不过,在海外留学多年,邓亚萍却从未设立自己的个人微博和公众账号,当然,在中国,也确实鲜有官员拥有个人的发声互动渠道。

“Face(面对)、Fact(事实)、Fast(快速)”在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著名体育营销专家张庆看来,名人在遭遇危机时的公关策略无外乎这三点。

“首先要去面对不能逃避,在态度上给人正式;第二,事实是怎么样,要尽可能的搞清楚,告诉公众;最重要的是第一时间,在传统媒体时代,我们称危机公关有‘黄金24小时’,但到了今天的互联网时代,你可能要在24分钟或者更短的事件,第一时间做出澄清和回应。有很多时候,当事人不去面对,对事实又置之不顾或者编织更大理由去掩饰,这样的结果会更糟糕,因为在互联网时代没有秘密可言,名人更是如此。”张庆这样说道。

在张庆看来,如今中国体育名人不单单是缺乏危机公关的意识,对公关关系知识、经验团队也同样缺乏。“在以往封闭系统中,运动员只要训练、拿成绩,这就是他们的职责;而当时的媒体环境、公众评价也与现在不一样,用过往的姿态应对今天的媒体和公众评价体系是远远不足的。”张庆这样说道。

有人说,这次官拜“教授”的对象如果不是邓亚萍,换成王楠或者张怡宁,也许并不会引起如此强烈反响。而在娱乐圈,成龙是民航飞行学院荣誉教授和北大特座教授,周星驰是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赵本山是国防科技大学客座教授……

在张庆看来,对于本次邓亚萍兼职教授引起的风波,恰恰也折射出公众有大面积负面评价,而这绝非是只针对邓亚萍本人,整体意识。“如今大学学术氛围的严肃性一直存在质疑;而邓亚萍在此前一些质疑事件中,没有给到公众一个正面的回应,所以,这次事件可以看出,是社会情绪的表达借由这个事件发声。”张庆这样说道。

结语:

【边界】从传奇到易黑体 邓亚萍究竟惹了谁?

直到今天,亚特兰大奥运会女单冠军领奖台上,萨马兰奇轻抚邓亚萍脸颊的一幕依然经典。然而,这段久远的记忆因为近年来的争议事件变得越来越模糊。不过,正如邓亚萍自己的人生信条一样,她至少依然“在台上”,只是如同高速回球时的扭曲表情一样,她的转身难称得上漂亮。而当终有一日,那一纸财报是否真的还能为她挽回失去的一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erfg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