谌龙因压力过大失眠 "林丹接班人"致心态失常

羽毛球《羽毛球》杂志2013-12-07 15:14
0

[摘要]公众关注度直线上升,媒体总是冠之以“新一哥”的称号;金钱、名誉、地位,并非谌龙的刻意追求,却伴随着成功纷至沓来,而一旦处理失当,这些衍生物很容易变为千斤重担,拖曳着前行的脚步。

文、李旭

很多时候,金钱、名誉、地位,并非主人公的刻意追求,却会伴随成功纷至沓来。尤其是对于缺乏经验的年轻人,一旦处理失当,这些衍生物很容易变为千斤重担,拖曳着前行的脚步。但,每个人的成长过程都少不了这样的调味剂,若没有亲身尝试,怎会知道其味之酸甜苦辣,如何能在下次调理得恰到好处?

难熬的一个月终于过去了。风雨过后,谌龙(微博)重新起航。

千斤重担,冷暖自知

很久以来,人们已经习惯了每逢大赛都将林丹(微博 博客)视为冠军的最大热门,但广州世锦赛到来时,情况出现了变化。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男单到了“新老交替”的时间节点,无论竞技状态还是综合实力,小将谌龙已经胜过一筹——从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榜中便可见一斑,谌龙的名字稳稳地排在了师兄的前面。

伦敦奥运会后,林丹休战半年,盖德、陶菲克渐次淡出羽坛,球场也不再是李宗伟(微博)生活的唯一重心,年轻的谌龙则是早早地进入里约竞争的状态。伦敦奥运会后的首站大师赛,谌龙就表现突出,一路过关斩将登上最高领奖台;接着又在中国和香港两站背靠背的超级赛上问鼎,尤其香港站是李宗伟大婚后的初次亮相,中国小将在决赛中直落两局胜出;年底转战深圳,他收获了个人的第一个总决赛桂冠。

时针跨入2013年,一切进行得按部就班。击败李宗伟在伯明翰称王已经不再是什么“大新闻”;在马来西亚举行的苏迪曼杯赛,第一次担当核心,以不失一分的表现力助中国队实现苏杯五连冠。当世界羽联(微博)正式宣布将世锦赛外卡颁发给林丹的那一刻,顺理成章地,8月的广州被赋予了更多意义。林丹的非种子身份,抽签时冥冥之中的天意,让谌龙与林丹在广州世锦赛四分之一决赛就提前“会师”。

大赛的前一晚,谌龙失眠了。

尽管每一次面对媒体,谌龙都说着类似“拼的心态”、“去冲击”的字眼,也没有一个人当着面要求他这次世锦赛必须夺冠,但这种“非如此不可”的氛围,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近一年来,谌龙有了许多全新的体验。公众关注度直线上升,媒体总是冠之以“新一哥”的称号;队伍集体活动,赞助商会点名让他出席, 李宁公司甚至已经为他量身打造了一支电视广告,其他企业也正蠢蠢欲动;教练组制定训练和参赛计划,会单独考虑他的身体状况……很多时候,金钱、名誉、地位,并非主人公的刻意追求,却伴随着成功纷至沓来,而一旦处理失当,这些衍生物很容易变为千斤重担,拖曳着前行的脚步。“不能输”——即便是在世锦赛封闭集训时的一次普通的队内对抗,谌龙也和林丹鏖战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因为疲劳过度而不慎弄伤了脚踝。

世锦赛上,这场外界眼中的“新老领军人物之争”最终以林丹的胜利告终。男单主教练夏煊泽(微博)评价:“从过往成绩看,大家都觉得应该是谌龙拼林丹,但恰恰错了!这场比赛,是林丹在拼谌龙!林丹放手一搏,相反倒是谌龙显得缩手缩脚,失误频频。”身为当事人,林丹的说法自然最具说服力,“外界对师弟的期望非常高,希望他能够在这次广州世锦赛上取得好的成绩,因此他的压力非常大。”

输了比赛,还被抽中了赛后的尿检,8月仅仅过去9天,谌龙第四次走进了兴奋剂检测室。两个小时的过程,谌龙的脸上看不到太多失望的痕迹,与队友有一句没一句地拉话,临走时还展露笑容满足了工作人员的合影要求。但,每当旁人提及刚刚过去的比赛时,他总会顾左右而言他。当晚,不善酒量的他拉着朋友在酒店房间小酌了几杯,可酒精的麻醉也无法让他安然(微博)入睡。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月,全运会如约而至。如果说,世锦赛的压力更大程度上是谌龙自己施加给自己的,但此时,他身上的重担则是有形可见的。福建男团毫不掩饰对于失落20年之久的团体冠军奖杯的渴望,而作为球队的当家球星,他上场的每一分都被教练计算在内。

男团决赛,打头炮的谌龙居然不敌退出国家队多年的江苏老将李昱,跌破众人眼镜。最终,福建队上演惊天大逆转,看着老教练林江利激情跪地亲吻地板的一幕,谌龙的负罪感减轻不少,可心里还是难免笼罩上了失利的阴影。男单8进4时,他被国家队队友、湖北队小将陈跃坤淘汰。总教练李永波(微博 博客)评价:“世锦赛上,谌龙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造成心理压力过大,打得不好。到了全运会也没有摆脱出来。”随后的日本公开赛,“没有摆脱出来”的他更是爆冷不敌世界排名200开外的“无名小辈”。一时间,舆论楚歌一片。

“可能外界觉得情况比较严重,但我并没有世界末日的感觉。”谌龙知道,失败只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调味剂。

风雨过后,重新起航

刻骨铭心的失败,谌龙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有一段时间,队友间开玩笑,调侃谌龙时都会蹦出这么一句,“恩,还好,我知道危地马拉在哪里。”

那是2011年伦敦世锦赛。李永波说:“按照上半年状态,谌龙已经有实力冲击世界冠军。”但让教练组和他本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他首轮就遭遇当头棒喝,苦战3局输给了危地马拉选手凯文·科登。赛后,一脸茫然的他问教练,“危地马拉在哪里?”

伦敦不眠夜,无论最开始脑子里想什么,最终都会回到这场比赛上来。谌龙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不能再打一次!?”一个礼拜,谌龙整整瘦了3公斤。

彼时正值2012年奥运会积分赛如火如荼展开,谌龙很清楚,如果不能尽快从这一次失利的泥沼里脱身,将意味着什么。回到国内,他主动找到了鲍春来(微博 博客)。“鲍哥作为一名老队员,他经历过很多的失败,他把经验教训跟我分享。”跟“过来人”一番推心置腹,谌龙感觉舒服多了。

强势反弹从当年大师赛的奖杯开始。虽然李永波“吹毛求疵”地表示,“我告诉我们的男单队员,没有李宗伟参加的比赛,拿到的冠军都不能算。”但谌龙很快堵住了总教练的嘴,日本和丹麦站决赛,他两次让马来西亚一哥铩羽而归。而连续问鼎3站超级赛冠军的壮举,甚至是林丹也未曾做到的。

对于弟子当下的挫折,李永波则采取了辩证法的观点:“谌龙还年轻,失败也是一笔财富,尤其是在里约奥运新周期伊始,能够促动他一下,这对他的成长是好事。”

2013年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蓄势待发。漂泊3个赛季后,谌龙终于第一次代表母队厦门出战。谌龙非常喜欢厦门,秋日的天空高远澄净,湛蓝的海水时而平静时而汹涌,张开双臂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整个人的心境都豁达了。在厦门上,与儿时的队友、教练聊聊天,如此亲切;回到住了6年的宿舍,站在熟悉的过道里,恍惚间眼前闪过小时候和队友们一起跑楼梯的景象,汗水不停滴落,却也笑声不断。回到“原点”,重新开始。

9月28日,在简短的开幕式后,新赛季羽超联赛粉墨登场。坐镇主场的厦门特房队的首个对手是卫冕冠军广州粤羽。最具看点的男单对决中,谌龙直落两局战胜了国家队队友王睁茗(微博)。几乎每得1分谌龙就会大吼一声,“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像现在这样打球,这才是我的打球方式,我希望通过俱乐部比赛找回状态。”主队丝毫没有给客人颜面,5比0横扫对手赢得开门红。随后两轮迎战辽宁、湖南,谌龙均有斩获,力助厦门队取得联赛3连胜。

7天时间里打了3场联赛后,谌龙又出现在10月6日开幕的天津东亚运动会赛场上,如此马不停蹄的“赶场”,谌龙这样说:“东亚运自己只报名了团体,总共4场球,打一场少一场,而且是最后一次东亚运动会了,非常珍惜。”作为头号男单,谌龙和队友们一同高高举起了东亚运男团奖杯。

难熬的一个月终于过去了。诚然,未来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还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挫折,但谌龙明白,每一次失败和成功都是人生经验的累积。旁人的提醒和建议,真心也好假意也罢,都无法代替主体亲身的咀嚼和领悟。活在羽坛,既然无法摆脱“林丹”这两个字,就无妨再次搬出林丹的例子——近10年来,从对7分制的极度不适应到兵败雅典,再到尝试改变技战术打法之初的一意孤行,超级丹遇到过太多的困难与挑战,也因此变得无比强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阅读: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uningwang]

大家在说

名人微播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