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摘要]作为第一位被NHL联盟选中的中国冰球运动员,宋安东已经成了中国冰球的“名片”。十岁便留洋打球,这样的经历让宋安东很早地学会独立,也让这个懂事的男孩承担起为中国冰球争光的责任。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撰文:徐思佳

9月21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世界上最顶级的职业冰球联盟NHL第一次来到了中国。

作为第一位被NHL联盟选中的中国冰球运动员,宋安东专门从美国康奈尔大学NCAA校队的集训请了一周假,回国参加推广活动。

一身休闲的深色T恤,利落的发型和俊朗的面庞,比起身边的几位NHL球星,宋安东的身上多了一些阳光的学生气。在中外媒体的簇拥之中,宋安东操着流利的英语对答如流。他的背后,时不时就会蹿出一两个六七岁的小冰球运动员,兴奋地比着“耶”的手势偷偷合影。

对于这些正在练习冰球的中国小朋友来说,“成为宋安东”就是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目标和梦想。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破冰:“中国队长”和他的兄弟们

15年前,6岁的宋安东和这些孩子一般大小,由于咽喉经常发炎,宋安东被医生建议要多呼吸凉空气。而宋安东的爸爸宋宇早年在俄罗斯工作时曾接触过冰球,就这样,在父母的带领下,宋安东来到冰场开始学起了冰球。

那个时候,国内从事冰球运动的孩子非常少,北京注册的青少年球员不到200人,宋安东就是其中之一。而在他的这个年龄段,总共只有不到30个孩子。

“当时北京市内找不到卖冰鞋的,也没有卖冰球护具和装备的。那时候我们所有的装备都得从国外带回来,孩子长得快,隔段时间就要托人带回新的装备。” 宋宇回忆,“冰场就那么几块,我们常去地坛那的一个地下室,打冰球的孩子还要专门隔开,怕冲撞上别的孩子。但是隔开以后,能利用的冰面就非常小。”

除了场地匮乏,那时候这些冰球小子能够训练的时间也非常苛刻。宋宇说道:“那时候,每天训练的时间要么很早,要么就特别晚。孩子六、七岁的时候,晚上经常都是9点30或者10点上冰,打完球回到家都是晚上11点、12点。这个点,别的孩子早就睡觉了。”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打球绝非易事,这些一起坚持下来的孩子们,成为了彼此在冰场上可以信赖的兄弟和伙伴。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2006年初,一群组队只有半年的北京“虎仔”参加了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的“贝尔首都杯”世界少儿冰球锦标赛。淘汰赛阶段的第一场比赛,当孩子们准备出发去冰场时,发现组委会安排的车迟迟未到。几经协调才得知,组委会根本没想过中国的孩子能小组出线,连车都没有准备。

最终,他们获得了HOUSE A(业余A组)的世界冠军,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乃至亚洲冰球在国际赛场上获得的最好成绩。这群孩子里,出生在1月的宋安东生日最大,性格也相对沉稳,10岁的他作为队长,让20多个孩子在异国他乡凝聚在了一起。

回国后,这十几个孩子一起录制了《鲁豫有约》的一期节目,不到10岁的宋安东、英如镝、王逸飞、李欧、柳子聪等11个小朋友,抢着话筒轮番爆料。“实话告诉你们吧,在加拿大的比赛,我没有一场不是(紧张到)憋着尿打的!”小安东调高了嗓门嚷道。

为了能陪孩子打球,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大多舍弃了自己的工作和休息时间,经商的宋安东一家被队里的家长调侃“上百万的生意都不做了”。妈妈高蓓在节目中说:“周末的时候孩子要是没有比赛的话会觉得特别失落,我们觉得,和孩子一起练球比做生意更有成就感 。”

说起孩子打冰球的初衷,高蓓说:“让孩子全面发展,有个好性格、好身体,能交朋友。如果能通过冰球升入好的大学,也挺好!”她知道孩子们都想当职业球员,希望有一天自己会站上NHL的赛场。“但对于10岁的孩子来说,说这个为时太早。”

贝尔首都杯夺冠是惊喜,也是触动,并最终成为宋安东等一批“虎仔”异国逐梦的决定性经历。中外冰球训练水平上巨大的硬件差异,让宋安东一家幡然领悟,想要继续打冰球,就必须出国!

2007年,10岁的宋安东被奥克维尔游骑兵相中,远赴加拿大留洋,参加世界顶级少年冰球联盟OMHA。在加拿大的5年,宋安东一年最多要打80多场比赛,他的妈妈带着哥俩(小4岁的弟弟宋正中也在加拿大练球)往返训练场和比赛场,开车里程超过30万公里。

在宋安东留洋加拿大的一年内,虎仔队陆续有6个孩子出国打球。“宋安东、英巴颜(英如镝)、钟暐、柳子聪、王逸飞、李欧。除了王逸飞不打球了,剩下的孩子现在全都在打球。”直到现在,几个在北美打球的孩子还会时不时地约球小聚,

宋安东的领导力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作为家里三个孩子的老大,他的性格比同龄人更沉稳,又比年长的前辈更随和。胸前的“C”(队长)标志从9岁开始就陪伴着他,也让他更早地学会顾全大局,承担责任。

2012年,宋安东被美国新泽西著名的私校劳伦斯维尔选中,成为球队中唯一的中国人,并被任命为校队副队长。“想要融入新的文化并不难,你要虚心接受他们的意见,在你自己的能力下付出你最多的努力,慢慢地跟队员发展关系,交朋友。他们给我的认可和奖励就是副队长。”宋安东说。

18岁,敲开NHL的大门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2015年6月28日,是中国冰球运动的历史时刻,18岁的宋安东被北美职业冰球联盟(NHL)在第六轮172顺位被纽约岛人队选中。宋安东的出现,让百年历史的NHL第一次有了中国面孔;也让沉寂已久的中国冰球终于有了自己的“名片”。

第一次穿上纽约岛人球衣的宋安东被NHL选秀大会请入了现场演播室,在各国媒体的簇拥之下,18岁的他却表现得异常稳重,用流利的英语说着:“很荣幸能够成为第一名被选中的中国球员,这会有很大的压力,不过这也是好的压力。这会激励我成为一名更好的球员,希望我能让家乡人为我骄傲。”

NHL的选秀就像中国科举考试的“放榜”,被选中的孩子金榜题名。但是在此之前,球员和家长对未来的不确定,让他们紧张的神经几近崩断。2015年选秀的前夜,几乎确定成为状元的麦克戴维德一夜未眠,而被确认为榜眼的艾克凌晨三点还在健身房发泄失眠的痛苦。

状元尚是如此,对自己能否选中不得而知的宋安东更是神经紧绷。宋爸说:“那年其实不确定性很大,以前选AAA球队是30几个选10几个,那次是1000多个选200多个,尽管有球队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但都没有说死。虽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是我还是不希望他受到落选带来的伤害。”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和NBA选秀进入职业联盟不一样,NHL的选秀更是对年轻人的一种激励和对他们数十年来对冰球坚持的一种奖赏。年轻人被选中之后,无论是进入青年联盟,或者大学,球队的球探和培训机构都将对他们进行跟踪式培养。

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挺过培养期、甚至因为急于求成加练升级而就此告别冰球生涯的孩子比比皆是。

耐心的宋安东选择了沉淀,因为身体发育晚,体重仍需增加,他推迟了大学入学的时间,入读历史悠久的美国著名私立高中、前美国总统布什的母校菲利普斯高中,完成一年大学预科,随后投身NCAA联盟。

纽约岛人队的教练和体能师会定期跟踪监测宋安东的身体状态和训练情况,体能师认为在进入NHL联盟前,他至少还需要再增重30磅,平均下来,每年宋安东都必须要在再涨10磅。

穿冰鞋的“中国大使”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第一个被NHL选中的中国人”的光环带给了宋安东荣誉和压力,但是他将这份压力转变成责任。选秀后的第一场球,球队和当地媒体用“Song,就是那个中国秀”来评价宋安东。从那个时候开始,宋安东渐渐意识到,在国外打球他的一言一行就代表了中国。

“要说之前还能有些个性释放一下,那他现在打球的时候可能更克制,在场上比赛的时候也一样。”宋爸说。

选秀成功后,18岁的宋安东“空降”吉隆坡合流北京申冬奥代表团,站在他身边的是姚明、杨扬、李妮娜、申雪、赵宏博、张虹等体育大腕。从吉隆坡回到北京,十天内,宋安东接受了六家媒体的采访。他不喜欢镁光灯,不喜欢拍照,也不喜欢化妆,甚至不喜欢雕琢自己的发型。但只要出现在镜头前,他谦逊的态度和得体的措辞总是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国外的视频网站上,宋安东的采访视频下面,美国网友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他的采访好过90%的被选中的球员。”

今年6月,央视的《大国外交》纪录片摄制组专程从洛杉矶赶到麦迪逊拍摄宋安东的训练和生活。片段里,宋安东说:“刚开始来的时候,他们也没见过中国孩子打冰球,他们都不知道中国有人打(冰)球。”美国国家冰球队副队长瑞恩-苏特对他评价是——我认为宋安东就是“中国冰球界的姚明”。

宋安东也把姚明当做自己的偶像,“无论是竞技成绩还是现在国内的影响力,我都没有他的千分之一,我希望以后能成为一个像姚明这样有影响力的偶像,但是我知道我离他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想成为外交官的冰球运动员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这几年,在美国学习和训练的宋安东,也见证了美国进一步了解中国的过程。中美相互依存的现状、两国关系的错综复杂,也引起了宋安东的研究兴趣。如今,他已被常青藤联盟的美国康奈尔大学录取,他希望可以就读中美关系专业。

“我有过在中国、美国两个国家生活、学习的经历,所以更想去学习两国的历史和关系,希望以后不管是在冰球上还是其他的事业上,能发展两国关系。”宋安东说。

宋安东说,他希望可以成为一名外交官。

每天清晨,吃早饭时,宋安东会坐在电视旁,打开新闻频道,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吃饭。“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有一个老师跟我说,一些细碎的时间都可以利用起来看看新闻,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对国际关系和外交感兴趣了。”

比起时下流行的大片,宋安东更偏爱年代感的老电影,“《教父》系列我都看过,以前那种战争的电影,最近在看的一本书也是关于美国和苏联的谍战小说,讲的是FBI和KGB之间的故事。”

没有叛逆期的学霸

宋安东不善言谈,但只要是他应许的事儿一定说到做到,一个“嗯”,足矣。

提起宋安东,宋爸宋妈总是会不经意地流露出自豪的表情。不同于冰球场上的勇猛形象,宋安东的性格非常文静。宋爸说,从小到大宋安东从没有让家人担心过,从来没有过叛逆期。

除了冰球,宋安东小时候还学过钢琴。从5岁开始到12岁,整整七年。教他钢琴的老师是个波兰人,这位老师评价,宋安东的乐感和音乐天赋都很强。但宋安东却说,自己更喜欢冰球,“相比之下,还是冰球更吸引我,可能我还是坐不住吧。”得知宋安东因为冰球而放弃钢琴,波兰老师为此可惜了很久。

10岁留洋,这样的经历让宋安东很早地开始学会独立。在加拿大练球时,作为家里三个孩子的老大,也是英文最好的人,宋安东既要帮妈妈管家,也要出面解决一些“外交”上的问题。装电话、修水龙头、办信用卡,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10岁的安东出面。

冰球王子宋安东:十岁留洋 在国外我就是中国

尽管冰球训练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但宋安东从来没有搁置过学业。在美国读私立高中时,为了完成功课,“11年级的时候,差不多那一年,每天只能睡4到5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宋安东在美国读书时的成绩一直都是中上游。

宋爸坦白地承认,宋安东的冰球天赋不高,“他打球是靠意识和脑子。”

刚到加拿大时,教练只看了宋安东一场球就说:“宋安东是我们这里技术最好的孩子,这还不是让我们最高兴的,最高兴的是他头脑特别聪明。”

旁人常会羡慕地向宋爸取经,如何才能培养出宋安东,宋爸思忖了良久,把功劳归在了冰球上。“练冰球的孩子,和父母的关系都会特别好。我们从6岁开始一直陪着他练球,每次上冰前都是蹲下去帮他系鞋带,这一个细小的动作实际上能够培养父子之间非常深厚的感情。”

宋安东的父亲工作很忙,但每年仍然会往返于美国、加拿大、中国三地之间,看两个儿子打冰球,“他们一年四五十场球,最少也能看十多场。”

“从北京到加拿大东边的一个小镇,那个地方我们没有朋友,也没有熟悉的人,我们去这个地方完全是因为他打球。他知道家庭为他打球的付出,自然他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也会从我们的角度考虑事情,就表现得非常懂事。”宋安东的爸爸说。

如果一切顺利,宋安东将会在四年以后进入NHL联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NHL第一人”,而到了那个时候,宋安东和他的那些兄弟们还将扛起另一份重担——代表中国征战北京2022年冬奥会。

宋安东从小到大的队友李欧说:“小的时候打球是因为喜欢,因为不想辜负父母的期望;之后把打球当做一种意识形态、一种生活方式,是积极向上、克服困难的生活方式;而现在是为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在家门口为国增光。”

结语: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15年前,北京甚至难以找到一家卖冰球刀的商店;如今,最顶尖的职业冰球联盟已经落地中国,在北京办赛;11年前,一群组队半年的北京小虎仔们第一次在世界级联赛的业余A组问鼎;5年后,中国冰球的未来就在“中国队长”宋安东和他的兄弟们身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my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