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所小学见证大连足球60年兴衰 坚守!除了东北路还有谁?

文/林笑 特约记者于洋

下午4点的大连气温接近冰点,东北路小学的门口,家长们的汽车把路堵得水泄不通,孩子们背着小书包列队从校门中走出来,宣告着一天的校园时光画上句号。

但对这里的足球少年来说,与校园的邂逅还没有结束,因为教练们早已经在操场摆满了训练器材,迎接他们的,将是如往日一样枯燥的足球训练。

如果你不看足球,你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这群足球少年身上,亦会对这块达到FIFA比赛级别的人造草皮不以为然。但在大连人眼中,在关心中国足球的人眼中,从这片操场中走出了贾秀全、冯潇霆、于汉超、马晓旭等数十位国脚,以及数百位职业足球运动员。这里绝对是中国足球的“造星工厂”。

东北路模式:两套人马、精英教育

东北路小学是国脚的摇篮

大连的足球氛围远比网上宣传的要浓烈,来到了这里,就不愁没有人陪你聊球。

一位从广州来到大连报道冯潇霆慈善赛的记者就感慨:“我们和同事在出租车上聊足球,司机总能加入谈话,这样的氛围在广州的确不多见。”

大连人聊足球,往往带着自豪,他们碰到外地人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去看看中超16支球队,除了上海上港,哪支球队里面没有大连人?”以此来显现大连在中国足坛的地位。

11月27日,“冯潇霆和他的朋友们”足球公益赛来到了大连,在大连体育中心体育馆上演。

作为东北路小学的毕业生,冯潇霆对于这次公益赛也进行了别出心裁的安排——冯潇霆朋友队由杨善平、姜积弘、李智超、崔凯、丁捷、赵明剑、张耀坤、张恩华组成,这些人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出自东北路小学。

冯潇霆公益赛的阵容里许多来自东北路的球员

但这还不算完,另一支球队助攻梦想队的球员中,王进泽、李学鹏、韩文海、韩端,清一色也都出自东北路小学。

一提到青训,绝大多数人第一个想到的会是徐根宝,但作为东北地区的一所普通小学,东北路小学对中国足球的贡献绝对不容小视。知名足球解说员焦研峰老师在冯潇霆慈善赛上感慨道:“南有根宝,北有忠云”。

如果说 “南有根宝”这个前半句没有争议,至于后半句的“北有XX”,却有着诸多版本,焦研峰老师口中的“忠云”,就是东北路小学的总教练柳忠云,柳忠云球员时代是辽宁队的成员,退役后,他担任沙河口区文体局下属的足球学校的校长,由于没有场地,体校就落点到了东北路小学。

严格意义上来说,东北路小学的总教练柳忠云与学校是“两套人马”——“足球上是柳导的事,学业上是我们的事,我们各管各的,但是互相协调。”一位东北路小学的领导这样说。踢球的孩子平时会被打散到普通班级中去,与其他孩子一起上课,他们的学习成绩由学校来抓,但在足球训练上,他们的成绩就由教练团队来抓。

这就是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东北路模式”,作为一所普通小学,东北路足球队的教练团队可以说达到甚至超过了职业梯队的配置,总教练柳忠云是辽宁足球名宿,手下的教练都是职业球员出身,有人甚至还会被调到国少队任教。他们带的孩子,也都是经过层层筛选,想要在走上职业足球道路的“精英”。

柳忠云教练说,东北路小学在选苗上极其严格,除了在学校抓训练,东北路小学的足球教练还会被派到学前班进行选苗,每年儿童节前后进行的足球比赛,也是教练发现“苗子”的重要途径。通过了教练的各种考核,符合要求的孩子才会被安排在东北路小学进行学习和训练。

柳忠云还依稀记得当年这批国脚们刚来东北路时候的样子:“冯潇霆条件不错,个子很高,头脑比较清晰,但不太会踢;王大雷特别皮,有很多制度性的要求他都做不到,但他特别有足球天赋,我们守门员训练的时候他跟他爸就在那里看,成天看,后来我们就决定让他把门……”到了冯潇霆慈善赛,柳忠云拿起话筒,霸气地说:“凡是东北路出来的孩子,都是最有特点的孩子。”

东北路小学全校一共有1200多名学生,为了普及足球运动,学校要求学生人手一只足球,每个班级都还有一支男足和一支女足,校内联赛的成绩还会加入综合评比,每周的足球课都保持着专业教练带队……

但归根结底,这也只能算是学校在普及足球方面所下的功夫,真正能一步步走向职业道路,甚至走进国家队的球星,只会从每天都参加足球训练的孩子中产生,在东北路,进行专业足球训练的孩子大概有200人左右。

成功秘诀:练得多、抓得严

前不久,东北路小学的一段早训视频火了,在许多网友看来,在铺天盖地的足球操中,东北路还有这样纯粹的足球训练,的确是中国足球的一个幸事。但从东北路小学自身来说,早训,放学训练,周末训练,冬训……东北路小学的足球小将们,如果没有比赛任务,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这样的节奏,60年不变。

东北路小学的小球员们

60年涵盖的内容实在太多,中国足球经历过高潮,也曾跌落到低谷,但无论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如何,都没有影响到东北路小学训练的节奏,他们培养足球运动员的思路和模式,也从未改变过。

翻看目前的中超球员名单,我们也有一些年轻球员仍带着“东北路出品”的痕迹,比如为广州恒大打入赛季最后一球的99年小将王进泽,或者在上海申花效力,国奥队的常客丛震,以及国青队员温姓小将……除此之外,现在在英国狼队踢球的何朕宇,也是出自这所学校,在国家集训队二期的名单中,几名U15小将引起了外界关注,“00后”球员董华洋也是东北路小学培养出来的。

对于自己的成功经验,柳忠云并没有说太多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对他而言,最成功的方法就是每天多一小时的努力:“我们东北路的孩子比别人家的孩子训练时间多一些,因为我们也占用早上的时间,每天早上6点半到7点半,我们都会安排训练,所以并不是我们好在哪儿,而是我们比别人付出的多,我们付出的多,孩子们得到的就多。”

“严师出高徒”一直是教练们的信条,即便现在的孩子“金贵”,打不得、骂不得,这也不代表教练就只能哄着孩子踢。在一个下午的训练中,有一群孩子正在进行进攻套路的演练,有一位小朋友因为几次传球不到位,被教练训得低下头,一句话也不敢说。那位教练则一遍又一遍地呵斥道:“你能不能传好球?我问你呢!说话!”

想在大连这座城市踢出点名堂,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可能有的孩子来到这里进行足球训练,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多个特长。但对另外一些孩子来说,踢球意味着家里的希望。

在11月28日下午的校园足球联赛中,一位东北路二队的小门将由于在比赛中失误,赛后被罚在场边连续扑救50多次,站在旁边监督的不是教练,而是他的父亲。

当时,场地内正在进行另外一场比赛,场内的小球员都受到影响,时不时望向场边,经过的球员和家长也都会看着这位一次又一次扑倒在地面的孩子,但孩子的父亲却无动于衷。

从地上站起来后,孩子一边哭,一边反复念叨着两句话。一句是“我要妈妈”,另一句是“我要回家写作业”。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之下接受惩罚,对自尊心显然是一种摧残,“训练”结束后,有的家长看不下去过来安抚,但这位小朋友只是在哭,没说一句话了。

与许多青训机构最大的区别是,东北路没有高昂的培训费,因此,从这里走出来的球星,很多人的家庭并不富裕。对于孩子们的家长来说,每年最大的开销也就是冬训的时候,因为东北路的冬训是需要学生家长自掏腰包的,仅此而已。

由于东北的冬天很冷,再加上场地的积雪,已经不适合进行足球训练,因此,冬训这个传统已经在大连延续了几十年。不光是东北路,当时大连的很多小学都有冬训。柳忠云去过多少20多个地方,涵盖了广西、广东、福建、江西、浙江、江苏等,涉足大半个南方。

对于许多大连籍球员来说,冬训都是一段独特的记忆,目前效力于大连一方的周挺就回忆,那个时候球员们都挤在轮船最低等级的舱位,旁边就是动物,很臭;张耀坤在去冬训的船上,由于与其他小孩子跑到甲板上玩儿,被教练揍了一顿。东北路的一代“球王”秦升说:“那个时候觉得挺有意思,闹一闹玩一玩,时间就过去了。但现在回想起来,很苦。”

那时候,许多大连孩子不会游泳,就是因为冬训时候,都跟着教练去了外地。

东北路喊出“还有谁”的时候,大连足球衰落了

2018年5月,大连市“市长杯”锦标赛小学组决赛,来自大连湾的行知小学3-2战胜了东北路小学,这个被东北路小学霸占了多年的奖项易主了。在这场比赛之后,许多人安慰东北路小学的校长王作开,不要心情不好,不要不高兴。

不高兴?听着外界的安慰,王校长笑了。

面对冠军被夺走的现实,他非但没有觉得不感兴趣,反而多了一丝欣慰。“当时我就说,我和柳导最喜欢看到的是什么,现在的情况就让我想起了早期大连青少年培训比较兴盛的时候,那时候大连有四大巨头——甘井子区周水子小学、中山区青泥,西岗区的实验,还有沙河口区的东北路,那个时候比赛打起来很有意思,所以那个时候苗子出来的也多。”

四巨头时代至今被王校长挂在嘴边,在大连足球最兴盛的时期,青训层面也呈现出群雄争霸的局面。王作开回忆,那个年代,大连的人才“多到用不完”。

在大连这些小学中,东北路可以说是名气最大的,但真要说是校园足球的“霸主”,西岗区的实验小学第一个不服。因为在早年间,大连足坛流行一个词“西沙大战”,指的就是在校园足球领域,西岗区和沙河口区争霸的局面。

张纲是朱广沪执教国少队时期的队员,与邓乐军等球星是队友。张纲就毕业于实验小学,据他回忆,那个时候,实验小学对东北路不仅胜多负少,而且还经常有大比分的胜利。

说到大连足球,就不得不提人民体育场。这座体育场地处西岗区与沙河口区的交界,距离东北路小学只有不到2公里的距离。以体育场为中心,500米为半径,住着不同年代的几十位国脚。这座体育场对大连足球的意义无须赘述,而直接受影响的西岗区和沙河口区,自然在青少年足坛出类拔萃。

冯潇霆、于汉超都是东北路小学的球员

当时,大街小巷都是踢球的孩子,据大连足球“活字典”朱元宝回忆:“有大连足球教父之称的王赞瑛老师,骑着自行车,到处转悠发掘苗子。那时,他的裤兜里一个是一包大生产香烟,一个是一小本子,发现好苗子就记下来。经过一年半载的跟踪,挑选出来的队员,成才率很高。”

实验小学培养了孙继海、朱挺、权磊、隋东亮、李晓挺、邹游;青泥小学培养出了徐弘、谭龙、周水子小学也培养出过胡兆军这样的猛将。

但好景不长,随着大连毅腾远走他乡、大连实德从顶点跌落直至解散,人民体育场被拆除,大连阿尔滨从中超降级,身披无数荣誉的大连足球几年内就从顶级联赛中沉沦了。

金字塔的塔尖崩塌,牢固的塔底也随之倒下,球队离开了,梯队也自然不复存在,大连小球员们的出口变窄,家长们逐步丧失对足球的热情,随之而来的就是曾经的许多特色学校走上了下坡路。

“为什么近些年大连足球整体感觉像是在走下坡路?就从青训这个层面上来说,除了东北路我就想问,还有谁?!”说这话的时候,王校长用手用力地拍起了桌子。

“那时候我们一个年龄组还能至少保证有一支球队,有的学校连校队都没有了。”柳忠云回忆到。

在大连足球最红火的年代,青训机构也是遍地开花。据一位报道大连足球多年的记者回忆,在大连的星海广场,你经常能够看到身穿“17明星”队服的少年在踢球。当年,还不只有17明星,毅腾、恒丰等一大批青训机构迅速崛起,再加上万达的梯队,让许多小学生有了明确的出口,这些青训机构更像是小孩子职业梦想的桥梁,能够身穿这些青训机构的队服,对于大连足球少年而言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不过,随着大连足球在顶级联赛的强势地位被撼动,再加上中国足球大环境的衰败,包括17明星在内的一众青训机构都销声匿迹了。孩子们球星梦想的桥梁断了,许多学校也就不再对坚持多年的足球报以信心,许多小学的足球水平开始走上下坡路,唯有东北路小学还在坚持自己的模式,从而形成了东北路小学一家独大的局面。

“东北路最牛的一件事是什么?我们的足球是从50年代开始搞的,文革时期我们的足球都没有停过,文革已经乱到那种程度,东北路也闹文革,当时我们的老师教练们把孩子领到农村,在农村继续训练,所以东北路能够出成绩,从根上讲就是坚持。”东北路小学的校长王作开这样说。

只可惜,在大连足球跌落低谷的时候,没有人愿意陪东北路小学一起坚持下去了。

东山再起:未来再多几个东北路

“假如大连能有20所东北路,那大连足球还用愁吗?” 王作开校长期待着这样的光景。一位大连足协的官员也对腾讯体育发出同样的感叹。

随着大连一方成功保级,足球城大连的顶级联赛火种算是保住了。不可否认,现在大连的足球环境正在复苏,大连的青训也有了自己的“第二次生命”。

大连的小学每周三下午是不上课的,利用这个时间,大连足协组织了一项大连足球的品牌赛事——绿茵工程“市长杯”联赛,即大连人口中的“周三联赛”。与杯赛性质的“市长杯”锦标赛不同,周三联赛是联赛性质,涵盖了07-11年龄段的小球员,根据球员年龄的大小,分为5人制、8人制和11人制,要打一个学年,也就是跨年制比赛。从9月份开始,一直进行到次年夏天。其中的一块比赛场地,就是东北路小学足球场。

今年10月,大连一方俱乐部出资300万为东北路小学更换了足球场的草皮,这是一块可以承办FIFA比赛级别的人造草皮,周三联赛8人制的比赛,就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

要提高大连足球的青训水平,高水平的青少年比赛是必须要搭建起来的“跳板”。为此,大连足协提出了一个要求,从2019-2020赛季开始,具有亚足联C级教练证书的教练员才可以带队打比赛,这是一个类似于中国职业联赛准入机制的门槛,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联赛的水平。

“教练员是母鸡,是会下蛋的金鸡,一个教练员可以培养100个,1000个运动员出来,而且可以工作很多年。”一位在大连足协做青训工作的官员这样评价教练的作用。他还透露,根据大连足协的要求,2020年,大连市具备中国足协教练员资质的教练要达到1000人,同时,我们和教育系统共建了教练员人才库,目的就是为了通过二次考核,来评估所有持证教练的真实水平。

出身东北路的秦升已经回到大连效力

“就是徐根宝来了,也要经过人才库的考核。”这位官员说。

王作开也认同基层教练员的作用,在中国足球名宿团参观东北路小学时,有人想让他介绍一下东北路小学的成功经验。当时王作开就直说:“东北路小学的成功经验只能说在当前的形势下比较合理,但能不能推广得了,我觉得有难度,因为目前全国足球教练和足球教师在数量上都严重不足,就更别提质量了。”

作为足球城,大连地区有过职业足球经历的人数不胜数,在大连足协开始狠抓青训教练的质量后,马上就收到了效果。来自大连湾的一些青训机构和小学都在近两年的联赛中有着亮眼的发挥,成为挑战传统强队的一股力量。

在2017-18赛季的“市长杯”联赛(周三联赛)中,大连湾足球俱乐部获得了07年龄组亚军、08年龄组冠军、09年龄组季军。而东北路小学两支代表队拿到了06年龄组冠亚军,07年龄组第四名、08年龄组季军、09年龄组第四名。在07-09三个年龄组,都已经被大连湾压制。

“可以说现在的压力是空前的大。”东北路小学总教练柳忠云这样说。现在大连又兴起了一批青训机构,一方面他们都聘请了高水平的教练带队,比如大连湾足球俱乐部,他们的总教练是前国青助教、前大连超越主帅李国旭。另一方面,东北路近两年已不再是“一家独大”,就拿“市长杯”联赛和锦标赛来说,他们都已被来自大连湾的球队压制。

这就导致了家长有可以有更多的选择。虽然东北路是大连校园足球的传统强队,至今仍会得到许多家长的认可,但在现在的新局面下,也有一部分家长选择了新兴的足球培训机构。

王作开对大连校园足球有一个愿景:“希望有一天大连能够回到,甚至超越四巨头的时代。”如今,一些强队已经开始涌现,东北路不怕输,只要能为中国足球输送人才,这里依旧是大连足坛的人才库。柳忠云有了空前的危机感,训练之余,他也会积极组织学校的其他教练参加大连足协,中国足协组织的教练员培训。“别看我们老,但我们一直在学习。”柳忠云不光要为中国足球输送人才,更不能输掉东北路的风骨。

作为东北路的老对手,实验小学也重启了足球振兴的计划,在校园足球“百花齐放”的年代,他们不能失掉传统强队的底蕴和尊严。

“大连孩子、大连人的足球情结,永远都不会扔掉。”闲聊时,一位大连朋友豪情万丈地说。他说的没错,大连又上路了,足球不可能在这片土地沉沦。

2019年亚洲杯开战在即,腾讯体育《寻找中国足球地标》系列将会再现国足历史记忆,重新翻开那些写满辉煌和悲伤的特殊地标。

往期推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aruic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