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夜读】前泰达外援在北美:这里给了我家的感觉

编者按:提起弗雷迪-蒙特罗这个名字,不少球迷应该不会陌生,2016年他曾为天津泰达效力过。目前他在温哥华白帽队踢球,今年,截止到9月28日,蒙特罗已经为球队在各项比赛中出战33场,打进14球并助攻6次,表现不俗。9月26日,“球员论坛”刊发了他的亲笔文章,他着重回顾了他和妻子的故事,以及在美国以及加拿大征战的经历,以下是全文内容。

我想和大家讲讲我在西雅图出战的第一场比赛,那是2009年的事情了。

当时我为西雅图海湾人效力,那场比赛也是球队跻身美国职业足球联盟后的首场比赛,对手是纽约城。我自然记得当天的天气情况,因为我很不习惯,天气又冷又湿。我来自哥伦比亚,那里的气候同样潮湿,但却总是很暖和。那天的天色很阴暗,相当阴暗。

在这场比赛开始前的几个月,我从哥伦比亚乘飞机来到了西雅图。飞机降落的时候,地面上都是雪。当时我想,这里跟家乡一点也不一样。那天晚上我看着雪花落在酒店房间的窗外,然后入睡。我刚来的几天发现这座城市有点安静,和哥伦比亚不同,这里的人不太爱出门。

但在第一场比赛中,西雅图海湾人的表现很活跃。

我记得这一点,因为我打进了球队在美职联历史上的第一粒进球。第12分钟,球来到我脚下,我做了我生来就在做的事情——进球。紧接着我听到了此生听过的最响的声音。

事实上情况不是这样。进球后的一瞬间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有。我冲向角旗的时候感觉到风从我脸上呼啸而过,我看着观众,这时欢呼声才爆发出来,那声音就像是狮子的吼声。我知道我将永远成为俱乐部历史的一部分。

那是不可思议的一刻。自我2012年离队之后,我将于本周(2017年9月28日)回到西雅图的这片球场,我确定我会想起那段记忆。

到目前为止,至少对我来说那时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我曾经一点都不会说英语。那年我才21岁,不会讲英语让一切都变得更加艰难,点餐、购物还有最重要的交朋友都是如此。

有两个朋友一起陪我从哥伦比亚来到西雅图,他们的英语说得足够好,可以为我翻译。2009年10月,几个我们认识的朋友邀请我们去参加一个万圣节派对,记得那时我还有一点害羞,因为不知道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我就没有打扮自己。来到派对仅仅几分钟之后我就看到了她——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我跟朋友们说,我想去和她打招呼。

其中一人说:“弗雷迪,你对英语一窍不通。”

我要求他们必须当我的翻译。我无法准确记起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认为上帝出面帮了我),但她给了我号码并说:“给我发短信。”

发短信给她?

几分钟后我下载了一个翻译软件,并给她发了条信息:

“Hi,我叫弗雷迪(微笑的表情)。”

在接下来的两周我们俩和一群朋友出去玩了几次,他们为我翻译,使我能舒服地待在她身边。对着一位美丽的女人讲西班牙语,这足够困难,可我的英语不好。

我们通过短信交流的时候,翻译软件帮了我,可我明白我终究还是要和她一起出去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去了位于西雅图闹市区的一家意大利餐馆,我记得那儿的菜非常好,因为我吃了很多。我知道只要我的嘴巴被美食堵住,我就可以不用说话,转而听她说并了解她。她一定认为我疯了,因为我点的菜够三个人吃了。

那天,朋友给了我一个笔记本电脑,让我晚上带着,里面有一些我随时随地都能用上的英语词组,比如“你在上大学吗?”或者是“你今天过得如何?”。我大概只能听懂她说的30%。我只能嚼着食物、点头,并不时地看电脑。

但我知道我爱她。她是如此善良而有耐心,这对我意味着很多。

两年后我们结婚了,我无需在翻译软件的帮助下对她说“我愿意”。

在我效力西雅图海湾人的第二年,球队帮助我将一家人都接到了美国,我的父母、两个姐姐和我哥哥都来了。球队是如此慷慨,这说明球队对于球员是多么照顾。如果没有球队的帮助,我不确定我的家人应该待在哪儿比较好。美国给了我们极好的机遇,这是我们在家乡无法获得的。因为这些,西雅图于我而言将永远是个特别的地方。

这座城市变成了我的家。正因如此,2012年,被球队租借的我很难下决心回到哥伦比亚为百万富翁队踢球。如果回去,我就得离开我的家人,更难的是让我妻子离开她的家人。那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妻子所作的牺牲对我来说意味着太多。

但同时,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梦想着能在欧洲最大的联赛中踢球。我知道回哥伦比亚踢球能给我最好的、到海外效力的机会,所以我必须试一下,我不想放弃。在哥伦比亚效力一年后,我来到了葡萄牙里斯本,踢上了葡超联赛、欧冠和欧联杯,并且取得了进球,实现了梦想。

不过,和我在球场上取得的成绩相比,最好的事情莫过于我的妻子阿莱克西斯为我生下了两个女儿。2016年,我们一家四口离开葡萄牙,举家来到了中国,而我也会经常回西雅图看看。在我效力天津泰达的时候,我在一段短暂的休假中回到了西雅图,我收到老友毛罗-罗萨莱斯发来的短信。他和我在海湾人队一同效力了几个赛季,他听说了我考虑回到北美踢球的消息,想知道我打算去哪里。我告诉他我还得考虑一下,并且给他回了短信,可他紧接着就又给我发信息,开始跟我讲有关温哥华的一切,2014和2015年,他为温哥华白帽队效力过。

我回复说:“你现在当经纪人了?你退役了吗?我没看到新闻啊!”

而他只是继续和我讲着温哥华这座城市,告诉我那儿多么好,告诉我他和球队的教练以及球迷的关系有多好,以及我应该考虑去那里,因此我和妻子商量了,我们一致认为如果我去温哥华踢球,我们就可以再次和家人离得很近了。

就这样,去年二月我成为了白帽队的一员,毛罗告诉我的一切都是真的,温哥华是个令人惊叹的城市,我记得阿莱克西斯和我刚到那里才两天她就对我说:“我不敢相信,这里的每个人都如此友善。”嗯,我知道这是关于加拿大人的“陈词滥调”,但事实的确如此。我能体会为什么毛罗爱上了这个地方——这座城市以及这家俱乐部能立刻令你感觉你是它们这个“家”的一份子。这里着实是我待过的最棒的城市之一,这家球队也是我效力过的最好的队伍之一。

但是,球队的支持者们花了些时日才将我当作自己人,我尊重这一点。他们知道我在西雅图效力过,我也明白自己必须赢得他们的爱。主教练罗宾逊给了我很好的机会,让我每天都努力训练,并证明我配得上留在这里,证明我能够对球队有所贡献。

我明白,无论我现在写下什么,我都得通过行动而不是嘴巴来让白帽队的球迷接受我。我希望我现在做到了,而且我保证,每当穿上这身球衣我就会为俱乐部和这座城市付出所有。

我只想继续展现我的天赋,并成为这支特别的球队的一部分。我效力过一些伟大的球队,但现在的这支球队无疑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们有一项强大的特质,这是我最爱的,无论谁首发,我们都踢得始终如一。我们的控球率不是很高,但这不是问题,重要的不是球权在谁脚下,而是你拿球的时候能做到什么。我们清楚,当我们进攻时可以攻破任何对手的球门。我们的后防领袖肯达尔-沃斯顿、乔丹-哈维、大卫-奥斯特德以及整个中后场都给了我们这些前锋信心,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

我们队的这种特质恰好和我所想的体育的样子一样,足球对我来说就是三件事:努力开发自身的才能;为一座城市、一支球队以及它的拥趸踢球;享受其中的快乐。

在温哥华白帽,我们踢得很快乐,我希望我们的球迷们看到这一点。

到目前为止我们做得很好,可我们知道大联盟球队之间的实力很接近,任何球队都没有绝对的胜算,失败可能在备战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也是我们坚持在训练中拼命努力的原因。

本周我将要对阵一支在我心中占据特殊位置的球队,而我希望他们对我也有一丝相同的感觉。我的家人和朋友中的很多人都会出现在西雅图的“CenturyLink Field”球场,有人会穿着海湾人队的球衣,有人会穿着白帽队的球衣。这没问题,在西雅图的时光令我自豪。

(以对手的身份)回到我美职联生涯开始的地方有些奇怪,但哨声一响我就会为白帽队尽全力。我来西雅图不仅是为了看望家人,我还想把三分带回加拿大。

而且,如果我进球的话,我希望这次不会听到任何声音(微笑的表情)。

遗憾的是,温哥华白帽队最终输掉了客场同西雅图海湾人的较量,蒙特罗也无缘进球,但他在球队已经表现得足够出色。

原文链接: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fredy-montero-mls-seattle-vancouver/作者:弗雷迪-蒙特罗翻译:陆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ica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视频

    积分榜

    独家策划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