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看台】巴黎半世纪沉淀:有球迷,有文化,有大佬

特约记者克里斯坦发自法国巴黎

腾讯体育9月26日 巴黎圣日耳曼,这家成立于1970的年轻俱乐部只有不到半世纪的历史。不过,PSG的球迷疯狂程度一点也不输给任何一家欧洲俱乐部的极端球迷组织。他们的极端支持者在几十年来让王子公园曾成为全欧洲最暴力最极端的球场之一。

巴黎的TIFO文化

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伊布、大卫-席尔瓦、内马尔、姆巴佩加盟之前。

大巴黎用资本堆砌的星味

考虑到巴黎圣日耳曼所在城市的影响力和球迷扩张速度,人们很容易忽略它还是一家年轻的俱乐部。然而追溯到俱乐部成立早期,俱乐部管理层曾做出一个目前来看对后来球迷分裂产生重大影响的决定。PSG曾为那些出生在布洛涅地区(王子公园球场西部郊区,全名应为布洛涅-比扬古)的年轻支持者提供价位很低的球票以培养当地年轻球迷的支持。这种策略确实简单有效,但同时一种“极端”文化蔓延于这些年轻球迷中。

1980年,大巴黎的布洛涅看台(Kop de Boulogne)被这类支持者盘踞。1985年巴黎圣日耳曼第一家球迷组织布洛涅男孩(Boulougne Boys)成立,球迷会成立之初共有800位成员。布罗涅男孩在建立初期就已经非常“英式”。或者说,非常极端,那时候只有白人才可以成为他们的成员,甚至有部分成员是纳粹主义者。一位法国黑人巴黎圣日耳曼球迷讲了自己的经历:几十年前,当时他想在位于香榭丽舍大街的PSG官方授权商店中购买球票,但售货员警告他:“不要去布洛涅,那里是最种族主义的地方。”

Boulougne Boys

这样的球迷组织很快形成了对立球迷阵营:奥特依(Auteil)。奥特依是位于王子公园北部并隶属巴黎市管辖的地区,其地理位置紧挨布洛涅-比扬古。对立球迷以此命名具有深意,包括阿拉伯裔、非裔、亚裔等多元化的组成了奥特依的成员。毫无疑问,他们成为了布洛涅几年里疯狂攻击的对象,场内场外两边球迷冲突不断。“恶心的阿拉伯人!“”肮脏的黑人,滚回你们的麦当劳里!”每场比赛,手握啤酒的布洛涅男孩成员都像这样辱骂另一端的奥特依球迷。

第二张图是Yann Lorence死后Auteuil球迷在看台上用Tifo抗议

直到2010年2月28日,马赛在王子公园球场3-0战胜大巴黎赛后一次导致奥特依球迷扬-劳伦斯死亡的冲突使矛盾达到顶点,法国政府也因此正式调查巴黎球迷组织。俱乐部与法国警察同时投入大量安保人员以及警力来保障安全,同时也开始限制极端球迷的入场。在2012年,卡塔尔财团入住王子公园后,高层也把整顿球迷风气作为工作重点,很多参与过冲突的球迷直到如今也被限制入场。布洛涅男孩和奥特耶两个组织也慢慢解体,取而代之的是合并两个组织成立的Collective Ultra Paris新球迷组织的成立。尽管一些小规模的冲突至今仍会在某些场比赛后爆发,但相对以往,巴黎圣日耳曼球迷已经在走向洗去极端和种族主义的正轨上。

走过那段球迷的激情岁月,大巴黎迎来新时代的烦恼。卡瓦尼与内马尔的点球纠葛。法国足球记者加布里埃尔(就职于Le Dauphiné Libéré是这样回答的:这个问题不能总让球员或者管理层出面,埃梅里应该坚定一些,不能太过优柔寡断。他是个战术大师没错,但绝不是一个好的manager(经理人),总而言之这种事情埃梅里应该负责。

球迷组织Collective Ultra Paris成员高缇耶说:“我支持卡瓦尼,内马尔高价加盟没错。但不要每一次一发点球就去卡瓦尼面前磨磨叽叽要点球,卡瓦尼一直都是第一点球手,如果我是卡瓦尼我会不爽。希望球迷能够冷静些对待这件事,毕竟巴黎球迷会这么多年已经经历了太多。”

小贝的欧陆终点站,伊布的王者降临,卡瓦尼与内马尔的点球之争,是大巴黎新时代的篇章,关于球员,也关于这里大佬的足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denli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视频

    积分榜

    独家策划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