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员大学生靠什么掀翻辽足?

一夜成名的苏州锦富在职业和业余之间摇摆

0人评论
231
责编:吕长伟 收听

编辑1

导语

苏州锦富,先后淘汰了北京八喜和辽宁宏运两支中甲、中超球队,闯入足协杯16强。这支由公司职员、服务员、大学生等组成的纯业余球队却面临着长时间没比赛可踢的问题。如果征战职业联赛,这支球队的资金供应又跟不上,出名之后,他们的生存状况没有太大改变 ...详细

编者按:足协杯的“全民足球”理念让业余球队有了跟职业球队过招的机会,不少球队因此名声鹊起,比如苏州锦富、武汉宏兴,今年双双杀进了16强。尤其是苏州锦富,先后淘汰了北京八喜和辽宁宏运两支中甲、中超球队,成功创造了历史。要知道这支球队的构成全是公司职员、服务员、大学生等,虽然部分球员有过职业俱乐部或者梯队履历,但他们早已褪去职业外衣。

8月6日,腾讯记者前往苏州走访了这些重新回到各自工作岗位上的球员们,带您了解他们的生活现状。

撰文:赵宇

“你知道么,自从足协杯结束之后我就开始失眠,已经很长时间了。”坐在自家酒吧的沙发上,李毅慢慢地讲述着自己的现状。他不是那个曾经叱咤足坛的“李毅大帝”,他的身份很多:苏州锦富队员、教练、经理、外联、队务、后勤……

因为足协杯赛,业余球队苏州锦富一夜成名。可是,成功后的喜悦只是暂时的。因无法知晓球队的未来,最近李毅经常失眠,他时常会反复问自己:“我们将来到底要怎么走下去?”【评论:中国不缺少喜欢足球的孩子

足协杯:上海申鑫2-1逆转苏州锦富 杀入8强

赢辽足后安保费从1万提高到了12万

苏州锦富足球队成立于2008年,一直在踢业余联赛,2009年、2012年拿过全国足球业余联赛冠军,但这也仅仅让他们在业余足球圈子里成名。

过去两年,足协杯赛高举“全民足球”大旗,这也使得业余球队有了跟中超、中甲球队比赛的机会。苏州锦富队在今年的足协杯赛上淘汰了排名中甲前三的北京八喜、中超劲旅辽宁宏运,还差点在八分之一决赛中淘汰上海申鑫。一连串的冷门让这支球队一夜爆红。

可这爆红的背后,也有不少心酸。

李毅给腾讯体育记者算了一笔账:球队足协杯第一轮比赛是客场,对手是大连某业余队。球队当时去了30个人,交通工具是高铁,往返费用需要5万元;球队在大连两三天时间吃住费用大约为4万元。再加上队员们旷工补贴,总费用为10万元。

打了4场足球杯,苏州锦富花费了120万元,对业余队来说费用不菲打了4场足球杯,苏州锦富花费了120万元,对业余队来说费用不菲

进入第二轮比赛后,苏州锦富开始主场作战。4月15日在昆山体育场迎战北京八喜。球队准备这场比赛花了将近20天。球队最开始住在苏州工业园区的汉庭酒店内,两人一个房间,每个房间260元人民币。

比赛开始前,球队的住宿、吃饭、租训练场的费用就要20多万元。再加上8万元的比赛场地租赁费用,备战这场比赛的费用需要30万元。球队备战第三轮同辽足比赛时跟之前差不多,由于准备期更长一些,因此球队花费在40万左右。

7月16日战胜辽宁队后,苏州锦富一下子火了起来。此时距离同上海申鑫队的第四轮比赛还有8天时间。

“之前主场安保费用大概是一场一万元左右,基本上都是体育场的安保人员负责维持秩序。我们赢了辽宁队后,一下子不得了了,体育场要求安保费加价到十二万。”李毅当时也对此提出过异议,结果体育场方面给出的说法是:如果不加价,比赛就必须下午三、四点进行,而且要关起们来踢,不能有观众。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接受12万的安保费报价。

除此之外,中央电视台要直播苏州锦富主场同上海申鑫的足协杯赛。这对于苏州锦富队来说本来是好事。可是根据规定,直播信号的制作费用要由主场方来承担。经过一系列协调后,信号制作费用给出了友情价:8万人民币。算上吃住、训练比赛场地租赁费用,苏州锦富队踢第四场足协杯赛,总共花费了40万元。四场足协杯赛下来,苏州锦富队总共花费了120万元,这对业余队来说开销不小。球队打申鑫队时有五六千人前来观战。门票全部免费,主队没有一分钱收入。

踢完这四场足协杯,锦富队队员基本上都领到了奖金,“好一些的四五万,少一点的一两万,我们当中很多人踢球看重的不是钱。”李毅说,球队能够有今天,必须要感谢锦富新材集团老板汪俊的支持,“他这么多年一直投资支持球队。如果没有汪总的投资,球队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参加足协杯。”

端盘子服务员曾任意球攻破八喜球门

再怎么被关注,苏州锦富队也无法改变“业余球队”的性质。这支球队的队员全部由公司职员、学生、服务员、自由职业者组成,踢球基本上是业余爱好。

32岁的孙冰是球队的守门员教练,同时还兼职守门员。锦富同申鑫队比赛于7月24日晚进行,孙冰这天上午还在三星公司上班,“下午跟单位请了假,自己开车40公里去昆山踢这场比赛。”

孙冰当年曾在辽宁青年队踢球,后来去了西藏惠通陆华队,踢中甲联赛,担任守门员。球队后来更名为呼和浩特队,2007年全队由于抵制王珀的到来而选择罢赛,所有球员被中国足协禁赛。

孙冰一怒之下选择退役,经朋友介绍来到三星公司上班,做空调技术,已工作七年。孙冰刚到公司时什么都不懂,一点点跟着别人学技术。除了工作之外,他也会代表所属公司去踢三星内部联赛。

和孙冰一样,孙鸿也是一边工作,一边踢球。出生于1985年的孙宏曾在青岛颐中青年队踢球,姜宁、刘健等人都是他的队友。由于没能上一队,孙鸿放弃了职业足球的道路,经人介绍前往南京河海大学读书。

“当年也有到舜天发展的机会,不过由于没能进入青岛一线队,有些心灰意冷,觉得上个大学也挺好的。”孙鸿说。

算上做足球培训、锦富补贴,孙鸿月收入大概6000算上做足球培训、锦富补贴,孙鸿月收入大概6000

孙鸿在河海大学读的是法学专业,毕业后在苏州做起了医药销售工作。后来经李毅介绍,进入苏州锦富队。一边做着医药销售,一边跟苏州锦富队踢业余联赛。

2012年年底,孙鸿从公司辞职,到李毅开的忆水云酒吧担任管理人员,每天九点半上班,客人多的时候也会帮人点菜、端盘子、送饮料,同时还帮着李毅一起在做青少年足球培训班。

同八喜队比赛时,孙鸿打进了一粒非常漂亮的直接任意球。自那之后就经常会有人跟李毅开玩笑说:“你要小心了,孙鸿进球后成名了,说不定哪天就不在你这儿当服务员了。”

孙鸿做服务员的月收入在三四千人民币左右,算上做足球培训、锦富队补贴,月收入大概6000左右。“钱是少了点,但我比较看重足球培训这块,我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孙鸿说。

没有队医,受伤只能靠自己疗伤

苏州锦富队每周训练时间是周三、周六晚六点到八点。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群,“杭州出差,训练请假”、“加班,训练晚些到”,这样的留言经常会出现在群里。

在苏州采访时,记者观看了锦富队一堂训练课。规定的训练开始时间是傍晚六点,有些在公司上班的人,基本上七点才到。由于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和家事,因此除了备战足协杯这样的比赛之外,不可能所有队员都参加训练,有些家在外地的人也无法前来。

由于租11人制草场太贵,苏州锦富经常在五人制场地训练由于租11人制草场太贵,苏州锦富经常在五人制场地训练

球队的训练场是一个五人制场地,人工草坪。即便是备战足协杯期间,他们多数时间也是在五人制足球场上训练。只有到邻近比赛前一周时才会租用十一人制场地。“十一人制场地的租借费太高了,我们会尽量为老板节省一部分费用。”李毅告诉记者。

即便是在这五人制场地内训练,他们踢对抗比赛时也非常激烈,经常会有争吵、较劲的情况。“一般都是场上较真,到了场下还都是好朋友。”李毅说。

由于这是一支纯粹的业余队,因此没有专职教练,基本上是李毅带着练。训练结束后,经常会看到有队员们在场边点上一个烟,解解乏。

训练结束后,李毅会安排兄弟们到自家酒吧里吃饭,后厨会专门为球队煎牛排、鸡蛋补充体能,全部免费。“来这里吃饭算是改善伙食了,平时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和公司吃饭,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孙冰说。

苏州锦富队没有队医,球队参加足协杯时也报了一个队医,但他的身份也是三星公司的员工,稍懂医疗知识。如果有球员在训练、比赛中受伤,只能自己疗伤,好在每个人都上了保险。至于训练后的恢复和理疗,根本无从谈起。“我们就是一支业余球队,大家平时要工作,踢球全部利用业余时间,你不可能按照职业队的标准来要求我们。”李毅说。

为保持最佳身体状态,李毅每次训练前会到健身房进行一个小时的力量训练,他35岁了,身体情况比很多年轻人都要棒。踢球时,兄弟们也都服他。

参加当地业余联赛不被欢迎 长期无比赛可打

“足协杯出名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李毅经常会思考这样的问题。他曾在江苏舜天踢过球,2004年退役,然后去苏州大学读书,一直读完研究生才毕业,是球队的主心骨。

“我们有四五个绝对主力球员不在苏州上班,有些学生球员今年也毕业了,下届足协杯可能就踢不了了,他们都是跟着我五六年的兄弟……”李毅说,这支球队在足协杯赛上的成名在某种程度上为苏州足球点了一把火,但随着一些主力球员的离去,自己一下子变得很失落,“这支球队接下来的发展有两条路:要么找更好的人进来,要么走下坡路。”

可李毅知道,他们现在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得到了整个社会的关注,一旦走下坡路,就会让之前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如果再招一批人进来,他们的能力怎样?性格如何?能否融入球队?这都是问题。我们不是职业队,不可能用职业合同来约束任何一个人。”李毅接下来会去各个学校、社会上再选一些人过来,让球队保持一个稳定性。

即便如此,球队也面临着长时间没有比赛可踢的问题。苏州当地自发组织的业余联赛不允许锦富队参赛,原因是他们实力太强。其他参赛球队最多只能引进三名锦富球员担任“外援”。

苏州锦富队平时只能参加全国业余联赛,他们有时也会去南京同舜天预备队过招,或者去上海等地跟一些实力稍强的业余队、中超预备队踢比赛。

开酒吧之余,队员李毅还做青少年足球培训开酒吧之余,队员李毅还做青少年足球培训

除了带苏州锦富队外,李毅还开办了一个青少年足球培训班。从去年开班到现在,有将近180人报名。足球培训班的教练全部是锦富队员,其中就包括孙冰、孙鸿。“我做青少年足球还是起步晚了。”看着越来越多孩子加入到自己的培训班,李毅会这样感慨,“如果从09年开始做,那么现在也有一批18、9岁的孩子了。有了他们,我还愁没人为锦富队踢球?他们当中可能有人会进入更高级别的队伍和联赛,也会有人留下来为我们踢球,这对于中国足球和我自己来说,都是好事。”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苏州锦富队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个是继续业余性质,另外一个是转为职业队。老板曾说过,如果锦富集团的年盈利可以超过10亿,那么转职业队就没问题。不过从现在情况来看,锦富从业余变成职业,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李毅说,不管球队怎么变,自己都会坚守下去,“只要我们的老板汪总和我不说解散,球队就会继续存在下去。”

结语

没有标准的场地,训练条件艰苦、队员们比赛时还临时跟单位请假,甚至会在踢到一半时发现资金不足了…… 草根球队在参加足协杯赛时或许会遇到种种问题和麻烦,这些看似是问题,但其实也都不算问题,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草根球队,永远不要用职业队的标准去要求他们。 但踢草根足球的人一直在努力,他们会因球队未来发展问题而失眠,他们思考的是球队未来发展方向,这些问题既需要参与者思考,更需要管理者们上心。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