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谢亚龙(中):沈阳受审

被带走前给妻儿讲曼德拉 当庭翻供称被殴打侮辱

0人评论
228
责编:张健强 收听

carylv

dafenghou

v_yczhao

导语

2010年9月3日,在单位吃过午饭后,谢亚龙离开单位,提前回到家中。他的家位于东城区东四块玉,该小区居民多数都是总局系统内干部。家中当时只有儿子小谢在,妻子王懿还在体科所上班。谢亚龙特意打电话将王懿喊了回来,跟母子两人进行了一番长谈。而后,谢亚龙被带到了数百公里外的沈阳 ...详细

撰文 赵宇

编者按:9月2日,陆俊将会出狱。如果不是这个时间点将至,很难想像足坛“反赌扫黑”运动倏已6年。时至今日,当事人和他们的家属很少在公众面前出现。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除了官方公告外,留下的更多是江湖故事的演绎。

陆俊是“反赌扫黑”风暴中第一个出狱的大人物,却不是最大的一个。这些人中最不该被忘记的应该是“龙王”谢亚龙,他在位时就曾饱受争议,庭审过程中又是唯一一个当庭翻供的人,在他身上有诸多疑团尚未解开。谢亚龙的妻子王懿(因尊重隐私,采用化名),最近接受了腾讯体育的专访。以家属和亲历者的身份,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本系列共分三部分,《狱中岁月》《沈阳受审》《足协龙王》,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个人。

新华社:谢亚龙自称遭刑讯逼供 公安机关坚决否认

临走之前讲曼德拉故事

谢亚龙被调查前与家人讲曼德拉的故事谢亚龙被调查前与家人讲曼德拉的故事

2010年9月3日,周五,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工作日。中体产业集团董事长谢亚龙这天上午收到一条短信,是国家体育总局纪检书记秘书发来的,通知他傍晚五点到总局开会。关于会议的内容,短信里没提。

在单位吃过午饭后,谢亚龙离开单位,提前回到家中。他的家位于东城区东四块玉,该小区居民多数都是总局系统内干部。家中当时只有儿子小谢在,妻子王懿还在体科所上班。谢亚龙特意打电话将王懿喊了回来,跟母子两人进行了一番长谈。

据王懿回忆,谢亚龙当时反反复复地讲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告诉他们母子俩,要用佛心包容一切事物;第二件是曼德拉的故事,“曼德拉在监狱里关了二十年,受尽折磨。释放后,他当选为南非总统。在自己的就职典礼上,他把各国政要都请来了,同时也把在监狱里看管他的白人狱警请来,当着各国元首给狱警们鞠躬……”

“我跟儿子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很是困惑,但王懿和小谢当时并没有太在意。下午四点半,王懿亲自开车将谢亚龙送到体育总局。车上,谢亚龙还多次提及这两件事。“他当时可能已经感觉到什么了。”王懿说。

谢亚龙在南勇之后被接受调查谢亚龙在南勇之后被接受调查

在此之前,南勇、杨一民、张建强等人纷纷落马。很多人都跟王懿说,老谢也可能会被带走。每次听到这些话,王懿都会用“呵呵”二字回复,她始终相信自己的丈夫没有任何问题。谢亚龙走进体育总局的大门,跟妻子挥手告别,没有任何异样。

看着丈夫走进了总局办公楼的自动门,王懿驾车离开,她发现一辆黑色轿车始终跟在自己的车后。她最开始还没太在意,直到这辆车跟着自己开进小区(东四块玉)地库,堵在自己车后的过道上。

车上下来两个小伙子,东北口音,要求王懿出示身份证。遭到拒绝后,这两个人出示了专案组工作证,并且跟着王懿来到家中,要求她把所有值钱东西都拿出来,配合专案组调查。

直到这时,王懿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丈夫并不是去总局开会,他跟南勇等人一样,要被带走调查了。

“他们让我把家里拿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而且还说‘主动点,省得把你家里翻乱。XXX家的天花板、地板都被翻开了。”王懿说。小谢当时还在家中。为了避免孩子受到惊吓,王懿把他支了出去,“你们可以随便翻,想翻哪里翻哪里。”

一起被带走的还有“阎王”

足协的“龙王”和“阎王”被一起带走接受调查足协的“龙王”和“阎王”被一起带走接受调查

“我这辈子从来没想过家里人会沾染牢狱之灾。”王懿说,如果让她猜一百个、一千个倒霉的结果,都不会猜到牢狱之灾,她觉得自己太单纯了。

可生活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件事会发生什么。专案组工作人员搜查完谢亚龙的两处住所之外告诉王懿,“你也要跟我们走一趟。”

这句话说得坚定、恳切,就像命令,连去哪里都没说。王懿无法拒绝,将儿子托付给朋友后,自己穿着短袖,挎着包,带着药就跟着专案组的人走了。

王懿后来才知道要去沈阳,跟她一起走的总共五个人:一个年龄较大的刑警队长,另外两个跟着她车的年轻小伙子,还有一个女的,专门负责跟着王懿。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王懿连脸都没看清楚,就在火车站消失了。

专案组此前已安排好了所有工作,王懿乘坐的车直接开到了北京站站台上,但却没有看到谢亚龙。

据媒体报道,和谢亚龙一起被带走的是蔚少辉、李冬生。不过王懿则表示,当时没有蔚少辉,足协“阎王”反倒是同一天被带走调查的。坊间有一个说法,足协有“龙王”和“阎王”。“阎王”后来回到北京,平安无事。王懿后来听说,谢亚龙当时在火车上蒙着黑头巾,铐在车座上,站了五个小时。

谢亚龙和王懿被看押在沈阳北郊某军事学院内,分开接受调查。王懿后来了解到的情况是:谢亚龙当天晚上就不允许睡觉,“即便这样,他一晚上什么话都没说,随便你们怎么说、怎么打,就是不开口。”

“有不打的吗?”提及此事,王懿会这样反问,“我当时特别恨他们。不过现在看来也释然了。”

受审时谢亚龙妻子曾想过死

妻子王懿认为谢亚龙是一个好官,两袖清风妻子王懿认为谢亚龙是一个好官,两袖清风

王懿在接受专案组在调查她时,多次问询“重庆方面给了什么钱”、“武汉方面给了什么钱”、“其他某某人给了什么钱?”……对于这样的问询,王懿的回答全部是“谢亚龙没收钱”。

“他是足协主席(副主席),为什么没人给他钱?”面对专案组这样的问询,王懿的回答是:“他就是一个傻子、呆子,人家为什么要给他钱?”王懿直到现在都认为,谢亚龙做官时两袖清风,没有任何贪污受贿的可能性。

王懿自己说,她来沈阳的第一天晚上就想过死,“我是知识分子,要脸面的。我当时就想,回去怎么见人?”不过后来她又放弃了死的念头,“我当时就想,不管(提前被带走的足球人)怎么栽赃,司法部门一调查就会还我们清白。”

王懿2004年时就被查出患有尿毒症,保守治疗了四五年。谢亚龙被抓走之前,她的尿毒症日趋严重,每周要到医院进行中医治疗。被专案组带到沈阳后,她无法到医院治疗,血液肌酐指数越来越高。来沈阳第二天,突然晕倒。“晕倒后特别惨,他们还有人把我晕倒的照片给谢亚龙看。”王懿说。

到了第三天,谢亚龙全部招供了。王懿对这件事的评价是:“(招供的内容)只能编,不编不行。”王懿认为,谢亚龙之所以要承认自己受贿,主要是因为他当时已被专案组告知爱人身体情况糟糕,在美国读高中的儿子已经订好了9月6日出发的机票,“如果不招供,那么儿子也走不了。”王懿说。

“如果没有我们两个人,他(谢亚龙)会让你把他打死也绝不承认。”王懿说,“谢亚龙是那种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活的人。”

将近两年没见丈夫一面

谢亚龙在庭审时翻供,辩护称受到刑讯逼供谢亚龙在庭审时翻供,辩护称受到刑讯逼供

谢亚龙招供了,王懿回到北京,儿子顺利出国。司法机关每半个月就会来谢家调查情况。王懿除了在体科所工作外,还自己开了一家体育文化产业公司,公司的账本也被拿走调查。回到北京后,王懿再没有了谢亚龙的消息。天冷时,她曾想给丈夫送棉衣,但却找不到接收的人,“后来专案组撤了,找不到人。”

2011年11月,王懿突然接到丹东某看守所电话,称谢亚龙在这里看押,家属可以送东西过来。冒着大雪,王懿和儿子去丹东某看守所为谢亚龙送去了棉服和5000块钱现金。这是王懿第一次给丈夫送东西。看守所告诉她,不能见人,只能把送来的东西放在传达室,由他们转交给谢亚龙。

再后来,法院通知王懿:谢亚龙案件即将于2012年4月开审,开审之前会安排谢亚龙同律师见面。

王懿找了很多知名律师,要求只有一个:为谢亚龙做无罪辩护。当时有人开价180万,有人开价250万。王懿觉得,要多少钱不重要,自己砸锅卖铁也要还丈夫清白。只可惜,没人敢为谢亚龙做无罪辩护。

王懿后来找到金晓光律师。他是唯一一个敢为谢亚龙做无罪辩护的人。“这人真挺仗义的。他只需要我给他报销做这个案子有关的食宿、交通费用。”王懿说,自己前前后后总共给了金晓光律师团队十万块钱的费用。

谢亚龙是足球案审理以来第一个翻供的人谢亚龙是足球案审理以来第一个翻供的人

2012年4月25日,新华社报道称,24日上午,在法庭上,当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谢亚龙对检察机关起诉的12项罪名只字未提,而是表示:“我是在遭到了殴打、侮辱,家人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承认那些罪行的。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

此事件一出,引起轰动。谢亚龙也是足球案件审理以来,第一个翻供的人。

谢亚龙律师金晓光介绍腾讯体育采访时表示,自己在2011年7月第一次见到谢亚龙,“他当时就谈到了刑讯逼供的事。”金晓光称,按照谢亚龙所说,2010年9月被带到沈阳后,曾被扇耳光、电击心脏,并且让他自己脱光,从头往下浇凉水。据金晓光介绍,谢亚龙当时被扇了很多耳光,后来据谢亚龙跟他将,自己曾有过耳朵流脓水现象,还有过心脏功能衰退症状。“2012年2月29日,法院给谢亚龙送达起诉书时,他就跟法院讲过刑讯逼供的事情。”金晓光说。

王懿说,听到这些时,自己的心像刀子割了一样疼。据王懿的朋友介绍,为了谢亚龙的事,她曾哭休克过很多次,有几次还专门送到医院抢救,险些发生生命危险。

而后来,辽宁省公安专案组对新华社表示,不存在谢亚龙所说的刑讯逼供问题。

开庭日关电视掐网络

谢亚龙案开庭时,妻子未到现场,图为谢亚龙妹妹在庭审结束后走出法庭谢亚龙案开庭时,妻子未到现场,图为谢亚龙妹妹在庭审结束后走出法庭

开庭的时候,王懿没有到现场。一是因为她隔一天就要透析一次,身体条件不允许。另外谢亚龙也通过律师告诉王懿,不要到现场,“我是性情中人。他怕我在庭上情绪失控,大喊大叫。”王懿说。

开庭当天,王懿是在朋友家度过的。朋友们想了很多办法分散她的注意力:关闭电视、掐断网络,陪她下棋,作用不大,她还是主动打开电视和网络,关注庭审情况。

看到谢亚龙受审的图片、照片,王懿泪如雨下。她说自己相信司法公正,“既然他当庭喊冤,国家就一定会给他机会。”

可第二次开庭时,法庭维持原判,谢亚龙的翻供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法院最终认定谢亚龙违法所得人民币114万6000元,美元2万元、欧元6000元、港币2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追缴非法所得,上缴国库,并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王懿至今都认为,“这些全是假的,不信你可以去找那些‘送钱’的人去核实。”

据王懿介绍,谢亚龙在安康担任市委副书记时,英派斯赞助他150万人民币,做全民健身事业。“后来不管他去哪里,英派斯都全力支持他。”王懿称,英派斯集团每年年底都会给谢家一万块钱,“这是朋友之间往来的钱。剩下的钱,都不存在。谢亚龙这个人,把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

王懿接受腾讯体育记者采访时不承认谢亚龙存在受贿问题。不过在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中收录的王懿证言中,也提到过谢亚龙曾带回家过一些现金、银行卡、商场购物卡、药材、运动装备、手表等,但具体金额记不清。

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王懿会淡淡地说:“都无所谓了。人生嘛,总会有大起大落。”

谢亚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去足协工作之前,他几乎可以称为是标兵式的人物,作为优秀的田径教练——出版过《体育博弈论》;作为勤恳的体育官员——数次获得国家体委的表彰。去足协工作后,中国足球一塌糊涂,下课后不久因为受贿锒铛入狱。是什么造成了谢亚龙的转变,难道是足球水太深?请看下一篇《解密谢亚龙(下):足协龙王》。

腾讯体育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结语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