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已成习惯 足协怎么办?

大合同的背后带着讨薪的心酸 大跃进式 烧钱最终泡沫破灭

0人评论
219
责编:张健强 收听

编辑1

导语

深圳红钻队用一场奇葩的比赛讨薪,主教练李毅说最穷的球员身上只有31块钱。中国足球烧钱,这已经是大众的印象,但除了那几支富有的俱乐部之外,还有大量球员的权益被伤害。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唯有通过比赛时用极端的方式讨薪。然而欠薪的背后,有着大量不规范的合同,浮夸的大跃进口号,试图与政府交易的俱乐部老板,还有足协的不作为 ...详细

深圳队用一场难堪的比赛来讨薪

烧钱时他们也没想过工资问题

中超、中甲联赛欠薪事件并不是新鲜事。作为深圳红钻队的前身,深圳健力宝队2005年时就曾因欠薪问题导致球员罢训。此外,北京宏登、南京有有、辽宁宏运、大连阿尔滨等多家俱乐部都先后被报欠薪。大连阿尔滨俱乐部目前已拖欠球员工资、奖金十二个月(期间曾两次发放少量工资)。

除集体欠薪外,俱乐部拖欠个别球员、教练工资奖金现象也很常见。德罗巴就因在申花被拖欠薪水,将俱乐部告上了国际仲裁庭。前实德主帅文加达至今还没拿到俱乐部拖欠他的工资,另外像郜林、孙吉等球员也曾被俱乐部拖欠薪水,孙吉还同申花对簿公堂。

国内俱乐部大规模欠薪的原因有很多种,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有三点:一、俱乐部自身经营不善,出现了资金短缺问题;二、俱乐部并非真心投资足球,更看重当地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一旦拿不到政策,或者说已达到自身目的,投资足球热情自然减退;三、新东家接手俱乐部时就需要为过去偿还债务,有些债务说不清楚。

据一位大连阿尔滨俱乐部内部人士介绍,赵明阳花3.2亿买下实德俱乐部时曾雄心勃勃,不惜各种砸钱。重金购买内外援。2012年购买于大宝时花了3000万人民币,于大宝现在的年薪(不包括奖金)高达600万人民币。

但过去三年多时间里,阿尔滨俱乐部未从当地政府获得便利政策。一位阿尔滨俱乐部人士向腾讯体育记者出示了阿尔滨集团被拖欠工程款的表格,上面显示各种机构拖欠总款项高达20亿元人民币。集团欠款暂时追不回,俱乐部的资金自然出现了问题,欠薪也就在所难免。

越是低级别联赛欠薪越多

一场奇葩的比赛,最后鲁能已经不忍心进球。一场奇葩的比赛,最后鲁能已经不忍心进球。

“我们俱乐部平时工资和奖金都低。但即便是这样,也拖欠。”一位来自中超某北方俱乐部的球员对腾讯体育记者说。就在去年,足协还专门前往该俱乐部进行过调查。不过该球员表示,虽然俱乐部会在赛季中出现不同程度的拖欠工资奖金,“但俱乐部每年年底都会把拖欠的工资和奖金给补齐了。要不球队早就乱了。”

和这名球员不同的是,多数中超球员都表示,他们的工资和奖金一个月一发,“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及时到账。”三位中超球员接受腾讯体育记者采访时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当然,也有个别俱乐部两三个月发一次,基本上不会拖欠太久。

一位恒大球员对腾讯体育记者说,他们俱乐部每个月工资到账时间都非常准,“巨准时,就没有比我们俱乐部更准时的了。”另外像鲁能、国安这样的大俱乐部,也从未被报出过欠薪的消息。

和恒大、鲁能俱乐部相比,国安俱乐部球员工资、奖金相对较低,但基本上不会拖欠球员工资奖金,球员在这里踢球相对比较稳定。不少球员接受采访时均表示,目前的中超联赛越来越正规,拖欠球员工资奖金的现象也相对较少。

和中超不同的是,低级别联赛拖欠球员薪水情况较为严重。据记者了解,中甲联赛中存在拖欠球员工资、奖金的不止深圳红钻一家,只不过他们由于拖欠时间太长,矛盾彻底爆发。“有些俱乐部会拖欠,但过一段时间就会把之前欠的钱发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矛盾不会彻底爆发。球员也是为俱乐部打工的,不到万不得已,双方都不愿意撕破脸皮。”一位球员说。

大合同?往往结局并不美好

大合同?往往可能是凭空画的饼

中超赛场上目前施行“自由转会政策”,但中国足协规定,关于球员转会的谈判,必须是两家俱乐部之间进行,不允许俱乐部直接接触球员。规定虽然如此,但俱乐部直接接触球员已成了这个圈子里的潜规则。

球场的孩子也在为球员举着“还钱”标语球场的孩子也在为球员举着“还钱”标语

国内球员转会并不存在经纪人制度,所以签订工作合同时也基本上是球员自己跟俱乐部谈,有的时候甚至是一家俱乐部的董事长直接请球员吃顿饭,拉拉家常。随后,这个“意向合同”就基本上算是谈成了。个别江湖气浓的老板甚至在跟球员吃饭时会称兄道弟。

中超、中甲联赛的球员工作合同全部范本全部由中国足协制定,因此球员签订的合同除了里面的细节之外,其他内容基本上相同,就好比一个单位的劳动合同范本。

足协要求合同一式四份,一份在中国足协备案,一份在地方足协备案,俱乐部和球员手中各留一份。现如今的情况是,个别球员手里甚至没有自己应该拿到的那份合同。一旦出现纠纷,有些问题就很难说清。

中超刚开始时,中国足协曾施行限薪令,要求每名球员的工资不得超过500万。但很多大牌球员的工资都超过了这个数字。为了解决该问题,俱乐部在跟球员签订一份在中国足协的备份合同之外,还会签一份附加合同,也就是所谓的“阴阳合同”,把多给球员的钱写进附加合同。如果有球员是自由身转会而来,那么俱乐部还会给球员支付一定的签字费。

不少俱乐部在跟球员签的正式合同中都不会提奖金。这主要是因为个别俱乐部为了避税,另外有些俱乐部的奖金政策会根据比赛的不同进行调整,无法硬性规定。

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赛场上,俱乐部许诺的奖金往往会高于工资。不过也存在老板一高兴许诺出高额奖金,最终无法兑现的情况,这些都不受合同约束。以往也曾有过球员讨薪时注明奖金情况,但合同中却没有写明奖金情况。

讨薪?老板赔你钱也不让你好受

签一份附加合同,既能够让个别俱乐部成功避税,球员多拿到一部分钱,但也存在巨大隐患。去年年底,某球员准备转会至某中甲俱乐部,当时该俱乐部许诺给该球员100万签字费,并且草签了合同。这名球员后来已跟随球队冬训,却迟迟不见这100万的签字费。双方最终闹僵,该球员负气之下离开这家俱乐部。

球员们用罢训的方式抗议,但最终还是会伤害自己。球员们用罢训的方式抗议,但最终还是会伤害自己。

“这种附加合同是不受中国足协保护的,中国足协只认备案合同。”一位足协人士表示,如果该球员确实跟俱乐部签订了附加合同,但俱乐部却不按照合同去执行,那么球员可以通过劳动仲裁解决问题,“通过劳动仲裁往往会比较复杂,所以很多球员不会选择走这条路。”

据圈内人介绍,前申花投资人朱骏很擅长做“阴阳合同”,不少球员都曾在朱骏那里遭遇到欠薪问题,但由于双方签订的“阴阳合同”问题较多,最终欠薪事件也就不了了之。

律师方正宇告诉腾讯体育记者,前国脚孙吉当年就曾跟申花俱乐部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在足协备案,另外一份属于附加协议。朱骏当时以“涉及外汇”等条件作为借口,让孙吉同来自香港的第三方机构进行签约,“上海联城是申花的股东,而那个香港的公司又是联城的股东,孙吉当时也没多想,就签下了这份补充合同。”

结果后来孙吉同申花发生欠薪纠纷,将申花告上法庭。司法机关认为,孙吉这份合同是跟第三方公司签的,因此香港那家公司才是诉讼主体,而非申花俱乐部。“要诉讼那家公司,又要到香港去打官司,成本太高了,这件事最终也就没再追下去。”方正宇说。

球员同俱乐部签订附加合同确实能够在收入方面有所保障,但这完全是建立在俱乐部相对诚信的基础之上。如果遇到诚信系数相对较低的俱乐部,他们会根据附加协议中的某些苛刻条款,比如训练态度、一个赛季的进球数等等,让球员很难拿到合同中写明的钱数。

个别球员因为薪水问题跟俱乐部翻了脸,最终闹上法庭。俱乐部明明知道自己理亏,也不缺钱,但就是不想痛痛快快把钱给球员,用圈内人的说法就是:大不了最终多赔你点钱,但也不会让你好受。

四处都在欠薪?足协到底能干什么

球员展示他们的欠条,足协又能做些什么?球员展示他们的欠条,足协又能做些什么?

中国足坛之所以出现这么多欠薪事件,跟中国足协的管理不严有直接关系。一位足协人士告诉腾讯体育记者,纪律委员会去年曾三次发函给深圳红钻俱乐部,要求他们解决欠薪问题,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去年的发函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当时就应该快刀斩乱麻。这个俱乐部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刀都放在脖子上了。”

根据深圳红钻队员反映的情况,俱乐部去年就开始拖欠工资、奖金,一直到今天。足协规定,一家俱乐部如果存在拖欠工资、奖金等问题,那么将无法在中国足协进行注册。可现在的问题是,深圳红钻俱乐部已获得了参赛资格。以往也曾有不少俱乐部存在欠薪问题,但均未遭到中国足协处罚,反倒是可以顺利注册。

“最终的本质就是不依法、不依归办事情。”另外一位足协人士说。据这位足协人士介绍,郎效农当年曾要求俱乐部没三个月要向足协上交球员工资发放情况报表,并且要配有完税证明。现在也有这方面的规定,但在执行过程中就不再像当年那样严格。“那个时候也有造假的,但绝不会明目张胆地欠薪。一般有些钱年中不发,到了年底也会发以奖金的形式发给球员。”足协人士说。

按照中国足协纪律处罚条例第八十一条关于欠薪的处罚规定:凡经仲裁委员会或国家相关机构认定,俱乐部拖欠运动员、教练员工资与奖金超过3个月的,将给予俱乐部警告、罚款、扣分、降级或其他处罚。经初次处罚后,在下一赛季注册开始前仍拖欠运动员、教练员工资、奖金的俱乐部,将给予俱乐部取消注册资格的处罚;按照中国足协球员身份及转会规定第四十四条:俱乐部违反劳动合同约定,一年内累计拖欠球员工资或奖金超过3个月的,球员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

这些规定虽然有,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名球员因三个月不发工资而变成自由身。“球员有的时候也不想最终走到这一步。国脚级球员变成自由身会被疯抢,但中国很多球员没有那么强的竞争力,离开现在的俱乐部可能都找不到合适的下家。”足协人士说,一些中甲、乙级队也曾出现过因资金不足后来解散的情况,但这些球队中有一半球员找不到下家,不得不离开足球圈。

组织球员工会维权?不现实!

从文件看,欠薪从去年5月就已经开始。从文件看,欠薪从去年5月就已经开始。

深圳红钻队讨薪事件发生后,秦升曾公开表示希望可以成立球员工会。“我们当年在国家队的时候好几名球员都一起合计过这件事。如果有一个队不发钱,那么大家都不踢了,什么时候发钱什么时候踢。”秦升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说。

秦升当年也曾有过被欠薪经历,因此他对于这件事非常痛恨,“职业球员挣点钱也不容易。俱乐部不给钱,你说让球员到哪儿说理去?如果能成立球员工会,对我们自己也是有好处的。今天欠薪是他们,明天就是你自己,后天就是你的朋友。”

不过秦升也表示,现在大家都在踢联赛,没时间讨论球员工会的问题,“估计到了年底大家会聚在一起研究研究吧。”

对于成立球员工会的做法,律师方正宇认为只是理论上的可能。“在我们国家,这种想法并不现实。我们国家有石油总工会,但那是很大的行业,要涉及几百万人。而我们现在的职业联赛顶多也就一千人,很难成立工会。”

另外方正宇认为,从我们国家现在的大环境来看,成立球员工会也不现实,“如果出了问题,球员无非是采取极端行为,罢训、罢赛,或者像NBA那样通过劳资谈判来解决问题。一旦劳资冲突过于严重,那么联赛就可能停摆,这对于社会的稳定来说显然是不理想的。”一些足协内部人士接受腾讯体育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国内联赛现在不具备成立球员工会的条件。

“在我看来,更重要的还是需要足协作为管理部门有更大的作为,依靠下面人自我治理,难度太大。”方正宇说。

对于足坛屡禁不止的阴阳合同问题,方正宇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签订阴阳合同已成为中国足坛的特殊现象,足协很难查。在无法查的情况下,可以欢迎球员举报,“如果签这份附加合同对球员有利,球员自身肯定不会举报的;一旦出现了劳资纠纷,那么球员就可以向中国足协举报自己签订的这份附加合同。中国足协要明文规定,但凡签附加合同的俱乐部,一定要遭到处罚。而且只能只处罚俱乐部,不处罚球员,这样一来,球员在某种程度上也对俱乐部也形成了制约。”

对于欠薪问题,足协人士认为解决最好的办法还是从协会监管自身做起,“对于存在欠薪的俱乐部,要坚决不给于注册。如果联赛中期出现欠薪,那么要根据相关纪律准则给予罚款、扣分,甚至降级,这些都是明文规定,足协自身就应该做到按规办事,有法必依。”

结语

不够职业的联赛、社会责任感缺失的俱乐部、监管不力的管理体系,以及从业者的法律意识淡薄,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欠薪也就成了家常便饭。解决欠薪问题,中国足协并不能总是依赖于俱乐部的自律,而是需要按照自己的相关纪律准则去执行:累积欠薪三个月还球员自由身,存在欠薪问题的俱乐部不允许做出。如果继续不依法不依归办事,那么欠薪问题将无从解决。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