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贫民窟黑老大比警察可靠

华人小面馆月纯利可达三万 贫民窟里抢劫居民会被打死

0人评论
214
责编:朱晨 收听

danzizhang

v_yczhao

导语

巴西世界杯,很多中国媒体都纷纷前往探访贫民窟,似乎带着探险、猎奇的态度。那里看起来光怪陆离,色彩斑斓,是自由和犯罪的天堂。腾讯记者探访南美最大的贫民窟Rocinha,拜访了在里面开杂货铺的秦焕彬,开面馆的李学佩夫妇,没错,他们都是华人。贫民窟人口聚集,价格低廉,往往是华人海外创业的第一落点。 从他们的叙述,贫民窟里也有潜在的“规矩”,这里的生活也很轻松惬意。且听听他们的故事,了解贫民窟与传闻不同的另一面 ...详细

文/王怡薇 摄影/张正 发自里约热内卢

 

腾讯走访里约的贫民窟

“Rocinha”,当地人称它为“小农场”,这里依山傍海,夜晚密密麻麻的小屋里透出的灯火灿若星辰,几乎让人产生繁华的错觉。2002年著名的电影《上帝之城》便诞生于这里…… 这里不是好莱坞的比弗利山庄,这里是里约最大的贫民窟。

官方数据显示Rocinha里的居民约有7万人,而事实上,在非官方的层面,有高达20万至30万人长居于这块弹丸之地。世界杯期间,全球媒体的目光除了场上的比赛,里约的贫民窟也是关注的焦点。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个里约乃至南美最大的贫民窟中,竟然还生活着这样一群中国人。

贫民窟里谋生 小餐馆纯利3万人民币

从依山而建的Rocinha贫民窟顶端隐约可见里约城区耸立的高楼从依山而建的Rocinha贫民窟顶端隐约可见里约城区耸立的高楼

每到月中,35岁的秦焕彬都要从Rocinha中自己的杂货店开车出发,前往圣保罗进货。在圣保罗有全巴西最大的中国市场,从义乌漂洋过海的中国制造小商品汇聚于此。来回近10个小时的车程,回到Rocinha,又一头扎进自己的杂货铺里,这样的生活秦焕彬已经过了10年。从女孩用的发卡、化妆品,孩子穿的T恤,十余平米的店铺里,各种小商品一应俱全,如果不是门外的环境,你似乎走进了国内的10元店里。

秦焕彬的杂货店位于Rocinaha贫民窟山脚下,店铺外是宽度不到2米的一条主干道,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在路上,不少人肩扛大包。路上不时见到脏兮兮的流浪狗,一不小心会踩到狗屎。油炸食物和芝士面包的香气与腐烂的垃圾臭味、狗屎味、市场上鱼腥味混杂在一起,有时这些气味会被敞露的污水管道的刺鼻味覆盖。

17年前,18岁的秦焕彬没上完高中就从老家台山出发,从广州搭上前往里约的航班。10几年前交通还不如现在便利,秦焕彬需要在美国和乌拉圭连转两次航班才能抵达里约。近40多个小时的旅途后,被亲戚带到Rocinha贫民窟的住所时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那时的环境比现在还要差,当时就觉得,来这里受罪干嘛呢?还不如在老家。”回想起当年刚落脚贫民窟的场景,秦焕彬笑着说道。抱着要把机票钱赚回来再回去的想法,他咬牙留在了这里。唯一让他开心的是,有两年,这里的电话亭出现故障,他可以免费将电话打到国内。

在Rocinha贫民窟,一共有4家中国人开的商铺,其中3家为简餐馆,1家是秦焕彬开的小商品铺。

餐馆里干净整洁,中国人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餐馆里干净整洁,中国人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李学佩(化名)夫妇的中式炒面馆开在Rocinha贫民窟的入口处。李学佩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在店铺收银台的笔记本电脑前玩广式麻将。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中只有两个软件,用于聊天的QQ以及广式麻将。

在里约的2万华人中,有约1万人都是来自广东台山,他们延续着“一个人来到这里,一个村子都恨不得都跟着过来”的“潜规则”。他们中很多人都和李学佩夫妇一样,只有小学文化。很多人为了生计偷渡至此,而低成本的贫民窟是他们最初落脚时唯一的选择。

和秦焕彬一样,李学佩夫妇的店开在贫民窟山脚下,他们租的房子则就在贫民窟里。因为贫民窟的房屋不需要缴税,所以在贫民窟租一间10余平米的房间,一个月的租金是20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约6000元),水、电都是免费的,在山脚下的店铺租金要3000雷亚尔,稍贵一些;而在里约城区,这样店铺的租金是2000-3000美金,租金成本翻了一倍。贫民窟中有菜市场,价格仅是城里大超市的2/3,俩人餐馆的货源就来自这个菜市场。巴西人喜欢吃中餐,Rocihana 贫民窟有20多万流动人口,餐馆生意不错,一个月的纯利润少说也有1万雷亚尔(约3万人民币)。

老大们比警察可靠 在里面抢劫会被打死

贫民窟里廉价的衣帽市场看上去井然有序贫民窟里廉价的衣帽市场看上去井然有序

李学佩点上颗香烟,悠闲的坐在餐馆外。这一天巴西队在1/4决赛中对阵哥伦比亚,住在贫民窟的居民多留在自己家中看电视转播,李学佩餐馆里门可罗雀。

烟还没抽完,一位十几岁模样的黑人少年手拿破旧鞋盒走近他。打开鞋盒,少年从里面拿出一个屏幕有些被磨花的IPAD展示给李学佩。此时刺耳的“爆炸”声在店铺旁的小巷子响起,让人心头一惊,想到之前传言里贫民窟枪战火拼的一幕,记者下意识的要往李学佩的店里跑。

“别怕,只是小孩子们在砸爆竹,巴西队进球后他们都会这样的。”看出来记者的担忧,淡定的李学佩赶忙安抚,边说边起身打发走身旁的黑人少年。“估计是在外面偷来的,要卖我400雷”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李学佩对记者说道。原本就惊魂未定,贫民窟更让记者打上“抢劫偷盗频发”的标签。

当年里约申办2016年奥运会时,《今日美国》曾登出这样一则报道:与申办2016年奥运会的几个候选城市相比,里约的暴力犯罪死亡率是芝加哥的2倍、马德里的16倍、东京的33倍。美国海外安全顾问委员会就将里约的犯罪威胁级别定为“危急”。该委员会警告说,“暴力犯罪,如谋杀,强奸,绑架,劫车,武装袭击和盗窃是一个正常人的一部分日常生活”的城市。而在里约贫民窟,每年超过4000人被杀害,速度堪比战场;居住在贫民窟的人平均寿命比外界的人低7岁,因为非自然死亡率高。

电影《上帝之城》剧照电影《上帝之城》剧照

不过李学佩却笑着告诉记者,在他看来贫民窟才是里约最安全的地方。

刚落脚在贫民窟时,李学佩曾亲眼看到有人在贫民窟里被活活打死。一个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在深夜打劫了店铺,结果被贫民窟里的人围殴,尸体就被扔在大街上。

“你在外面怎么都行,但在这里偷和抢是不允许的,如果有人抢劫住在贫民窟的人,他可能会被大家一起打死。”李学佩倒觉得里约城里抢劫比贫民窟多,而这里才是里约最安全的地方。因为世界杯,警力大批进驻贫民窟,如今的贫民窟都已经成为里约的景点,在贫民窟导游的带领下,你可以随意走在贫民窟的街道里。

“生活在这里并没有外人想象的可怕。这里每个区都有负责保护片区居民和店铺的老大。他们比警察更可靠。我住了这么久巴西,相信我,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秦先生一副释然的样子,语气轻松得让人吃惊。

“里约的抢劫案件多数发生在海滩这些旅游景点,而抢劫的对象多为外地游客。在贫民窟很多黑社会势力对于内部的保护非常厉害,他们可能会因为枪支和毒品问题与警方开火,但是对于住在里面的人会非常保护。”中国驻里约总领事宋扬这样对记者说道。

尽管觉得生活在贫民窟中安全可以保证,但李学佩和秦焕彬都对巴西的教育水平不信任。“这里的学校都不怎么管小孩子,你来不来上课都无所谓,小小年纪就在学校里拍拖也没人管。”虽然女儿在里约出生拥有巴西国籍,但李学佩夫妇俩还是把女儿送回了台山读书。而秦焕彬夫妇同样把两个孩子送回台山,两个学龄前的孩子带在了自己身边。

中国人可能不相信 贫民窟九成人觉得幸福

要想快速融入这个社会,语言是必须要会的要想快速融入这个社会,语言是必须要会的

秦焕彬店里雇了个丰乳肥臀的巴西女孩,平日里他只用坐在柜台里上网看看新闻,招揽生意的活儿都由巴西女孩负责。 请当地人做工虽然薪水要支付的多些,但当地人语言有优势,招揽生意时更加顺手。秦焕彬唯一头疼的是,巴西当地人每天只工作 8个小时,8小时工作后,人家一分钟都不会加班。

这一天有巴西队的球赛,巴西女孩要提早下班,坐在男朋友的摩托车后座上,伴着巨大的排气管轰鸣声消失在小巷子里。

在贫民窟中,像女孩男友这样骑摩托车的青年有很多,走在狭窄的贫民窟小路中,稍一不小心,你就可能会被疾驰而过的摩托车少年撞到。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并不是国内抢劫的“飞车党”。因为贫民窟多为依山而建,且上山的路陡峭,要是到山下的超市采购,想要背回山上的住所可是个体力活。这让闲散的青年们看到商机,骑上摩托车带人上一次山上的贫民窟可以赚摩托车4雷亚尔。一天下来,骑摩托车带人上山能赚50多雷亚尔。每天赚点零用钱,这些摩托车青年就会结束工作到海滩边踢足球,在他们看来,快乐远比赚钱重要。“中国人可能不会相信,在贫民窟里90%的人都会觉得有幸福感。”宋扬这样说道。

日历上写的汉字与被盖住的红灯笼依然透露出浓浓的中国味道日历上写的汉字与被盖住的红灯笼依然透露出浓浓的中国味道

在贫民窟生活开店十余年,秦焕彬也逐渐被巴西人“享受生活”的精神影响。每半个月,他都要花6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约1800元),带上全家租船出海玩一次。“赚多赚少无所谓啦,大家开开心心的就挺好。”潜移默化中,他和家人已经融入了巴西人的生活。

在巴西生活越久,秦焕彬越愿意与当地人交朋友,“巴西人热情,真诚,爱帮助别人,不像有些中国人,说什么都想着钱。” 贫民窟中原来还有家中国人开的杂货铺,秦焕彬曾亲眼经历中国老板在拖欠租金后,“人间蒸发”。尽管打拼十几年,秦焕彬已经在山那边的LEBON商业区有了店铺和公寓,但他仍愿意在贫民窟做生意。然而当被记者问及离店铺不远处李学佩的餐馆时,秦焕彬却想了半天“他们叫什么我还真不记得。”

尽管早已适应贫民窟的生计,但秦焕彬和李学佩夫妇都不太愿意多说贫民窟的生活,似乎不想国内的亲戚朋友对他们如今的生活评头论足。

腾讯记者要了份炒面和河粉,面对同胞,老板娘热情地招待着腾讯记者要了份炒面和河粉,面对同胞,老板娘热情地招待着

在记者提出想要参观他们在贫民窟住的地方时,双方都婉言谢绝了。“如果在城里的大房子,你们随便参观,这里的就算了吧,里面又小又乱的……”秦焕彬摆摆手,笑着说道。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这个时候原本是秦焕彬和李学佩夫妇最忙碌的时候,下班回到贫民窟的人都会在此时选择在小餐馆随便点个炒面,然后在夜色中逛逛小店。

然而这一天,巴西队在1/4决赛中对阵哥伦比亚,尽管比赛在北部城市福塔雷萨举行,但每次有巴西队的比赛,全国都处于半放假的状态。住在贫民窟的人大多数会选择在家里收看电视转播,就算是到餐馆看球,大家也会选择半酒吧性质的餐馆,出来逛街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还真希望世界杯快结束,这段时间生意都不好了。”秦焕彬笑着说道。

这时,旁边餐馆里传来一阵阵欢呼声,席尔瓦率先进球巴西1-0领先哥伦比亚,秦焕彬开心的站在店铺外,和贫民窟里的路人击掌庆祝起来。

结语

为了生计远离家乡的华人,在这里语言文化不通,独自打拼十数年,其中的酸甜苦辣没人知晓。独在异乡为异客,祝福这些在他乡勤劳拼搏的华人!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