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特权不存在 我是平常人

对前教练朱志根,口称一直很关心的孙杨没有任何交流

0人评论
175
责编:侯达峰 收听

编辑1

导语

时隔242天,孙杨重返赛场。事实上,对于这位中国体坛的头号话题人物,人们并不关心他在池中游出几分几秒。反正天赋和实力在那里摆着,只要不是花天酒地得太过分,以他的年龄和经验,在国内比赛中夺冠并不成为难题。旁观者更感兴趣的是,孙杨以一种怎样的面貌与姿态,从拘留所回到他的舞台 ...详细

撰文:德彪

中国游泳冠军赛,孙杨的青岛之旅,是从有关“特权”的争议开始的。

开赛前一日,他就向外界展示了一个“平民化”的正面形象。据青岛媒体报道:“孙杨与队友一同训练、开会、吃饭、住宿,当地朋友为他提供了一辆奔驰商务车代步,但孙杨并没有使用,而是一直乘坐国家队大巴,跟着全队一起行动。”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孙杨。

面对“特权” 孙杨自认是“平常人”

被拍到专车接送的孙杨放下遮阳板挡住自己被拍到专车接送的孙杨放下遮阳板挡住自己

这与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他在天津大学生运动会上享受的优待相比,完全是两个模样。那一次,他单独住酒店,卡宴车接送,其母亲为了阻止记者与粉丝拍照,还曾大发雷霆。

但仅仅跟随集体行动了一天,孙杨就又成了最独特的那一个。比赛开始的第一天,孙杨乘坐那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进出赛场,被记者拍了下来。穿着黄色运动服的孙杨坐在副驾驶位置,看到记者拍照,连忙放下遮阳板试图挡住自己的脸,而车上司机也随即快速倒车离开。

第二天面对媒体,孙杨并没有寻找托辞:“应该是昨天被记者拍到了,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很正常,运动员大巴30分钟才有一趟,而且大家训练和比赛时间不一样,所以才没有坐运动员大巴,我觉得很正常。”

已经习惯与众不同的孙杨,很快就让人见识到了他正享受着更多的特权。他和张亚东一起住在国家队的酒店,与浙江大部队隔开。至少有5人围绕在孙杨身边为他服务,除了教练张亚东外,还有专用队医和按摩师巴震、北体大教授李春雷和他的学生以及一名孙杨赞助商的工作人员。

据了解,浙江队除孙杨外还有49名运动员,除巴震外还有9位随队队医。而孙杨不但“独占”巴震,还独自享用一张按摩床,只要他有需要,这张按摩床随时供他使用,赛前做完按摩,他也会在床上或躺或坐,为比赛养精蓄锐。而他的49位队友则要由其他队医照料。

其实,以孙杨为浙江游泳队和中国游泳做出的贡献,以及他自身具备的影响力与商业价值,享受这样的特权本无可厚非。成王败寇,这是体育竞技的铁律。王者就应该拥有王者的格调。而且张亚东也明言,孙杨的座驾根本算不上什么豪车,队里很多教练的车都要比这个高级得多。

但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孙杨一边享受着远高于其他队员的待遇,一边却呼吁外界平视自己。他在接受中央电视台一对一访谈时言之凿凿:“大家可能把我的位置放得太高了,如果能更简单,大家轻松点也挺好的,不要活得这么累。我希望大家能给我更多的空间,把我当成平常人一样对待,如果经常把我放在奥运会冠军的高度,这样的话,很多事情永远会存在问题,会有矛盾。”

这就是孙杨式思维与大众的差异所在,有时候大家认为的他的出格之处,孙杨本人却觉得自己很平常。孙杨此前的所作所为被人诟病,乃至触犯法律红线,最根本的原因并非外界没有将他视同平常人对待,而在于他身居特殊地位却没有以相应的行为规范来要求自己。

面对朱志根 孙杨的“关心”没兑现

孙杨训练时,朱志根曾在一旁默默关注孙杨训练时,朱志根曾在一旁默默关注

“形同陌路。”这是现场观察之后,媒体给朱志根与孙杨两人最新关系下的结论。

就在孙杨奔赴青岛参加全国游泳冠军赛之前两周,他的身上再次爆出新闻。4月24日,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朱志根以“身体原因”无法继续执教孙杨,张亚东“暂时接管”。

在圈内人看来,这对携手了10年的师徒,一系列分分合合之后,终于走到了尽头。朱志根是否确实病重无法执教?成了一道谜题。本次全国冠军赛,记者们都试图探寻到它的答案。

这并不容易,昔日师徒,如今成了彼此的禁忌。在孙杨面前,各路记者都变得小心翼翼。第一天的200米自由泳,孙杨获得冠军,在有限的几分钟采访时间内,没有人主动触碰“朱志根”的相关话题。直到第三天上午,400米自由泳预赛过后,孙杨游完经过混合采访区时,终于有记者忍不住了,“现在你和朱志根关系如何?”

孙杨侧过脸去,表情十分平静,“现在比赛期间我只是关注自己的东西,至于场外的那些我不会过多的关心,我只会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有人仍不甘心:“听说朱志根身体不好,你是否关心过他的健康问题?”孙杨没有任何犹豫与迟疑,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一直都很关心他的身体,我也一直都知道他的身体不好。”

很快,孙杨的表态变成了媒体的标题,他的这一表现给自己赢得了不少好感与赞赏。“看看,孙杨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吧。”有网友这样评论。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作为另一方当事人,朱志根一直在躲避着采访。“这个我不说”、“我不清楚”成了他应对媒体的挡箭牌。比赛池、放松池、休息区,构成了赛场的三大活动场所,不管在哪片区域,朱志根都尽量避免与孙杨装进同一个镜头里面。尽管孙杨说自己关心着前任教练的身体,但从6天的比赛来看,在赛场,两人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甚至眼神的交汇都很难出现。

浙江队的休息区在场馆的最深处,距离出口最远,孙杨躺上按摩床,张亚东就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他的身边。而此时的朱志根,则远远的站着,和自己的几名弟子交谈。有人捕捉到了这样的瞬间:一名外省队员和朱志根站在一起,通过对面的大屏幕观看着比赛,孙杨从两人身后经过。人们以为他要上前和朱志根打招呼,怎料他上前拍了拍那名队员的肩膀,并迅速离开。

他口头上的“关心”,并没有在公众面前兑现。

他人眼中的孙杨 两位师傅褒贬不一

张亚东孙杨在训练中张亚东孙杨在训练中

时隔八个月复出,孙杨依然是媒体眼中的红人,本次冠军赛有120位记者报名,至少有一半人出现在每次孙杨亮相的赛场,将混合采访区挤得水泄不通。叶诗文、刘子歌、焦刘洋三位奥运冠军,基本上无人问津。

粉丝们对于孙杨,依旧充满着热情。支持孙杨的横幅,从第一天挂上看台,一直挂到比赛全部结束。首日比赛,孙杨得到的喝彩声并不多,到了最后一日,观众席里喊的都是他的名字。

沉默了两天之后,朱志根终于开腔。就在孙杨表态“一直在关心朱导身体”的当天,全部比赛结束之后,在空荡荡的场馆内,朱志根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并不愿意直接谈论孙杨,但似乎想向外表达着某种情绪。

“你是奥运会冠军,你是世界冠军,你是全国冠军,要注意各方面形象,大家都在关注你。但是你的一言一行,不说是楷模和榜样,最起码你要过得去。”

“你看吴鹏,始终不会把我忘记,一直说没有朱指导就没有我今天。作为一个教练员,我肯定是为他好,不是像别人说的要搞死他,不会的!”

“今天你是一个红人,大家都会捧你,但是到了退役的时候,人家发现你的文化知识文化程度这么低。我们教练员真的是为运动员好,但往往有时候运动员不会去理解。”

处处没有点名孙杨,但处处直指孙杨。

与朱志根的满腹怨言相反,孙杨的新教练张亚东,对弟子的言行更多的是赞赏。最后一天的1500米自由泳,张亚东来到泳池边,对着池中的孙杨不停做出各种手势。一会儿是挑起拇指,一会儿是挥舞拳头,这是一种只有师徒二人才能看懂的战术语言。孙杨顺利游完全程并轻松夺冠,心一直悬着的张亚东总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我带了他半个月,他只有星期六晚上才有假。孙杨偶尔出去一下不可以吗?他跟朋友在一起,也是舒缓一周的身心疲惫,需要跟朋友出去聊聊缓解一下自己。我已经对他够苛刻了,每天才给1个小时的自由时间。”张亚东说。在他看来,孙杨已比过去成熟许多,“很多事情,特别是处理自己的一些负面新闻,以前遇到与事实不符的报道,孙杨会很激动,他现在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就是成熟。”

结语

孙杨这次复出,用三块金牌证明了“不是说我离开谁谁谁,我孙杨就退步了。”也以此回击了外界对他的质疑。中国体坛就是这般功利,在成绩面前,一切都可以掩盖,也难怪曾有领导下过“中国运动员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运动员”的论断。的确,孙杨依然是水上霸主,所以他依然享有“特权”,享受“保护”,本次锦标赛期间,孙杨某次在公开场合谈到日本时口无遮拦,但幸好央视对视频进行了剪辑,众多媒体也默契地缄口不言。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