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跑打人校方:这不是中国足球

西安路跑赛打人方不承认蓄意捣乱,被打者拒不接受道歉

0人评论
167
责编:侯达峰 收听

编辑1

导语

“这只是孩子无意间产生了冲突,绝对不是故意地去捣乱比赛。”西安路跑赛打人者李飞的教练辩解道,“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小比赛,有什么必要呢。就算真的是坏蛋,谁会蠢到在大庭广众、长枪短炮之下这么明显地动手?这是田径,又不是中国足球。” ...详细

撰稿:肖苑玫 刘璟文

4月27日上午,从兰州赶到西安参加2014年全国10公里路跑联赛(西安站)的张宝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比赛中被打且被撕掉了号码布,虽然因为两次被打耽搁了5分来钟,但凭借鞋底芯片的信息,他的成绩被确认有效并获得了男子10公里专业组的亚军(最终成绩比冠军慢1分钟)。

4月29日,被打者张宝强回到兰州的第二天,打人者李飞所属西安体院竞技体校的副校长王丽君与李飞的教练乘坐早班飞机赶到张宝强学校并于下午上课前在会议室见面。不过,张宝强表示,不接受来自西安方面的道歉。

张宝强拒不接受道歉:打人者仍在污蔑

西安体院校方前往兰州向张宝强道歉 西安体院校方前往兰州向张宝强道歉

被打者张宝强赛后所描述的现况是:一开始他(李飞)绊我,我说了让他慢点,他也不说话。对方仍然绊他,他就骂了几句,对方突然开始用手推他,还把他拉出跑步队伍,按倒在地上拳打脚踢。我胳膊上的伤就是倒地时擦破的。之后有个保安上前制止他,我才得以逃脱,起身继续比赛。开始第二圈后,差不多就是在第一次被打的位置,他(李飞)也不知道从哪儿又冒了出来,还带了个人(李飞的同学李潼)一起,再次把我拉到一边用拳头打我,两人还扯下了我的号码布。那时有个工作人员跑过来制止他们,他们立马拿着我的号码布跑了。

不过,因为组委会工作不够严谨的原因无法第一时间找到打人者。成为事发当日惟一一个发声的当事人,由此获得了绝大部分的同情票。

4月28日晚上,被媒体曝光照片的打人者李飞向组委会主动承认错误,西安体院竞技体校发表公开致歉信。李飞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是张宝强先动手打的人。4月29日下午六点半,腾讯体育致电刚结束训练的张宝强,他直言,自己已与西安体院的领导见过面,但不接受对方的道歉,他认为李飞的说辞是对自己公开的诽谤、污蔑,他要求西安体院方面查清真相,给自己一个真诚的道歉。他表示,将视对方态度和调查结果,再决定是否用法律手段维权。

自4月28日上午第一次接通张宝强电话至发稿时,腾讯体育先后打了8次电话,在接通的六次电话中,张宝强多次表示将按照法律程序走,只想知道为什么要打他?此外,在与他通话过程中,他的声音始终冷静,就连回答“他们的回答令我十分气愤”时的语气都非常平静,似乎并没有强烈的继续维权的表达。

张宝强是西北民族大学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大三学生,回到学校后每天下午都要训练,因为五月下旬他还要参加全国田径大奖赛。他告诉腾讯体育,这两天接到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记者的采访电话,昨天晚上感觉头有些疼。上课、训练期间,仍不断会有电话进来。他说,教练很理解他目前的处境,最关心的是他的身体。

对于未能第一时间找出“打人者”的组委会,张宝强并没有抱怨,相反他告诉腾讯体育,他很感谢组委会,很感谢李宁公司(协办方)提供了这样一个比赛的机会。他认为组委会对他挺好的。当得知张宝强被打之后,组委会立刻做出了补偿工作:让获得第二名的他拿到了与第一名一样多的奖金,此外还得到了1000块的补偿。正因为组委会表示会努力寻找打人者,张宝强才安心地回到了兰州。

冲突双方各执一词 图片不能还原全过程

目前的图片只能部分还原第一次打斗的情况 目前的图片只能部分还原第一次打斗的情况

西安当地的《华商报》是本次新闻的始发源,4月28日在要闻版所刊发的图文报道《同一地点两次被打男子仍夺亚军》引发了这波震动,这组照片系由该报摄影记者闫文清所拍,这组照片也成为组委会、公安部门在3000名公开组参赛选手中寻人的线索之一。

4月28日晚,承受不住舆论压力的打人者李飞向组委会承认错误并由其所属学校西安体院竞技体校发表公开致歉,他本人在《华商报》记者张尧的采访中回顾了事发经过,他的说辞与被打者的说辞大相径庭。李飞的描述是:起跑不久人很多,当时有个人在后面绊了下我,我就失去重心身体撞到了他。他转头就说了句脏话,然后还向我吐了口水。我当然生气啊,就拽着他问他想干嘛,然后他抡了我一肘,我就继续把他往外拽……

闫文清告诉腾讯体育,这组照片是他在4月27日比赛当日在开道车上拍到的,他记得是在出发800米时看到的这一幕。由于离事发地点有一点距离,他没有听到彼此的对话,也没看到有没有吐口水,只看到了打人的动作。他指出,李飞的队友看着是来劝架的。闫文清强调,他只拍到了第一圈打人的照片,并没有拍到第二圈的打人情况,也不清楚第二圈发生了什么。

他将拍到的图片告诉在终点等候的文字记者张尧,后者在采访被打者张宝强时证实了事件确有发生。但因为组委会没有登记公开组(李飞的参赛组)选手的姓名导致记者无法第一时间内找到打人者,故只发出了被打者一方的声音。根据闫文清所述,目前网络上所刊载的照片均是第一圈发生的打人照片,并非整个打人事件全部的图片,也不能成为整件事情的证据。

4月29日《华商报》再次推出重磅新闻《打人者:是他先打了我》,张尧告诉腾讯体育,这两天他陆续接到了来自各地的同行电话,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转述当时采访到的内容,不做任何评论。

校方绝不承认阴谋论:这不是中国足球

张宝强(右三)曾对媒体这样表达:3-8名都来自西安体院 张宝强(右三)曾对媒体这样表达:3-8名都来自西安体院

在“打人事件”曝光后,在媒体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西安体育学院方面迅速展开了危机公关。

虽然在西安体院的公开致歉信中,提及“打人者系我们附属竞技体育学校田径队队员李飞、李潼二人”。但经过腾讯体育向学院附属竞技体校校办相关负责人求证,李潼并非“打人者之一”或“参与打人者”。作为李飞的室友,李潼当时是看到好友和他人发生争执,赶上前去劝架,并不存在“两人殴打张宝强一人”的情况。而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张宝强、李飞及其教练的确认。

根据西安当地《华商报》的报道,在通过组委会进行采访时,李飞表达了歉意,“向学校道歉,也要向社会道歉”。不过他并未提及要向张宝强说声对不起,并始终强调是后者先恶言相向并朝自己吐口水,气不过才动手。此后,或许是难以面对巨大的媒体压力,李飞将手机关机,就连来到兰州向张宝强致歉的教练也无法联系上他。

据校方表示,李飞和李潼等都是以个人名义报名参赛,并非由校田径队统一组织。但学校方面还是由副校长王丽君及李飞的教练作为代表,29日从西安飞到兰州,向张宝强登门道歉。“不管怎么样,打人就是不对的。遇到了矛盾,我们还是要求学生先检查自己。”王丽君表示,“但毕竟不在现场,也不是亲身经历,两人说法不一的地方还要回去再调查清楚,确认了李飞的错误后,我们会根据学生守则里的规定进行惩罚,也可以再次向宝强同学道歉。”

在很多跑者看来,抢夺号码布的恶劣程度,其实比在比赛过程中打人更严重。因为这是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摆明了就是要是毁掉对方的比赛成绩。因此网友讨论中不乏阴谋论的猜测:李飞打人的行为是早有预谋的,只是扮演了一个“弃子”的角色,就是要“兑掉”张宝强这个很有竞争力的选手——不久前举行的全国田径大奖赛肇庆站比赛中,张宝强获得5000米和10000米冠军。他的教练张云山说:“如果不是这次意外,张宝强肯定能夺冠,我们就是冲着冠军去的,他有这个实力,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主动去挑事呢?”。

但本站的冠军并非来自西安体院,这样的论调也让李教练嗤之以鼻。“这只是孩子无意间产生了冲突,绝对不是故意地去捣乱比赛。”李教练辩解道,“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小比赛,有什么必要呢。就算真的是坏蛋,谁会蠢到在大庭广众、长枪短炮之下这么明显地动手?这是田径,又不是中国足球。”

打人是否立案:轻微伤不构成刑事犯罪

张宝强展示自己的伤情 张宝强展示自己的伤情

不管是谁先动手,或是是否蓄意为之,李飞确实做出了殴打并掀倒张宝强的行为,而毫无疑问这是体育道德缺失的体现。除了学校方面针对校风校纪的处罚外,李飞还有可能要承担在其他方面的后果。如果组委会认定他违反比赛规则,他有可能将被取消参加明年西安站或是其他分站赛事的资格;如果中国田协重视并追究此事,他极有可能面临国内专业田径赛事的停赛;而如果警方介入并认定打人属违法行为,还将面临治安管理处罚,甚至是刑事处罚。

从图片看,被打者张宝强仅有手肘有擦伤。腾讯体育先后咨询了多名法律界人士,从中获悉,李飞主动承认错误的态度有利于减轻对他的处罚。另外,律师们也提醒腾讯体育说,就目前的文字报道和图片报道尚不能够对李飞打人的性质做出界定,现在并不知道张宝强有没内伤,这需要时间观察。在我国,轻微伤是不构成刑事犯罪的,轻伤和重伤构成刑事犯罪,每一级别的伤势都有着严格的鉴定标准。

张宝强自言4月28日中午留守在西安寻找打人者的家人已向曲江派出所报了案,具体报案时间他不清楚。据《华商报》公安口记者李小博介绍说,目前西安体院正在与体育局联合调查此事,公安部门将视调查结果再对事件性质进行定论。

网络上围观者一片指责声中,却也激起了西安体院其他学生的反弹。“打架是个人行为,固然对学校的形象有负面影响。但把它上升到整个学校水平的体现,或是整个西安人甚至陕西人水平如何低,显然是有失偏颇的。”一名西安体院体育传媒系的学生愤愤不平地说道。而据了解,在西安体院内,附属竞技体育学校本来就会和本院区分开来,绝大部分都是专业运动员,和本院学生在学习和生活交集并不多。另外,也有竞体学校的学生有如此论调,“我们体育生就是性格豪爽,不就是打个架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结语

在这次事件在比赛当日被媒体曝光后,赛事组织方的态度也值得玩味。一开始先是在媒体追问时表示,公开组分发号码布时无须进行身份核实,即便从照片中可以清晰看出打人的是身背24842号的也无法追查肇事者。一天后,当李飞主动找到组委会认错,他们对外的解释则是“人已经找到,但身份不便透露”。作为赛事主办方的陕西省体育局一直把责任推给组委会,而后者至始至终没有对外建立起沟通渠道。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