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楠

腾讯体育讯 在奥运会选拔赛最后站姿的最后一轮,原本最被看好参加三姿的选手陈东琦失常打出了一个8.1一个8.5环,最终,杜丽以总积分一分的优势获得了进入奥运的资格。而三天前,同样因为一分的优势,杜丽获得了女子十米气步枪的资格。面对记者的镜头,杜丽笑得格外开心:“我这是命有多硬。”

看到妻子杜丽能够跟自己一起去奥运会,庞伟说:“没有人知道她为了回归受了多大的苦。”


text

curr/total page

回归只因不舍家庭

2012年折戟伦敦奥运会后,30岁的杜丽决定向国际射联提出暂时退役的决定。当时山东体育局方面给她安排了一个很安逸的工作,每天上班喝喝茶就能度过,晚上回家就能够陪儿子。但庞伟那时处在最巅峰的状态,所以继续留在国家队,两人因此过上了聚少离多的日子。两年,虽然生活很轻松,杜丽却还是放不下射击场。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爱那把枪,而是习惯了射击队的生活,也舍不下老公庞伟。

2015年1月,她带着儿子和母亲回到北京,在射击馆附近买下一套房子,给儿子办理完转园手续,就回到熟悉的运动员公寓回归到了熟悉的生活:“其实放下枪的时候就觉得特别不甘心,当时只是因为结婚生子离开,但是觉得自己还是有进步空间,为什么不回来呢?”杜丽说,自己并不喜欢办公室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有挑战、太沉闷,而且没有老公的陪伴更是让她觉得并不像一个家。现在虽然白天都不能陪伴儿子,但是到了周末两个人能回家看看儿子,比赛训练不紧张的时候,儿子也会来馆里玩,对她来说就是幸福的。


杜丽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当时和庞伟谈恋爱为什么队里都没有阻止过。按照运动队的管理要求,虽然从不会棒打鸳鸯,但至少队员谈恋爱教练还是会过问一番。但他俩的事情不仅教练不阻止,甚至连过问都不问。倒是家里一开始还有些阻挠,认为庞伟比杜丽小,不太放心他能否照顾好女儿。不过,当杜丽第一次把庞伟带回家见了父母之后,老人的顾虑也不再有,因为面前这个小伙儿谦逊低调,绝对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如今的杜丽有着三重身份:运动员、妻子、母亲。如何看待自己这三重身份?杜丽说虽然很累,但自己还是都想去努力做好:“身份越多肯定就会越累,但任何一个身份都不能将就、凑合。我还是希望都做到最好。”

虽然在中国的运动队里,情侣不在少数,但真正的奥运冠军伉俪除了申雪赵宏博,也就只剩下杜丽和庞伟了。这一次奥运会,这对伉俪又可以携手冲击里约,必会再次成就一段佳话。



顶着腰伤痛苦回归

“其实她能够回来,我觉得就已经是英雄。”在杜丽再次获得奥运资格之后,庞伟由衷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虽然射击项目跟其他体育项目比算对年龄限制比较小的项目,即便上到五六十岁也可以从事。但是在中国这样的竞技环境下,要想一直保持一个很高的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对于一个母亲来说。

都知道生孩子对于女人来说就是重新再活一次,所有的骨骼都会在这个阶段重新变化,何况杜丽当年经历了剖腹产。生完孩子半年多,杜丽就回到队里训练,准备伦敦奥运会。有的时候在队里一训练就是五六个小时,射击项目最重要的就是腰部支撑,由于生完孩子杜丽的身体还没有完全调整好,加上每天高强度的训练,杜丽的腰也出现了严重劳损。经常训练完脱下“皮肤”,连转都转不动,经常会疼得半宿睡不着觉。

2015年重新回归拿起枪,又要再次经历这样的折磨,因为很久没有从事这个项目,要从力量支撑开始练起,似乎一下又把她带回到刚生完孩子复出那些日子里。高强度的训练,也让她一下消瘦了不少。年轻的运动员经常训练完就马上收拾枪,回去休息放假,而她因为腰部劳损,每次训练完都要坐在椅子上休息十来分钟再开始收拾。即便这样,她也没有想过放弃。

“我一直不敢说奥运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其实挺反感别人说是我什么四朝元老这样的话的。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时候,我就说我绝对不会一直这么打下去,但实际上我还是就这样打下来了。所以里约奥运会也是这样,我就是想着既然我参加了,那么我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打就好了。”对于奥运,杜丽这样说到。



顺其自然不再惧怕

不少射击运动员对于枪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对待它就像对待自己的好朋友,对于枪的每一个性能都了如指掌。而像杜丽这样离开了又重新回归、又曾经拥有过那么多辉煌的人,必然对枪也有着很深的感情吧?

装备商每年都会为运动员提供新的枪,有些人因为跟之前的枪有感情,即便有些内部零件已经老旧,重量也不像新枪那么轻,但依然还是会一直使用;有些喜欢研究的,就会挑各种性能更适合自己的枪来更换。唯独问到杜丽如何挑选一把枪的时候,她给出的答案很简单:颜值。杜丽那把枪是供应商专门为奥运冠军设计的金色枪杆,杜丽说自己喜欢这把枪不是因为它什么性能,仅仅就是看着好看。而过去她选枪也是先看到好看的,拿来用之后自己再去慢慢适应。

“可能我练射击也是有天赋的原因吧!很自然地从事了这个事业。”退役那几年杜丽说自己第一次感觉到枪对自己的重要性:“唯独那个时候会去想念枪,才觉得射击真是我应该去做的事,没有离开过没有这样的体会。以前当运动员的时候总是想着离开赛场我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但真正离开了才知道还是赛场内的生活是属于我们的。”


重新回到赛场,杜丽说对于这个项目自己也有着更深的体会。她至今都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参加十米气步枪的经历,带着雅典奥运会首金的头衔,人们把家门口首金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她身上,但在最终的决赛中,她却失误没能完成夺得首金的任务。其实那天在预赛中,她的成绩很好,因为一切都太顺利,在预赛结束后她就一直兴奋地跟教练聊天,她以为自己一切都在自己的驾驭范围内。结果决赛开始,她一下感觉精神无法集中,完全无法投入比赛,最终才失掉了那块金牌。也就是那次教训让她记住了如何在大赛中调整自己的情绪。虽然凭的是天分,但杜丽却一直这样用心的总结,去一步步实现突破。

杜丽说,有了2008年和2012年的失败,重新站在奥运赛场上,自己什么都不再惧怕。顺其自然之后,自己就能够坦然去面对一切结果。一如她平静的生活,一切都顺其自然。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