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苏群:首先他是一个美国人,然后才是斯特恩

文/苏群

新年第一天,三十年前那个把NBA录像带送到中央电视台的人去世了,他去世的时候,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已经两个多月没有直播NBA比赛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

大卫·斯特恩知道这事,但他无能为力。

自从2014年从NBA总裁位置上退下来以后,他还坚持去上班,NBA为他保留着办公室。从办公室看出去,能看到中央公园,但他的目光所及,仅此而已。

NBA未来的命运,早就不在他手里,而是由他亲自挑选的接班人萧华掌控。萧华跟他很不一样,至少在危机公关的处理上,远远不如自己的师傅。在吃了斯特恩遗产的五年红利后,斯特恩在中国辛苦经营二十多年的市场, 一夜间灰飞烟灭。

在中国,有很多球迷对斯特恩耿耿于怀,原因是莫雷事件发生后,斯特恩曾公开赞许萧华,说他坚持“美国价值观”是对的。

其实,这是斯特恩最后一次帮他的弟子,这以后就帮不了了。如果萧华没有在日本说他的“价值观”,斯特恩可能有各种回旋的办法。

他首先是一个美国人,然后才是斯特恩。在那种特殊情况下,你要求斯特恩像一个中国人那样思维和说话是不可能的;同理,你不可能让一个中国人,像美国人一样思维和说话。为了避免更大的美国市场受损,斯特恩只能那样说,眼睁睁地看着一家又一家赞助商撤出中国赛。

两个多月后,他在纽约一家餐馆吃饭时,突发脑溢血,从那以后便人事不省。NBA何时在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复播,他攒下的这片海外市场还能不能回到从前,斯特恩再也无法知道了。

对球迷来说,斯特恩就是第一个念出那些巨星名字的人,虽然当时他们还都是毛孩子。单就这一点,斯特恩就很亲切和熟悉。

但是念名字只是他最简单的一项工作。作为一个律师,先在NBA工作18年,然后继任总裁,斯特恩把这个职业篮球联盟炒得火热,并推向全世界。他有几个特别巨大的贡献:第一,把NBA搬上电视直播;第二,从湖人队开始打造好莱坞式的明星体系;第三,走出美国,把市场推向全球。

这些都是他的业绩。对斯特恩说,更了不起的是亲手处理一起又一起公关危机,他像一个沉着冷静的船长,牢牢地把着舵,将NBA这只大船安全带过一波又一波的风浪。

斯特恩对所有可能损害观众兴趣、球员形象和市场的事都深恶痛绝,并且他有敏锐的嗅觉,能提前发现,防微杜渐。

比如上世纪80年代扫毒,让NBA度过了第一次形象危机;然后是力挺身染艾滋病病毒的“魔术师”约翰逊;2004年奥本山宫殿打架事件,他出重拳惩罚球员,将球迷奉为上帝;接下来,他出台“着装令”,严禁球员着嘻哈装入场,不仅留住了中产阶层球迷,更为球星打开了高档时装的代言新世界。

斯特恩在处理危机时,目标坚定,手腕灵活而强硬,这让他在NBA数次停摆中占据上风,让这个联盟不致破产倒闭。

在开拓海外市场的过程中,斯特恩要面临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意识形态,他擅长跟各种人打交道,避开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突出篮球本身,将篮球作为载体。

他来到中国时,我们的改革开放不过10年,当时很缺乏跟他这样的人打交道的经验。他说自己在央视等了四个小时,尽管现在还有几种其他的版本。他回国后,让手下每个月往央视邮寄比赛录像带,有时候寄到台里已经过了三个月。那时候,他给的比赛都是免费播放。

中国这个市场的打开,是从录像带里夹的饮料、球鞋广告开始,NBA和央视分成,开始是央视拿大头,后来对半分,再后来广告越做越多,NBA拿大头。

2001年我去采访乔丹复出的第一场比赛

斯特恩对中国抱有天然的好感,因为他们和美国人眼里的中国不一样。这里有巨大的市场,而且有打篮球的好苗子,喜欢篮球的青少年很多。中国人好面子,也好客,既然你是来传播篮球,就对你非常客气。

所以,斯特恩牢牢地把握了NBA在中国的定位:这是中美文化交流的最好桥梁。篮球不像电影,篮球比较纯粹。他叮嘱手下要多做传播篮球的事,比如派教练到中国办学习班、训练营,派球星到穷困地区的小学去,捐篮球架和场地,教孩子们打球。

在上世纪90年代,NBA每隔两年就会在日本举办两场常规赛,所以我去采访时见到他,都会问“你什么时候把NBA比赛带到中国去”。斯特恩总是说,还要等等,甚至在大郅已经到小牛打球了,他还说要等等。他在等一个巨星出现,并且在2001年跟我说,下一个很可能就是姚明。

2004年,姚明带着他的火箭队,登陆北京首都体育馆。

视频:斯特恩最后一次宣读选秀

斯特恩从来没有打过篮球,他只是喜欢看,是纽约尼克的死忠。他的体育锻炼更多是高尔夫球。

但他很懂球,作为一个阅历丰富的职业联盟管理者,他不会跟风。

2010年,我在北京君悦大酒店最后一次采访他。当时斯特恩不到70岁,已有点老态龙钟,但思维敏捷。我最后一个问题,是问他詹姆斯和韦德、博什在迈阿密结成“三巨头”,这下总冠军是不是就没有悬念了?

斯特恩笑着说:我觉得未必。篮球是一项团队运动,你三个人很强大,但身边的人就未必强过别人。他说,不信,我们打个赌?第二年6月,小牛队击败热火夺得队史第一个总冠军。

斯特恩来中国送录像带时,还没有意识到会给自己取一个中国名字。如果他晚来二十年,可能会告诉央视的李壮说,我的名字叫“史东”。

但他比那些取了中国名字的美国律师、政客更懂中国。他非常清楚,要在这片市场立足,首先要了解这个国家,了解这个国家的人。

他亲手挑选了萧华做自己的接班人,但是这个取了中国名字的新总裁,似乎没有他那么了解中国。

但斯特恩终究是一个美国人。他也曾试图趁着2008年奥运会的东风,买下当时的甲B,建立一个由NBA经营的联赛。这可能是他没有实现的最大的一个梦想。

尘归尘,土归土,眼看樯橹灰飞烟灭,他也无可奈何,撒手西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herryl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