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帕克:不愿用任何东西来换在马刺渡过的17年

采访、撰文:沈洋

超级企鹅红蓝大战的行程表里,帕克和吉诺比利的活动安排是几乎分开的,除了最后的红毯时刻,他们会一起登场之外,在正式比赛开始的前几日里,他们的日程截然不同。

较少来中国的吉诺比利带着几个从阿根廷远道而来的朋友观光游览,帕克则一站又一站马不停蹄的跑着品牌和赞助商安排的活动。他们在不同的日子里各自忙碌着。

“我知道他练球了,”帕克对记者眨了眨眼睛。尽管他们在各自的生活轨迹中行走着,但好像总是知道对方在做什么。

“他得练练,因为他都好久没打球了,”帕克笑了笑,不忘在趁机揶揄一下好友。

这是一对因为相处了太久,连对方使一个眼神就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好朋友,场上和场下都是。

17年前,他们作为队友第一次站在了一起。17年之后,他们在各自退役之后,又一次站在同一块场地上。只是这一次,他们不再是队友,而是对手。

“本来在中国打红蓝大战就很高兴,后来他们跟我说马努也一起打,我就更加期待了。我们不会在乎谁输谁赢,能够再在一起打球就很开心了。”帕克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他能做那么多年的队友,那么多年的朋友。”

来到中国之前,他们相约在一起打网球,来到了中国之后,他们在篮球世界杯的场边搞笑自拍,实力抢镜。一转眼,二人又要在上海见面了。

来到中国已经有12天的帕克,脸上总会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疲惫感。他笑说自己接受了无数个专访,出席了不知道多少场的活动,可一提到马上就能和吉诺比利一起上场打球,他的眼神里顿时散发出了神彩,仿佛又让人们看到了往日法国跑车的凌厉和劲道。

这是一份持续了17年的情感。一个来自法国,一个来自阿根廷,还有邓肯,来自美属维京群岛。可是,那些别人眼里的怪咖,却彼此在场上和场下互相成就。友谊、荣誉、胜利、总冠军戒指,就都一个个的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们三个来自山南海北的人为什么可以做成好朋友。但是一切就发生了。就是这么简单。”友谊这种东西,就像爱情一样,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不管各自带着多么迥异的人生轨迹慢慢走来,总有着冥冥之中的东西牵引着彼此,成为各自的唯一。

“我真不知道,如果我们不是球员或者教练,我们这几个人会是什么样子,做着什么工作,是不是还能遇到这样的友谊。我只知道,我们足够幸运能够一起拿那么多的冠军。”帕克回忆着。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话题,也时常萦绕在很多人的心里。

如果,他们三人在任意的其他队效力,那么恐怕各自所取得的个人成都会比今天的更高。

“是的,没错。”这是帕克在听到外界的评价时的第一个反应。他是那么笃定这一点。

“可是,我不会用任何的事情去交换在马刺的17年。我不会用任何去交换我们在一起夺得的荣誉。五枚总冠军戒指。那是比任何个人成就都要高的荣誉。”

马刺就像是一枚印章,早就深深地刻在了帕克的心里。 “圣安东尼奥确实是小城市,小球市,可是我早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他们三人早就把圣安东尼奥当成自己的家,彼此又离的不远。据说波波老爷子遛弯儿的时候就能串遍GDP的家。

“是的,我爱圣安东尼奥,那里也是我退役以后选择留下的地方,”离开马刺的日子,帕克曾说,“一切都需要自己去适应新的变化。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好在,他在外漂泊了一个赛季,就选择了叶落归根。

做出退役决定的那一天,帕克形容他自己始终是带着笑容的。

“那一天,我一起床就做了退役的决定。”

“我真的就是开心,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因为我所想要达到的目标全部都达到了。”他说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没有伤感,没有遗憾。“只是我的家人有些意外,他们全都以为我会再打个一两年再退役。可这是我的决定。他们都支持,”

然后他用了最简单的方式对外宣布。

他早早地找了马克-斯皮尔斯,也就是他最为信任的记者,做了这样的一个采访。在访问中,他轻描淡写的告诉斯皮尔斯,18年的职业生涯到此为止。

人们都说,虽然帕克的职业生涯没有在马刺结束,但是,他不拖泥带水的离开却正好说明了他无论何时身体里流淌的都是马刺血液。“我知道,蒂米(邓肯)和马努也是这样干脆的。我不能为别人说话,但是我只知道这是我想要的简单的方式。搞个退役仪式这种事不太适合我。”

就这样,他很“马刺”地转身离开了。

退役之后的日子里,他和家人更多的待在了一起,陪着他们旅行。“以前做球员,两天就得飞一个地方,我几乎没有时间陪伴他们,现在我可以真正的停下来好好和他们在一起了。”

当记者问他,你最怀念NBA的部分是什么?帕克却笑笑说:“我什么也不怀念。”

没有挂怀牵绊,没有未竟之志,帕克好像一下子将过去的18年全部遗忘了。

现在,他是两家法国篮球俱乐部的老板,他有自己的基金会,他还在为自己代言的鞋子不停奔走。但是这已经几乎是他工作内容的全部。 他想跟自己的球员生涯做全部的割裂和告别。

又或者,再等等。

9月21日,他还是球员帕克。他说自己不给自己设限,想打多久就多久,他还会听从教练的安排,随时听从对方的召唤。就像他在过去18年里做的一样。

11月12日,他做好了最好告别的准备——

“如果要让我对过去18个赛季做个庆祝,一定会是那一天。”

“我会告诉自己,就算一切重来,我还是会用一样的方式去打球。 ”

他还会是那个第一步就能提速到200迈的法国跑车,然后来个陀螺旋转,轻轻地将球放入网窝,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 就像他在过去18年里做得一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hdongs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