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喝啤酒装意面还被用来喂狗 史上“最悲催”奖杯是它没错了

骄阳当头挂,已进入盛夏,不知不觉2018赛季已经结束了一个多月,斯坦利杯正在与谁分享这几日的惬意呢?按照惯例,上赛季夺冠的圣路易斯蓝调队成员有机会轮流与斯坦杯独处一日。“斯杯”轮流转,今日到我家,最近两天斯坦利杯可被蹂躏的不轻,所谓的杯中之王在调皮的球员手中颜面尽失。

赛期至今,我们已经见过蓝调队众将对斯坦利杯的各种用法,比如拿斯坦利杯喝啤酒、逛超市、喂女儿吃蛋糕等等,可后卫罗比-法布里(Robby Fabbri)绝对算得上是标新立异了,他竟把斯坦利杯装上意面,自己吃饱了之后又让自己的两条爱犬雨果和切尔西美餐了一顿!

雨果和切尔西是法布里家的重要一员,作为穆雷斯坦利杯之旅的一部分,它们昨天在安大略省的米西索加享受了这顿由斯坦利杯盛装的“大餐”,“一家人”还跟斯坦利杯合了影。法布里在奶奶家举行了泳池派对,雨果和切尔西钟爱意面,而法布里的奶奶喜欢吃奖杯里的肉丸子。

“你看这个面又长又宽,就像这个杯又大又圆”,队友亚历克斯-彼得兰杰洛(Alex Pietrangelo)也用斯坦利杯盛了意面,不过他可没有邀请家中的宠物一起品尝。清理完奖杯后,彼得兰杰洛带着家人、朋友一起去打高尔夫,而倒霉的斯坦利杯又成了他们装球的容器:“有了孩子,生活忙碌起来。我喜欢打高尔夫放松自己,这种感觉很特殊,很舒服。”

拥有115年历史的斯坦利杯可以说是北美球类运动中最高的荣誉,高89.54厘米,重15.5公斤,人送外号“杯中之王”。作为荣誉的象征,对于运动员说,它无疑是神圣的。可冠军球员用它来进行的庆祝活动,却又非常接地气,休赛期的斯坦利杯,远非“只可远观之物”——这样的对立统一已经融入了北美冰球的血液中。

每年冠军队有100天左右的时间可以拥有斯坦利杯,球队将用奖杯做巡游,然后赞助商和球队成员都会有一天与奖杯相处。历史悠久的地方就会有着无数的故事,斯坦利杯这样百年历史的奖杯自然也是故事多多。作为NHL的最高荣誉,球员们为之奋斗一生,当他们获得冠军奖杯的时候往往会做出常人不可理喻的事情......

比如:1994年纽约游骑兵冠军成员奥尔奇克把斯坦利杯带到了贝尔蒙公园观看美国三大赛马锦标之一的贝蒙锦标赛,并且用斯坦利杯盛了饲料,给当年的肯塔基德比(同为三冠赛之一)的冠军马Go For Gin喂饲料。而电影冰球英豪(The Rocket:Maurice Richard)则有一个画面,1944年蒙特利尔加拿大人夺冠之后,全队前往当地一家中餐馆狂欢喝的烂醉,最后饭店的伙计从洗碗池里捞出了斯坦利杯。2017年,企鹅门将马特-穆雷(Matt Murray)刚刚拿斯坦利杯喂了狗,一天后,前锋菲尔-卡塞尔(Phil Kessel)就用斯坦利杯装满热狗,自己吃了……

有的人会带着斯坦利杯去世界各地旅游,有的带着它开激情大Party,有的人拿它来给刚出生的婴儿洗澡,还有人的把孩子放进去然后孩子撒尿了……当然,这并不妨碍斯坦利杯的常规用法——喝香槟。

事实上,大家也不用太担心NHL的冠军得主会像今年NFL爱国者队的格隆考斯基一样把隆巴迪杯搞个洞,因为NHL会派专员盯着斯坦利杯,以免被这些“二货们”玩坏……

(大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ngwe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