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中国足球初尝归化 看看韩国冰球才叫拼:修改法律 入籍要考试!

撰文:徐思佳

2019年1月31日,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正式对外宣布了两名归化球员:李可(延纳里斯)、侯永永,正式入籍中国,新赛季将代表国安队征战中超联赛。

当延纳里斯变成李可,这个简单的“改名”昭示了中国足球初尝归化的第一步。

在此之前,日、韩、菲律宾、卡塔尔等国已经在归化领域小有心得。得益于7名归化球员的帮助,韩国男子冰球队成为史上第一支参加冰球世锦赛顶级组赛事的东亚区队伍,并且在平昌冬奥会上亮相。

归化,在多数人眼中,不过是一种为了在短期内提高体育成绩的“投机取巧”的省事途径。但完成归化的过程,远比想象得艰辛。

韩国为归化修改法律 入籍面试还要考韩国历史

2014年索契冬奥会,中国台湾的短道速滑选手孔祥真(其父为韩国人)是韩国代表团中唯一的归化选手。2018年平昌冬奥会,在全部144名韩国运动员中,有19位是更改了原始国籍的选手。其中,冰球是最大项,男女合计11名,其中,超过半数的归化选手并无韩国血缘。

2011年初,韩国变更《移民法》,承认科学经济文化体育等方面的杰出人才拥有双重国籍。如果还在韩国住过几年,归化手续简便到只要一个月左右。来自美国的冰球进攻手迈克·泰斯特伍德在2013年来到亚洲冰球联盟,效力于安阳汉拿队。

由于国际冰联的资格要求,男子球员转换国籍的先决条件相对严格:至少连续两个曲棍球赛季和连续16个月在他的新国家的国内联赛。因此,韩国队将归化的目光投向亚洲联盟韩国队的少数活跃外国球员。

迈克·泰斯特伍德

2015年,迈克在法律上,正式成为了一名韩国人。

“首先,我必须得到韩国奥委会的批准,他们还为我举行了一次听证会,我详细介绍了我的资料和在这支韩国队里我可以胜任的位置。”

韩国奥委会当场向迈克提问:“你为什么想成为双重公民?”

迈克回答:“我和韩国队友们一起比赛,我喜欢他们,我只想帮助他们成功,变得更好,成长,我希望成为在韩国推广冰球的一部分,获得公民身份是比我自己更重要的事情,这是关于我喜爱并愿意回馈他的项目。“

迈克回忆,成为韩国人的过程并不算容易,“我被送到相关部门考试,真的要复习、备考才能通过那些,有一个笔试是以韩国历史为中心的,然后还有一个很正式的面试。”

“老实说,如果对我的美国历史进行同样的考验,我可能会不及格。”

分房还配车?归化选手工资是韩国本土选手数倍

在来到亚洲冰球联盟之前,迈克和他的经纪人还获得了奥地利、德国和瑞典等几个欧洲联盟的合同。最终,他选择了刚刚起步的韩国俱乐部。前两个赛季,他为汉拿队打了48场比赛赚了多达20万美元——这比奥地利、德国和瑞典等更成熟的联赛中的许多球员报酬还高。

团队还为迈克提供了一套两居室的公寓和车,为他配了一名翻译,其实更像是一个“助理”,帮助他更好地熟悉韩国生活,帮他缴费、办银行业务,购买杂货等等。

为了补强守门员位置,韩国队在后期归化了加拿大籍守门员马特道尔顿,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他效力于俄罗斯大陆冰球联赛KHL,在冰球届,KHL是公认的可以和NHL水平相媲美的联盟。

“我之前在俄罗斯度过了三年,相比起来这里的感觉就像天堂,”道尔顿在一次接受韩媒采访时,这样说道。

这些归化选手大都已经把家搬到了韩国,家人、妻子、孩子也同样生活在这里。埃里克斯-普兰特是队中的防守队员,他说:“我的妻子住在首尔南部的安阳,在这里她生下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我不仅习惯了这里的冰球环境,还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对韩国俱乐部和整个亚洲联赛的进步速度感到震惊。”

挤占本土选手发展空间?韩国队正慢慢摆脱对归化选手的依赖

韩国冰球的崛起离不开主帅白志善和助理教练理查德-朴,也正是因为这两人此前在NHL效力的经历,韩国队才开始注重对北美选手的挖掘和归化工作。

白志善1967年出生在汉城,1岁的时候就移民去了加拿大,在多伦多的郊区,他很小就接触到了冰球。1990年,他代表匹兹堡企鹅在NHL首秀,成为出战NHL的第一位在韩国出生的选手。

他曾两次代表企鹅队捧得斯坦利杯,在NHL的战史共为六个赛季,除了企鹅之外,还为洛杉矶国王、渥太华参议员两队效力过。2002-03赛季在英格兰联赛的诺丁汉森黑豹队退役。随后白开始当教练,在AHL的大急流城狮鹫队担任助理教练。

2014年接到韩国冰球协会担任国家队主帅的邀请函时,已经是加拿大公民的白志善没有拒绝。

在白志善到来之前,韩国冰球的职业水平堪忧,“当时韩国一共只有120几位打冰球的选手,分布三支打亚洲联赛的队伍和几支大学队伍里,国家队甚至都没有自己的滑冰刀。”

薄弱的基础之下,归化成为了韩国冰球短时间内迅速进步的唯一“解药”。

2017年的札幌亚冬会上,中国冰球队0-10不敌了这支拥有7名北美归化选手的韩国队,赛后的群访区,有媒体向32岁的本土前锋金基胜询问了对“外籍”队友的看法,在一系列褒奖的词语之后,金基胜提到,“在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外籍选手归化后,韩国球员中确实有一些想法,那些'到来者'可能会阻挡其他本土球员的机会。”

归化来袭,本土选手的焦虑和紧迫感同样与日俱增。

平昌冬奥会后,韩国冰联与国家队主帅白志善完成了三年的合同续约。直到2021年,他还将继续担任韩国冰联国家队主任,负责监督女子冰球队,男子U-20队以及男子和女子U-18队。

不过,续约后的白志善并没有继续归化大业。在一周前刚刚结束的四国邀请赛上,7名北美归化选手中,只有守门员道尔顿和两名防守球员艾瑞克-瑞根和埃里克斯-普兰特参赛。

白志善在新的国家队中招募了更多韩国本土的年轻球员,“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过程,我们必须给这些人一个机会,”白志善说,“我们必须培养我们的韩国球员,这就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今年4月,韩国队将与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斯洛文尼亚,匈牙利和立陶宛队等同组较量(该级别为甲级A组,仅次于冠军组)。

“毫无疑问,你们会在世锦赛上看到更多韩国的年轻面孔。”四天前,白志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结语:

即便是最早吃到规模性归化外籍球员红利的韩国队,他们如今在做的也是逐步地“去归化”,在未来更长的时间内,他们都将瞄准职业联赛的发展和青训体系的建立。

对于刚刚初试归化的中国足球来说,先行一步的韩国冰球,似乎可以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借鉴和警示——归化可解燃眉之急,但绝非长久之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my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视频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