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苏群:在韦德眼里 理解比赛的真谛才是最重要的

韦德去看望“Jr. NBA世界冠军赛”上中国男队的孩子们。“中国校园篮球战队”男队由连云港外国语学校和清华附中为班底,加上在“全国校园篮球冠军赛”上表现优秀的初中男生。

韦德说:我如果还接着打的话,下赛季肯定在热火队。

“闪电侠”暂时不来中国打球,他的这个决定是在“Jr. NBA世界冠军赛”上说的,当时他作为这个比赛的宣传大使,亲自前往奥兰多,跟来自70个国家和地区、32个队共320名十三四岁的孩子见面、合影,并对他们说自己的肺腑之言:

打篮球和上课是一样的,我也是跟自己的孩子这么说,13岁、14岁是学篮球非常关键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你会真正去理解比赛的真谛:尊重比赛,团队合作。

球迷可能更关心他是不是回到热火队继续打球,退役之前会不会来中国打CBA。但他对全球十三四岁的孩子们说的话,可能对我们国家篮球的未来更加重要。十三四岁,正是中国孩子的初中阶段,这是我们青少年篮球当中最薄弱的一环,比赛少、师资缺乏、没有规模大而统一的竞赛平台。

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10年以后,或者15年以后,中国还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姚明?

这个问题,问的其实不是10年后,或者15年以后,而是现在。10年后,或者15年后,指的是未来;“姚明”也非特指2.26米的NBA全明星中锋,而是指未来世界级的中国球员。

10年后成为世界级球星,那么这个孩子现在差不多12岁了;15年后成为世界级球星,那么他或她现在差不多六七岁。问那么远将来的事,其实看的是现在6-14岁年龄阶段,中国有没有“姚明”。

苏群:在韦德眼里 理解比赛的真谛才是最重要的

“中国校园篮球战队”男队最突出的是清华附中的偰李永炜,在“Jr. NBA世界冠军赛上”5战平均贡献15.6分,篮板球5.8个,助攻3.2次,但球队输给非洲&中东联队30分。

姚明是不能复制的。陆浩曾经跟我这么说:“姚明的成长非常特殊,首先他拥有这样独特的身体条件;其次他出生在上海,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这个城市有很强的包容性;他又接受了中国专业体育体制的训练;他自小的家庭教育非常好,有一个要求非常严格的母亲,而他的父亲豁达乐观,那种幽默的性格也传给了他。”

显然,姚明的出现是非常特殊的“个案”。姚明进上海青年队接受中国顶级的专业训练,正是14岁。但对中国篮球来说,悲剧在于很多个“姚明”在这个年龄段还没有被发现、甚至都未能自觉时,就已经被体制扼杀在萌芽状态。我们国家篮球发展的最大瓶颈是“体教分离”,当孩子们长成为少年之后,如果还想打高水平篮球,必须在专业和高校之间做一个选择。一旦进入其中一个系统,再想回头,几率非常低。

这两个系统,一个是体育局系统,另一个是教育局系统,在管理体系上相互隔绝,井水不犯河水,所以,这种选择其实更是抉择。要打破这种现状,靠姚明是不够的。姚明是篮协主席,但他的权力范围仅止于体育局系统,CBA、国家队是他的主力战场。但姚明利用他的影响力,在大力推广小篮球(6-14岁),这是件功德无量的事,也许15年以后我们才会回头来高度评价这一举措。

如果想在10年、15年之后出现新的世界级明星,我们必须为金字塔塔基的孩子们提供适合成长的土壤:完整的竞赛体系,大量的正规比赛,梯级的人才通道。其核心内容是:比赛,大量的比赛,大量的正规的比赛!

苏群:在韦德眼里 理解比赛的真谛才是最重要的

传奇明星格兰特-希尔跟中国“校园篮球战队”的孩子们一起参加“NBA关怀行动”的社区劳动。这次“Jr. NBA世界冠军赛”期间,韦德、希尔、德拉蒙德、凯琴斯等十几位NBA和WNBA球星到场为孩子们加油,“飞人”卡特担任比赛现场解说。

大学篮球CUBA有相当的规模,但构成完整的金字塔,我们需要有高水平的高中联赛,往下是高水平初中联赛,再往下是小学的小篮球联赛。这三项比赛都应该是全国性的,统一的规则、赛制,大规模的参赛学校,以区为基础区域打联赛,往上是全市范围的锦标赛、省级锦标赛,最后是全国的会战式锦标赛。一个年轻球员,在踏进CBA和国家队之前,如果能够经历12年左右的正规联赛历练,他的比赛经验、心理决非当下圈养式的培训可比。

高中是最接近成年级别的阶段,但在今年我在北京五棵松看过一场耐高决赛,清华附中跟台湾能仁家商交手,身高占据绝对优势,但比赛经验少很多,双方实力差距在20分左右。

高中往下,孩子们的现状如何呢?今年夏天,我有机会接触了这两个年龄段打篮球的小朋友:一次是在苏州观看全国小篮球决赛,另一次是在天津武清看“少年NBA”(Jr. NBA)的训练,几天后他们就去了美国奥兰多参加“Jr. NBA世界冠军赛”

小篮球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规模,但初中级别的比赛却非常少。从今年开始,“Jr. NBA”第一次在美国举行世界冠军赛,刚好填补了12-14岁这个年龄段的空白。教育部和NBA合作举办“全国校园篮球冠军赛”,这也是Jr. NBA世界冠军赛的中国区选拔赛,为初中的校园篮球创建了一个来之不易的竞赛平台。

苏群:在韦德眼里 理解比赛的真谛才是最重要的

成都实验中学的王雨桐司职中锋,6场比赛平均得14.2分和9.0个篮板,但女队非常遗憾地输给了加拿大队。

8月5日至12日,由男女各10名球员组成的中国校园篮球战队,在美国奥兰多参加了“Jr. NBA世界冠军赛”。去美国参赛的有20人,但选拔出20人的“全国校园篮球冠军赛”吸引了来自全国23个省市的43支男女子初中球队参加,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覆盖范围最广的校园篮球赛事。此次比赛全国划分为四大赛区,各省市自治区分别派出一支男队和一支女队参加在杭州、广州、北京和成都举办的分区赛,各分区赛前两名共16队在5月参加了在天津武清进行的总决赛,最终江苏省代表队和湖南省代表队分别获得男女组冠军。

我到武清的“NBA中心”去看了孩子们训练,此时要去美国参赛的男女队已经组成。男队的班底是连云港外语学校,女队班底是长沙雅礼中学。

苏群:在韦德眼里 理解比赛的真谛才是最重要的

以长沙雅礼中学女篮为班底,加上全国各地的初中女生,“中国校园篮球战队”女队在“Jr. NBA世界冠军赛”上打进了国际组四强。左一为全国优秀的中学教练彭丽君,右一为泸州天立中学教练魏光明

雅礼中学女篮在校园篮球圈非常有名,为国家女篮和国少输送过多名队员,这次带女队去美国的就是雅礼中学的名帅彭丽君。

彭老师在雅礼中学带队30多年,最了解学生篮球的难处。她说:“现在学生篮球这块,全国水平降得太多啦,我们学校一赢就是好几十分。找不到对手打,我们都找大好几岁的练。”

彭老师说,中学生平时上课紧张,但这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打正规比赛的机会太少了。“我们一年最多9场比赛,跟高年级打,那都不算正式比赛。每三年才有一次中学生运动会,也就多六七场球,”她说。

所以,这次有机会带队去美国参加“Jr. NBA世界冠军赛”,让彭老师非常兴奋。这不仅是同学们开眼界的机会,她自己也想好好看看全世界各地的中学生是什么水平,有什么独特的训练方法。彭老师说:“我最欣赏校园篮球赛的理念,就是挂在墙上那几个字,‘快乐、自信、团队’。”

苏群:在韦德眼里 理解比赛的真谛才是最重要的

天津武清的“NBA中心”为孩子们提供了NBA标准的集训场地。

不到奥兰多,不知道少年的篮球世界什么样。Jr. NBA在中国办比赛已经有三年,像这样在全国范围内办“校园篮球冠军赛”还是第一次,Jr. NBA办“世界冠军赛”也是第一次:美国划了8个片区,组了8个队,这是美国区;国际区也组了8个队,分别是加拿大、墨西哥、南美、非洲&中东联队、欧洲、印度、中国和亚太。美国青少年的实力太强大了,男女组都是大比分夺冠,分别击败中东&非洲联队和欧洲队。

在男子组,“中国校园篮球战队”小组赛曾以78-14大胜墨西哥队,却在实力上远远不及加拿大、非洲&中东联队和欧洲队,没有进入四强,最终1胜4负。“中国校园篮球战队”在女子组表现不错,小组赛2胜1负,然后淘汰了印度,但在国际组国际组半决赛输给欧洲队。这样算下来,男队打了5场比赛,女队打6场。

偰李永炜来自清华附中,在奥兰多的这5场球,加上全国校园篮球冠军赛的9场球,初中联赛5场,过去这一年他仅Jr. NBA的比赛就打了19场。

小偰这个罕见的姓读“谢”,但惊倒奥兰多的是他的投篮,在三分大赛中击败世界各地的青少年高手拿到冠军。偰李永炜说,这次校园篮球冠军赛加上李宁杯的比赛,他一年下来这种有计时、有裁判、有统计的正规比赛差不多三十四场,“我觉得远远不够,”小偰说,“怎么也得打七八十场,跟NBA一样,我的体力肯定够,我就喜欢打比赛。”

苏群:在韦德眼里 理解比赛的真谛才是最重要的

清华附中的偰李永炜获得“Jr. NBA世界冠军赛”三分球大赛男子组总冠军,大家称他是下一个丁彦雨航。来自长沙雅礼中学的周潇逸获得女子国际组冠军(在决赛输给了美国组冠军)。

武汉六中的杨驷骏经历了男队的4场失利,他感慨国外这些中学生的身体素质、基本功比我们好很多。他在技巧之夜与另两个国家的孩子合作,获得了男子组团队冠军,可是组织者让男女组的冠军来一次决战,居然输给了女队,最后被罚跳舞。杨驷骏说:“我在国内,这样的比赛一年大概能打四次,也就一二十场。这些比赛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更多的比赛来打造我们团队的素质。”

彭丽君老师已经跟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打了一辈子交道,她非常喜欢Jr. NBA办的这种比赛,说:“这种比赛就是能够让孩子去释放自己那种天真的能力,我觉得这个方面应该是中国学生应该学习的,我们的小孩就是太在意自己的得失和功利。我告诉她们,到这里来,比赛结果并不怎么重要,就是通过跟欧美对的对抗,来了解自己今后的路该怎么去走。”

在国内冠军决战时,连云港外国语学校爆冷战胜了清华附中,谁夺冠谁带队,连外的主教练董洪旭是这次男队的主教练。董老师对初中阶段篮球发展的瓶颈深有感触,他认为核心矛盾有三个,一是教练水平,二是打球和学习的冲突,三是比赛数量:

“地方是否有高水平的教练,高水平教练是否愿意下放到普通学校?他们的动力源在哪?学生的学习和训练时间的矛盾以及和学校文化的矛盾也是阻碍初中发现的重要因素!如果不和体育系统或者U字头比赛挂钩,很多学校一年也就是四场到六场,加上李宁杯能有八九场。这是普通中学的现状,甚至有很多学校根本没有参加省级及以上比赛的机会。”

这就是中国初中年龄段篮球发展的现状,北京四中、清华附中、明德华兴、重庆一中这样的篮球传统强校,一年能有三四十场正规比赛打,但我们需要更大规模、更完整赛制的比赛,为即将跨入青年阶段的孩子们提供成长的土壤。

“校园篮球冠军赛”只是NBA中国为推动校园篮球所做的项目之一。2014年,NBA与中国教育部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开展“校园篮球”项目,通过组织多样的篮球活动,全面推进篮球运动在中国中、小学的普及:

在2016-2017学年中,全中国11个省市、23所城市的525所学校在基于教育部和NBA中国联合开发的《全国中小学校园篮球教学指南-训练指导手册》,以及相应的训练指导视频的基础上,开展了每周一堂篮球课及其他多样的篮球活动,超过50万的学生受益于此。 2017-2018学年,4个省市加入,“校园篮球”项目覆盖范围扩大至15个省市,70余所城市的2,025所学校,影响学生超过200万名。2018-2019学年,校园篮球项目将覆盖全国所有省份,4000所校园篮球特色校。

我们国家的青少年篮球有这么多人在做,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默默无闻,远不像国家队、CBA、CUBA那么风光;像Jr. NBA组织的这种青少年比赛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训练越来越正规科学。只要我们坚持下去,10年以后会不会有“姚明”不敢说,15年以后,我们金字塔顶尖的选拔基础应该远远优于现在,人才越多,“姚明”出现的概率就越大。

(感谢赵唐薇对本文采访所做的贡献)

以上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苏群

免责声明: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eus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