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体育 > 2011深圳大运会 > 项目新闻 > 正文

复旦男排队员与学习较劲 保送研究生不愿缓考

2011年08月16日15:41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深圳8月16日电(记者李铮、王恒志)深圳大运会赛场上,他们是中国男排的战士。脱下战袍,他们又是复旦大学的普通学生。在名校复旦“宽进严出”的原则下,在“不能砸复旦牌子”的狠话已成为各校队的理念后,复旦的排球学生充实地过着和学习较劲的日子。

“里程碑”式人物朱旭皓

复旦男排自由人朱旭皓是队里唯一一名研究生,开学就要读广告专业研二的朱旭皓虽然是保送的,但过程没有一点水分。

朱旭皓说:“在复旦保送研究生是有硬性标准的,绩效成绩要在2.8以上,也就是本科四年五十多门课的平均成绩要在B以上。”

进入复旦校门前的专业运动员朱旭皓远没有现在的学习劲头。复旦男排主教练方川说:“朱旭皓的学习基础比较差,但本科的四年,他是下了苦功夫的。他免试念研究生也是我们排球队的一个里程碑。”

复旦各运动队的学生在本科评奖学金时还有一定的照顾,但到了研究生就要完全拼成绩了。而朱旭皓一点也不差。

朱旭皓说:“虽然研一的奖学金要过一段才评,排球队员的身份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但我依然有信心争得这份荣誉。”

研究生一年级的课程,朱旭皓已经得了四个A。

朱旭皓对记者说:“我们排球队一直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和普通学生一样,跟上他们生活、学习的节奏。除此之外,我们的排球打得也很棒。”

不愿缓考的蒋猛

副攻蒋猛是新闻专业大二的学生,在比赛和考试发生冲突时,蒋猛是最不愿意缓考的一个。

据了解,根据复旦大学的考试惯例,如果申请缓考,不但一次没过就面临着挂科的危险,而且缓考的课程基本没有得到A的机会,因为在正式考试时,老师已经将大部分份额的A给出去了。

2010年底因为要参加全国男排联赛,蒋猛不得不申请六门课的缓考,这一直是他的伤心事。蒋猛说:“每门课程学得都是全力以赴,所以正常发挥得A没问题,但因为缓考太可惜了。”

复旦大学主教练方川谈到蒋猛时笑着说,这小子,训练完连澡都不洗,买两个馒头就去学习了。是个爱学习的“疯子”。

蒋猛解释说:“我们每天训练完大概五点半左右,而有时候晚上的课六点半就开始。复旦的课,你六点以后去,前排的座位就没有了,为了上课效果更好一点,只能带着一身汗赶去了。”

虽然刚刚读到大二,但蒋猛已经对自己的学习生涯有了长远规划,再过一段时间,他将攻读公共事业管理的第二学位。

“我希望自己读到博士,”蒋猛最后对记者道出了更高的理想。

浪费降分名额的陈杰浤

复旦排球队员有免试入学的,有享受较多降分政策入学的,也有参加普通高考入学的,而没有任何专业队训练经历的陈杰浤就属于最后一种。

一提到这个参加了高考进入复旦的陈杰浤,主教练方川又爱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