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腾讯体育 > 正文

张斌:在足球“特区”作恶或难免 但不能炫耀

2010年10月21日14:48东方早报张斌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得曾经听一位球员出身的主教练说,球员们踢假球他必须默许,就让这些迟早要退役的老球员们挣些钱吧。当时听来并不诧异,甚至同情主教练在如此特殊的中国足球环境下也只有如此。现在想来,能够独善其身者寥寥。

一个接一个,一组又一组,涉案的人员越来越多,各类角色基本齐了。原本以为所谓的阶段性的分号或是句号都还没有正式落下,如此拓展开来,这收网的日子看来真是遥遥无期了。一定还会有不同的角色因为调查的深入而不得不与家人挥泪相别,将自己的自由交出来,为过往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人们在猜测被押至沈阳参与调查的这些足球人们未来刑期的同时,也在惊愕于全行业的沉沦,那些过往形象良好、口碑不错的居然也泥足深陷,或者以城市荣誉的名义,或者是俱乐部的生死存亡,或者是自身的个人利益,他们都曾经做了隐匿深藏的私下交易。记得曾经听一位球员出身的主教练说,球员们踢假球他必须默许,就让这些迟早要退役的老球员们挣些钱吧。当时听来并不诧异,甚至同情主教练在如此特殊的中国足球环境下也只有如此。现在想来,能够独善其身者寥寥。

每个人从网络空间里获知不断增加的长长涉案名单,大家似乎并不悲愤,“阳光之下并无新事”,甚至公众还会达成一种可怕的所谓共识——不都是这样嘛。人们一直认为为官一度是高危职业,谁能想到在一个竞赛水准极低的竞赛项目之中讨生活还会如此的危险,以至于要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何至于此啊?显然,行政监督形同虚设,行业监督纯属瞎掰,司法监督迟迟不肯介入,曾经的足球行业其实就是一个中国社会之中的“特区”。在这个“特区”之中,有人的嘴脸曾经是那样的丑恶无耻。对丑恶我们见怪不怪,最不能容忍的其实是无耻。还记得1999年的渝沈之战吗?当时在CCTV镜头前表演的人们,他们大谈所谓中国足球的天气,像是微醺之后难以自控,他们那时候真是有恃无恐,敢于在作恶之后还公然来挑衅社会公正和良知。

中国足球的当代环境纷繁复杂,作恶可以是一时难以把持,或者是迫不得已,但是绝不能出来再次无耻地炫耀作恶的结果,这样的人虽然不在多数,但是这种曾经刺痛过我们的极端事件这么多年了一直如鲠在喉。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何等混乱的时代,他们因为什么有恃无恐,说到底就是坚信没有人管,公众的愤怒算什么。那时候的公众意志还没有一个可以充分表达的互联网平台,行政意志如果不能与公众意志匹配在一起,公众意志又能如何呢?

还会有人被召唤到沈阳,或者协助调查,或者直接进入到司法程序之中。留在自由世界的足球人中有不少人一定度日如年,不知道何时是个句号。传闻不断,甚至是指名道姓,并且开始为某某人进行倒计时了。涉及的某某人也不要着急,最好不要急着辩解什么,时间可以说明一切。面对如此惨烈的足球现实,咱们权且好好看着,不要幸灾乐祸,更不要落井下石,借此发笔“国难财”就更加可恨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人在热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体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