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腾讯体育 > 综合体育 > 台球 > 正文

希金斯涉假仅属冰山一角 揭秘斯诺克阴暗拼图

2010年05月06日03:57东方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早报记者 陈均

希金斯涉假丑闻仅是冰山一角 三大因素激化该绅士运动畸形生态

在希金斯东窗事发前,去年英锦赛中就有另外5名球手因为涉假接受了警方的调查,其中甚至包括世界排名第二的马奎尔,世界第一、世界第二都涉嫌假球,斯诺克球坛的现状可想而知,而此前斯蒂芬·李、弗朗西斯科、汉恩等职业好手也都曾卷入假球风波……为什么看上去充满绅士风度的斯诺克运动是如此的不堪?

他是高高站在斯诺克世界之巅的王牌球手,他是为了30万欧元无视职业操守、出卖灵魂的犹大……关于希金斯,一夜之间有了两种解释,因为《世界新闻报》提供的那段视频,现在希金斯不得不放下球杆,面临终身禁赛的惩罚。老球王戴维斯表示:“这是斯诺克球坛最黑暗的一天。”而另一位伟大冠军亨德利的言论则更具现实意义,“这项运动早已经不干净。”难道希金斯的黑金丑闻只是冰山一角?

一个不清不白的身世

诞生后一直纠缠博彩业

这不得不提到斯诺克运动的起源,实际上,自从这项运动诞生以来,便与博彩业纠缠不清。和足球、橄榄球等其他运动一样,在英国斯诺克早就成为博彩公司的香饽饽,关于斯诺克的下注更是花样百出,胜负早已过时,一个球员能否单杆击出100+,一个球员率先打中什么颜色的球都可成为赌局,刚刚结束的世锦赛中,就有一名大胆的彩民三次下注数千英镑赌新科状元罗伯逊首先打中红球。

除了颇受彩民青睐,斯诺克运动本身也无法与博彩公司剥离开,自从2005年开始,斯诺克世锦赛的赞助商都与博彩公司有关,本届世锦赛赞助商恰恰就是著名博彩网站BETFRED。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参赛球员自己也会去博彩公司下注,包括为自己的比赛下注,更有甚者,为了防止人财两空,一些球手甚至会买自己输,即使出局,也能在博彩中多少为自己赚一点,通常情况下球手们下注不大,因此过去并未引起台联的重视。

一个与众不同的玩法

它被称为

“最易作假的运动”

相比于其他比赛,斯诺克可以算最容易作假的比赛了。由于斯诺克比赛线路的千变万化,一颗球打薄了打厚了轨迹都完全不同,即便在认真击球的情况下也可能出现失误,如果有球手想故意打丢球,没有人能看出来。

以去年的英锦赛为例,当时马奎尔和伯内特打出了一个十分巧合的比分,而这个比分和博彩公司开出的完全一致,警方怀疑球手参与赌球,随后带走了包括马奎尔在内的5名球手,不过最终因为缺乏证据不了了之。此外,2008年北爱尔兰公开赛中艾伯顿0比5输给梁文博的比赛也被怀疑有问题,今年2月斯蒂芬·李也接受了警方的调查……这些疑局都没有最终立案,就是因为斯诺克比赛的特殊性。

实际上,如果不是《世界新闻报》记者的卧底,没有人能揪出希金斯,一切就像那段视频中希金斯自己说的那样,“这(在指定局故意输球)非常容易,我很容易搞定。”

一个贫困潦倒的现状

顶级球星

比伍兹球童赚得少

“我把球杆和比赛的录像都藏了起来,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因为这些学我打职业斯诺克,因为这项运动压根赚不到钱。”斯诺克世界最富有的奥沙利文不止一次向外界哭穷,的确,相比于大多数运动,斯诺克只能算赤贫,当奥沙利文为是否要买一辆宾利车纠结不已的时候,足球明星C罗扔下了刚刚撞坏的法拉利,换了一辆宾利。

一直以来,斯诺克都被视为小众运动,全球化和商业化的路越走越窄,在烟草业退出斯诺克赞助后,这项绅士运动更是深陷经济危机。一方面国际台联为了削减开支将排名赛减到6站;另一方面,斯诺克比赛的奖金少得可怜,在6站排名赛全部夺冠,奖金也只有57万英镑,相当于足球明星一个月的收入,比老虎伍兹的球童赚得还少,大多数斯诺克职业选手一年只能挣到不足5万英镑,和英国的普通职员差不多。

正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球手铤而走险,为自己另辟财路,参与博彩是最普遍的做法,但是自己去下重注很容易引起注意,一些人就与博彩集团或者黑社会勾结,一同操纵比赛。试想,希金斯2008-2009赛季的总奖金不过10多万英镑,但只要在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中输掉指定的几局就可以收获30万欧元,贫穷的世界排名第一也不得不低下骄傲的头颅。

打假球赚钱不仅存在于西方职业球坛,在中国也不乏追随者,有业内人士透露,不少名将为了挣黑金也曾在一些国内比赛中故意放水。

希金斯

一度想自杀

经纪人:他的精神已完全崩溃

早报记者 陈均

随着《世界新闻报》的爆料,曾经站在斯诺克世界之巅的偶像希金斯一下子遭遇千夫所指,虽然希金斯一直声称自己是清白的,并要为名誉战斗到底,但据经纪人莫尼透露,希金斯的精神已经“四分五裂”,甚至动过自杀的念头。

丑闻败露后,作为当事人之一,莫尼自己也深陷舆论的漩涡。作为国际台联董事会成员,他第一时间就被台联主席赫恩革职查办,尽管如此,莫尼似乎没有闭嘴的念头,相反,和希金斯同病相怜的他反倒成为了外界了解希金斯最可靠的渠道。到目前为止,希金斯还没有勇气面对电视镜头,也没有接受任何一位记者的采访,BBC的个人声明只有文字,他本人并未出镜。一同出现在涉假现场的莫尼成为了希金斯唯一的代言人,“他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他的精神完全崩溃了,甚至一度想到过自杀,但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他只能选择坚强,为保卫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战。”

莫尼并未掩饰希金斯困窘的境遇,不过他的言论充满了倾向性,作为涉假丑闻的罪魁祸首之一,莫尼关于事实的陈述并不令人信服,唯一可信的就是那个曾经在球台边潇洒自如的“白巫师”现在内心充满挣扎。在事发后,希金斯曾经声泪俱下地向台联主席赫恩表示自己的清白,不过赫恩对于差点自杀的希金斯一点都不同情,“他和莫尼都说自己是冤枉的,都说自己受到了胁迫,但在离开现场后他们两人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揭露这件事。”在接受的一系列访谈中,赫恩措辞强硬,或许因为与希金斯的友谊,他从未在事情还未最终证实的情况下将矛头直接指向自己的老朋友,但他毅然决然的态度已经表明,这一次他很可能会大义灭亲了,他已经给出了终审判决出台的时间:“几天,或者几周,绝不会拖几个月,甚至几年。”

现在看来,即便希金斯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但实际上他在职业球坛已经“死”了,如果没有其他证据能够证明希金斯的清白,他被终身禁赛将不可避免。

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人在热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体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