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腾讯体育 > 中国足球 > 国内专题 > 正文

崔大林:三方面抓中国足球 中超、反腐两不误

2010年03月07日16:28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崔大林明确表示,今年的中超照打,如果查出哪支队出问题了,肯定要处理。打完的怎么算?没打的怎么算?积分怎么算?这些预案现在都已经整好了。

新华网北京3月7日体育专电(记者杨明 高鹏)全国政协委员、分管中国足球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7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第一次深入全面地谈及他对中国足球的治理思路和观点,内容涉及到反腐打假、职业联赛以及青少年培养等重要方面。

崔大林:三方面抓中国足球 中超、反腐两不误

崔大林(资料图片

崔大林谈反腐:

建立健全制度“高压线”,谁碰谁粉身碎骨;

整顿教育后,足协不合格者都下岗

崔大林这几天认真学习了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他指着特地划了线的一句话说:“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加强对行政权力运行的监督,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的各项制度,增强制度的约束力。’中国足坛上发生的腐败确实是触目惊心,我认为,反复发生的问题要从规律上找原因,普遍存在的问题要从体制和机制上找原因。”

他认为,产生足坛腐败的主要根源是以往防治腐败和假赌黑的规章制度不健全造成的。“足坛防腐要靠制度来约束,有了规章制度的高压线,谁碰谁就粉身碎骨。我们目前正在制定防腐打假的各项制度,这点非常重要,制度不好,人可能会变坏。反腐和打击假赌黑的行动今后会形成常态化、制度化。”

在回答总局反腐工作组见成效有无硬性指标时,崔大林说,这次开展的反腐倡廉整顿教育工作,主要是教育警示足协和足坛的相关人员,把各项制度建立完善起来,这样就算见到成效了,“不是说要再抓多少人,才算见成效,在对成效的理解上,不能走偏”。

他强调,“足协的教育整顿工作结束后,不胜任的人都要下岗或调离,总局党组在这方面是下了决心的。中国足球要有新面貌,要重塑中国足球形象”。

他透露说,正在起草的具体规章制度大体有如下几个方面:第一是出台足球管理中心加强自身建设的相关规定、廉洁自律的要求;第二是建立加强足球行业管理的一些相关规定,对职业俱乐部准入的标准、日常监管的措施和办法;第三是制定打击假赌黑的相关措施和规定。

崔大林说,制定这些制度的工作正在进行中,已经邀请了社会各界专家、相关的部委人员参加了讨论和座谈。“有关职业足球俱乐部准入和监管的办法,我在全运会结束以后就整这两个东西,至今差不多两个月了。我们召集了十个部委在香河基地开会,和他们一起共同研究和制定这些办法,现在基本上成型了,什么时候出台呢?根据现在的形势,还是要修改完善,因为又出现这么多复杂的情况,需要进一步补充相关规定,进行修改,要和相关部委进行协调”。

崔大林谈中超:联赛不能停,已经作好应付各种复杂局面的预案

崔大林明确表示,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中超不能停,要停的话,市场损失太大了,对俱乐部也不负责任。今年的中超照打,如果查出哪支队出问题了,肯定要处理。打完的怎么算?没打的怎么算?积分怎么算?这些预案现在都已经整好了,所以,不管反腐打假进行到什么阶段,是否有俱乐部被查出问题,中超必打,反腐继续,要做到两不误。我们会把打假防赌的长效机制尽快建立起来,包括赛场监督、录像、举报电话等各种措施。

他透露,“关于足代会的事情,现在日程排不上,联赛前我看也够呛。其实,这个会我们去年12月底就准备开了,但打假反赌行动开始了,现在看来,要是当时开就麻烦了,南勇、杨一民都选上了,然后被逮捕了,怎么收拾?现在恐怕要往后推迟一下”。

希望通过反腐打假警示大家,这个惨痛的教训就发生在自己身边,每个足球从业人员都应该引以为戒。在教育整顿活动的后期,会出台一些规范管理的制度和措施,以及相关的规定。

他说,职业足球俱乐部是企业,是职业足球的主体,要充分发挥其作用。他对职业俱乐部的态度是两点:一点是支持、帮助、扶持他们为中国足球发展做贡献。足协是干啥的?足协是服务的,要支持他们;第二点是规范管理,加强监管,避免俱乐部出问题。管理俱乐部不是足球行业自己就能管理得了的,涉及到市场经济的管理部门、工商、税务、银行,包括公安、司法,共同把职业俱乐部建设好管理好,这需要全社会齐抓共管。

谈到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方向时,崔大林说,目前,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刚刚建立,中国体育职业化之路彻底脱离政府是行不通的,中国足球要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完全照搬西方的模式不可取,但是,完全回归到举国体制,也没有出路。职业化是世界体育发展的趋势,这个大趋势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新华社社记者问:“你得继续抓中国足球吧?”崔大林回答:“现在组织让我干,我就听从组织安排,实际上,这真是一个棘手的工作。”

他抓中国足球计划从三方面入手,“青少年、职业联赛、国家队,我认为主要是这三大块。青少年足球这块的方案和计划基本成型了;职业联赛这块正在规范;国家队水平怎样提高这块,目前我还没来得及考虑。足球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许多因素和层面,尤其是职业足球,不是单一靠国家体育总局就能抓好的,需要各级政府的支持,相关部门的配合,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崔大林谈青少年足球:

足球真正的危机是青少年危机,八大措施落实从娃娃抓起

崔大林说,近年来国内青少年踢球的人数、职业球员的注册人数都大不如前,这是中国足球真正的危机。足球从娃娃抓起,这是小平健在时提出的口号,许多年过去了,我们从娃娃抓起的工作做得很差,才出现了今天这种局面。

他认为,造成这种现状有几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升学的压力使青少年踢球的人数减少;一个是缺少踢足球的场地,不少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许踢足球,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学校怕学生踢球出现伤病,家长找麻烦;还有就是体育局办的足球少体校体系瓦解,社会办足球学校热消退,足球形象变坏等。

他说,抓青少年足球是今后工作的重点,要使更多的青少年热爱足球、有机会踢足球,把基础打牢,才有可能涌现出优秀的足球人才。“搞校园足球,搞青少年业余培训,还是要发挥政府的作用,利用举国体制的优势,利用竞赛这个强有力的杠杆,来推动这项工作的发展”。

北京奥运会我们拿了51块金牌,虽然金牌数高居榜首,获得了金牌的第一,但是我们的三大球水平还很落后,需要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为此,下一届全运会的足篮排项目,第一名要记3块金牌,第二名记2块金牌,第三名也要记1块金牌。希望这样可以调动各地开展三大球的积极性。不仅增加金牌数,而且要设双组,既有成年组,又有青少年组。青少年组的成绩记法也与成年组相同,这样就使这几个项目的金牌比重大大增加,用政策性的导向引导各省市区重视三大球的后备人才培养,这是举国体制优越性的体现,在目前中国的国情下,政府的作用、举国体制是不能丢掉的。

他透露,总局在抓青少年足球方面已经有了一些具体的措施和规划,归纳起来有以下八大方面:第一是重新组建省市区的青少年队伍,各省市区体育局沿用过去的青少年人才培养的方式进行管理,同时融入市场经济的因素;第二是充分利用竞赛杠杆,加强足球后备人才培养,就是全运会增加青少年组别,不仅是全运会,包括城市运动会;第三是校园足球;第四是积极推动草根足球的发展,建群众身边的足球场;第五是建立层层衔接的竞赛制度;第六是命名建立一些足球后备人才培养基地;第七是抓足球的青少年教练培训计划,培训中增加对最基层的教练培训,请国际足联的讲师教小孩踢球的最基础知识;第八是走出去,请进来,加强后备人才培养。

崔大林说,去年,在国务院领导的重视之下,我们开始在全国44个城市,2200所小学开展了校园足球活动。校园足球以质量为主,规模会不断扩大。国家体育总局去年从体彩公益金中拿出来了4000万,下了很大决心,今后,每年会拨出4000万搞校园足球。

“去年,我们提出了个‘3+1方案’,就是拿出3000万搞校园足球,分出1000万,利用社区或公共空地,铺上人造草皮,设个小球门,建群众身边的非标准足球场。去年,4000万都投校园足球了。我认为,校园足球也不一定完全由政府包下来,我们现在也联系一些公司,搞些赞助,这样,校园足球所需的资金省下来,就可建非标准群众足球场了”。

恢复青少年业余足球训练体系,这是我们抓后备力量的第二个重要举措。以前,我们依靠地方体育局建有少年体校足球训练体系,后来,少体校变成了足球学校,全部推到社会去办,足校最高峰的时候,全国好几百个,现在能够正常运行的不到10个。

为了恢复少年体校体系和促进地方体育局重视青少年足球,去年全运会,我们采取了个临时措施,专为足球加设了一个16岁以下组,增加了金牌数量,这样一来,各省市都抓起青少年足球了,一共20多个省市,非常见效,这样,通过竞赛杠杆,各地足球的业余训练就抓起来了。全运会上增加金牌,男孩打到U16年龄组,女孩是U18年龄组,我们注重的是业余训练这一块,利用举国体制,通过竞赛杠杆作用,加强政府对体育的管理。

崔大林谈青少年留洋:

“不采取‘健力宝模式’,借鸡下蛋,谁投资谁受益”

崔大林在鼓励青少年足球人才出国留洋方面,有不少奇思妙想,相当开放。他说,要尽量送更多的青少年到国外踢球,哪要都给。“我的意见是,原则上不采取以前健力宝少年足球队去巴西训练的模式。当年,我们采取的是20多人组成一个队,出国始终在一起,等于是去巴西封闭训练。我的想法是,不管是欧洲还是拉美,我们的孩子最好是能溶入人家的队伍中,学习先进的足球理念和技术。如果我们还是自己组成一个队,都是中国人、中国文化、中国思维、中国人对足球的理解,这个恐怕不行”。

问及送青少年人才出国的经费谁承担时,崔大林说:“我的原则是谁投资,谁受益。许多人,包括俱乐部老板对此都感兴趣,有的说我负担20个,有的说我送10个,都是主动来找。现在关键就是开拓联系渠道。如果能够送出去200个,那就厉害了,3年到5年,甚至8年之后,能选回来20个进国家队就很划算,这叫‘借鸡下蛋’,比我们自己培养可能水平提高得会快些。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融入到世界足球中去,靠闭关自守,闷头练不行。如果某个国外俱乐部对14岁的球员感兴趣,可以马上把全国14岁的好苗子调上来,让人家选,看中哪个,我给你哪个。你说要16岁的,我们让16岁的孩子在某地集中,供人家挑选。”

谈到他对韦迪出任足管中心主任后的这段工作如何评价时,崔大林说:“韦迪不错,有魄力,有能力,组织能力出色,是个很优秀的干部。韦迪过去是搞重竞技和水上运动的,有过上佳的成绩。足球过去他没有接触过,要给他一个熟悉了解的过程。”

崔大林最后说:“今天讲了这么多,这是我第一次坦诚、深入地对媒体谈中国足球问题。我的一个基本宗旨就是少说多干。我相信中国足球的明天会有希望。”

点击查看更多反赌资讯 | 国内足球首页

[责任编辑:nickel xue]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人在热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体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