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腾讯体育 > 中国足球 > 国内专题 > 正文

韦迪意外登场引人忧 足协形势复杂堪比火山口

2010年01月25日10:46足球-劲体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韦迪也是这样,不想让自己退休之前的最后一项职务被“足球浑水”弄砸了。所以一年前出任足协掌门人的是南勇。由此,南勇事发之后,韦迪几乎是……

特约记者安夫报道 “韦”是广西壮族大姓,但是,足管中心新主任韦迪不是广西人,尽管他的籍贯有辽宁丹东、黑龙江佳木斯和牡丹江多种说法,但可以确认的是,他是东北人。

在他和足球挂钩之前,在搜索引擎上搜索“韦迪”,出现最多的可能是“泮托拉唑钠”,这种药的俗称就是“韦迪”,可用于预防大手术或严重外伤引起的应激性溃疡———而现在的足协,无疑是动了一场大手术,尽管这是被动的。

一个善突破的人

他的“豪言壮语”一个个都在奥运会上实现了

从业务能力上说,韦迪出类拔萃,因为他主政的几个项目都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

悉尼奥运会前,韦迪担任重竞技中心主任,当时管着五个奥运项目:举重、摔跤、柔道、拳击、跆拳道。韦迪主政之后的第一个战役是悉尼奥运会。

当时女举刚刚进入奥运会,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利好消息,因为几乎在全世界都没有的时候中国就有了,这对悉尼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成绩的影响可想而知。韦迪的管理风格是“深入运动队”,和女举队同吃同住,最终包揽了该项目的全部奥运会金牌。

包揽金牌按理说很值得庆贺和自得,但是在悉尼奥运村里祝贺他的时候,他的一席话却让当时的记者很震惊:“我们要从成功中看到问题———虽然包揽了全部金牌,但是在一共七个项目里,我们如果派没有参赛的三个级别的选手来悉尼的话,实力将更占优势,获得金牌将更加易如反掌……”

作为主任,韦迪竟然面对媒体“自曝”情报研究和信息掌握方面的失误,这让人很惊诧:“这不但很‘学院派’而且‘书生气’十足,显得很不会‘做官’!”

如果说在悉尼沾了女举的光的话,那么后来在水上中心的“政绩”应该更有说服力。

那个时候,中国的水上项目跌到历史最低谷:从1988年开始,中国水军历届奥运会上都有奖牌入账,但在悉尼颗粒无收,在赛艇、皮划艇、帆船三个大项上“颗粒无收”。韦迪明确提出“要在雅典奥运会上实现金牌零的突破”的目标,这被时人指斥为天方夜谭,不但业内人士不信,总局领导也不信。

但韦迪有他的独特之处:其一,提出新的训练指导思想。当时袁伟民提出了旨在振兴中国田径游泳水上三大基础项目的“119工程”,韦迪认为:基础项目的问题不是“训练过度”而是“训练不足”,要进行科学的大运动量训练,注重“每一桨的实际效果”。

其二,建立新的管理团队。他启用在业内以“脾气暴烈”颇受指责的刘爱杰出任皮划艇部部长和国家队领队,组建了清一色的“博士管理团队”。

其三,注重学术建设。他在皮划艇队建立“研究生流动工作站”,吸引了大批各体育专业的人才为项目服务,最终,他所主持的“中国皮划艇雅典奥运夺金”课题,获得中国体育科学的最高奖,并且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获得二等奖———这是中国体育科学界历史上获得的最高奖。

不管外界对韦迪的“豪言”如何嗤之以鼻,但韦迪喜欢“自说自话”。2001年,韦主任面对摄像机直言:水上项目的目标是———在2004年奥运会上获得金牌,在2008年奥运会的三个大项上都获得金牌!

“天方夜谭”又来了,因为赛艇皮划艇帆船三个大项那时不但没有世界冠军,而且当时几乎没有一个项目进入世界前三名。但是后来的结果却证明韦迪又对了:雅典2004,孟关良杨文军获得中国水上项目第一块奥运会金牌;北京2008,三个大项恰好各获得一块金牌。

这些都是“大权在握”后的韦迪的成绩单,实际上,当年韦迪担任沈阳体院院长的时候已经牛刀小试过———目前中国冬季运动炙手可热的优势项目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就是在韦迪主政沈阳体院的时候建立起来的,他找来一位会滑雪不会翻跟斗的教练和一位会翻跟斗不会滑雪的教练搭起一个班子,白手起家将这个项目引进到中国并且在很短的时间里赢得世界冠军。所以在都灵冬奥会韩晓鹏取得金牌的时候,他和李妮娜的教练杨尔绮(会滑雪不会翻跟斗的那个教练)专门给韦院长打电话,说了很多感慨的话,大意是:没有韦院长,不会有这个项目的今天……

一个思维活跃的人北京奥运前夕,冷门项目也有了选秀节目在很多人眼中,韦迪毕竟和很多运动员出身的官员不一样,“学院派”、“留过洋”、“学者型官员”,顶着这些光环的韦迪有着自身独特的履历。

韦迪在哈尔滨师范大学攻读完本科后,考上了沈体田径专业研究生,也是该院史上第一批研究生。毕业后,韦迪留院成为一名普通教员。当时,沈阳体院仅有两个专业,体育系和竞技体校。9年后,韦迪成为院体育系的党总支书记,正处级。上个世纪80年代末,韦迪考上了日本筑波大学体育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远赴日本读书。

1991年,院长的杨俊卿离退,谁来接班?当国家体委的任命书来了后,看到名字是韦迪,人们议论纷纷。要知道,任命下达时,韦迪还在日本,职务从之前的正处一跃为正局。韦迪同时还创下了一个纪录:当时体委直属的六大院校的所有校长中,37岁的他是最年轻的一个。

巧合的是,南勇也来自于沈阳体院。南勇是1980届体育教育系滑冰专业的本科生(比韦迪晚一年)。2009年9月20日,沈体建校55周年。南勇和韦迪都发来了热情洋溢的祝福。南勇当时感慨道,“一晃都快30年了,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在大学的生活好像就在昨天,学校的一草一木都历历在目。”韦迪也是感慨万千。

《北京青年报》跑水上项目的记者徐钊至今仍然记得他第一次采访韦迪时候的情景,那是在2006年的冬天,他到韦迪的办公室去,见面的时候,徐钊说:“韦主任,今天第一次认识,以后就要经常打交道了。大家都是东北人,说话那就直爽一点,有什么要求,你先提。”韦迪笑眯眯地说:“一个,那就是以后经常来看看,来采访,这就够了!”

“他是个很好打交道的人,”在韦迪调任足管中心主任以后,徐钊总结了三年多的采访经历,给了韦迪这样一个评价,“毕竟水上项目是个冷门项目,所以韦迪很愿意让媒体来关注一下,不过以后他到了足球圈,是否还能这样就难说了。”

“经常来采访就可以了”———韦迪对于水上项目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是冷门,而是太冷门!在要取得成绩的同时,韦迪也希望更多的人了解。于是,北京奥运前夕,一个叫“奥运舵手计划”的选秀节目出炉。

这个构思来源已久,2002年,中国赛艇队总教练周琦年便有一个想法:从普通人中选拔“舵手”,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赛艇比赛,因为在所有奥运会项目里,只有赛艇比赛的八人艇舵手,有可能从普通人中选拔。

那个时候大家都孤陋寡闻,不知道有“超级女声”、更不知道有个叫“海选”的概念,所以回京之后,有人只是当玩笑似的向韦迪说起了这个想法。

韦迪很敏感,马上让人构思———但这件2002年说起来的事情,直到2006年才做起来,最终在央视新闻频道做成了电视“真人秀”节目,结果可以用三句话概括:第一,选拔出来的优胜者是一个西藏的女孩儿和一个清华的男生,本来是计划让女孩儿去比奥运会的,可惜,中国女子八人艇没有获得席位;第二,“奥运舵手计划”在操作中不够专业,过于追求电视的节目效果而没有和项目的主体诉求融为一体;第三,活动获得了国际体育界的关注和认可,认为这件事具有“创举”和“遗产”的意义。

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人在热爱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图说天下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