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女排:中国五连冠曾受益于日本

小鹿纯子引日本排球热潮 球员收入超白领

0人评论
351
责编:杜雷 收听

编辑1

导语

1964年4月和5月,前日本主帅大松博文应周恩来总理的邀请访华,对中国女排的运动员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特训,他所提倡的“魔鬼特训”思想,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影响着中国排球乃至整个中国体育界。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 车莉/文 (宋震对本文亦有贡献)

日本女排头号球星木村纱织生涯集锦

今日,中国女排将在名古屋向女排世界杯冠军发起最后冲击,而她们的对手正是宿敌日本女排,东洋魔女再次成为横亘在中国女排面前的最后一道障碍。那么关于日本排球,你又有多少了解?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如今,每届女排世界杯都在日本举行,也正是日本,将排球运动带到亚洲,让亚洲姑娘们在世界排坛占据一席之地。而1981年,中国女排在世界杯夺冠后,主教练袁伟民邀请大松夫人参加庆祝仪式更被传为佳话。

60年代的“东洋魔女”;80年代的“小鹿纯子”……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昔日的排球女将,今天的日本国球,让我们一起聊一聊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女排。

1964年日本女排合影(前两排不戴帽子的)1964年日本女排合影(前两排不戴帽子的)

“东洋魔女”启发中国排球崛起

上世纪60-70年代日本排球女将的辉煌,时至今日都是日本人民津津乐道的话题,多年来培养成的排球氛围已经让这项运动在日本人民心中根深蒂固。

日本的排球运动传入的时间是1908年,由斯普林菲尔德市体专的第一届毕业生大森兵藏从欧美做体育观摩回日本。50年代日本女排曾访问我国,当时我国女排总的水平还不算高,但日本女排更相形见绌,他们分别以0-3负于中国队和北京队,以1-3负于上海队。然而,三年后,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举行的第三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上接连战胜了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劲旅,在决赛中负于苏联队,一举夺得世界亚军,开创了亚洲排球的新纪元。这个在日本排球史上值得写上浓重一笔的就是被后人称为“魔鬼大松”的教练大松博文和他所率领的“东洋魔女”。

大松博文以日纺贝冢女排为班底组成国家队,结合球员身材矮小的特点发明了滚翻垫球的加强防守动作,同时开创了勾手发球、双手前臂垫球等新技术,并在1962年世锦赛夺冠。1964年在东京举行的第18届奥运会上,排球第一次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他们又为日本夺得了第一枚排球奥运金牌,并且在60年代缔造出175场比赛连胜的惊人记录,一举将默默无闻的日本女排打造成为“东洋魔女”凌驾至世界排坛之巅。他的成功,使女排领域出现了一个成熟的亚洲打法,并启发了中国女排迅速崛起。

大松博文来华指导中国女排大松博文来华指导中国女排

1964年4月和5月,大松博文应周恩来总理的邀请访华,对中国女排的运动员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特训,他所提倡的“魔鬼特训”思想,被中国女排逐步发展成为“三从一大”的训练精神,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影响着中国排球乃至整个中国体育界。

中国女排在日本首夺世界杯冠军,袁伟民邀请大松夫人参加大使馆的庆祝仪式,以表达对大松先生感激之情。

东洋魔女不仅影响了排球,也影响了日本的女足,2011年,日本女足出人意料的摘得了世界杯冠军,再次被冠以“东洋魔女”称号。

2013年10月3日,“东洋魔女”代表人物,80岁的河西昌枝去世,在世的队友参加追悼会,再次追忆那个充满荣耀的年代。

排球女将小鹿纯子的扮演者:荒木由美子排球女将小鹿纯子的扮演者:荒木由美子

“小鹿纯子”引领一代潮流

进入80年代之后,日本女排因新老更替问题走上了下坡路。但是,一部以女排运动员为主角的日剧《排球女将》却在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刘亚男、诸韵颖、 赵蕊蕊……中国相当多的排球女将都是受“小鹿纯子”影响而走上排球道路。

“痛苦和悲伤,就像球一样,向我袭来,向我袭来,但是现在,但是现在,青春投入了,激烈的球场。嘿!接球,扣杀!任何球都能够回去,来吧,看见了吧?来吧,看见了吧?球场上胜利旗帜迎风飘扬,球场上青春之火在燃烧。” 在还没有那么多物欲的单纯年代,在那些看电视还需要抢位置的年代,哪个女孩没有因为梳过小鹿纯子的发型而美到心底,《排球女将》和排球的精神,就那么根深蒂固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更加令观众记忆深刻的是,剧中充满“魔幻”色彩的扣球招数——“晴空霹雳”和“幻影旋风”等,一时间成为当时的流行语。“黄金一代”球星刘亚男就是从小嚷嚷着要当“小鹿纯子”,并且咬定“就要练排球!多苦我也不后悔!”而走上排球之路的;前国手诸韵颖同样在小时候模仿电视剧里的剧情鱼跃救球,裤子也因此不知磨破了多少条,而此剧的热映更是推动着排球运动在中日的蓬勃发展。

2014年小鹿纯子的扮演者荒木由美子登上北京卫视春晚,中国观众没有忘记《排球女将》,小鹿纯子对中国的影响至今仍在人们的记忆中默默回转。

真锅政义带领日本女排走上复兴之路

二十一世纪之初,日本开始复兴排球计划。2009年新任主教练真锅政义上任,JVA发表了日本女排的新昵称“火の鸟NIPPON”,2010年日本举行的第16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上,日本队获得铜牌,这是她们时隔32年再次在世锦赛夺牌。

日本女排主帅真锅政义日本女排主帅真锅政义

2011年在日本举行的女排世界杯中,日本女排最终以8胜3负的成绩位列第四名。尽管错失直通伦敦奥运会的机会,但在比赛中日本女排仍展现了“东洋魔女”的本色,先后以3:0横扫巴西和美国,与中国队也是苦战五局。

2012伦敦奥运会,小组赛中日本女排以3胜2负位居小组第三的成绩入围淘汰赛。四分之一决赛中,日本队与中国队苦战五局,最终以3-2险胜挺进四强,这场比赛的胜利不仅使日本女排终结了在奥运会上不胜中国女排的尴尬纪录,同时也使得日本队时隔24年重返奥运会女排四强。奥运会女排季军争夺战在日韩之间展开,最终准备充分的日本队直落三局完胜对手获得铜牌,这也是日本女排时隔28年再获奥运会奖牌。

据了解,日本女排国家队更加推崇大国家队计划,每一次的集训大名单总计会有5、60人,并分为一队和二队,让日本女排始终保持着深厚的选材基数,“训练计划统一由真锅政义教练制定,但各队的专属负责人也会针对队员情况进行相应安排。”据悉,日本女排在集训期的训练时间也达到了每天6-8小时,但专属的体能科研组,则会以科学严谨的数据分析,帮助教练组尽可能保证队员处在健康状态。

本届世界杯,真锅政义带领日本队再次向奥运资格发起冲击。前十轮,日本队与俄罗斯、塞尔维亚打满五局告负,与美国女排战至四局落败,尽管7胜3负的成绩,已经确定与冠军无缘,但中国女排想要从她们手中拿走胜利,似乎并不容易。

尽管由于人才匮乏等多种因素,日本女排已经不复“东洋魔女”时代的传奇,但目前世界排名第四的她们依旧是各支强队的梦魇。顽强的防守、坚强的意志,任何一支球队想在她们身上取胜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排管中心副主任张蓉芳在评价日本队时表示,这支队伍特点明显,作风顽强,防守和小球技术非常好,尤其是顽强拼搏的精神值得中国队学习。

而中国队主教练郎平则坦言从做运动员时起,就不愿意跟日本队打比赛。“跟她们打球特别累,她们防守好,作风顽强,几乎每次都要打满五场,一场比赛下来累得只想躺在床上。”回忆起三十年前自己在场上打球的时候,郎导对日本队印象深刻。

“这支队伍最宝贵的地方就是传承,几十年来,她们传承下来很多精神上的东西,这方面值得我们学习。”三十年后,带队来日本比赛,郎平在日本仍是家喻户晓的偶像,她经常提醒自己和队员,“跟日本队打,每一场都必须要全力以赴。”

日本排球在民间的普及度究竟有多高

为什么排球大赛多在日本举行?除了日本在国家排联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他们非常大的帮助之外,按照国际排联新闻官阿尔夫多的说法,“因为这里有最好的排球氛围,最高效有序的组织模式,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里的转播收益和门票销售,足以运转起整个比赛。”

的确,日本排球拥有雄厚的群众基础,上世纪日本排球在世界排坛取得成功之后,这一运动项目成为日本的“国球”。虽然前几年日本国家队成绩下滑让日本国内的排球氛围有所“冷却”,但总体上日本排球的群众基础仍然相当雄厚。在日本,中、小学排球赛事异常火爆,1992年,日本文部省将软式排球列入小学体育课内容。从2012学年度开始,排球正式成为全日本中小学体育的必修课,而排球也将进入全日本的高中体育选修课。

学生赛事中其中最为知名的是被俗称为‘春高’的全国高中选拔赛,届时会有电视直播全部重点场次,每天也会有相应的报道节目,因为每年‘春高’涌现出来的球星,都将是各支职业俱乐部,乃至国家队的选材对象。

据了解,日本排协统辖下的排球赛事有32项之多,上到70岁的老人,下到10岁的儿童,每年从年头打到年尾的各种排球赛事。在日本排协官网上,列入比赛计划的全国规模的学校排球比赛达到11项。此外,带有大众业余性质的全国排球赛事也有5项,其中甚至包括11项已非奥运及世界排球大赛所包含的9人制排球赛事。

在日本,只要你喜欢排球,无论儿童、成年、老人,无论专业选手、企业职工、学生甚至家庭主妇,都能够参与到组织有序的排球竞赛中来。

随着社会少子化和高龄化情况日益严重,日本排球人口在近年还是呈现下滑态势。正是基于上述情况,日本排协将21世纪的头10年的目标定为增加排球人口,希望将排球从‘最喜欢观看的运动’进一步变为‘最喜欢参与的运动’。排协希望能够在2020年之前,将注册队伍数量提升到70,000支,注册球员达到100万人。

日本排球青少年培养日本排球青少年培养

大力推行排球联赛促进相关产业

受足球联赛的影响,1994年日本的排球联赛开始。时至今日,日本排球联赛V超和V1全部18支队伍中,也仅有为数不多的半职业队伍,“严格来讲并没有全职业化队伍”。

虽然推行职业化并不成功,但日本排协大力推行联赛的做法,到底还是收到了成效——尤其是主客场制代替赛会制,大大增多了亲赴现场观看的排球观众,尤其是唤醒了民众沉寂了近20年之久的排球热忱——上世纪60-70年代日本排球女将的辉煌,时至今日都是日本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1964年的本土奥运会摘得女排冠军,更是日本人心中永远的荣耀——随着职业联赛的大力推广,排球又真正回到了日本民众的身边。而 荒木绘里香、大山加奈等日本国家队选手就也曾表示,是当时在家门口看到的日本职业排球联赛,让她们产生了投身排球事业的向往。

排球联赛的日益兴隆带来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增多了排球选材基数——联赛俱乐部与附近的小学、中学展开合作,吸收地区附近的业余俱乐部等等,都成了日本排球人口日益增多的一个原因。而日本排协自2001开始推行的排球社区化和教员代培制度,也一定程度上从足球、游泳、网球等运动中,抢夺到了高水平的运动员苗子。

在日本,排球比赛成为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之一,基本不会发生“CCTV中断直播”的情况。而与排球相关的产业更是蓬勃发展。以诞生了三十多年的世界杯吉祥物VABOCHAN为例,现在已经成为深受日本以及各国家运动员、排球迷喜爱的形象。以其为主要元素设计的毛绒玩具、T恤衫、毛巾、排球、文具以及食品经常在比赛开始之前就被抢购一空。

妈妈桑球队是日本排球独特的财富

除了产业还有传承。在松本赛场,五位身穿和服的日本老妈妈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五位平均年龄超过60岁、举止优雅的日本女性结伴来到赛场看球,而她们不仅是多年的好朋友,年轻的时候更是在一起打过排球。

1964年东京奥运会日本女排在本土夺冠,这激励和改变了很多日本人的人生轨迹。而正是在全国对于日本女排的强烈追捧中,参赛年龄限制在25岁以上的主妇排球赛事——妈妈桑排球赛应运而生。自1970年开办以来,日本妈妈桑全国大会已经举行了41届,参赛队伍也从最初的几十支,迅速上升并稳定在了3000多支,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日本排协注册的妈妈桑排球队有3719支,人数多达52150人。

历届在日本进行的排球大赛,赛场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中很多都是妈妈桑球队的成员。妈妈桑球队在日本排球文化的传承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妈妈桑队伍中很多人是1964年日本排球最辉煌时期的见证者,她们对于排球的热爱,很难用现在的眼光衡量,而将她们组织起来参赛,将会很直接地影响到下一代对于排球的看法,看到妈妈在场上的精彩表现,有很多年轻人都就此参与了排球运动,而祖孙三代同乐 的场面也屡见不鲜。

正所谓女人撑起半边天,日本之所以多年来排球氛围长盛不衰,"妈妈桑"功不可没,她们大多是掌管财政大权的‘执行官’,所以将家庭聚会定为观看排球赛的情况屡见不鲜,这些对日本排球发展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财富。

木村纱织木村纱织

球员年薪高于白领木村纱织年入1亿日元

让更多的人投入排球运动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薪水。在中国男排运动员收入甚至不及男足百分之一,然而在日本从事排球运动却收入不菲,这也促使很多人能够义无反顾扑向排球事业。

以日本企业球团为例,年薪制度就分为所属契约、合同契约、职业契约等多种。其中所属契约即为终身聘用制的入社契约,也就是说签下这份合同的选手,在退役之后仍可在所属俱乐部的公司谋到一份终身工作,给付的薪水通常较同期入社的员工稍高。

但通常,像是入围日本国家队的球员,尤其是知名选手反而会选择职业契约,此种契约与一般理解的合同聘用制类似,但通常会有较高的薪水,以及不在会社薪资空间管理内的奖金构成,最为重要的是肖像权使用收益将归属个人,仅凭这一点知名选手就能拿到不菲的权利金。只不过,比起所属契约,在退役后,选手们还需自谋生路。

根据税金制度等显示,现在企业球团球员的平均年薪水平大概在250-700万日元之间不等。其中还不包括成绩奖金、出场奖金等特别奖金。

而相比于企业球员,国家队队员的收入将会成几何式递增,一般现役国家队员收入都会超过2000万日元,传闻日本女排的偶像级人物木村纱织年收入甚至能够超过1亿日元。

2012年,木村沙织以超1亿日元的年薪加盟土耳其豪门俱乐部引起不少轰动,但是她是带着日本赞助商的合约登陆土超,这个薪水也无可厚非。经过约三年时间在海外的历练,她在2014年回到老东家东丽效力。

业界人士指出,虽然回到日本打球的木村纱织年薪只有3千万日元的水准,但加上赞助商、拍摄广告等方面的收入,她的年收入和在土耳其打球时没有多大区别:“名副其实的日本女排的第一吸金女。”经常是日本体坛女选手年收入排行top10常客的木村纱织成为众多女排选手羡慕的对象。

结语

请填写结语内容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