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150万签的林丹不能上场谁之过?

各方协调只有“口头协议” 羽超得罪不起赞助商

0人评论
341
责编:王丽梅 收听

vikkydu

导语

“国际比赛大家都能协调,为什么来到中国联赛突然说不行?”这次林丹怒了,愤愤在微博上写下这句话。在家门口,林丹被羽超联赛拒之门外,这背后到底是羽超赞助商、林丹个人赞助商、中国羽协、俱乐部之间怎样的博弈?腾讯体育记者各方探访,试图还原事情真相。 ...详细

撰文:王怡薇

6月15日晚,2015年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半决赛中,青岛队主场3-0击败湖南,两回合双杀对手跻身决赛。然而这场胜利并没让青岛队感受到太多的兴奋。因为赞助商冲突,青岛队花150万请来的林丹,只能成为座上客。青岛队总教练李卫国接受采访时表示,随后的决赛,林丹也铁定无法登场亮相,只得以“形象大使”身份出现在活动中。

为何林丹作为青岛签约球员却不能上场?还得从林丹签约尤尼克斯说起。作为国羽历史上第一位单飞的球员,林丹和尤尼克斯签下了一份总价值一亿人民币的合同,而要求就是林丹在各比赛训练公开场合,必须身着尤尼克斯的衣服。

而作为联赛主赞助商的威克多,不肯让林丹身着其他品牌服装参赛。在各方僵持中,原本签下林丹只为征战季后赛的青岛俱乐部,已经眼巴巴看着林丹作壁上观了两场比赛。

林丹赞助商冲突无解 羽超联赛将不可能上场

不职业!各方协调只有“口头协议”

时间倒退回3天前,6月13日一早,身在长沙的青岛俱乐部总教练李卫国与羽协为林丹上场进行最后交涉。而此时,身在北京的林丹正焦急等待李卫国的确认电话,准备动身前往长沙,参加当晚举行的半决赛首回合比赛。

林丹参加国家队比赛林丹参加国家队比赛

花150万请林丹,青岛方面当然不想让他如“吉祥物”一般走过场。李卫国曾是国羽领队,这其中几方的博弈,他心知肚明。然而,在林丹禁止上场事件发生后,李卫国在接受采访时承认,引进林丹前,俱乐部没有将各方赞助商的合同考虑进去,俱乐部并没有直接和尤尼克斯方面商议,只是由林丹及经纪人方面口头沟通,造成误会。

这次“口头沟通”中的细节,无人知晓,但李卫国在后来接受采访时透露,当时双方确实有过“默契”,羽协默许林丹可以以贴标方式上场,但这也仅仅是一个口头上的协议。没想到,正是这几个“口头协议”不仅让林丹深陷舆论中心,更让羽超职业化备受质疑。

而当林丹抵达长沙与队伍会合,等待上场时,羽协的态度却发生180度大转弯:林丹不在赛季前上报贴标队员的范围内,所以不能上场。

其实在羽超联赛开始前,羽协与各俱乐部确实有相关规定,要求所有队员身着服装赞助商维克多的服装。赛季开始前,羽协通知各队,上交使用非主赞助商装备的球员名单。当时同样作为尤尼克斯签约的青岛队外援拉查诺就在列。在俱乐部上交名单后,拉查诺通过在装备上贴标,得到上场机会。

林丹炮轰羽协 他真的占理么?

6月15日一早,林丹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转了这样一篇文章:《林丹遭禁赛,羽超联赛干的荒唐事远不止这些!》。这一天,林丹本应在青岛主场披挂上阵,然而两天前他在上场前接到羽协通知,如果为了个人赞助商而遮住赛事装备赞助商威克多的标识,他将无法登场。

“对我来说,其实国际比赛打好就可以,多打或少打一场羽超联赛其实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大家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到,最大的受害者和受到最大损失人到底是谁?”看着爆满的赛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向对媒体绅士的林丹说完这句话就提前结束了采访,返回休息室,流露出对羽超联赛及主办方的不满。

林丹被球迷团团围住林丹被球迷团团围住

整场事件,看似最为窝火的当属主角林丹。的确,这一晚,曾无人问津的羽超球馆爆满,球迷是冲着林丹而来,职业赛事也最需这样的明星效应。“青岛俱乐部发出了邀请,当时我以为,既然发出了邀请,那么各方面就应该沟通地差不多了。”林丹无奈的说道。而他在自己的微博上也反问称:“国际比赛大家也都能协调,为什么来到中国联赛突然说不行?”

不过林丹似乎忘了一点,在国家队比赛时,他也无法遮标上场。

去年林丹“单飞”签约尤尼克斯曾引发媒体和业界震动,最终以国家队赞助商李宁“让步”,只要求林丹在国家队比赛时身着李宁,其他场合可以身着尤尼克斯而尘埃落定。在这份最终条约中,林丹在国家队比赛身着李宁上场时,也不允许遮挡李宁的标识,其实李宁和如今威克多的要求是一样的,所以林丹在微博上的反问站不住脚。

“李宁先生本人就是运动员出身,他非常理解运动员的处境,他曾一再跟我们说,不要去做有损运动员个人的宣传。所以,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我们都不会去回应林丹个人的事情。我们作为国家队赞助商,将会继续去强调和宣传李宁品牌和产品,帮助国家队取得更好成绩。”在林丹签约尤尼克斯后,李宁公司一位中层曾这样对记者表示。

其实除了林丹,尤尼克斯曾想挖角韩国男双人气明星李龙大。然而韩国队的赞助商也正是威克多,韩国队方面也表明态度,如果李龙大想单独签约尤尼克斯,就只能离开国家队,最终李龙大才放弃了单飞的想法。

举步维艰!羽超得罪不起赞助商

羽协在半天之内态度大转变,外界猜测是羽超装备赞助商威克多施压。

“并非我们阻止林丹登场,只要林丹按照合约,换上联赛比赛服,像在国家队一样不遮标,我们是同意他登场的。”威克多中国区一位副总这样对腾讯记者说道。而在得知林丹要遮标上场后,威克多方面也提出希望中国羽协出函盖章同意林丹贴标上场,最后羽协没有同意。

林丹不仅被粉丝包围,还被媒体团团围住林丹不仅被粉丝包围,还被媒体团团围住

羽协确实无法盖下这印章。2015赛季的羽超联赛赛季前,因为缺少冠名商,比赛只得面临“裸奔”的命运。尽管戴着职业化的帽子,踏入第五年的羽超联赛至今仍波澜不兴,缺乏宣传和经营,导致市场影响力十分有限。本赛季前,李宁也不再赞助羽超装备,更让羽超联赛举步维艰。而就在这时,威克多出手,接下羽超联赛的装备赞助,让羽超联赛解了燃眉之急。

“运动员有个性,但赞助商权益也不能伤害,羽超联赛这两年本来找赞助就比较困难,如果服装赞助商再没了,经营下去就更有困难了。”乒羽中心内部人士在说起本次羽超风波后感慨的说道。

不过,出于法律条文也好,人情债也罢,如果威克多方面施压,羽协必定会按规定要求林丹上场。如果正如李卫国所讲,当初“默许”林丹上场,羽协方面或许也是为了借林丹的号召力,带动羽超联赛的影响力,但在与赞助商的合同面前,羽协单方面答应林丹上场的做法显得太不职业。

记者也就此事件,致电乒羽中心二部、同样负责羽超联赛的二部部长冯平善,但截至发稿时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羽协方面无人出面接受采访,也并未有相关公告发出。

积怨已久 林丹成赞助商间导火索?

“如果不是尤尼克斯,不是林丹影响力这么大,换做别家,威克多可能给个面子,也就同意贴标让步了。”某位羽毛球赞助商圈内人这样对记者说道。

身为日本品牌的尤尼克斯,今年在上海开设分公司之前,在亚洲区只在台湾开设分公司,参与品牌宣传及签约球员工作,而中国大陆地区只设代理商,专注销售。

作为台湾本土品牌的威克多,因为与尤尼克斯在同一地区竞争市场份额,恩怨由来已久。特别是今年年初,中华台北羽毛球一哥周天成在与威克多约满后,被尤尼克斯高价挖角;此外,周天成与威克多曾有过“约满优先续约”条款在身,却因尤尼克斯开出天价而转投敌营,双方险些对薄公堂,这也让两大赞助商的矛盾白热化。

林丹给粉丝签名留念林丹给粉丝签名留念

台湾地区的羽毛球比赛中,只要是威克多赞助的比赛,除了尤尼克斯签约队员的装备,场内禁止一切尤尼克斯的宣传LOGO露出,就连球员尤尼克斯的球拍拉线器都不允许带入球场。

近年来,相比其他羽毛球品牌花大价钱签下国家队,尤尼克斯则接连将目光瞄准各队顶尖球星。除了林丹和周天成,以及挖角不成功的李龙大,尤尼克斯还签下当年如日中天的陶菲克。因为印尼国家队的赞助商是威克多,陶菲克为签尤尼克斯,更是与印尼国家队决裂,最终退出国家队。

“签约国际球星是尤尼克斯近年来的宣传手法之一,这项运动本来就是要向职业化发展。”尤尼克斯中国宣传负责人何思敏在接受腾讯记者采访时,这样回应频繁“挖角”顶尖球星的做法。在她看来,羽毛球运动应如网球运动一样,个人化、标签化。

其他赞助商花大价钱签整支球队,而尤尼克斯只取巧的挖角顶尖球星,这也让其与业界不少品牌积怨已久。

在赞助羽超之初,威克多和羽协的合同中也已明确规定,没有提前上报的运动员,都必须身着威克多的装备上场,不得遮标。这就不难想象,在拿着白纸黑字的合同,以及人情分的威克多,在发现被对手签约的林丹“空降”羽超赛场,又要求遮住威克多的标识时的气愤,就算施压羽协,威克多也难咽下这口气。

赞助商冲突常有 CBA乒超咋办的?

作为中国体育最早实现职业化的运动,CBA联赛也遇到过主装备赞助商与球员个人赞助商的矛盾。刚刚结束的CBA赛季,CBA主赞助商是李宁,但包括易建联、王治郅等6名球员仍穿着各自赞助商的球鞋。不过相比以往,本赛季篮协对球员的限制更为苛刻,易建联等人除了要上交一人30万的贴标费,将非主赞助商球鞋LOGO遮挡住,每个俱乐部也仅限一名球员可以穿着非赞助商球鞋,而整个联赛最多只能有8人可以穿着非主赞助商球鞋。

林丹出席羽毛球活动林丹出席羽毛球活动

这些限制和条款在联赛开赛前几个月,篮协就发公告在其官方网站上,并严格规定了报名截止时间,避免了赛中各方扯皮事件的发生。

原负责乒超工作的乒羽中心部长卿尚霖表示,乒超联赛中对于球员比赛服装有明确规定:“因为服装赞助是联赛赞助经费的主要来源,中心非常注重赞助商权益的,所以赛季开始前,中心和各俱乐部都会签订明确的办赛合同,规定球员必须身着主赞助商的服装,就算遮标也不可以。”

不过因为考虑到比赛球鞋或造成队员的运动伤害,经过与赞助商协调,乒超联赛特级和一级运动员可以穿着国家队球鞋赞助商的专业球鞋,但上场时需要遮标。

“大家一定要遵守游戏规则,尤其是对于规则合同制定后的执行力。以前大家对于职业化和合约的认识没有那么深,总觉得私下沟通下可以解决,养成人为习惯,不按章办事,这绝对不职业。”对于本次赞助商风波,羽毛球资深媒体人、《羽毛球》杂志执行主编王渝燕中肯的说道。

结语

中国职业体育联赛起步较晚,除了中超、CBA联赛以外,羽毛球、乒乓球等联赛招商并不容易。而在职业化的进程中,也难免会遇到个人与体制的冲突矛盾。我们并不反对“个性化”,但按照合同办事,也同样是职业化的重要标志,在这方面,也许俱乐部、中国羽协、林丹都需要反思。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