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唯一国字号足校仅剩18女足学员

0人评论
338
责编:叶珠峰 收听

joseli

adawang

导语

遥想当年这座唯一的“国字号”足校鼎盛时期,这里的足球场一度达到22块,活跃着上千师生。现如今,可投入训练的足球场只剩下一半,红火的景象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18名女孩子在空荡荡的球场上训练……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 应虹霞/文

记者探访秦皇岛中国足校 仅剩18名女足球员

近日,腾讯记者来到秦皇岛独家探访这个当年红极一时的“中国足校”。始建于1992年的秦皇岛中国足校是国内唯一一所官办足球学校,也是唯一一所带有中国冠名字样的足球学校。从1996年正式招生到2009年停止男足招生,中国足球学校14年累计招生超过2千名,如今活跃于中超联赛的郜林、黄博文,还有进军德甲狼堡的张稀哲(微博 数据),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期间,中国足校也培养了多达270名女足球员,光是进入国家队的就有晋晓梅、高颖颖等。而今,中国足校内外交困,除了仅保留一支自主培养的女足球队外,足校早已步入转型阶段……

半数足球场消失 足校已向训练基地转型

从秦皇岛火车站出来,腾讯体育记者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听闻是体育记者来访后嘿嘿一笑,随口就问道:“你是来采访报道马拉松比赛的吗?”而记者告知目的地是中国足球学校后,司机说:“早就没什么人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初夏的焰日下,两块写着“中国足球学校”和“秦皇岛训练基地”的牌子提醒着人们这里的曾经和现在。中国唯一一所冠以“中国”名号的足球学校,尽管招牌还在,但和足球沾边的元素已经没多少了。

记者走在校园,很少看到路人,偶尔能遇到几个工作人员在给草坪浇水,做日常维护。一队田径队员脚步齐整地在身边刷刷疾走而过,国家男女竞走队正在这里集训备战田径世锦赛。综合馆一楼,三块国际标准的木质地板场地都闲置着,只有二楼透出些微灯光,有呯呯的击球声。打听之后了解到,国青女篮队正在这里备战今夏一项国际性赛事。

往校园深处的室外场地走去,一座斜坡式巨型建筑特别惹眼。走近一看,发现这里是自由式滑雪的训练场,工人们正在打扫一个干涸的池底。池深约3米,用一周时间注满3千吨水,这里就是一个标准的水池,是滑雪空中技巧落地训练的场地。

正在这里打前站的国家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领队告诉记者,每年6月至9月他都会率队来这里进行夏训,今年队伍将在6月15日进驻。“为什么选这里?因为秦皇岛夏季气温宜人,负离子高,是风水宝地。”

中国足校部分球场已经荒废,铁门紧锁中国足校部分球场已经荒废,铁门紧锁

除了国家男女竞走队、国青女篮及国家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其它项目例如中国男排也会选择在秦皇岛集训。“羽毛球的李雪芮、拳击的邹市明,再往早年说,男篮的穆铁柱还有女排的郎平,都在我们这里训练过。”足校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中国足校主要在向综合性基地功能转型,“确切地说,是恢复了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基地的功能。”

当年在足校鼎盛时期,足球场地数量一度达到22块。但如今,记者在方圆500亩的校园走了一圈,只发现了11块球场。其中标号1到4的球场是天然草,标号5到6的是人工草坪。还有三块土场看上去荒废已久,铁门紧锁着,门上锈迹斑斑。

校园往南最尽头,与蓝天碧海一路一墙之隔,是一座高尔夫球训练场。一名正在母校回访的毕业生告诉记者,这座高尔夫训练场大约2012年才开始动工,而在那之前,这里原先应该是两块足球场。

学员忆由盛转衰 踢土场也享受单纯快乐

90后男孩赵明(化名),个子不高却身材健硕。他2002年前后进入中国足校,2012年毕业考上北京体育大学运动训练专业。9年间,秦皇岛中国足校从巅峰向低谷滑落,从2002年足校招生人数开始下滑,到2009足校停止男足招生。赵明恰恰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

《中国足球改革方案》孤零零地挂在校园中《中国足球改革方案》孤零零地挂在校园中

“虽然我刚进学校的时候还不清楚前后报名人数的变化,但在我印象中2003年足校依然还很红火,报名的人还很多。我们进来时都要经过严格考试。”赵明清晰地记得,招生时的考试内容除了文化课,还有足球专项测试,包括颠球、十字跳、30米折返跑及小型对抗赛。

“因为人数还算比较多,所以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学生一进校就要分成好几支队伍。在我们学校一个学期有整整两个月,每个周六都有固定的联赛赛程。”赵明回忆。此外,所有带队的教练也会不定期互相“约战”,这样的“捉对厮杀”在当时的足校内被称为教学比赛。

那时,足球在赵明和小伙伴的眼中就是一项单纯的游戏。除了平时的训练,赵明一有空就会与小伙伴们相约“野战”,场地就在校园的小树林里,头上是一片荫凉,脚下是五人制大小的土场。赵明记得他踢过的土场有三块,两块土质相对细腻,一块是沙子的,还掺杂有小石子,往往不小心一摔,皮肤就会磕破。“这就是当年这些土场留给我的纪念。”赵明指指膝上的伤疤说道。“虽然条件并不算好,可是跟同学天天在一起踢球,我们还是觉得很快乐。”

08遭遇招生寒冬 报名人数不足计划1/3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明也察觉到,学校的招生人数越来越少,以至于自己的学弟们连周末联赛都很难组织起来了。另外,在足校呆了一定的年头后学生们普遍发现:伙食逐渐不如从前了。原先早餐还有粥、牛奶和豆浆可供选择,后来慢慢就只有大米粥可喝了。有学员开始嘀咕反应,校长曾亲自出面解释,称这是因为物价突然猛涨。

“2008年前后吧,那一阵猪肉价格好象突然间就涨了。”赵明说。不过,在赵明入学的9年期间,足校基本维持着2003年赵明入学时的收费标准,仅仅是学费从当初的每年8000块增加到了9000块,伙食费每学期上调了500块,再算上住宿费,一年一名学员的收费从最初的1万5千块变成了1万7千块——9年时间,上调了2千块。

除了中国足球大环境的恶化外,学费的提高也是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来上足校的一大原因,这种情况下足校衰败的大趋势已经开始不可逆转。

到了2008年,足校计划招生160人,但前来报名的只有50人,最终只有48人参加考试——2人在考试日托故没有前来。“听说因为报名人数不够,学校干脆取消了足球专项测试。”赵明说。这种情况下,2009年中国足校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停止男足招生。而赵明的学弟们——1994年出生的14名学生成了足校男足最后一批人。

足球梦还没有碎 足校学员毕业进体院者多

2012年,赵明考上了北京体育大学运动训练专业足球专项。2013年他回学校看望教练和正在待考中的学弟们时,眼前的景象让他险些掉泪:整个宿舍楼空荡荡的,只有3个房间,稀稀落落散布着14名待考生,看上去是那么孤单无助。

招生火爆时,还会有家长感谢足球带给孩子的教育招生火爆时,还会有家长感谢足球带给孩子的教育

这14名最后的毕业生,后来除去一名在复读后选择了当兵,一名经复读考入师范类院校,其他全部于2013年考上了国内体育院校,且几乎全部如赵明这样,攻读的是运动训练专业足球专项:5名北体大,3名哈体,沈体、西体、天体、首体各1名。

“也不能说足球梦碎了吧。”赵明说。毕业后等待他们的,理想的情况是教练或俱乐部技术人员这样的足球相关职业,也有可能是完全与足球不搭界的职业。譬如,回老家子承父业,做家族生意。这样的例子,在他们闯荡“江湖”的师兄们中屡见不鲜。

不过,赵明的追求却另辟蹊径,或者说更为高远:自学西班牙语,取得B1语言资格,留学西班牙武康体育大学,考取该学院职业教练资质。

武康体育大学运动训练及科学专业每年在全球范围内仅招收30人,其中非欧盟名额只有2人。“我承认这个追求是有点高。但追求职业足球之路,毕竟是我从小以来的梦想。以我这个年龄,当不了职业球员,至少还可以追求当一名世界标准的职业教练。我很清楚因为自己不是职业球员出身,这一点非常限制我,想赢得竞争非常难。不过,多出去闯闯,多一些经历,总归是好事。”

仅剩一支女足队 训练不正规资金没投入

曾经任中国足球学校足球管理处处长的沈兆军,如今的身份是中国足球学校秦皇岛女子足球队的领队。2009年停止男足招生后,学校的师资队伍也被迫缩减。到2012年的时候,学校仅剩8位教练和2位辅导老师。目前,足校的全部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对女足培养模式的探索上。

2011年9月,中国足球学校和秦皇岛教育局、体育局合作,招收了18名1999年龄段(即1999年、2000年出生)的女足学员。这一批18个女孩子是由校长郭洪峰亲自带领教练组,深入秦皇岛当地农村,挨家挨户精心挑选来的苗子。由于中国足球学校是拥有九年制义务教育和中等专业技术学历的学校,随着招生人数的下滑,中国足协也向河北省教育局申请暂停学校的中专招生。2011年这支女子足球队成立时,秦皇岛七中接收了这18名球员,初中毕业之后,特招模式延续,这些孩子目前就读于秦皇岛一中。

宋庆龄基金会每年对于足校女足的赞助杯水车薪宋庆龄基金会每年对于足校女足的赞助杯水车薪

关于这些女足队员从选拔,到如今的训练生活有怎样的故事,中国足校校方以低调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只是言简意赅地介绍了一下情况。

“可以说,我们现在在拿全部的资源来养着这支女足队伍了。”沈兆军说。“我们的培养目标也不是说要她们都进国家队。只希望她们学习好,踢球也好,将来能考进全国重点大学。彻底改变国人对于足球运动员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偏见就够了。”可见,中国足校当前培养女足队员的初衷,也并不是为了给国家队搭建输血管道。

令人宽慰的是,四年来,这18个女孩子都坚持了下来,一个也没有中途离队。但饶是这支女足的姑娘们训练和受教育都没有耽误,也不代表这支女足队伍在一个各方面条件成熟的训练环境中成长。一方面,这支女足只是平时自己跟自己练,几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教学比赛机会。另外一方面这支女足的相关的资金投入非常有限。

记者赴中国足校采访当天,在大学生联赛结束全天赛程之后,这支女足队伍在傍晚五点整准时在4号场地集合,与河北科技师范大学的校队打一场教学赛。对手全部由男生组成,年龄个个都比1999年龄段的她们,大了足有四、五岁;而在此之前,姑娘们交手的对象,竟然是秦皇岛港务局下设的企业队!“我们也知道,这是一场不对等的较量,无论是技术、速度、体能,关键是对足球的理解。”沈兆军无奈笑笑,“可是除了这支球队,放眼秦皇岛,我们又上哪儿去找一支年龄相当,又值得交手锻炼的球队呢?”

关于中国足校的资金短缺则要追溯到2002年,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曾经给秦皇岛中国足校每年下拨100万的女足专项资金,但这方面的投入在阎世铎在任期间戛然而止。过了近10年,宋庆龄基金会才在2011年了解到这一状况后,开始为这支队伍提供一年30万元的赞助。在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宋庆龄基金会女足项目主管张智表示,目前与中国足校女足队伍的合约签到了2015年12月31日。基金会将会尽快启动对女足项目的回访考察和调研,确定是否签署下一期为期两年的赞助合约。“宋奶奶一直说,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是我们的希望。这些女足姑娘,就像自家孩子一样。无论成绩是好是坏,我们都不会放弃。”

结语

在国家推出足球改革总体方案的当下,中国足球学校未来将有何新规划新动作,会不会至少恢复男足招生?对此,沈兆军的回答是,时机并不成熟:一方面政策存在不明朗处,另一方面社会土壤和氛围也有待进一步酝酿。曾经辉煌的中国足球学校,目前仍然顶着这个辉煌的名号,但实际经营情况,则步履维艰。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