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扑涉赌调查:地下现金局抽水5%

总局未立项德扑缺监管 涉赌赛制曾在北京赛顺利进行

0人评论
328
责编:李林 收听

adawang

导语

  南京的德州扑克赛在刚刚过去的一周成了焦点事件。先是汪峰高调参加14日举行的慈善赛,随后4月16日在南京五台山体育中心开赛的APPT CHINA德州扑克赛因涉嫌赌博,被公安部门紧急叫停。此次比赛赛制与去年顺利举办的北京赛赛制完全相同,并非Rebuy(加买),而是Re-entry(重新参赛)。此次叫停后,德州扑克在中国发展中遭遇的政策缺失等问题为大众聚焦。更有业内人士担心,如果政府“一刀切”,德州扑克玩家将被更多的引向非法的地下现金局。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 首席记者王怡薇/文

4月17日上午,刘晨从南京鼓楼区的一家酒店中醒来。作为德州扑克业余爱好者以及媒体推广人,本次APPT南京赛,刘晨特意从山东潍坊坐动车来到南京。

因为比赛时间统一安排在下午3点举行,在前一天已经参赛的刘晨并没有早早前往比赛现场。一早打开手机,他突然看到这样的微博:“APPT南京赛因涉嫌赌博被叫停!”刘晨起初并没有在意,以为是恶作剧。然而接连有参赛选手给刘晨发微信,并拍下比赛当场查封的告示,刘晨这才匆匆起床赶往比赛现场。

现场工作人员正在对赛事的展架进行拆除工作现场工作人员正在对赛事的展架进行拆除工作

等刘晨到达现场时,比赛场地入口已经被封锁,有3、4个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五台山体育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在现场对赛事宣传品、展架等进行拆除工作。

南京鼓楼警方在事发后在官方微博上说明:“4月16日,南京鼓楼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在五台山体育馆举行的德州扑克比赛有赌博行为。在调查中,警方认为该活动涉嫌赌博违法犯罪,现已依法立案调查,目前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17号一大早吧,就有警车就开进大院,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主办方就让我们把这些宣传(海报)都给撕下来了,警察们还一直守在门口,不让人再进去了。”事发现场的门卫这样对记者说道。

赛事的宣传海报已经被撤下赛事的宣传海报已经被撤下

夜幕降临,五台山体育馆依旧被灯光照的灯火辉煌。体育馆大门外,现场驻守的警察早已下班,除了贴在紧锁铁门上的停赛告示,原本贴在大门玻璃上的宣传海报早已被撕下。门外的角落里,依旧可以看到被丢弃的参赛证件以及入场卷。

比赛无疾而终,像刘晨一样的玩家有的在门外张望,有的愤愤不平,不过多数人只得悻悻而去。“我不是想找组委会要回报名费,而是觉得一直参加的比赛怎么就被打上‘赌博’的标签了?”

扑克锦标赛涉赌近800万被叫停 汪峰等人曾参与

涉赌因赛制?北京赛与涉事比赛赛制如出一辙

事发后,腾讯体育记者随即采访了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兆全,在他看来,因为德州扑克在比赛过程中需要不断加筹码才能进行,而筹码就是变相的金钱,所以认定德州扑克项目本身就有重大赌博嫌疑。

在南京鼓楼警方发出微博通报赛事涉嫌赌博后,大批媒体跟进报道。在早先的报道中称:“据警方相关负责人表示,比赛中‘可无限rebuy’筹码的规则是警方认定比赛涉赌的重要证据之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玩家告诉记者,‘可无限rebuy’在正规的德州扑克比赛中是有的,但是严格禁止在同组比赛里出现‘无限rebuy’,可是在这次比赛中,同组比赛的不少玩家输光了筹码之后,转身买了新筹码就可以重新上桌。”

然而据刘晨介绍,南京APPT比赛所采用的选手参赛方式并非网传的Rebuy,而是Re-entry,即积分消耗光完全出局后,再重新报名。

刘晨在网上发布的对于德州扑克误解的长微博刘晨在网上发布的对于德州扑克误解的长微博

比赛被查封叫停的隔天,刘晨在网络上看到相关报道,随即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表了公众和媒体对于德州扑克误解的长微博,这篇长微博也得到包括知名媒体人王小山在内的大V转发。

刘晨表示,在网络上疯传的“涉赌”证据Rebuy、Re-entry其实都是国际德州扑克赛事里选手根据不同赛事的不同参与方式。因为目前国际各个扑克赛事的主办方不同,因此相应各自的赛事风格也不相同,目前扑克赛事之间都没有完全统一的德州扑克赛事规则。

在Re-entry规则的比赛中,一旦选手没有筹码继续比赛,将离开自己原有的比赛位置。希望重新参加比赛的选手则需要在规定的赛事时间段内、重新向比赛组织方提出报名。在获得比赛组织方允许后,选手重新获得比赛积分和比赛位置。

本次赛事举办前,组委会预估参赛人数在300-400人左右,然而比赛当天报名人数远远超过组委会预料,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参赛人数达到2333人,而现场比赛只安排了40桌(德州扑克每桌人数上限为10人)。

本次比赛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类似于初赛,赛事里一般称为Day1,第二阶段类似于复赛,通常称为Day2,第三个阶段类似于决赛,一般只有最后九人参加,比赛里称为Final Table。在Day1阶段中,原定只有A、B、C三个组,由于报名参赛人数远超预期,赛事组织方增设了D组的比赛。刘晨在16日已经参加了B组的比赛。在当天比赛结束后,刘晨在大约670人的B组中排名第120。

“我有朋友在门外排队2个小时才进场,抛开把Rebuy和Re-entry概念搞混淆不说,比赛现场确实有人Re-entry,这是比赛规则允许的。但‘转身买了新筹码就可以重新上桌’的说法很不现实,因为在时间上不允许。而且按照赛事的常规流程来说,每位选手出局后,他的座位位置号牌会立即被赛事管理人员收走,作为后续参赛人员的位置分配依据。如果有这种情况(转身买了新筹码就可以重新上桌),桌上的选手都会提出异议,据我所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没有这种现象。”刘晨这样说道。在他看来,这次大赛在组织方的组织能力、工作人员服务能力上存在问题,但是从赛制上来说,算是个符合国际赛事规则的比赛。

参加本次南京赛的选手Nicky也表达了自己的困惑。令她大为不解的是,去年8月在APPT北京站比赛时,赛制与本次南京赛如出一辙,也就是允许多次Re-entry。那次比赛的主办方和承办方均与此次南京赛相同,比赛地点放在北京最为繁华的工体,报名费也是3000,共有2732人参赛,最终总奖金730万,冠军分得67万。玩家获得的奖金还缴纳了20%的个人所得税。

对于是否是因为赛制存在“Rebuy”导致被叫停,记者电话采访了南京鼓楼区警方,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案件正在进一步了解调查中,目前以官方微博公示的结果为准。

即使赛制是Re-entry,德州扑克和一般的体育竞技比赛相比都有两点不同:第一是选手出局了还能够通过重新报名再次获得参赛资格;第二是总奖金和冠军奖金不固定。这两点不同都涉及重新参赛需要重新缴纳报名费,而奖金数额也与总奖金池——即总报名费挂钩。这一点,也可能是警方认为德州扑克涉嫌赌博的最根本原因。

总局未立项 德扑在中国遭遇发展尴尬

德州扑克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公牌扑克衍生游戏,也是国际扑克比赛的正式竞赛项目之一。世界扑克大赛(以下简称WSOP)和世界扑克巡回赛的主赛事项目便是“无限注德州扑克”。

WSOP是全球规模最大、奖金最丰厚且最具声望的扑克比赛,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1970年。到2009年,WSOP已发展成为包括57项分赛事的综合扑克比赛,不同形式比赛的报名费从1500美元至10000美元不等。WSOP中每一项赛事的胜利者将获得一只金手镯以及一份现金奖金。在众多分项中,无限注德州扑克最受关注,这个项目的选手需要花费1万美元购买参赛权,项目胜者就是当年公认的世界冠军。

德州扑克自开始自2006年开始在中国流行,自此质疑声也随之而来。在大众眼中,德州扑克“出身”不好,因为其“发达”在拉斯维加斯——世界著名的赌城。由于中国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国情不同,又缺乏相关的政策以及监管,德州扑克在中国的发展正处于“体育部门推广,公安部门来抓,有的地方公安又不抓”的尴尬处境。

体育馆活动停止公告体育馆活动停止公告

南京赛叫停后,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综合发展部主任郭玉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德州扑克在总局并未立项,总局也没有出台过对该项目管理的任何政策,总局和棋牌中心也没有举办和批准过任何形式的德州扑克比赛。他直言目前社会上有不少德扑比赛,但情况比较复杂,要么是机构自发举办,要么是地方体育部门同意举办,还有可能是其他部门批准举办的。

在此次南京赛的活动广告中注明:赛事主办方中包括江苏省社会体育管理中心、江苏省棋类运动协会与中盟世纪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和司成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扑克赛事管理公司APPT提供技术支持。

据了解,现身现场的部分名人都为地方体育局邀请。事后江苏省体育局也发布微博称:“有关人员正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受邀参加14日慈善赛的最大牌明星就是汪峰。18日汪峰更新微博称:“此次作为德扑中国梦之队的名誉队长携手两位奥运冠军为国争光感到特别荣幸。更重要的是还能通过这次比赛为残疾人组织做一些慈善之举真的很有意义。可我真的不清楚这样一个慈善赛怎么就变成了涉赌。”更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奥运冠军坦言,为此次比赛“站台”,完全是体育局派下来的“任务”,也就是说这是官方支持的活动。而组织这样大型比赛,也需要在赛前向相关执法治安机构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进行。

雅安地震期间,深圳德州扑克协会副会长阿城曾想组织德州扑克慈善赛,然而在得到当地体育局批准后,向当地执法机关报备时被叫停。执法机关并未给出拒绝的具体理由,只简单回复称:“办这个比赛不合适”。当时的回复中也并未提及“赌博”或者“涉嫌赌博”。

“问题的根子出在体制上,因为没有规则和制度去规范比赛。既然德州扑克在国际上是流行项目,但在中国发展的实际中又面临问题,那相关部门应该组织专家,制定切实发展规则,而不是一棍子打死。”著名体育产业人“棋哥”王奇在接受腾讯体育记者采访中这样说道。2011年,王奇曾牵头组织“中国德州扑克发展论坛”。在他看来,国内完全可以制定一套德州扑克发展的健康机制。此前很长时间,“斗地主”也曾被视为赌博,但通过相关部门制定规则引导,改叫“2打1”的“斗地主”目前已经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比如说,按照国际规则,个人报名费会滚到奖池,作为比赛奖金,这放在中国,可能会被视为有赌博嫌疑。相关部门能不能设定相关的政策,选手的报名费只用来承担比赛运营费用,奖金通过冠名赞助商提供,避免赌博的嫌疑。” 王奇这样表示。

亟需规范 莫把玩家推向地下现金局

广州博思俱乐部是广州一家正规的德州扑克俱乐部,老板王鸿曾在美国生活多年,拥有国际德州扑克裁判资格。在他看来,如果相关部门出台规范化的比赛流程和规范,南京APPT赛被叫停原本可避免。“不要浮动奖池、限制参赛总人数、赞助商奖励公开、合法纳税,做到这几点就可以避免赌博的嫌疑。”王鸿这样表示。而他的俱乐部主导的德州扑克比赛都是按照以上原则开展,从未被相关执法部门认定有赌博。

广州一家正规的德州扑克俱乐部——广州博思俱乐部广州一家正规的德州扑克俱乐部——广州博思俱乐部

据王鸿介绍,以每周在正规俱乐部玩一次德州扑克算作“爱好者”的话,广州德扑的爱好者在2-3万人以上。腾讯体育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近年来,德州扑克确实在中国迅速蹿红。而资本圈成为最青睐这一游戏的圈子之一,对不少圈内人而言,每个周末打一把德州扑克,已是雷打不动的休闲节目。原因很简单:“需要运气,更需要技巧;考验智力,更考验心理,和投资有太多共鸣之处。”

与此同时,地下德州扑克现金局也确实存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玩家向腾讯体育记者表示,这样的地下现金局多在民居内进行,局头每手“抽水”5%,1个小时的比赛,局头最少能获得2500元人民币的纯收益。“如果没有政府的绿色引导,只是一刀切,那后果肯定是把众多德州扑克玩家推向地下赌博场所。”王鸿这样说道。

结语

  “终于有国家机构来定性这个比赛究竟哪个方面涉及到赌博了。我相信随着事件定性的深入化,会有相应的规范措施出来,德州扑克比赛该怎么办,用什么形式办都会有一个标准出来。”尽管对相关部门目前的说法颇为不解,但包括Nicky在内,对于本次事件大多数受访的参赛选手都抱着这样的看法。 至腾讯体育记者截稿时,南京ATTP主办方和警方方面仍未有相关人士出面做出详细说明。“涉赌”是否因为网传的“可无限Rebuy”并无官方说法,但不难看出目前国内德州扑克赛确实缺乏比赛统一规范和监管。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