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下飙车调查

警车追不上跑车监管难 开不起赛道冒险开山道

0人评论
327
责编:李林 收听

v_yczhao

导语

  严厉打击之下,在北京类似天辰西路和东坝这样的飙车圣地已被遗弃。还在玩命“街跑”的人是少数。在追逐速度的身影中,有钱人开进了赛道,没钱的则用生命开上山路去冒险。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张楠、车莉/文)

大屯路兰博基尼和法拉利因超速发生严重交通事故,尽管目前仍未定性,但两名驾驶者已经被刑事拘留。继2013年东坝地下飙车被曝光之后,北京的地下飙车族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飙车的一定是有钱人吗?也未必如此。“开好车的有有钱人的飙法,没钱人有没钱人的飙法。”这一直是北京地下飙车的一个公认的行规。那么,地下飙车究竟在北京有多盛行?

 

实拍北京街头飙车 EVO X VS TTS

取缔!飙车圣地终难逃的命运

此次兰博基尼和法拉利相撞的路段其实对于飙车族来说并不是理想的圣地,大屯路隧道总共只有不到一公里长,在隧道的入口就有明显的限速60的标识,即便再好的车在里面也只能享受短暂的驾驶快感。只是驶入隧道的感觉,有点酷似电影里画面。跟它平行的还有一条慧忠路隧道,限速50,长短差不多。都不是最理想的飙车圣地。

天辰西路已不是飙车天堂天辰西路已不是飙车天堂

在地下飙车圈曾经有两个地方是每周末大家都会聚集的地方,一个是鸟巢往北的天辰西路,另外一个就是两年前被曝光的东坝。周五晚上8点天辰西路,周六晚上9点东坝,地下飙车圈里每周都有这样两个集结的时间和地点。

天辰西路周边没有住宅,只有一家五星级酒店,东侧就是奥林匹克公园,西侧是一些室外五人制足球场,整条路南北向双向四车道,全程两公里,只有两个红绿灯,看看都像极了飙车电影的取景地。早些年鸟巢周边配套设施还不完善,所以东西向车流很少,加上周围没有高层建筑,这里是地下飙车族最爱的一条直行“赛道”。知名,也就意味着这里早就在海淀交通大队“挂号”。为了防止再次发生飙车事件,海淀区在几年前就在这里加设了减速带,几乎每200米就有一条。如今每一个经过这条路的车不仅不能飙车,连每公里60的速度都开不起来。在这之后,这里就难以再看到飙车族了。

东坝这条路原本也是一条刚刚建好没有完全被开放使用的路,全程3公里,天上就是开往首都机场的航线,路两边没有任何住宅,也是理想的飙车路段。据了解,这条路因为临近很多改车场,不少车都是改装之后选择在这条路试车,之后就开始被飙车族利用,在每周末开始进行公开的飙车活动。据称当年这里最壮观的时候,晚上能够聚集500多人站在路边观看飙车,来晚了甚至都没有位置。

“当时也是奇怪,这周围一公里都没什么住户,位置这么偏,怎么一到周末就能出现那么多人?”几年前,小刘几乎每周末都会跑去看这两个飙车圣地的比赛,但近些年因为这两条路都被取缔了,所以也不再有机会能看到了。不过,在地下飙车圈不仅仅是飙车者本人,就是那些爱好看飙车的人都很遵守圈内的规矩:绝不会跟媒体透露飙车地点。“两年前就是因为媒体曝光了东坝,之后,那里加了减速带,再没有机会去看了。现在只要一让媒体知道,肯定还是被取缔。”小刘对于目前飙车圈经常聚集的地方守口如瓶,不过他也承认这些年在北京市区内能够飙车的地方已经不多了,有些人则开始选择在郊区一些没有开放的路上继续飙车。

监管难!警车追不上跑车

警匪追逐飙车一般在大片和游戏中出现警匪追逐飙车一般在大片和游戏中出现

据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透露,除了这两块已经被取缔的路段,亦庄、大兴黄村和房山有几条刚刚开通的路,因为知道的司机不多,所以成为了飙车族喜欢聚集的地方。

在好莱坞大片里,我们经常能够看到飙车族和警车上演一幕幕刺激的“猫鼠大战”。很多人也在质疑,中国的交警为什么不能利用这样的方式去管理?

听到这样的问题,海淀交通大队相关负责人李警官(因公安系统只有官方发言人才能接受采访,所以隐去名字)也显得很无奈:“最现实的问题是车况问题。那些飙车族都是开的什么车?动辄上百万,我们的警车想追也追不上啊!”另外李警官透露,在法律上也有律师专门提到过警察追捕飙车族的一些建议:“从法律上,其实是不建议我们去追的。因为一旦在追的过程中出现事故,责任很难分清。所以追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李警官告诉记者,因为飙车跟超速很难划分区别,所以在交通管理局内并没有特别明确的飙车案例统计,而对于这些飙车族,他们通用的方式就是通过道路上的摄像头记录,或者在他们可能作为终点的路段去堵截。“但这些效率其实都并不高,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那些高发的路段加设减速带和摄像头,但并不是所有的路都通用这种方法。”李警官告诉腾讯体育记者。

很多开豪车的人都会加盟一些俱乐部,而不少地下飙车族都是来自于这些俱乐部,如果从俱乐部下手根治是不是更加有效?李警官说这种方法也不可行:“很多俱乐部都是组织大家到正规赛车场开赛道的,尽管可能有些地下飙车的人是这些俱乐部的,但大有可能都是个人行为,我们也不能一杆打死,把正规合法的俱乐部取缔。”

从交警方面,要想彻底杜绝飙车,也存在很多现实问题无法解决。

回归赛道!二环十三郎的老生常谈

“二环十三郎”如今只选择专业赛车场追求速度与激情“二环十三郎”如今只选择专业赛车场追求速度与激情

提到地下飙车,在北京最出名的莫过于7年前的“二环十三郎”。当年被很多飙车族看作是偶像的“二环十三郎”陈震,如今再回想起当年的一幕也庆幸“警察及时把自己抓了”。

“其实,比赛比跑街更刺激、更安全,在正规的赛道,做好防护,伤害的可能性被减小。合理合法地去比赛,还能拿到奖杯,这不好吗?”在陈震看来,马路上飙车的人都“很傻”,是不值得一提的“反面教材”。

陈震说他原来喜欢刺激、现在也喜欢,所以他选择了赛车场。“在国内,一年有很多赛车比赛,参加的门槛也并不高,根本不愁没有比赛跑。”由于早已不参加地下的飙车,陈震说他并不了解现在的那个圈子,但是在正规赛道上驰骋,他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也很开心。

如今陈震回想起自己那段“光辉岁月”只感觉到后怕和愚蠢。“公路飙车跟酒后驾驶一样,很愚蠢。”作为过来人,陈震认为公路飙车根本没有技术可言,只有两点,一是胆子够大,二是够幸运,“路上的情况是千变万化的,你想超过前面的车,完全靠猜,猜他下一步是走怎样的路线。”被称为“二环十三郎”的陈震,一共在二环上飙车十一次,直到他最后一次被警察拦下。多年过去了,陈震终于可以袒露心扉,他说他也曾经恐惧过,跑(飙车)到中间的时候不想再跑,因为曾与死神擦肩而过,因为危险是那么的不可控。

陈震说他甚至庆幸那一次被警察抓到,“真的,那时候因为面子不得不跑,如果不被警察抓到,那么无非有两个结果,一是输,当然面子也没了;二是发生车祸,那后果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陈震认为自己是幸运的,现在仍能在赛场上找到驰骋的快乐。

“其实,在赛道上跑比在马路上更刺激,在马路上折腾的都是不敢上赛道的胆小鬼,赛道上需要克服的恐惧更多,是不断挑战自己极限的快乐。”现在,陈震自己在路上开车,从不超速,不做任何违章驾驶的事情。

赛道昂贵!价格门槛催生玩命跑山族

高崖口跑山的规模壮观高崖口跑山的规模壮观

在腾讯体育记者的调查中,发现玩车的圈子里其实真正的地下飙车族并不多,大部分都是玩改装车,很少有人在马路上用自己的生命当赌注。

而在飙车圈内,遵循“二环十三郎”的建议改跑赛道的人也不在少数。此次大屯路隧道撞车事件中,有网友爆料了这两个豪车车主是来自北京一家知名的超跑俱乐部,而该俱乐部负责人张宽在接受腾讯体育记者采访时不仅澄清了该事件跟俱乐部无关,还透露了SCC超跑俱乐部的一些情况。该俱乐部入会章程里面明确要求,会员要有一辆以上跑车,而且会员要有5000万以上的个人资产,但后面这条目前还在调整试行中,尚未正式公布。当然,俱乐部的规定也很严格:“俱乐部一直致力于安全驾驶,引导会员去赛道,不遗余力杜绝酒驾、超速驾驶等违章行为,俱乐部章程中明确规定,如有此类行为,直接除名。”据张宽介绍,俱乐部的年龄构成是20-40岁喜欢玩车的人为主,至于职业没有做具体的调查,但是以自主创业的为主。

俱乐部的主要活动地点就是北京金港赛道,以俱乐部和场地的合作为主。金港会有赛道开放日,在开放日按照小节收费。对于散车,200元/20分钟/小节的价格享受的是在赛道可容纳的范围内,和其他的车共享赛道;买断的话,是1000元/半小时。也有熟客表示1200元可以跑一天。北京另一家比较著名的赛道是锐思,这里的赛道相对较小,收费标准为200元/半小时/小节。对于普通收入的人来说,一个月要拿出1000元甚至更多用来在赛道飙车,的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仍有一些飙车族不相信飙车是贵族游戏。于是,在北京的地下飙车圈也有着一个比飙公路更加危险的飙车族,圈内叫做“跑山”。简单地说,他们就是像《头文字D》里一样,选择在山路飙车。

据了解,这些“跑山”的人每个月大概会安排两次活动,大部分选择的飙车地点在门头沟109国道上,一路拉车队到十渡的山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买不起豪车、交不起高昂赛道租用费的普通人,车辆都以改装车为主。据称,“跑山”的头车甚至还有夏利。行走山路,弯多坡多,速度肯定受影响,但在有些路段肯定是超速行驶的。这样的“跑山”是否违法很难下定论,他们也会拍摄一些飙车的视频放在网络上。他们用这样的方式享受着飙车带来的快感。

结语

  曾经有很多媒体报道北京的正规赛道生意不好,与之相对的,是地下飙车的盛行。大屯路隧道两辆豪车发生的交通事故,在飙车圈内其实一直很受鄙视。因为圈内都知道,现在开得起豪车的都已经回归赛道,因为动辄上千元的场租费对于开得起百万豪车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然而,这些人毕竟只是少数人,大部分普通工薪阶层上不起赛道。这部分酷爱飙车的人要么只能因为担心生命安全而扼杀掉这个念头,要么就选择用生命去“跑山”。北京的赛道经营,仍存在巨大的需求空间。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