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再难回娱乐江湖

野球是退役后主要收入 还未入娱乐圈就已告别

0人评论
323
责编:李林 收听

编辑1

导语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高峰、聂远和何睦三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此前高峰一直在戒毒所接受强制戒毒。涉毒对于高峰来说,意味着刚刚入门的娱乐江湖,又对他关上了大门。个性鲜明的高峰怎么在退役后开始跨界涉足娱乐圈的?而这次涉毒+打人事件后,高峰将面临怎样的结局?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 (德彪/文)

3月30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3月9日在黄浦区新锦江大酒店酒后伤人的犯罪嫌疑人高峰、聂远和何睦三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一周前的3月24日原本是高峰强制戒毒拘留期满被释放的日子,然而那天就已经从拘留所内部传出消息,高峰被强制戒毒的时间可能不是15天,也许会更长。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峰的家人朋友都已离开了上海。

时间倒回到更早之前的3月8日,高峰作为嘉宾身份受邀参加《与星共舞》总决赛的现场录制,如果不是第二天凌晨因为替兄弟邱启明“出头”,高峰就完美的实现了自己在娱乐圈的“帽子戏法”——参加跳水真人秀《星跳水立方》、拍摄话剧《帽子戏法》、完成跳舞真人秀《与星共舞》。

然而这场“帽子戏法”的收官,却显得过于狼狈。如果说高峰是为了兄弟义气斗殴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涉毒被强制戒毒则彻底破坏了他的公众形象。

有人说,是娱乐圈毁了他,因为如果不是整天跟娱乐圈的人混在一起,高峰也许只能算是个“浪子”,而不至于变成瘾君子;也有人说娱乐圈只是助推他走到今天的一双手,因为从青年时期就桀骜不驯烟酒不离手的他,早晚走到这一天。无论哪种说法属实,高峰这个叱咤中国足球圈的人如今在娱乐圈的曝光率远远超过了足球圈。究竟是性情所致还是迎合娱乐圈的朋友才频频出现在娱乐圈,这或许也只有高峰身边的朋友才知道。

实拍高峰闹事现场:刑警正调查取证 酒店警示灯被踢碎

踢球时就是性情中人 替朋友出头毫不意外

无独有偶,就在高峰被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的当天,娱乐圈又一个明星王学兵也因为涉嫌吸毒被送进了戒毒所。在娱乐圈,如果艺人涉毒,其涉及的作品将会被封杀。先且不讨论,高峰是否算是艺人,至少他的话剧《帽子戏法》在2月初就已经公演结束,而《与星共舞》在出事前一天杀青,暂时并不涉及作品被封杀的情况。

邱启明、高峰和聂远在事发前的合影邱启明、高峰和聂远在事发前的合影

“高峰打人这事儿作为朋友我其实一点都不意外。”《深度》记者询问了三四名高峰身边的朋友,都给出了这样的回答。“高峰涉嫌打人吸毒”的新闻月初成为了各大网站体育和娱乐频道的主推新闻,但点开评论,你会发现除了吸毒被抨击之外,网友对于新闻的评价更多却指向了三名拒载司机,加上邱启明事后一条“三个拒载司机和一个凌晨给儿子送礼物的父亲的故事”的微博,似乎也为高峰伤人有了新的解释。但无论怎样,那些说高峰打架一点都不意外的人都是因为他们早就知道高峰是个性情中人。

酒后、吸毒,这一切似乎都跟高峰之前的生活习惯有关。“在我印象里,高峰酒量简直没有封顶,从来酒都是当水喝。但是我记得他好像只喝啤酒,其他的酒都不喝。”一个近些年跟随北京老男孩队的朋友这样回忆道。

吸烟、吸毒,虽然无法证明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高峰作为“老烟枪”,在圈内却是众人皆知的。“从青年队执教过他的朱广沪,到北京国安的金志扬,几乎所有带过他的教练都因为他吸烟罚过他,其实罚是小,大家都是知道吸烟对于运动有影响,所以希望能够通过处罚的方式让他戒烟。但那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成功的,大家也就放弃了。因为都觉得他不是戒不了,而是高峰从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要戒。”一个认识高峰十几年的朋友这样说到。

“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如果需要他上节目,他从来都是准时到,从不会提前也绝不会迟到。有的时候你问他能不能提前几分钟到,他就会反问你‘我早到有什么用吗?’不耽误上节目不就行了。”一个高峰媒体圈的朋友回忆道。但无论他如何上演“压哨节目”,只要他答应的节目,从来不会“放鸽子”:“他认准的人,一定就会是一辈子的朋友;他答应的事情,一定都会做到。”

野球才是收入支柱 跳舞演话剧只为“不忘初心”

离开体育圈,高峰在娱乐圈的频频亮相,不免让人想到他是在退役后为自己谋得一条赚钱的路。但据圈内人猜测,高峰现在最大的收入还是来自于踢野球。一场野球的收入至少都要五位数,这个经济来源远比在娱乐圈艰难打拼来的容易。尽管如今已经步入不惑之年,但高峰的身材却丝毫未曾改变,这也跟他一直坚持踢球有关,他身边的朋友经常开玩笑,高峰现在体能重新回到职业足球打个中乙肯定是绰绰有余。

高峰在娱乐节目中展示舞技高峰在娱乐节目中展示舞技

“不想进军娱乐圈,也没指着靠这碗饭挣钱,高峰在娱乐圈频频亮相绝不是为了刷存在感。”高峰的老友这样表示。据称,在高峰的私人聚会上,他曾经特别说过自己参加《与星共舞》节目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童年的时候就喜欢跳舞。“他说如果不是被家里送去踢球,可能自己就去跳舞了。这次正好有这样一个节目找到他,既然小时候有这样的梦想,为什么不借机会实现一下?”高峰的朋友这样告诉记者。

2月初,高峰参与的话剧《帽子戏法》公演,从来没有经受过专业培训的他不仅要背下大段的台词,还要完成舞台演绎。但公演结束,跟他演对手戏的贾妮评价高峰绝对可以成为专业演员。其实高峰连台词都不能完全背下来,有些词他会用自己的方式改编。高峰说,参与这出话剧只是因为它真实的反映了中国足球的一些现状,而他始终坚持这样的跨界还是对于足球的回归:“实际上我的本行还是在搞校园足球,但是因为这个话剧是足球题材的,我才把它当做宣传足球的契机,把他看做是在足球圈内的事情看待。”

在高峰参与的这出话剧宣传海报上,就有这样一句话“不忘初我,方得始终”。高峰说,这就是他参与话剧的原因。为了谋生才迎合进入娱乐圈的说法,或许真的不是他的初衷。

因球而名 娱乐圈朋友多过体育圈

“高峰虽然老男孩的活动都会参加,但是感觉他的性格好像确实跟其他人不是那么搭调,在北京国安好像真没什么跟他能够有‘过命’交情的人。”一个经常跟老男孩儿队打交道的朋友一直有这样的感受。

高峰在国安很多年,却没有“过命”的朋友高峰在国安很多年,却没有“过命”的朋友

“也许跟性格和从小的经历有关吧!老国安大部分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大家的成长经历不一样。而且高峰是东北人,也是喜欢当大哥的性格,在那样的环境下,国安队员是不可能围绕着他的。所以在北京国安那么多年,没有‘过命’的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但每一个当年跟他踢过球的队友对于他的实力和天赋都是很欣赏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一名跟随北京国安多年的记者这样表示。

其实,高峰在足球圈同样也有很多能够“交心”、“过命”的朋友,比如姜峰。当年高峰前往前卫寰岛除了对方提出的高薪待遇,更大的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姜峰。同样都是东北人,高峰甚至管姜峰的父母叫“干爸”、“干妈”,两个人能有机会在一支球队踢球,自然是求之不得。而前卫寰岛就成就了这件事情。

高峰娱乐圈的朋友的确多过体育圈,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他当年叱咤足坛的时候,恰逢中国娱乐产业刚刚起步。都说文体不分家,很多娱乐圈的明星当年都是因为喜欢足球,才欣赏高峰。当然,高峰在娱乐圈的人脉也跟当年与那英的那段恋情有关。“他娱乐圈的朋友几乎都是他的球迷,在高峰最风光的时候,不仅是球迷喜欢他,娱乐圈的那些人也喜欢看他踢球,一来二去大家就熟了。高峰可能觉得跟娱乐圈的那些朋友打交道更加简单,所以在圈里朋友越来越多,而且还成为了明星足球队的CEO。”据高峰多年的好友称,高峰跟这些娱乐圈的朋友相处更加真性情,有的时候明星足球队经常组织比赛,都知道高峰是个前场的得分高手,但在明星队踢球的时候,高峰却总是把自己的位置后撤,即便自己有机会,也总是更多地给明星队的队友们喂球,也因此更加被队友所认可。“其实大家踢球就是图个乐,他就是希望能够让队友都感受这种进球的乐趣。”高峰的好友这样表示。

还未入圈就已告别 定罪“故意伤害”留和解余地

直到上演了娱乐圈的“帽子戏法”之后,高峰都始终坚称自己不算进入娱乐圈,足球才是他的生活。但现在,很多人记住了他在水立方那飘然的一跳,记住了他在镁光灯下的舞姿,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在近些年一直在致力于校园足球的工作,并且已经举办过一些足球夏令营,让专业的足球运动员更好的指导孩子对足球产生兴趣。

涉毒,将会让高峰的“娱乐生涯”划上句号。2014年北京市演出行业协会日前与北京42家经纪机构和表演团体签订《北京市演艺界禁毒承诺书》,承诺不录用、不组织涉毒艺人参加演艺活动。要在事业上打压吸毒者,在吸毒资金上断绝他们的来源。

在高峰的微博上,留了一个经纪人“陈先生”的电话,颇有些娱乐明星的包装意味。高峰被送进强制戒毒所之后,陈先生的电话依然能够打通,只是从没有人应答。而在高峰足球学校负责帮忙的人在接受《深度》记者采访时,只说等事情都过去了,会好好告诉大家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峰在公安局照片曝光 面容憔悴高峰在公安局照片曝光 面容憔悴

抛开吸毒,高峰的案子远没有那么复杂,尽管最终定性的罪名为故意伤害罪,但实际上也是为他留有着后路。根据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朱大文律师透露,故意伤害罪相比起寻衅滋事罪在量级上是相对宽松的。

根据之前媒体报道的,高峰酒后殴打司机,毁坏酒店的公物,也是可以定性为寻衅滋事,一旦涉嫌寻衅滋事,那么就成为了单方面无故扰乱社会秩序,无论被伤害方是否同意和解,都将接受检察院的起诉。

“故意伤害罪虽然也要进行验伤,而且根据伤病的轻重决定过失方所要接受的处罚,但如果双方互相调解,并进行赔偿,案子就算结束了。”朱大文律师这样透露。之前邱启明在自己的微博中就已经透露,这次的斗殴并非无故的,似乎出租车司机也有过错,尽管最终受伤的是他们。所以,单从高峰故意伤害罪的案情来看,被判刑的可能性并不大。

结语

  17岁那年被洪元硕带到北京,从此中国足坛“浪子”成为了高峰一个人独享的名号。让他戒掉骨子里的“放荡不羁”,就像那些年让他戒掉手中那支根本就没想戒掉的烟一样,几乎不可能实现。这场略显江湖气的“斗殴”和尴尬的“吸毒”事件,或者一个月,亦或者两年,总有一天会收场。在娱乐圈的这片江湖里,再难看到高峰的身影。重新回归足球,这对他来说也许也是件好事。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