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海东也能竞选足协主席了

脱离总局足协更有钱 重建尚无时间表

0人评论
320
责编:李林 收听

v_yczhao

导语

  自从《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后,足协将如何改就一直备受关注。足协改革,是深化足球改革的一个缩影。体制内到体制外、管理者到服务者的角色如何转变,是摆在足协面前的难关。没了总局拨款,足协会缺钱吗? 没了行政编制,怎么领导还在编制下的地方足协?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 (赵宇/文)

“总局跟足协彻底脱钩之后,足协主席怎么产生?还是由总局领导来当吗?”、“撤销足管中心后,你个人的职位怎么办?”、“你会很在乎自己现在的官职吗?”、“足协重组计划现在有了吗?怎么重建?”……3月16日在国家体育总局201会议室举行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新闻通气会结束之后,足管中心主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张剑被记者们团团围住,类似以上列出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朝他袭来。

改革方案已定,但改革的路却还很漫长,哪怕是中国足协内部改革、重建这一项内容,现在也还没有成熟的计划。被记者们频频发问,张剑也是左推右挡:“中国足协肯定会重建。接下的事我们会一件件去做,应该很快了,但没具体时间表。”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 指明发展目标与方向

摘掉官帽真的容易吗?

蔡振华在发布会上的口误在会后引来记者包围采访蔡振华在发布会上的口误在会后引来记者包围采访

新闻发布会现场,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回答记者问题时曾有过这样的表述:“重建中国足协很明确,要解决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问题,要解决行政化倾向问题。足管中心这块牌子还有没有?这里面(《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讲的很清楚,应该是没有中国足协……”

此言刚一出,立刻引起了台下记者的窃窃私语。很明显,这是蔡振华的一个口误,应该是“没有足管中心”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发布会刚结束,多数记者都冲向蔡振华,问他是不是足管中心不存在了。得到确切答复之后,记者们才放心。

“足管中心没了”只有六个字,但到了操作层面,恐怕六万个字也很难说清楚。目前中国足协这将近70多名工作人员当中,绝大多数都拥有事业编制,他们属于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高层干部属于正厅、副厅级别,中层干部为正处、副处级别。

在中国目前的社会体制下,这样的事业编制对于普通人而言,还会显得很重要。现在虽然收入相对固定,但退休之后各种福利待遇却要高于普通人,中高层干部头顶上还戴着乌纱帽。

要想摘掉这个帽子,真的那么容易吗?张剑谈到自己的官职问题时称自己会服从上级部署,“怎么有利于足球发展就怎么来。”足协其他工作人员在接受《深度》采访时也表示,这是国家自上而下的调整,改变已势在必行,他们愿意接受这样的改变。“行政级别没了对于中层干部和下面工作人员来讲影响并不是特别大。最主要的还是决策者们能够取消行政级别,这样他们才能够更多的去考虑协会的发展,而不是升官。没了行政级别,你还上哪儿去升官?”一位足协人士说。

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目前足协这些中高层干部当中不少人超过了55岁,再过两年就将退休。依照我国目前关于退休后的福利待遇政策,拥有事业编制者的待遇显然会比普通人更高一些。这些人如果在这个时候彻底脱离行政体制,无疑会受到损失。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可能会采取诸如“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来应对,为那些即将退休的人保留事业单位编制。但这也只是分析,接下来究竟如何处理该问题,还没有明确说法。

“新的足协在改革之后肯定不会挂在空中,一定会落下来。它的人事制度、财务制度、外事管理、保险等等制度都会逐步落实。国家职能机构也会对此进行研究,中国足协既是改革的参与者,也是改革的课题和对象。”这是张剑就该问题目前能够给出的唯一答复。

竞选足协主席不再是梦?

韦迪、张剑到足协工作都是体育总局指派韦迪、张剑到足协工作都是体育总局指派

在足协没有同国家体育总局脱钩之前,所有高层干部都是由体育总局指派的,这其中就包括空降足协的谢亚龙、韦迪、张剑。他们未必真的想来到这里,但在体制之内又不敢违抗命令,只好进入一个以前涉及相对较少的环境。

“现在既然跟总局脱钩了,将来按照社团的方式来管理足协,就应该实现真正意义的科学民主化。”一位足协中层干部这样对《深度》说,他明确表示这种科学民主就包括管理者的选拔,一定要以民主选举的方式产生。

过去几年,中国足协也选举过足协主席、专职副主席、副主席,蔡振华、韦迪、张剑等人,也都是选举出来的,而且全票通过。可众所周知,这种选举无非是走个形式。足协主席是谁、副主席是谁,基本上跟他们所拥有的足管中心职务对等。一旦足协今后完全进入社团化操作,这样的方式显然就不行了。

“以前足协领导都是总局派来的,所以他们肯定会按照总局的思路去运营足球。改革之后,希望他们能够按照市场的需求做事情,尊重足球事物本身的发展规律。”欧迅体育公司总裁朱晓东接受《深度》采访时这样说。

郝海东愿当足协主席为中国足球奋斗一生郝海东愿当足协主席为中国足球奋斗一生

没改革之前,中国足协工作人员拥有事业编制,导致外人想要进入这里工作基本上很难,而另一方面,足协人则在抱怨人太少。彻底与总局脱钩之后,就可以让更多符合要求的社会人士进入到这个机构中来,这其中也包括那些过去从事职业足球的代表。

郝海东当年曾抱怨过现有的足协体制让他们这些人无法进入其中,就更别说竞选足协主席了。改革之后,他们在理论上也存在着竞选足协主席、副主席的可能性。

不过也有足协内部人士对他们能否彻底从体育总局彻底脱钩提出过些许异议,因为在改革方案第九条当中写明,中国足球协会设立党委,由体育总局党组领导。

没拨款了怎么办?

不再与体育总局挂钩让足协以后做事情时会拥有更多自主权,以往那种“足协做事之前要先向总局汇报,必须由总局领导签字批准之后才能施行”的情况将不再出现。

可另一方面,在过往体育总局也是足协的依靠。足协的很多工作都需要公安、外交、财政、教育等国家行政部门的支持,过去拥有足管中心和国家体育总局的背景,足协在沟通过程中会便利很多。

脱钩之后,足协以民间社团的方式跟这些部级单位沟通,是否会遇到障碍?这也是一种担忧。“足协去行政化之后跟各部委之间的配合确实是个问题。在这方面必须要出台相关的法律和条例,否则即便有沟通,在执行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朱晓东说。

对于这方面的担忧,一位足协中层干部倒是显得很豁达:“这确实是问题,但都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不能等着国家把所有东西都改好了你再变。更何况这次改革是自上而下的,中央一直有政策在扶持足球。”

过去几年,体育总局每年会给中国足协提供大约3000万人民币的拨款,用于发展足球事业。脱钩之后,这笔拨款就很难再下发。不过足协方面表示,如果把足球完全交由足协来运作,以中国足球目前的市场,钱根本就不是问题,“世界上哪个国家的足协缺钱?”

“改革之后我的工资会涨吗?”这是一个足协工作人员的发问。足协目前的收入体系跟公务员差不多,坚持“3581”的标准。一些最底层的工作人员,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

改革之后,中国足协拥有自己单独的财务系统,他们可以自己来制定相应的薪酬标准,也会像社团那样实行财务公开制度。“如果改革之后真正让中国足协走向市场,那么收入是肯定会提高的。”一位足协人士说。

联赛理事会和中超公司谁管谁?

韦迪担任足管中心主任时曾试行改革韦迪担任足管中心主任时曾试行改革

“改革”二字对于中国足球来讲并不陌生,韦迪担任足管中心主任时就曾多次响应高层号召,推行管办分离,并且拿联赛作为试验田。组建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来管理各级别联赛。

不过张剑也明白,那次改革并不很彻底,因为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还是属于中国足协的一部分,其中不少工作人员还拥有体制内编制,“他们相当于中国足协一个比较特殊的专业委员会。”

这次改革之后将会推出一个全新的职业联赛理事会。这个理事会拥有自己的独立法人,在法律地位上属于国家级别社团,但职业联赛理事会也不会和足协完全脱离开。

改革方案中写明:联赛理事会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联赛,合理建构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体系。中国足协从基本政策制度、俱乐部准入审查、纪律和仲裁、重大事项决定等方面对理事会进行监督,并派代表到理事会任职。另一方面理事会也会派代表到中国足协任职,参与有关问题的讨论和决策。

而在联赛理事会之外,中超公司还将存在。二者如何划分权利和职责范围,这也是今后要讨论的内容,现在暂无定论。

以往人们认为联赛没有完全脱离足协是不利的,主要是因为足协本身就存在政府属性。在足管中心彻底消失后,这种政府属性也就不存在了,因此联赛和足协相互依托,也不会给人一种“重走老路”的感觉。

朱晓东曾在日本足协工作,他对于日本J联赛的生存环境非常了解。据他介绍,J联赛拥有自己的足球联盟,关于联赛的事物基本上都由J联盟负责,“足协对联赛拥有监督的权利,J联赛拥有15名联赛理事,其中有5人来自日本足协。英足总还有对英超公司的一票否决权。”

现如今的中超联赛越来越火爆,这种现象是在没有改革之前就已产生。改革之后的中超联赛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状况,足协人自己也认为也不太好下结论:“希望联赛能够继续保持目前现有态势,青少年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根基,联赛就是中国足球上层建筑之一。足协除了监管之外,还应该为联赛做好服务工作。”

地方足协怎么变?

地方足协主要服务于青少年足球地方足协主要服务于青少年足球

朱晓东接受《深度》采访时还表达了一个担忧,就是地方足协问题。目前《方案》只提到了中国足协同体育总局脱钩,但地方足协依旧挂靠在地方体育局,“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那么中国足协将来跟地方足协沟通时也会存在障碍。”

北京市足协秘书长杨俊生告诉《深度》,地方足协接下来如何改变,还没有明确说法:“中国足协肩负着让国家队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举办世界杯的职责。地方足协更多是服务于青少年足球发展,以及地方青少年教练的培训,所以二者的工作内容不太一样。但地方足协怎么改革,现在也不清楚。”

“改革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是好事,但关键还是要看执行的情况。再好的政策如果没有很好的执行,也不行。”一位足协人士这样对《深度》说。该足协人士表示,我们国家目前社会改革还没有很成熟,社团组织的功能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足球作为改革先驱,也是试验品,未来肯定会遇到困难,这都是难免的。”

结语

  改革和重建之后,中国足协应该变得更纯粹一些。足协的生存之道是普及和开展足球运动、扩大足球人口。足球人口越多,足协的生存空间越大。足球水平越高,足协的生存条件越好,影响力越大。所有工作都会围绕这个项目的美誉度、诚信和未来发展来开展工作。这就像一个人自己开公司,不仅仅是要挣钱,还要考虑更长远的发展问题以及社会地位、影响力问题等等。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