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造亚冠惨案 为啥受伤的总是鲁能

场上领袖球员缺失 场下高层变动太频繁

0人评论
319
责编:李林 收听

v_yczhao

导语

论贡献,鲁能足校的坚持为中国足坛贡献了一批又一批新鲜血液;论国内成绩,他们的冠军数量和恒大一样,仅次于大连。无奈一提亚冠,满满都是惨败的记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鲁能?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特约记者黍离/文)

1-2被柏太阳神绝杀,鲁能又双叒叕输了。结果不是惨案,过程胜似惨案。而这距离上一场亚冠惨案——鲁能主场1-4不敌全北现代仅仅两周。

鲁能的历次亚冠“惨案”鲁能的历次亚冠“惨案”

1-4在足球圈已经被清晰地界定为惨败。全北在主场也曾经被恒大打了个1-5,但鲁能过往多次在亚冠中大比分输球,还是让输给全北的比赛很快被进一步冠以“惨案”的名称,尽管这是鲁能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字眼。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大比分失利,让“惨案”这个字眼不断见诸报端和网站,怎么也抹不掉。

球迷们可以清晰地历数鲁能亚冠(亚俱杯)输三球以上,或者被打进4球以上的比赛。这样的惨败总共达到了9场比赛。实际上,在亚冠联赛中,鲁能也有很多高光时刻,比如2005年双杀横滨水手,2007亚冠小组赛一度开局四连胜,去年亚冠客场对阵大阪樱花3:1获胜,之前鲁能也多次击败首尔、城南一和、广岛三箭等球队。然而这些高光时刻,在更多的时候被惨败所掩盖。

只有两次惨败能被原谅

失败有很多原因,有些失败因为一些特定的原因是在被原谅范围之内的,比如鲁能2-7输给伊蒂哈德,以及2009年首轮0-3不敌大阪钢巴,尽管2-7输给伊蒂哈德是中国球队亚冠史上的客场丢球纪录。

2005年,鲁能2-7伊蒂哈德创造了失球纪录2005年,鲁能2-7伊蒂哈德创造了失球纪录

“当时我们对亚冠准备还是很充分的,小组赛就打得非常顺利,但客场和伊蒂哈德的比赛,我们准备还是明显不足,从出行到对炎热天气的准备上,包括如何应对裁判,最后都出现了问题。”时任总经理董罡曾经这样回顾那场比赛。

在那场比赛前,太多的客观或者主观上的失误影响了最终的战绩:客观方面,鲁能的赛程极为艰苦,在这场惨案发生的9月23日之前,从8月27日到9月17日,鲁能20天打了6场比赛;在比赛中,当鲁能把比分追到2:3之后,裁判主导了比赛。

当然,根本因素是实力的差距,董罡曾经表示,和伊蒂哈德的比赛是5000万人民币对5000万美元的比赛。实际上,2009年小组赛首轮客场0:3不敌大阪钢巴,更是双方实力的真实反映。当时大阪钢巴正处在最辉煌的时期,2005年,他们是J联赛冠军,2008年,他们又获得亚冠联赛冠军,在那个赛季,大阪钢巴引进三名外援便花了660万美元,而当时的鲁能,已经从2006年的辉煌中走入了最低谷。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两场比赛中,队员其实还是蛮拼的,这也是我们最容易原谅鲁能的地方。

最近一次主场1-4惨负全北,鲁能深陷舆论漩涡最近一次主场1-4惨负全北,鲁能深陷舆论漩涡

抛开规律性的惨败原因,在技战术层面上也有很多因素,比如图拔的传统控制战术的体系,很容易在面对强队时出现问题;库卡的防反战术,对中后卫和后腰的要求比前场更高,但目前的鲁能中后场几乎可以用“弱爆了”来形容。

除了前面提到的两场比赛,其他比赛都很难得到原谅,最无法被原谅的是2009年鲁能2-0领先的情况下最终2-4不敌斯里维加亚;其他还有2007年不输三个球便出线的情况下偏偏0-3不敌城南一和;包括2014年主场被浦项制铁连进四个,虽然最后扳回两球,但除了脸面好看没有任何意义。至于2011赛季鲁能客场0-4不敌大阪樱花,那实际上已经成为一场屠杀,刚刚换帅内忧外患的鲁能已经毫无斗志。

在鲁能几乎逐渐规律性的“惨案”背后,或许我们不得不分析其背后规律性的原因,以此为鉴,或许鲁能可以走出这个怪圈。

狼王缺失 空余鲁能一群狼

宿茂臻和李霄鹏曾是山东足球的旗帜宿茂臻和李霄鹏曾是山东足球的旗帜

时至今日,宿茂臻和李霄鹏仍旧是山东球迷最喜欢的鲁能球员,他们是山东队的代表性人物,是旗帜,在退役之后,他们仍旧受到球迷足够的尊敬。自他们之后,再也没有一名球员享受如此殊荣。对于宿茂臻和李霄鹏来说,他们一方面是技战术方面的核心,另一个方面则是精神层面的核心。

郑智的出现,曾经让鲁能球迷欣喜若狂,但他最终选择了留洋,在郑智之后,鲁能再也没有旗帜性的人物。消息显示,郑智回国时曾经有意鲁能,但在恒大的金钱面前,鲁能最终没能满足郑智的条件,随后郑智在恒大创造了一系列辉煌。

鲁能的历次惨败,俱乐部的管理层面我们随后会谈到,这其实也涉及到了国企俱乐部的管理机制相对僵化。但另一个问题我们也必须注意到,那就是同样作为国企俱乐部的北京国安,因其投入和实力的原因,在亚冠中的战绩固然不出彩,但几乎不会出现这种大比分的惨败。

郑智之后鲁能再无核心郑智之后鲁能再无核心

北京国安球员那种不服输的劲头是一方面,但另一个层面上,国安始终有一个稳定的领导者。老北京国安的曹限东、谢朝阳、高峰等人自不必说,在过去十多年年,徐云龙和邵佳一成为球队稳定的领导者,其中以徐云龙为代表,这名已经36岁的老将,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中,一直是国安防线的定海神针,也是国安球员精神支柱。说起来,从球员个人能力和身价来讲,国安不如鲁能,但国安有“王”,鲁能没有。

在鲁能,郑智离开之后一直没有核心,无论是防线还是进攻层面。郑智在队时,王永珀尚且稚嫩;后来王永珀日渐成熟,但滕卡特和库卡又让王永珀连续遭遇了两次危机,如此反复几次,无法稳定出场的王永珀自然也就难以成为精神领袖。韩鹏是一个非常努力的球员,但因为中锋位置的特殊性,他根本无法在技战术层面上给队友太多的帮助。目前的鲁能,具备精神领袖气质的是王大雷,但作为门将,这个位置也有局限性,尽管他可以扑出必进球,但如果对方的机会太多太好的话,他也难以应对。

旗帜人物的缺失,追溯起来或许源于董罡对宿茂臻的打压;随后,李霄鹏在30岁当打之年选择了急流勇退;再然后,鲁能的球员或许因为性格,或者因为实力,都难以担当旗帜人物。实际上,有球员就这样表示:“无论是在俱乐部还是球队,老老实实比较好,枪打出头鸟。”

年轻球员中,刘彬彬也难以担任领袖年轻球员中,刘彬彬也难以担任领袖

预测鲁能的未来,至少在鲁能93年龄段球员中恐怕很难出现旗帜人物。吴兴涵性格多少有些内向,刘彬彬和王彤也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在这些年中,鲁能也有一些受到队友尊敬的球员,如刘金东,但限于球场上的绝对实力,他们也没有能够成为真正的领导者。

目前的鲁能,从球员实力上来讲,个个如狼似虎,但大战当前,根本没有振臂高呼的狼王,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未来,恐怕也不容乐观。

难施抱负 高层轮换太频繁

几乎每一次惨败,鲁能俱乐部都承受极大的压力。其实从中国足球的全局来讲,鲁能是受到尊敬的,他们在中国足球最没落的时候选择坚持,他们的青训数十年如一日,为自身和全国其他俱乐部输送了近百名球员。

鲁能总经理姚鲁与新援塔尔德利合影鲁能总经理姚鲁与新援塔尔德利合影

然而,一旦拿着显微镜观察鲁能的细节,问题便随之而来。平常这些问题不会暴露,但亚冠惨败会持续暴露乃至放大这些问题。

不能不说的是俱乐部管理层面。鲁能历任老总大体分为两个类型:其一,纯正的电力干部,如孙国宇和如今的姚鲁;其二,出身于鲁能集团或者山东电力集团非供电系统的干部,如邵克难、董罡、康梦君和刘宇。前者严谨低调,后者则相对灵活。此外,鲁能俱乐部的中层干部也大都来自山东电力集团。

在高层官员的更换上,鲁能还是实行一贯的轮换制,目前前5任总经理的在任时间分别是邵克难3年,董罡5年,康梦君4年,孙国宇3年,刘宇2年,平均任期3.4。这种频繁的更换,带来了2001年的望加锡惨案,也带来了今年鲁能备战期的混乱。因为亚洲外援引进失败,后防线改造失败,直接导致了鲁能主场1-4惨败于全北现代脚下。此役惨败之后,要求鲁能稳定领导层的呼声几乎达到了史上最高。

韩公政长期作为鲁能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人送外号“不倒翁”韩公政长期作为鲁能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人送外号“不倒翁”

鲁能唯一的一个例外是韩公政,他从2001年上任到2013年底离开,在职13年,其中从2006年到2012年,作为常务副总的他是鲁能俱乐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目前,他回到了山东电力集团地方供电公司任职。

“熟悉鲁能的工作,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而且这还仅限于熟悉层面上,至于完全精通俱乐部的相关工作,包括内部管理和对外关系处理,没有两年是不可能的。”曾经有一名鲁能官员这样表示。一个例子是,在康梦君离任之后,孙国宇要接任他在中超公司董事的职位,但由于中超其他老总对他并不熟悉,韩公政经过多方斡旋才保证了孙国宇的当选。在刘宇上任之后,前两年的时间里,他的主要工作是海外青训和内部管理机制改革。而鲁能和其他俱乐部的关系,包括和中国足协的关系其实并不融洽,并且刘宇本人似乎也不太喜欢融入那个圈子,相应的后果是:在2013和2014赛季,鲁能都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这种后果显然和对外交往的缺乏有一定关系。

因噎废食 鲁能忌用专业人士

从总体上来讲,鲁能的高层和中层身上,多少都有些“官员”的气息在里面,他们有很强的执行力,但却缺乏灵活和应急处理事情的能力。相比较而言,邵克难、董罡和刘宇更加开明和开放一些,但他们个人的风格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鲁能相对僵化和官僚的行事作风。但足球这个行业,恰恰需要的是一种开放和灵活。

刘宇行事更加灵活,上任后更加重视青训刘宇行事更加灵活,上任后更加重视青训

此外,电力官员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专业性的缺乏,这在刘宇上任之前尤为明显,整个中层官员,几乎没有出身足球系统的官员。在刘宇上任之后,技术信息部副经理侯志强,竞训部副经理范学伟都是刘宇提拔上来的中层官员,此外,竞训部经理赵峰同样是一名在鲁能工作多年的非电力干部,专业化也是刘宇所倡导的,但能不能坚持并完善,很难说。

高层官员和中层官员的选派和提拔上,鲁能长期以来避免选用专业人士的原因之一是中国足球圈太复杂,尤其是假球赌球泛滥的时代,鲁能宁愿用不专业、但具有绝对执行力的自己人(电力干部),也不愿意用专业但可能无法控制的圈内人。实际上,一个专业和优秀的高层管理者,是可以掌控专业人士的,但鲁能的高层频繁更换,实际上会给中下层官员甚至球员提供“滋生问题”的空间,在这种担忧之下,鲁能宁愿保守。

但不管如何,一个稳定的董事会决策机制,一个更加长期的总经理任期,一个更专业化的中层技术官员,才是鲁能努力的方向,只不过,在问题和矛盾的背后,鲁能需要建立一套有序的机制。

气质缺失 齐鲁文化太重中庸

2006年3月,鲁能客场1-5不敌上海联城,李承鹏在《足球》上发表了《鲁能,你的名字叫崩溃》。在这篇文章中,李承鹏谈到了鲁能惨败的原因所在——气质缺失。这篇文章引发了极大的争议,也一度引起了鲁能球迷的不满,但近十年之后,如今鲁能的球迷再来翻看这篇文章,已经不再是愤怒,而是思考。毕竟在过去的十年,世界足球和国内足球风云变幻,但鲁能始终没有走出亚冠谜团。

所谓气质其实是一个很虚的词。在足球中,气质可以用很多具体的东西体现出来,比如整体投入,比如俱乐部高层的领导力、中层的专业能力、教练的水平、球员的能力以及俱乐部的管理体制、球队内部的氛围等;外延则有后勤保障、球迷支持、媒体环境等。如果每一个层面都能拿高分,那这个球队想没气质都难。恒大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严格意义上讲恒大有点暴发户的意思,但因为他在各个环节上都处于国内领先,所以如今的恒大就给人一种“气质逼人”的感觉。

所以,所谓鲁能的气质缺失,应该解读为鲁能在各个层面上都存在不同的问题。

鲁能队中仅有郑铮,王永珀等少数人是地道山东人鲁能队中仅有郑铮,王永珀等少数人是地道山东人

在另一个层面上,气质也有着地域文化的体现。目前,让山东球迷难以接受的是,鲁能的惨败也往往被一些外地球迷解读为山东人的问题,进而引发激烈的论战。其实,目前的鲁能队中,山东人已经少之又少,以3月3日对阵全北为例,首发阵容中只有张弛、郑铮和王永珀是山东人;此外鲁能足校出品的李微和刘彬彬,因为长期在山东生活也有着一些山东文化的特征,算是半个山东人;其他则是内援和外援。实际上,在目前中超更加宽松的转会之后,各个球队的风格已经和地域文化有着明显不同,像恒大几乎都是由北方球员组成,完全没有了南派足球“小快灵”的技术风格。

但从更整体的层次看,尤其是俱乐部管理层的风格方面,地域性还是会体现出来。鲁能俱乐部,尤其是管理层就还是带着某些山东文化的特点。山东人民在国内拥有良好的口碑,但地域文化偏于中庸,整体性格温和,缺乏明显的进取性和霸气,这在残酷的足球中其实并不好。此外,齐鲁文化的一些弱点,如尊重权威、官僚、保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等特点,也会在鲁能身上体现出来。相比较而言,北京人的“老子天下第一”,广东人的进取和应变能力,在足球比赛中更能体现出一定的优势。在这个方面,上海申花1:9惨败于北京国安,就是在最惨烈的厮杀中,海派文化输给了京派文化,或者说,是儒雅输给了彪悍。

结语

2015年的亚冠首轮全胜曾经给中国球迷无限憧憬,三轮过后,恒大还是那个恒大,鲁能也还是那个鲁能。3月17日的夜晚北京城唱响了东成西就,国安亚冠三连胜。鲁能,什么时候能不再受伤?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