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产大葱 他叫赵旭东

国足翻译表情秀跳冰桶打组合拳走红 教队员东北话恶搞佩兰促国足和谐团结

0人评论
302
责编:郭勇平 收听

v_yczhao

导语

  赵旭东,一个普普通通的东北爷们,因身为中国队翻译而且表情丰富,又因国足在亚洲杯上成绩出色备受关注,突然就火了。他说自己不在乎火不火,那些略显夸张的表情和动作都是真情流露,而他最希望大家关注的是中国队的小伙子们,而不是他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赵宇/文)

“咋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有啥抹不开的啊!”中国2比1战胜乌兹别克斯坦队当晚,翻译赵旭东在休息室里大喊了一句,随即跳上桌子,一趟组合拳,山呼海啸,他的激情蔓延开来,撕破了每个队员的腼腆,让20多平米的休息室彻底沸腾。外界都说翻译哥在这届亚洲杯赛上“火了”,但他却不太愿意接受“火了”二字。在他看来,这一切无外乎是自己的真情流露,本色演出。

赵旭东专访:不做第二个郭德纲做最真实的自己

胜利后“要在雪地里撒点野”

“你当时为什么那么疯狂,还跳进了冰桶里?”腾讯体育记者和赵旭东的对话,从这里开始。

战胜乌兹别克斯坦后,赵旭东兴奋的来了一套组合拳战胜乌兹别克斯坦后,赵旭东兴奋的来了一套组合拳

“这是一场里程碑式的胜利,我们提前一轮获得小组第一,刷新了历史,人生得意须尽欢,当然非常值得庆祝。”其实球员们在比赛场边已进行了一番庆祝,当大家都回到休息室后,老赵觉得应该还有更特别的方式。他知道,咱中国人骨子里就内敛,不习惯集体式的喜形于色。“我觉得感情的释放本身就是竞技体育的一部分,我需要做那个在更衣室里引爆对胜利感情发泄的导火索。” 翻译哥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

“可能外人会觉得我当时略显疯狂,但这样做可以让每个人的感情得到释放。当然,我还是比较节制的,否则那两张桌子会被我跳碎。”

在桌子上疯狂庆祝完毕后,老赵又一猛子扎进了更衣室的冰桶里。“进去之后,确实挺刺激的,我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冷静下来。就像崔健唱得那样:‘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当然我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跳进冰桶之前,我特意把手机交给了队医。”

赛后新闻发布会,赵旭东穿着孙可的球裤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赵旭东穿着孙可的球裤参加

疯狂庆祝过后,老赵还得跟佩兰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可他已经是正儿八经的“湿人”了,球员们建议他穿上孙可的比赛服。孙可在那场比赛中大放异彩,老赵当然希望能够把这种进球的喜悦延续到发布会现场。新闻发布会现场,他没等坐下来,就向记者们展示着短裤上的“16号”(孙可号码),并且做了一个电影里“中国功夫”的动作,频繁朝记者们竖双大拇指。此前的冰桶无法浇灭他内心深处的狂喜,他就是这样一个性情中人,丝毫不会去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

女儿说他太红不愿让他陪逛街

开朗的性格、丰富多变的表情,以及幽默的谈吐是老赵能火的重要原因,“国足翻译哥”火势甚至超越了球员和教练。中朝比赛结束后,赵旭东和佩兰一起从混合采访区离开,球迷们拽住老赵一个劲儿地合影,佩兰只好独自一人登上大巴。

网友给赵旭东做的“国足翻译哥表情秀”网友给赵旭东做的“国足翻译哥表情秀”

被捧红之后,队里经常会有人拿着网上的新闻来找老赵。“赵哥你看,又有一篇关于你的最新报道,你看这照片……”那些照片无非就是赵旭东在发布会、训练场里各种夸张表情和动作的照片。每看到这些,他总是付之一笑:“别瞎扯,假的、假的,你们才是明星。”

其实赵旭东从去年3月开始在国家队工作以来就一直是现在这种风格,一些常年跟队的记者早就习以为常了。随着亚洲杯的到来,中国队的跟队记者一下子从20人增加到了200人,国足新闻官在媒体群里开了一句玩笑都会被无限放大,写成文章,更何况一个表情很萌、动作略显夸张的翻译。

“我一直是都这样啊,只是过去四十多年,没有人发现而已,或者说中国人在足球上确实憋屈的太久了。” 赵旭东说,关于自己的消息频频见诸于媒体之后,他的家人、朋友也经常会发来善意的提醒:“XX媒体又有你的报道了,而且很多内容都是不真实的。”

面对种种道听途说式的报道,老赵的回答都是:他们统统都猜错。直到某门户网站对他的过往经历进行一番详细梳理之后,他过去的故事才变得越来越清晰。

赵旭东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赵旭东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

“我女儿警告我说:‘如果你再这样被曝光下去,我就不跟你一起出门啦。’”老赵回应说“没事、没事”,因为他认为自己确实没有任何变化,网上的东西只是媒体善意的噱头罢了。

“我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挺强的,对很多报道我都不以为然。”大赛期间,老赵说自己很少上网浏览关于自己的新闻,即便是看,也只是看标题或者文章的前两段,更不回应那些杜撰,“我的快速阅读能力超强,眼睛一扫就能知道写这消息人的水平。”

谁说我是郭德纲,我就说他是郭麒麟

媒体对于赵翻译的报道很多都是图集,这完全是因为他丰富多变的表情。有人说他像朝鲜球员郑大世,有人说他像相声演员郭德纲。说他像郑大世,完全是因为长相;说他像郭德纲,更多的是因为发型。

“我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留现在这样的发型了,那个时候的郭德纲还真是非著名相声演员呢。”赵旭东说,自己唯一跟郭德纲相似的地方就是“爆脾气”。“有些人把我想象成郭德纲的同时,可能已把自己想象成于谦了吧。他们这么说,也是好意,但我还是不喜欢这样的比较。我也跟他们开玩笑说:‘谁再说我是郭德纲,我就叫他郭麒麟。’”(编者注:郭德纲之子名郭麒麟)

赵旭东和郭德纲发型很相似赵旭东和郭德纲发型很相似

说完这句话之后,赵旭东哈哈大笑,他用东北人骨子里的幽默感回应了媒体人善意的调侃,同时也擅长拿调侃自己的人打岔,他说现在这种“火”都是过眼云烟,“我始终都在做我自己,每个人都应该是独特的自己。我的老家在铁岭开原,铁岭产大葱,我叫赵旭东。”

作为土生土长的东北人,赵旭东20多岁就到深圳打拼,现如今已在那里定居。对于自己现在生活和曾经生活的地方,他都有很深的情愫,“深圳这个城市,我觉得是中国最漂亮的地方。这是一个相信梦想的城市,而我正是一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

赵翻译眼中的深圳市已达到先进国家一流城市的水准。不过在他内心深处,依然有浓浓的乡愁,就像余光中笔下的那一枚邮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乡愁,这可以触动我们心灵最柔软的地方,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也一直以自己是一个东北人而感到自豪,也包括我的孩子。”

“人家说铁岭的葱、开原的蒜、辽北的山楂一大片,然后是东跑西颠不离铁岭、开原,我觉得那片黑土地给了我很多的滋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身上关于家乡的烙印还是蛮足的。”听赵旭东说话时可以很清晰地辨识出东北味道,但像“蛮”这样充满南方味道的字眼,也会夹杂在他的言谈话语之中。

他给中国队带来两句口头禅

国脚们见到翻译,都会称之为“赵哥”,他比一些年轻球员要大20岁。球员们生活中、训练场上都很愿意跟他开玩笑,他也一直乐在其中。

老赵嘴里有两个充满东北特色的流行语:“必须滴”和“老好了”。在他的口传心授下,这两句东北话已成了中国队的口头禅。同沙特队比赛前的动员会上,佩兰给全队做完动员后问了一句话:“你们能做到吗?”结果队员们不约而同、齐刷刷地用东北腔调回了一句:“必须滴!”“后来有队员跟我说,如果用‘能’来回答,明显力度不够,回答‘必须滴’才给力。”,老赵很是开心。

除了“必须滴”,老赵经常会用“老好了”来激励队员。在他看来,球员们需要更多的鼓励和刺激,“我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我认为最好的教育就是爱和鼓励。对这些球员来说同样也是如此,我经常会跟他们说‘老好了’。我不知不觉地成为了球队文化建设中的一部分,而且确实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目前国家队中说“必须滴”最标准的是李昂,张呈栋模仿“老好了”说的最好。“他们学得贼像。其他人说出来也极具各自的地方特色,东北话俨然已成了积极的口头禅和润滑剂。当一个开心的团队认真起来的时候,战斗力是不可小觑的,如今的成绩也证明了我们是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

老赵和队员们关系很好老赵和队员们关系很好

跟队员们朝夕相处,老赵愈发喜欢这些年轻人。在他眼中,中国的球员是非常聪明的小伙子,而且不像外界所说的不善表达和沟通,“有人说中国球员没文化,但我觉得文化并不只是在学校里学的,可能更多来源于家庭教育、个人的悟性,以及个人的一些生活习惯和他生活的环境。”

“主教练一直在说我们选拔的是中国最聪明的队员。这些小伙子们非常善于表达,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也已经习惯和主教练互动,他们是非常好的爸爸,非常好的儿子,非常好的男朋友、丈夫……” 老赵补充说。

做翻译就要“说人话”

有人认为,一个好的翻译顶半支球队。赵旭东坚决排斥这种外行话,“如果真是这样,一个球队雇俩翻译就行了,别胡说八道好吗?”

老赵说,教练要有职业精神,翻译同样如此。翻译很多时候也必须要做很多看不见的工作,比如说细节上的一些准备,以及和球员之间的沟通、俱乐部之间的联络、工作团队之间的协调,以及外教团队和国管部、足协领导之间的配合等等。

赵旭东能用接地气的话将佩兰的指示翻译给场上队员听赵旭东能用接地气的话将佩兰的指示翻译给场上队员听

“还等啥,不要犹豫,上去就干他,但要聪明!”训练场上,赵旭东嘴里经常会蹦出类似这样的话,简单,直白,接地气,队员们立刻心领神会。

“一个翻译‘说人话’是非常关键的。” 这是老赵给翻译工作的基本定位。作为翻译,他认为首先要有扎实的基本功,然后还需要在语言格式之间进行转换,让自己翻译出来的语言直接、易懂,再以最快速度传递给队员,“这个时候就不能四平八稳,文质彬彬了,否则主教练也不会同意。”

熟悉老赵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很有语言天赋的人,文学功底深厚,他经常会在朋友圈借用古诗文抒发一些感想。在形容自己与足球的关系时,他信口拈来了李白的诗句:“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阅读是赵旭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说阅读能够让人归于安静。“你在澳大利亚都看了什么书?”面对腾讯体育记者的提问,赵哥的回答的依然很具个人特色:“我走到哪里都会带两本书,但前几天寄回北京了,因为要打比赛了,一是很忙,没时间看。另外一个我要把书(输)扔掉,因为我们只要赢。”

除了工作,赵旭东平时的业余爱好也很多。他喜欢足球、英式橄榄球、冬泳、自行车、拳击、潜水、爬山等,而羽毛球、兵乓球这些隔着网、相对来说缺少对抗运动则不是他的强项。

他眼中的佩兰是个学术型教练

目前国家队中,赵翻译应该是最了解佩兰的中国人。人们都说佩兰工作卖命,是个工作狂。但赵旭东认为这只是表象,他更愿意用“职业”二字来给佩兰的工作定性,佩兰会把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切割得比较好,“该工作的时候就调动起自己所有能量做好事情,该生活和休息时,也得享受生活。”

在赵旭东眼里,佩兰是一个学术型教练在赵旭东眼里,佩兰是一个学术型教练

佩兰在法国足球界被称为“知识分子”,是学院派的教练。可即便如此,教练也会有坏情绪的时候,“这也是职业性的一面。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但在朝着共同目标努力时也会有不同意见。他有时对一些年轻队员会有一些相对严厉的批评。但我觉得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是执教风格的个人特质,这跟儒雅并不冲突。”

佩兰很敬重中国的文化,热衷于研究中国历史,“他会在对比中法文化中发现一些有趣的话题,然后和我一起讨论。我们去山东出差时,如果时间允许,会去趵突泉、孔子故里曲阜等地;去南京出差时会去夫子庙;在北京会去故宫、颐和园,他热衷于对中国文化的探究。”

佩兰见到高洪波时甚至会开玩笑说:“高先生的工作太辛苦了,前段时间球队在西安打比赛,我还在比赛结束之后去了趟兵马俑。如果你再不去享受生活的话,我再过一年就要比你去过的中国地方还要多了。”

赵旭东告诉记者,佩兰很喜欢中餐,而且对中餐不挑食,最喜欢的主食是面条。刚在北京工作,佩兰穿白衬衫的时候,赵翻译就带着他去吃炸酱面。结果炸酱溅到白衬衫上,到处都是,弄得几个法国人颇显狼狈。知道了这个陷阱后,主教练每次身着白衣服的时候都会提醒他:“今天咱们不要去吃炸酱面了!”

亚洲杯期间,佩兰的夫人也来到澳大利亚,给中国队助威。不过,她自己预定了酒店,与国家队不在一起。“佩兰夫人很懂球,家里两代人都是法国圣埃蒂安队球迷,佩兰也曾在圣埃蒂安队执教过,他说他太太全家人身上流淌的都是绿色的血液,但现在她浑身都是中国红。”

结语

请填写结语内容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