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成真!孙杨被禁止赴澳训练!

澳泳协为打压中国游泳队特定新规 孙杨宁泽涛等运动员难再师从丹尼斯

0人评论
286
责编:郭勇平 收听

编辑1

导语

  12月10日上午,孙杨的澳籍外教丹尼斯通过邮件向腾讯体育独家证实:孙杨原定于赴澳大利亚冬训的计划确实将告流产,而且很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孙杨都难入澳训练。而澳泳协为了限制孙杨入境训练,甚至特意出台一项新规,他们这么做的根本原因,是想打压中国游泳队 ...详细

撰文:应虹霞

按计划,孙杨将于12月13日赴澳大利亚训练,但他手里这张机票恐怕要退掉了。12月10日上午,中国运动员孙杨的澳大利亚籍外教丹尼斯-考特瑞通过邮件向腾讯体育独家证实:由于澳泳协的阻挠,孙杨原定于赴澳大利亚冬训的计划,宣告流产。

不仅如此,丹尼斯恐怕未来也无法继续与孙杨合作。此前,中国游泳队前往澳大利亚训练已经成为了培养运动员、备战大赛的习惯,并且卓有成效,但此事之后,也许要另觅他途了。

受禁药事件牵连 澳泳协将禁止孙杨赴澳训练

丹尼斯为澳泳协雇员 被禁止执教孙扬

“我目前受聘于澳泳协(SAL),与他们签有训练中心协议,因此,SAL的政策和条件对我都具有约束力。正如我向中泳协(CSA)解释过的那样,我被禁止教孙扬。这个事实我无法改变。”

迈阿密游泳俱乐部与澳泳协关系密切,多位奥运冠军从这里培养成才迈阿密游泳俱乐部与澳泳协关系密切,多位奥运冠军从这里培养成才

据记者了解,昆士兰州迈阿密游泳俱乐部的确与澳泳协签订有“训练中心协议”:由澳泳协向俱乐部提供资金,支付人员工资;相应地,俱乐部有义务将这些资金和人员用于投入培养在澳大利亚全国经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优秀游泳运动员。

这意味着,尽管执教于私人性质的迈阿密游泳俱乐部,但该俱乐部与澳泳协签订有“训练中心协议”;在既有协议之下,作为迈阿密游泳俱乐部头牌教练的丹尼斯已不再纯粹是私人性质的俱乐部雇员,某种意义上,他亦是澳大利亚泳协的雇员。

丹尼斯在邮件中所言不虚。此前,国内媒体曾一再坚称“丹尼斯为私人性质教练,丹尼斯所在的迈阿密游泳俱乐部为私人性质俱乐部”,中国泳协相关负责人亦声称澳大利亚泳协“没有权力禁止中国运动员赴澳训练”,但事实表明,这些判断都谬误之处。

丹尼斯并继续向腾讯体育披露心迹:对于不能再带孙杨在澳洲进行训练,他很难过,但他亦有必须遵守的底线。

“我也很难过,但是我必须遵守政府机构(指澳泳协)和出资人的规定,毕竟是他们为我们的迈阿密训练计划提供资金,也是他们支付我的工资。

无法执教孙杨感到悲伤 但无法改变

此前,围绕孙杨不日前被澳泳协禁止赴澳大利亚参加冬训一事,来自中泳协的消息显示,孙杨的澳大利亚籍教练丹尼斯曾向中泳协表态“支持”孙杨,并正竭力与澳泳协沟通协调,力促孙杨如期于12月13日赴澳大利亚冬训。孙杨的教练张亚东也表示并没有接到过任何官方的禁止通知,气氛一度相对乐观。

然而,到了10日上午,事态却急转直下,丹尼斯教练与澳泳协的沟通协调,最后以失败告终!

丹尼斯仁川亚运会赛前关心询问孙杨伤情丹尼斯仁川亚运会赛前关心询问孙杨伤情

“我很伤心。”丹尼斯的邮件流露出惋惜,无奈和悲伤,却直截了当。“我可以清楚地说,因为澳泳协(SAL)的原因,孙扬无法在迈阿密(训练中心的名字,并非美国地名)参加我的训练。这个事实我无法改变。”

这意味着,中国运动员孙杨自2011年起已然持续四年之久的澳大利亚冬训,极有可能就此划上休止符。

事实上近年来,澳大利亚方面曾屡次有意阻止中国高水平运动员前往澳大利亚训练,而这,与在伦敦奥运遭遇滑铁卢的澳大利亚游泳图谋在未来卷土重来,息息相关。

丹尼斯对孙杨很重要 未来还想合作

丹尼斯2011年12月接手孙杨,此后孙杨在200米、400米特别是1500米自由泳项目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2012年8月5日,孙杨在伦敦奥运会夺得1500米自由泳金牌并创造世界纪录,赛后他冲向丹尼斯教练与其激动拥抱的一幕,至今仍令多名亲临现场的中国记者记忆犹新。

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孙杨夺得400米自由泳、800米自由泳和1500米自由泳冠军之后,丹尼斯评价孙杨“天赋毋庸置疑,只要他愿意练,他的实力无可争议。”尽管孙杨此时刚刚经历了换帅风波,在新教练张亚东接手下恢复训练仅仅一个月,丹尼斯仍对孙杨表现出极大的信心。

伦敦奥运1500米自由泳夺金后,孙杨与丹尼斯合影伦敦奥运1500米自由泳夺金后,孙杨与丹尼斯合影

“丹尼斯对于孙杨的存在?必须正面评价!”伦敦奥运会期间亲临现场见证孙杨夺冠一幕的吴杨——当时供职于孙杨家乡杭州《钱江晚报》的记者这样向腾讯记者表示。而据他回忆,当时孙杨的教练朱志根,亦声称“丹尼斯对于孙杨的贡献,无可抹杀”。

此后,年少的孙杨经历了“驾照门”乃至近月突然曝光的“涉药门”,且后者经不断发酵,迄今演变成“被澳泳协禁止入澳训练”、“被国际反兴奋剂中心开始着手调查”等系列国际性事件。

然而时值今日,丹尼斯对爱徒依然痴心不改。在12月10日上午回复腾讯体育的邮件中,丹尼斯声称对孙杨“有失望但没有任何指责”,在澳泳协明令禁止孙杨入澳训练的当下,丹尼斯甚至不惜坦言“未来不排除与孙杨继续合作。”

“我对孙扬很失望但没有任何指责。他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会象所有年轻人一样,将来会慢慢成熟起来。(我注意到)他自己也感到失望。他很有潜力争取更大的进步,因为毕竟他还年轻。我不排除将来还会与他合作的可能性。只是当下,我必须遵守我的东家澳泳协(SAL)的各项规定。”

澳泳协蓄谋已久 政策为孙杨量身定做

2008北京奥运周期,在“走出去,请进来”的思想指引下,中国游泳协会经过多方考察,决定把张琳交给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小老头”丹尼斯。经过这位曾培养出长距离自由泳之王哈克特的两届澳大利亚奥运游泳队主教练点拨,张琳随即取得了奥运会银牌、世锦赛金牌这样显著的成绩。之后,一批又一批的中国优秀运动员相继来到丹尼斯的游泳俱乐部,他们的成绩几乎都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提高。

赴澳训练是中国游泳崛起的秘密

08年奥运前张琳接受丹尼斯特训后夺得银牌08年奥运前张琳接受丹尼斯特训后夺得银牌

张琳的成功让丹尼斯在中国泳坛名声鹊起,更多的中国高水平游泳运动员前往澳大利亚,跟随丹尼斯或其他澳大利亚教练训练,其中就包括伦敦奥运会冠军孙杨、叶诗文、焦刘洋等。中国游泳选手的迅速成长,在世界赛场上对游泳强国的澳大利亚选手造成了不小冲击。

早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后,有关丹尼斯被禁止执教中国选手的消息就曾在中国游泳界不胫而走。尽管这一消息后来被中泳协正式否定,然而事实上,关于“澳方并不支持澳大利亚的游泳教练,尤其是丹尼斯接收中国游泳运动员”的说法,在伦敦奥运过去整整两年的今天,仍在欧美游泳界甚嚣尘上。

腾讯体育记者2014年9月在韩国仁川举行的亚运会上,在朴泰桓游泳馆孙杨400米自由泳比赛的现场,就亲遇一位来自荷兰《人民报》的记者向中国记者求证此事,直到确认丹尼斯仍在与孙杨进行合作,方才满意而去。

无风不起浪,澳大利亚媒体和西方媒体的报道不会无中生有。更有甚者,澳大利亚泳协最近发布的一项新政,种种迹象表明大有为孙杨“量身定制”的意味——正是“涉药门”事件的爆发,让澳泳协找到了阻挠孙杨的籍口和机会。

声称不针对中国 非澳运动员需要批准

在这项率先由澳媒曝料的新政中,澳泳协高层表示已说服丹尼斯向中泳协通气,澳大利亚将禁止中国的奥运冠军孙杨赴澳大利亚训练,丹尼斯将终止与孙杨、中国游泳队之间的合作;同时澳大利亚方面亦收紧了外国运动员赴澳训练的政策,所有赴澳队员都将在澳大利亚反兴奋剂中心进行注册,并随时接受比赛外的检测。

正如丹尼斯教练在邮件中所建议的那样,“你可以联系澳泳协(SAL),以了解更多关于新规定的细节”,事实上腾讯记者在12月4日和8日就曾两度联系澳泳协新闻发言人凯瑟琳-雷蒙德女士。

出人意料的是,雷蒙德在次日回复腾讯记者的邮件中,却断然否认了新政“乃是针对孙杨”所为,而是一再解释说,出台新政策的动机乃是“澳泳协的存在,是为我们澳大利亚的游泳队员参加国际比赛,提供全世界最好的发展和备战的环境。非澳大利亚籍游泳运动员若想在澳大利亚进行训练,都必须提前获得批准。”

此言听上去名正言顺,无可挑剔,然而接下来,雷蒙特阐述新的赴澳训练政策时却话锋一转,声称“要获得进入澳大利亚训练的批准,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所有外籍游泳运动员都必须能证明,他们过去未因违反兴奋剂规定而受到过任何禁赛处罚。此外,外籍运动员必须同意接受澳大利亚兴奋剂检测中心对他们进行非赛事日的兴奋剂检测。”她特别强调,“如果发现运动员受到过上述的处罚,运动员将不得被批准在澳大利亚进行训练。”

因误食瘦肉精而涉药被禁赛的宁泽涛也在禁止名单内因误食瘦肉精而涉药被禁赛的宁泽涛也在禁止名单内

按照这一新政策,最近涉药的中国运动员孙杨乃至数年前被曝涉药的另一中国著名游泳运动员宁泽涛,其赴澳训练之路或已事实上被封死。有业内人士指出,“澳大利亚泳协像是为孙杨量身定做了禁止令。”

而在腾讯记者12月8日发出的追加邮件采访中,对于腾讯记者提出的“假如丹尼斯执意要带孙杨继续训练,澳泳协是否会处罚丹尼斯”的提问,截至记者发稿时,雷蒙德都未敢作出正面回应。

澳大利亚图强2020,就非得打压中国?

那么,既然澳大利亚泳协对中国运动员“不高兴”已久,为何时至今日,澳泳协禁止中国运动员入澳训练一事,能够演变成现实呢?

据新闻晨报记者甘慧回忆,尽管有关丹尼斯被禁止执教中国选手的消息曾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后不胫而走,“但是孙杨极高的天赋以及训练自觉性,让丹尼斯教练非常喜欢,而且澳大利亚实行俱乐部制,教练和游泳俱乐部具有一定的自主性,所以丹尼斯等教练仍然接收中国选手前去训练。”

然而这一切,随着2014年澳大利亚泳协的一项崭新计划,而急遽改变了。

这个计划,正是丹尼斯在邮件中提到的“训练中心协议(Podium Performance Center)”。

澳大利亚游泳队在伦敦奥运会上仅获得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赛一枚金牌澳大利亚游泳队在伦敦奥运会上仅获得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赛一枚金牌

据腾讯记者了解,所谓“训练中心协议”,是“老牌游泳大国”澳大利亚在伦敦奥运遭遇“滑铁卢”(仅取得伦敦奥运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一枚金牌)之后,由澳泳协牵头,于2014年新推出的一项蔚为宏大的计划。新政旨在“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重返游泳金牌榜第一”,签约国内高水准游泳俱乐部,为在澳大利亚国内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的高水准游泳运动员,提供高水准的训练环境和条件。

具体的做法,是由澳泳协核定俱乐部的水准,被指定为“高水准游泳俱乐部”者,才有资格加入与澳泳协之间的“训练中心协议”。同时,由澳泳协向俱乐部提供训练资金,支付教练工资;相应地,俱乐部有义务将这些资金和人员用于投入培养“在澳大利亚全国经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优秀游泳运动员”,并保证在三年内让这些运动员在国际大赛取得成绩,最终实现“澳大利亚全球游泳第一强国”的远大目标。

丹尼斯所在的迈阿密游泳俱乐部,即为当下与澳泳协签有“训练中心协议”的12家“高水准游泳俱乐部”之一。这意味着,从澳泳协推出此项计划,并且迈阿密游泳俱乐部与其签署训练中心协议”以来,丹尼斯的身份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从之前一名纯粹的私人性质的俱乐部雇员,变身为澳大利亚泳协的雇员。而这,也正是丹尼斯在此番孙杨被禁止进入澳洲训练最大的苦衷和紧箍咒所在。丹尼斯的这一转变,对于澳大利亚泳协而言,固然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而对以孙杨为首的中国游泳运动员,却不啻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孙杨很难再在澳大利亚迈阿密游泳俱乐部的泳池里出现孙杨很难再在澳大利亚迈阿密游泳俱乐部的泳池里出现

当下,孙杨自11月16日开始赴昆明进行冬训,本计划将在本月13日与部分队员共同奔赴澳洲进行训练。“此次澳大利亚特训是孙杨备战明年喀山游泳世锦赛的关键阶段之一。”(新闻晨报记者甘慧)丹尼斯对于孙杨的存在,“现阶段至关重要。”(新华社资深记者周欣)孙杨的现教练张亚东,对于今冬继续率孙杨赴澳洲训练,亦是相当期待。而随着澳泳协与孙杨之间的协调角色丹尼斯本人的亲口印实,孙杨的澳洲训练之路,在可见的将来,确乎已然被封堵。

结语

澳大利亚游泳图强2020东京奥运乃至更远的将来,不啻是一件好事,然而澳大利亚游泳的崛起,就非得禁训孙杨,打压中国么?这与不日前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闭幕的G20峰会的宗旨--“寻求合作,促进发展”,也难免显得格格不入;而体育,原本是增进各国之间竞技提升和价值理念共享最恰好不过的平台。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