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清源:游走在人与神之间

在人间,他充满坎坷和争议 在棋坛,他是当之无愧的神

0人评论
283
责编:赵衍朝 收听

v_yongpguo

导语

  吴清源,围棋界毫无争议的殿堂级人物,也是一位充满争议的人物——作为一位生于福建长于北京的中国人,在日本获得自己围棋生涯的最高成就,两次加入日本国籍。吴清源走了,留下了棋坛甚至未来几十年都难以泯灭的佳话与神话,也同样留下了甚至未来几十年都难以消失的争议与质疑 ...详细

撰文:应虹霞 吕长伟

11月30日,一代“围棋泰斗”吴清源大师在日本仙逝。

百岁吴清源生于福建,长于北京,成于日本。在围棋的世界里,他被称为是神,十番棋击败所有日本高手。而在人间世界里,他无比坎坷,少年丧父,靠下棋撑起了全家人的生活。三易国籍,加上曾经战时两度“劳军”,这个当时是慰劳日军,这一段经历也在网上为吴老带来了很多争议和矛盾。

他曾有过自述,自己是一个无国界主义者,也许他就是一个单纯属于围棋的人。

 

围棋巨匠吴清源去世 享年100岁

在人间 他充满坎坷和争议

吴清源1914年出生于中国福建省,14岁赴日,1936年取得日本国籍;二战结束后一度回归中国国籍(台湾),1976年复又加入日本国籍。如此辗转游走的人生也令他每每卷入争议漩涡。然而,尽管在棋坛贵为令众生仰视之“泰斗”、“棋圣”,现实中的吴清源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需要饮食人间烟火,为生存为生计打拼。

下棋养家何其艰辛

吴清源自传《中的精神》吴清源自传《中的精神》

事实上,正如吴清源在自传《中的精神》中披露,“国家处于战乱中,根本不是下棋的年代,”“在当时的中国,光靠围棋是无法生存的。”中国围棋的大环境、家道中落、父亲去世、学费断源等等的生计窘境,是吴清源当年不得不出走日本当一名职业围棋手的根由。

吴清源的父亲吴毅早年有过留学日本经历,酷爱围棋的他不仅是吴清源围棋生涯的启蒙老师,也为其带来了日本新先端的围棋棋谱。父亲去世之后,吴清源一家一度靠变卖家产维持生计,吴清源本人也面临着学费断源的窘境。此时,吴清源开始经人介绍前往富人提供奖品的棋社下棋赚取奖品,但依然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同时,国内自清末以来动荡的社会大环境也让围棋的发展迟滞不前。

而来到日本之后,吴清源的境遇,就与之前截然不同了。

初来乍到日本,因为段位测试赛中先手胜篠原正美,二子胜本因坊秀哉名人,连克村岛义胜和前田陈尔两位四段,14岁的吴清源获授日本棋院职业三段,月入数十日元。同时,他亦开始参加棋院组织的一个名叫“大手合战”的升降段赛事。所谓“大手合战”,类似日本大相扑的东西对抗战,其中东队的领衔主将正是吴清源的恩师濑越宪作,西队是铃木为次郎。此时,这一传统赛事刚刚在前一年获得了《朝日新闻》的赞助,奖金金额为团体赛冠军队队员每人500日元,个人赛冠军1000日元。另外还有形形色色的由各大小报主办的赛事10数种,而每场比赛仅仅是参赛费,就高达20日元。

一年从出租屋到高档社区

吴清源的棋艺在日本大成吴清源的棋艺在日本大成

资料显示,20世纪20年代,日本公务员的平均月薪在20日元左右。在当时的物价条件下,1个日元就可以购买6公斤大米,1万日元便足以购入房子和车子,过上中产以上的体面生活。职业棋手在日本不仅地位隆高,待遇亦是相当优渥。

初到日本的1928年,吴清源就参加大手合战。此后一年,因为儿时未愈的疝气等身体原因,吴清源一度处于休养生息状态。1930年,病愈复出的吴清源再度出战大手合,一路摧枯拉朽:3年间取得29胜3负,18岁当年就一举晋级为五段。

经济境遇的改善,从他的生活中亦可见一斑:在吴清源初到日本之际,一度在恩师濑越的介绍下租住在东京麻布谷町的一间小房子。仅仅一年之后,他搬到了中野,再然后乔迁到了高档社区所在的西荻窪,紧挨着濑越的宅邸。

除了房赁,吴清源还奉养着一起来到日本生活的老母亲,资助一路在早稻田大学和明治大学念书的长兄吴浣——吴浣后来学有所成,走上仕途在民国政府做了官。

1931年,继母亲和兄长吴浣之后,吴清源将妹妹们也从中国国内接了出来共同生活。而这,距离吴清源来到日本成为一名职业围棋手,仅仅只有3年之久。

在固定的段位月薪与锦上添花的赛事收入之外,吴清源也幸运地获得了日本极孚名望的西园寺家族的资助。稳定的收入保证了稳定的生活,吴清源的围棋生涯亦开始高歌猛进:开启日本围棋“新布石时代”,成就“十番棋霸主”。

两度“劳军”往事 他是无国界者

吴清源在自己百岁宴时被授予“和平发展贡献奖”吴清源在自己百岁宴时被授予“和平发展贡献奖”

吴清源一生最大的争议,并不仅仅是他三易国籍:入籍日本、改回台湾籍、再度入籍日本。而在1942年,从日本前往上海劳军,而当时是看望的日军,这成了他争议最大的往往。而吴清源对这件事也有自述。

据说昭和十六年(1941年),日本棋士们组成“棋道报国会”去慰问军队,吴清源也在其中。而在往年,吴清源对此事也有很清晰的描述:

“我们的任务是到各地的医院去指导伤病员。军队中有许多围棋爱好者,其中有些将校军官非常入迷,他们认为围棋有助于作战。其实,下棋对指导战争帮助不大。因为,围棋也好,将棋也好,都有一定的规则,双方只能轮流着一手一手地走,可是战争中绝不会等到对方打了自己一下之后,自己再去打对方一下。必须抢先走十步、二十步才能胜利呀。”

“出去过二三次。昭和十七年(1942年)应南京汪精卫政权的经济顾问青木一男(原东亚大臣)的邀请,我随濑越先生到中国。后来听说,我们到上海后,有人在我们下榻的旅馆附近贴上了“杀死文化汉奸吴清源!”的传单。据说还有人出钱悬赏我的首级,所以当局给我们派了警卫。”

“我深信天意在于中日友好,并始终没有放弃时代的流向必将转变这一希望。但无论我怎样祈求,这终非我力所能及之事。我信仰的教义中讲到:‘勿谈政治,世界没有国境。’所以我的心情是超越民族,超越国家的。不过,棋迷的士兵时常给我来信,我在给他们的回信中总是写道:‘请不要虐待中国人!’”

这段往事,也是吴清源一生最大的争议。

在棋坛 他是当之无愧的神

近年来,诸如三星杯、应氏杯、LG杯等围棋世界大赛,一到四强甚至是八强,已经很难见到日本棋手的身影,冠军之争经常在中韩棋手之间产生。2013年,中国6位90后棋手更是一举夺得了6项世界大赛的冠军,重新为围棋这项国技正名。

而在吴清源之前,中国围棋几乎跌倒了低谷,一个日本普通棋手即可横扫中国大国手。

当年日本五段即可横扫中国

段祺瑞的“门客”代表着当时中国围棋的最高水平段祺瑞的“门客”代表着当时中国围棋的最高水平

围棋起源于中国,传为尧作,春秋战国时代即有记载,隋唐时经朝鲜传入日本,别看现在日本围棋式微了,20世纪初叶,他们才是真正的围棋最强国。那时候,日本一个28岁的五段棋手高部道平即可横扫华夏高手,张乐山、汪云峰等中国围棋名家、著名棋手受让2-3子均不是敌手。

彼时,中国围棋没有道场,没有专业赛事,围棋的大本营在北京政府国务总理段祺瑞府中,段祺瑞嗜棋,雇请顾水如、汪云峰等高手到家中下棋,棋士们往往能获得不错的酬劳,据说每个月花在围棋上的钱有上千元。1925年,11岁的吴清源进入段祺瑞府下棋。1927年,吴清源战胜了中国围棋第一高手刘棣怀,坐上北京乃至中国棋界的第一把交椅。但当时,吴清源还只是中国高手,离世界高手还有距离。

1928年,年仅14岁的吴清源远赴日本学棋,数十年磨练终成一代宗师。用吴清源助手牛力力五段的话说:他在棋界曾经棋力最高,也是寿命最长的人。

“棋力最高”这样的评价可不是随便做出的。1987年,日本“围棋俱乐部”征求6位超一流棋手加藤正夫、武宫正树、林海峰、赵治勋、小林光一、大竹英雄的意见:谁是围棋史上最强者?赵、林、武宫、加藤4人异口同声地回答说是吴清源。小林和大竹则认为,历代的高手们处在不同的年代,要作比较是很困难的。如果非要问谁最强,大致可以列举3位:道策、秀策、吴清源。

十番棋打遍日本无敌手

张震曾出演电影《吴清源》张震曾出演电影《吴清源》

吴清源能赢得这样的赞誉,跟与日本棋界一流高手进行的长达17年的十番棋较量有关,他先后战胜了秀哉以后的历届“本因坊”,包括藤泽库之助(朋斋)、岩本薰、桥本宇太郎、坂田荣男、高川格等人,非但击败,而且将对手的交手棋份降低一至两格。

十番棋连续四盘败局即降一格,吴清源17年来(1939-1955年)的11次十番棋中不曾一负,被他打至降格的对手有木谷实(日本战后宗师)、桥本宇太郎(关西棋院总帅)、藤泽朋斋(日本第一个九段)、坂田荣男(战后64冠的第一人)。尤其是,在没有贴目的时代,第一高手之间执黑意味着不败,但吴清源执白依然战胜对手打至降格,说明他超越时代的棋力。

吴清源大师去世后,日本媒体给予了他中肯的评价,“吴清源的神,首先来自于他作为一个华人,却为日本现代围棋奠定了基石”(朝日新闻),“留下了伟大事业足迹”(每日新闻)。

吴清源大师一生与围棋密不可分,长期担任大师的助手,牛力力如何看待他对围棋的贡献?她说:“吴老的成绩大家都知道了,10番棋击败了当时所有超一流高手,被称为‘昭和棋圣’。另外他提倡新布局,当时给棋界刮的新风,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带来了好多创新。吴清源晚年潜心巨作,提倡21世纪的围棋观六合之棋,上下前后左右,所有的角度不能片面的。虽然后来年龄大了,90多岁时他摆棋仍然没有受束缚,思维非常开阔,灵活是他最大的特点。”

结语

  吴清源大师的神不仅体现在棋力上,他甚至对自己的寿命都有精准的预测。牛力力说,她最近刚忙完在北京为吴清源大师举行的100岁生日庆祝活动回到日本。“冥冥之中吴老师真是个神,他说活到100岁就活到100岁,30岁之前隐退的时候就在说这个话。他不说要长寿,也没有说过要活到100岁前后几岁。恰好就活到100岁,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吴清源的夫人中原和子,在12年前北京之行中接受采访时亦表示:“先生在人神之间。”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