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盆滨 七大洲不是终点

耐力超常跑步上下班曾被当“贼” 原则坚定拒绝赞助只为感谢恩人

0人评论
281
责编:赵衍朝 收听

carylv

v_yongpguo

导语

  11月21日,中国知名极限马拉松运动员陈盆滨在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勇夺冠军,成为史上首位赢得国际极限马拉松的中国人,同时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完成“七大洲极限马拉松大满贯”成就的极限跑者。至此,这位来自浙江渔村的跑者用双脚完成了自己的“中国梦” ...详细

文:肖苑玫 图:张正

11月27日,极限马拉松大满贯跑者陈盆滨回到国内,他带着灿烂的笑容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颈部挂着赛前他在智利买的地球项链。小小的项链于他而言意义非凡,代表陈盆滨已跑遍七大洲,行遍七大洲极限赛。

面对接机的亲友和记者,陈盆滨说他还会继续跑下去,希望能组建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团队,有营养师、有按摩师、摄影师,拿更多的冠军,带动更多人跑起来。他的跑步梦才刚刚开始。

 

陈盆滨南极马拉松夺冠 成世界极限马拉松第一人

训练跑步曾被当“贼”

陈盆滨每天都会晨跑,保持状态陈盆滨每天都会晨跑,保持状态

出生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鸡山乡北山村的陈盆滨祖祖辈辈都是渔民,小学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接过了父辈的衣钵。当渔民的第八个年头,陈盆滨在乡里参加了一个俯卧撑比赛,一口气做了400多个俯卧撑的他赢得了第一名,获得600元奖金。

得知比赛可以赚钱后,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参加各种比赛,那一年正巧温州电视台举办吉尼斯纪录的比赛,于是他成了那个比赛的常客,扛150斤包爬220级楼梯、扛40斤水绕圈走14个小时、穿皮鞋跑马拉松……只要能参加的比赛他都会报名,在需要资金补贴家用的时候,比赛奖金成了敦促他不断前进的动力。

从电视吉尼斯大赛到全国户外赛,他彻底结束了渔民的生活;一边打工,一边寻找比赛的机会,他发现自己的特长是耐力好,于是开始角逐更长距离的赛事。

为锻炼耐力,陈盆滨经常跑步上下班。那时候,跑步在国内尚未形成风潮,不坐公车、不骑单车、不开电动车、总是跑来跑去的陈盆滨成了镇上的怪人。有一次他在跑回家路上被途径的保安错认为是小偷,觉得他是偷了东西准备逃跑,就让他停下,陈盆滨压根没想到保安是冲着自己来的,径自继续往前跑,跑着跑着身体被不明物体打中了,他回头一看保安正冲他扔石头。这还了得?他拔腿就跑,保安追到陈盆滨家中听完解释后才释然离开。慢慢的,陈盆滨在跑步的事情默默被镇上居民接纳了。

贵人相助 陈盆滨跑向世界

陈盆滨很感谢两个人的帮助,让自己能够参加极限马拉松陈盆滨很感谢两个人的帮助,让自己能够参加极限马拉松

陈盆滨在极限马拉松的的参赛装备上,除了国旗,所有品牌都被粘贴掉了,唯独苏泊尔是他一定要显露出来的,尽管苏泊尔老板并没有要求他这么做。

跑步与之前陈盆滨参加的比赛不一样,选手需要自己支付交通、食宿和报名费等费用,这对打工仔陈盆滨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陈盆滨在友人介绍下,向苏泊尔总裁苏显泽求助,苏显泽不仅答应给他出资参赛,还将他招入了苏泊尔集团。那一年是2004年,陈盆滨26岁。

苏显泽的资助打破了陈盆滨家跑步比赛的经费限制,但是帮助陈盆滨参加极限马拉松比赛的是他的另一位贵人——马德明。

2009年陈盆滨听说在新疆将要举办“戈壁长征”七天六赛段250公里的极限马拉松赛,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极限马拉松的比赛。主办方力荐他穿某赛事赞助商的装备,这样可以免去2万多人民币的报名费,没想到却遭到了拒绝。一来二去,陈盆滨错过了报名截止日期,但他却孤身飞到了新疆,租了一车赶到了赛区。

获得参赛资格的选手出发了,陈盆滨背着所有的装备也出发了。连续三天,他都比冠军提前半个小时到达终点。忍无可忍的组委会最终报了警,希望警察以“干扰比赛”将他带走。但当面对陈盆滨老实巴交的“我只是要证明我跑得比他们任何人快”的言语,警方经过了解,认为陈盆滨的行为不构成违法,只是不合理而已,就此作罢。

马德明是一位资深的户外媒体人,一路见证了陈盆滨的怪异行为,觉得陈盆滨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两人交流后,陈盆滨听从劝说,放弃了继续“捣乱”。

马德明告诉陈盆滨国内极限马拉松比赛并不多,但在国外有多很高水平的极限马拉松赛,如果他想要参赛,就必须放弃之前一直参加的团体挑战赛,专攻跑步一项。返回老家的陈盆滨听从建议,同年下半年在马德明的帮助下,陈盆滨飞赴法国征战“环勃朗峰”,成为第一个出现在“环勃朗峰”的中国人。陈盆滨并未准备登山杖等专业设备,装备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他精心准备的中英文小卡片——“请问厕所在哪儿?”、“请问餐厅在哪儿?”。

次年,陈盆滨再度参加新疆“戈壁长征”赛,开启了各大洲的极限马拉松之旅。

放血治疗膝盖 坚持跑步难顾爱情

陈盆滨在南极与自己的极限马拉松大满贯合影陈盆滨在南极与自己的极限马拉松大满贯合影

在陈盆滨的健身房里,陈列许多奖杯和奖牌。他将已经参加过的六大赛事的五枚奖牌从墙上摘了下来(澳大利亚是没有奖牌的赛事),向记者一一介绍。每介绍一枚奖牌,陈盆滨的回忆如流水般涌现出来:新疆“戈壁长征”赛上,忘记套上防沙套的鞋子被沙子灌满,带着满脚水泡跑过终点;摩洛哥的撒哈拉沙漠赛上,经历了生平第一次沙尘暴,黄沙漫天将他包裹其中,飞沙打在脸上有些生疼动;澳大利亚赛上,伤愈复出的他将失血笔装进了腰包里,准备在膝盖疼痛的时候进行自我失血疗法……

在陈盆滨六站赛事的叙述中出现频率最多的词是“膝关节疼痛”,这是“环勃朗峰”烙下的伤病,2011年病情加剧,美国西部赛结束后,他辗转国内各大一线城市的10多家医院寻诊问药,但多数医院都以膏药将之打发了。后来他听一个跑友介绍说在厦门有一个跑友会失血疗法,他便赶到了那里。

“那时候我的脚都没法垫起来,一垫整个人就歪掉了,脚也是冰的,其实就是膝盖受伤,血脉不通。他给我抽出来的血都是黑的,就一管管抽,抽干净为止,但这样带来的弊端就是红色素下降很快,我的心肺功能跟不上。”陈盆滨指着自己的左腿比划着,现在从外观看,这条曾经的伤退与完好无损的右腿没有任何区别,“为了提高红色素,我从那会儿开始吃大枣,每天要吃好几包(10来个一包)。”

厦门治疗的过程总体很顺利,一个月后便能跑40来公里了,他对治疗情况很是满意,但就在这时一直要好的女友突然打来电话与他分手,没有任何解释和理由。这事发生后,陈盆滨对感情的态度更为谨慎,他一直渴求一个能够理解他的人作为伴侣。

陈盆滨完成七大洲极限赛的时间及成绩陈盆滨完成七大洲极限赛的时间及成绩

放血治疗大半年后,摆脱膝伤困扰的陈盆滨为自己设计了最为疯狂的2012赛季——半个月之内连续参加三个百公里的极限赛——澳大利亚昆士兰100公里赛、希腊斯巴达246公里极限马拉松、亚马逊256公里丛林挑战赛,似乎为了弥补10个月修养中所措过的赛事。

连续参加重负荷的极限马拉松,尤其是在丛林中隐藏着巨大危险,当被问到是否害怕时。“我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害怕两个字,打渔的时候海上的大风大浪我从小都经历过了,有一次渔船船熄火在海上飘了一夜,大海中看不到一丝亮光。(现在跑步)还有什么可怕的。”陈盆滨认为渔民的经历对他在比赛中有过很多帮助。

跑步改变命运 花100万盖房子

陈盆滨跑步也改变了全家的命运。四年前,他和父母、大哥一家四年前就搬进了新房子,陈盆滨向朋友买来地基、找朋友在玉环县的大麦屿镇盖了一幢四层半小楼,总共花掉了100万。

地基大概100平方米,南北通透,每一层的格局都不太一样。空荡荡的底层除了地板上有瓷砖、刷了白墙外,地上只放着一副镶了框的《八骏全图》,那是陈妈妈花了半年多时间一针一线绣出来的。陈盆滨说,等装修的时候要给它挂起来,在他的设想中未来底层将作为他的工作室。

陈盆滨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健身房陈盆滨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健身房

陈盆滨的房间在第三层,目前那里作为他的健身房。他自己制作的、网上买来的各种器材以及已经露出海绵垫的自行车都被摆放在暗红色的地垫上,正中央的桌上、墙上摆放着密密匝匝的奖杯、奖牌,还有一摞一摞有他做封面的杂志、报刊。第三层的四周是青灰色的毛坯墙面,三个还有些扎手的门框里各有一根不锈钢的铁棍横亘其中,陈盆滨指着其中一个门框里的两根用瑜伽垫包裹的杆子说,那是他自制的放松设备,说完便一个箭步跨进两根杆之间,坐稳,然后整个人往后躺下。“这是放松髋关节的。很管用。这会提高成绩的。”

厨房、餐厅和父母的房间在第二层,这里也是人气最旺的地方,厨房里有一张10座的木头圆桌,结束晨练的陈盆滨回家第一件事就坐到桌前喝自家榨的豆浆、吃着家门口小店卖的年糕,然后冰敷脚踝、跟爸妈唠唠家常。

陈盆滨与父亲陈盆滨与父亲

记者采访陈盆滨时,陈爸爸在开放式厨房前忙碌着,戴顶鸭嘴帽、穿一件灯芯绒的西装外套、一条没有褶皱的西裤和一双擦得很干净的皮鞋。一个灶上烧着开水,排油烟机呼呼的转着,他是家里的厨师长,陈盆滨爱吃鱼,所以他每餐必做。陈妈妈则楼上楼下忙碌着,陈爸爸都是很热情的人,一落座就将橘子、饮料摆上桌,陈妈妈不会讲普通话,这令她颇为不好意思。

陈盆滨妈妈说,以前打渔时,每次儿子出海后她都会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到日子她就会到码头接他。“跑步很辛苦的,哎,他很辛苦、很累的。我心疼啊。”现在担心儿子在外跑步受累,“他舅舅一直很支持他,那些年他还老劝我,孩子喜欢、高兴就好,让他跑去吧。”

结语

  跑步10余载,陈盆滨虽然从未进过专业队,只有小学学历,但他对跑步的认知很深,他“拆穿谜底”是一遍遍研究肯尼亚马拉松选手的跑步视频,花了近一年时间模仿、适应的结果。跑步改变了他的生活,也拓宽了他的视野,他不再是曾经那个满口脏话的渔民,而是“谢谢谢谢”、“辛苦了”不离口的绅士,跑步带给他的精神层面的改变远多过于物质,他说:“人应该有目标,才会付出更大的努力。没有目标、没有方向,人就会懒惰。”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