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四川足球 “雄起”声渐不闻

曾经辉煌叱咤甲A贡献大批国脚 如今衰退虽有基础前途不明

0人评论
270
责编:赵衍朝 收听

danzizhang

v_yongpguo

导语

  2014年11月1日,中甲最后一轮,已经降级的成都天诚4-1战胜对手。比赛结束后,球员们掩面哭泣。天诚的降级代表着四川足球告别了职业赛场。曾经的四川足球叱咤风云,“成都保卫战”口号,老球迷记忆犹新;“黄色狂飙”,老球迷自豪依旧。如今的四川足球萎靡,到底发生了什么 ...详细

大连足球从中超消失,这是1994年职业联赛以来第一次。一度疯狂的成都,如今连一支中甲球队都没有了。同病相怜的还有延边足球,他们也从中甲联赛降级。这些都曾经是中国足球文化最有特点、最疯狂的地区。

大连和广州是中国第一批足球城市。而在恒大之前,广州足球甚至已经在低谷徘徊多年,好几次从甲B降级的边缘死里逃生。腾讯体育找来了对当地足球最熟悉的记者,撰写这个《足球城事》系列。让我们看看这些传统的足球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年一句“保卫成都”,到后来的的黄色狂飙,“雄起”声曾响彻中国足坛。马明宇、黎兵、姚夏等一大批四川足球名宿。如今四川足球发生了什么?

撰文:孙力

四川足球病了,还病入膏肓——随着11月1日中甲联赛最后一轮结束,成都天诚告别了中甲联赛,至此全国的中超、中甲联赛里,再无川军身影。老全兴辉煌的“黄色狂飙”、谢菲联的“英超模式”,现在都成了过眼云烟。

四川足球,堕落到了1994年职业联赛开展以来的历史最低点。能够左右四川足球走向的各种力量,联手把曾经的“西部高地上的旗帜”给放倒了,只给球迷、媒体留下了一丝丝回忆。

足坛川军全面沦陷

中甲最后一轮,成都球迷举围巾墙为降入乙级的天诚助威中甲最后一轮,成都球迷举围巾墙为降入乙级的天诚助威

天诚的旗号,在足坛只飘扬了一年半时间就以失败告终。从2013年5月接手所谓的“中国英超模式”的成都谢菲联俱乐部,背景神秘的天诚集团最终还是没能成为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的救世主,使得成足在阔别17年后回到了乙级联赛行列。

天诚集团进入足坛接手成足,显然是没有充分准备的。2013年的大半年时间里,天诚集团都为始料不及的俱乐部债务焦头难额。从谢菲联到天诚,成足的财务状况没有本质性改善。后者在2013年的投入,都在偿还谢菲联留下的旧账,在俱乐部的发展问题上,新东家没有精力考虑。有意思的是,天诚集团从谢菲联接过成足大旗后,并没有搭建全新的经理班子来运营俱乐部,只是先后委派了两名所谓“天诚代表”到俱乐部主持工作。这两名代表,都是体坛周报的足球记者出身。

天诚积重难返,李章洙回天乏术天诚积重难返,李章洙回天乏术

“天诚代表”们在去年天诚队完成中甲保级后,也想在2014赛季大展拳脚,稳住在中甲联赛的位置,以图未来合适时机冲击中超。俱乐部调整了领导班子,以四川足球资深人士罗晓维取代姚夏出任俱乐部总经理,聘请牛洪利担任球队主教练。然而,牛洪利为主教练的教练班子无力把天诚队带出低谷,罗晓维也在联赛尚未过半就去职。

今年7月,天诚俱乐部换帅:韩国知名教练李章洙接替牛洪利出任天诚队主教练。据悉,把李章洙请来和引进崔鹏等内外援,天诚俱乐部罕见一口气投入巨资,仅李章洙就为这半年的主教练任期得到了超过百万美元的工作合同。只是,李章洙没能重现在以前重庆、青岛、北京、广州带队的神勇,还是把天诚队带降级了。这也是韩国教练在中国执教史上首次带队降级,还是把中甲队伍带到了中乙联赛。

成足和川足两队是四川足球的组成部分。成足以成都足球俱乐部名义成立于1996年2月27日,队伍冠名成都五牛队,参加乙级联赛并于次年成功晋级甲B联赛。此后连续十年参加甲B和中甲联赛。

四川主要足球俱乐部的历史及现状四川主要足球俱乐部的历史及现状

2006年2月,四川冠城俱乐部因为中国足协打击“实德系”解散注销,也就是这一年,成都足球俱乐部被英甲谢菲联收购,更名为成都谢菲联俱乐部继续参加中甲联赛。2007年冲超成功,连续参加了2008、2009两届中超联赛。因为俱乐部实际控制人徐宏涛此前贿赂打假球,2010年谢菲联被勒令降级。在该年中甲联赛,谢菲联再度冲超成功,不过2011赛季中超联赛里再度降级。2012到2014三个赛季,谢菲联(后来的天诚)都混迹于中甲联赛。

2006年2月被注销解散之前,四川足球的代表是四川队。川队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成绩,是全兴时期取得的。四川全兴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93年11月8日,1994年参加首届职业甲A联赛,1999年进入甲A三甲,2000年还是获得甲A季军,2001年打进甲A四强,是名符其实的甲A劲旅。但是,2001年年底,全兴集团退出,将全兴俱乐部和蒲江基地以4200万(俱乐部作价400万,蒲江基地作价3800万),卖给了大连实德集团。

从2002年开始,四川足球进入“殖民时代”,新俱乐部以“四川大河足球俱乐部”名义继续参加甲A联赛。该年年底,受到中国足坛“严打关联”的压力,大河俱乐部再度翻牌为“四川冠城足球俱乐部”继续参加联赛,并于2004年混进了中超联赛。2005年,中国足协加大力度打击“实德系”,导致冠城俱乐部难以为继被迫于2006年2月7日解散注销。

川足破落全因人祸

四川全兴的“黄色狂飙”时代一度辉煌四川全兴的“黄色狂飙”时代一度辉煌

沦落到眼前这般地步,包括成都足球在内的四川足球基本上就是败在了人祸上。四川足球的人祸,来自政府,来自企业,来自足球圈内部。人数众多的球迷,在四川足球的历次转折中被排斥在旁观者位置上,对于四川足球的命运根本无能为力。

四川足球在全兴时代的辉煌,离不开当时四川省副省长徐世群的关心和努力。1995年全兴队在“成都保卫战”的关键时候,徐世群都亲自过问,多次到俱乐部到队打气。2000年3月,全兴集团为了为新出的水井坊酒做宣传,突然把球队名称改为四川水井坊队,引起媒体和球迷异议。徐世群亲自出面调解做工作,总算最终把球队名字改成了四川全兴水井坊队。虽然徐世群身居高位,但是对于足球职业化的问题却看得相当透彻。在一次会议上,他对在座的俱乐部工作人员、媒体记者们说:“现在全兴队的球票紧张,找我要票的不少。我一个都不给,我给他们说:真的喜欢足球,是真球迷的,就该自己买票去看球,不是到处要票看球。”

但是2001年2月徐世群由副省长转任四川省人大副主任,不能再像过去关照足球工作,四川足球马上走到了转折点。此后,当地官员对职业足球轻视,当时就在处理全兴集团退出的问题上,激化了矛盾,导致全兴集团时任董事长杨肇基铁心抛售俱乐部。因为1993年11月和当时的四川省体委签订共建全兴俱乐部的合作协议,期限就是8年,于是2001年8月杨肇基和新任副省长商谈俱乐部前景。谈话中,杨肇基露出去意,而副省长也只是轻飘飘表示了对过去八年全兴集团对足球贡献的感谢,其他则没有挽留了。徐世群之后的分管副省长,对体育工作不懂也不会领导,导致四川省体育工作持续滑坡:四川男排被拉下王者宝座,四川男篮常年和CBA无缘,全运会成绩金牌有限排名基本上靠总分凑。

四川足球人才外流,姚夏(左)与魏群(右)分别代表青岛和云南出战甲A四川足球人才外流,姚夏(左)与魏群(右)分别代表青岛和云南出战甲A

省市两级体育局,作为职能部门,在足球工作上关注不够。2006年2月,四川冠城因为实德系成员身份被中国足协勒令在联赛开始前解决股权转让,而四川省体育局很干脆地让奋战国内顶级职业联赛12年的俱乐部直接注销解散。

就在解散前夕,不甘心的魏群等全兴老将还在奔走筹资想挽救俱乐部,而体育局领导却不接受老将们的自救方案,把冠城俱乐部“安乐死”掉。在当时的体育局领导眼里,冠城俱乐部是一个需要投入却只出麻烦不出成绩的包袱,他们当时有郑洁、晏紫澳网冠军这样的政绩,中超的冠城俱乐部在四川省体育局领导的眼里有不如无——宣布冠城俱乐部注销解散的发布会上,省体育局局长朱玲就提醒现场的记者们:“大家记得把郑洁、晏紫澳网双打冠军的新闻稿也拿去吧。”常年跟队跑足球的记者们拂袖而去。

而成都市体育局在处理成足问题上,也没有表现比省体育局高明多少,在谢菲联和天诚两次俱乐部易帜问题上,成都市体育局都选择了不靠谱的合作对象。而且,在和投资企业多年打交道过程中,省市政府都没有形成和企业合作的模式,每次合作都是口头长远,实际上都搞短期操作。

四川和成都省市两级政府和体育部门,在足球工作上基本上都是前期工作尚可后期工作扯淡,造成了省市两队最终的覆灭道路。其他不说,单单是成都市内唯一的可以容纳四万人的体育场——成都市体育中心目前交由成都市文旅集团经营,就是耐人寻味的决策。政府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使得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难有良好生存发展环境。

天诚集团入主成都足球一年半后,成都降级天诚集团入主成都足球一年半后,成都降级

对待足球问题上,四川和成都的本土企业基本上没有远见,都是从众凑热闹的心态。职业甲A联赛开始,球市火爆,成都也成了所谓的“金牌球市”。长虹等省内大企业也眼红了,纷纷提出要取代全兴接手四川足球。但是,到2001年年底全兴真的退出了,这些企业也哑口无言了。

四川不缺能够扛起职业足球旗帜的企业,但是缺乏愿意经营足球的企业。目前几支所谓的俱乐部,投资企业都是三心二意,如在全兴之后接手川足的大河、冠城,在成都烟厂后入主成足的谢菲联、天诚,都是把足球当成向政府套利的典当品,并非真正愿意搞足球,所以最终都是惨淡收场。没有企业愿意投资,四川职业足球前景依然暗淡。

四川足球有基础无未来

2013年老甲A明星赛,四川球迷观赛时打出“忆全兴,思未来”标语2013年老甲A明星赛,四川球迷观赛时打出“忆全兴,思未来”标语

四川足球要复兴,要重现当年全兴时代的辉煌——这是全川足球人和球迷的心愿。只是,当前的四川足球具备一定基础,却难以说未来。

近年,得益于校园足球的推广工作,四川和成都的足球基础培训和推广工作都取得了相当成绩。当年铸造了全兴辉煌的全兴将帅余东风、马明宇、孙博伟、姚夏、邹侑根等,都在为之工作。余东风从当年的甲A中超老帅,转身成为了四川省校园足球办公室主任,直接负责全省青少年培训和校园推广工作。目前,除成都外,全省已经完成了12个校园足球足球重点城市布局,共计240所中小学,近30万学生参与。

四川全运队主教练、前全兴队主场核心孙博伟在去年10月份参加一次奥运公益活动时候透露:“最近几年余东风教练在校园足球工作上尽心尽力,已经扩大了省内足球运动基础。我认为,但就足球技术和人才来说,四川足球五年后就有了打翻身仗的条件。只是,到时候需要有财团来投资,否则我们这些青少年球员只能外流到其他有职业球队的地方。”

川足名宿马明宇投身基层足球(图自成都商报)川足名宿马明宇投身基层足球(图自成都商报)

成都天诚今年从中甲联赛降级的时候,成都市足协主席辜建明也说过:“现在市足协手里还有四个年龄段的梯队,还有一批球员留洋,青训的基础仍然在。但对于搞职业足球,真的不好说。如果有一个龙头企业愿意长期担责,成都足球还是很有希望。”

应该说,四川和成都的足球基础是有的,但是没有政府和政府职能部门的关注,没有龙头企业站出来,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的未来都仅仅只是理论上的未来,缺乏现实性。

目前,有消息称,四川省政府已经开始关注足篮排三大球发展问题,正在酝酿三大球发展振兴计划。据悉,为了支撑三大球振兴发展,省政府将计划每年拨付1.2亿专项资金。不过,目前三大球振兴发展计划还只是计划,而且和其他早已进行同类引导投入的体育强省(市)相比,四川的这些投入短期内根本无法缩小差距。不过,对于足球为首的四川三大球运动来说,三大球振兴发展计划也是一个利好消息。

结语

请填写结语内容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