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二十一载 国安无冠又如何

2014赛季追赶恒大赢尊重 不服输精神契合北京气质

0人评论
267
责编:赵衍朝 收听

carylv

导语

  追赶了恒大一个赛季,国安虽然未能最终问鼎,但他们的表现赢得了尊重。赛后,国安全体球员拉起一条横幅绕场一周向球迷致谢,现场5万多人则自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顿时整个工体都被点亮了。伴随着“国安永远争第一”的歌声,不少人潸然泪下 ...详细

撰文:赵宇

11月2日,中超收官日。北京国安0-0战平河南建业。500多公里之外济南,恒大1-1战平鲁能,实现4连冠,而国安只能屈居第二。

追赶了恒大一个赛季,国安虽然未能最终问鼎,但他们的表现赢得了尊重。赛后,国安全体球员拉起一条横幅绕场一周向球迷致谢,现场5万多人则自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顿时整个工体都被点亮了。伴随着“国安永远争第一”的歌声,不少人潸然泪下。

坚持二十一年,北京国安队已成为这座城市最耀眼的名片,他们也是中国足坛到目前为止最为稳定的俱乐部。这种坚持、这种信念让他们获得了北京球迷的认可,甚至可以让北京人在他们身上寻找久违了的归属感。这就是国安,没有太多的冠军,但却可以成为这座城市球迷的精神寄托。

北京球迷话国安·不弃不离

工体是“永远拆不掉的四合院”

场均四万的上座率,开场时每个人高举手中围巾,形成壮观的围巾墙。比赛结束后,几万人齐声高唱国安队歌。这里是工体,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流逝,不变的只有那熟悉的旋律。

二十年风雨,北京变得嘈杂、拥挤,没有了当年的味道,当年的老街坊天各一方。每到国安队比赛时,人们从城市各个角落涌向工体,公交车、地铁上充斥着绿色身影,私家车上也都贴上绿色的国安车标。位于东二环外的工人体育场被国安球迷视为“永远也拆不掉的四合院”,似乎只有到这里才能找到久违了的城市归属感。

每场比赛工体都会出现壮观的围巾墙每场比赛工体都会出现壮观的围巾墙

“国安曾在工体创造过不败神话,现在只有在工体才能让自己身边充满最纯正的京腔京味儿了。”国安球迷辛畅说。

已进不惑之年的辛畅从职业联赛没开始前就看球。国安队有比赛时,他基本上都会到现场。“国安已是北京的一张名片,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这支球队让我有强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辛畅觉得,国安身上那种不服输、永不言弃的气质符合北京爷们儿的脾气秉性,“这是一支有骨气、有血性的球队。”

国安队1比0击败广州恒大队后的当天深夜,上千名球迷到机场迎接球队归来,那场面就好像是球队夺冠了。不少现场接机的球迷都表示,这比赛看得过瘾,“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根本不在乎是否夺冠军了。”

北京人懂得享受,容易满足,就像《茶馆》里的松二爷一样,不一定非得要当王侯贝勒,只要每天能遛鸟、斗蛐蛐、吃炸酱面、干炸丸子就知足。北京球迷继承了这种秉性,不需要太多冠军,只要一支投缘、对脾气的球队。

国安队长徐云龙告诉腾讯体育,自从2009年国安夺得冠军之后,工体彻底火了起来,“能够得到这么多球迷支持,我们踢球时也觉得很幸福,这也要求我们必须用好的表现来回馈他们。”

永远争第一源自前老总的一句话

职业联赛21年,国安从未换过东家,从未降过级。最近几年联赛排名也基本上稳定在前四。曾三次获得足协杯冠军,联赛冠军,只拿到过一次。但国安从不服输,球队的口号便是“永远争第一”,队歌也将这句话纳入其中。

前国安队员周宁告诉腾讯体育记者,永远争第一的口号从俱乐部成立之初就有,“这句话是领导当年讲给队员们听的。”据周宁介绍,1993年前后,中信集团董事长王军曾去看望球队,“当时就跟我们说:‘每场比赛都得拿出争冠军的架势,要永远争冠军’。”随后,“永远争第一”就成了球队的正式口号。

中信集团原董事长王军中信集团原董事长王军

“永远争第一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奉行的目标,不管有没有希望,我们都坚持这种理念。”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表示,俱乐部更看重的是“争”字,“我们一直在争取。在争取中迸发出激情,给球迷奉献上精彩的比赛。这不光是球队的精神,还是我们企业精神。只有有争第一的干劲,才能出效益。”

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罗宁并不回避球队21年只拿过一次联赛冠军的现实,他说:“我们更看重的是这种坚持。如果没这种坚持争取的精神,落后恒大六分,是不是早就放弃了?”

罗宁认为,这种信念的支撑让国安队这么多年一直处于强队行列。中超十年,国安有八年都排名前三。“冠军只有一个,拿到这个冠军会受到各种因素影响。拿到多少冠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一直在为这个口号而努力。”

“冠军不存在多与少的问题。一个俱乐部不可能包揽所有冠军,我们始终朝着争第一的目标去努力。即便是夺了一个冠军,也要继续从头开始,为下一个冠军而努力。”对于冠军的话题,徐云龙这样说。

爱谁谁 不服咱就死磕

国安队从骨子里有老北京人的性格:生长在皇城根脚下,吃过见过,有优越感,哪怕自身实力财力不如你;不惧强者,谁牛我跟谁死磕;不违背原则,不为了结交几个酒肉朋友干伤天害理的事;做事我行我素,不唯上,不高兴的事儿,给多少钱都不伺候,爱谁谁。

网络上流传着一版新北京精神:“局气、厚道、牛逼、有面儿。”在周宁看来,这四个词跟国安精神很契合,“不欺软怕硬。你要是硬着来,我哪怕实力不如你,也得跟你死磕。”

斯塔诺带国安队时曾大比分输给过恒大,这也让国安高层很不满,认为这种输球方式跟国安队的气质不符,斯塔诺最终下课也跟这事有很大关系。

谈及国安队的死磕精神,徐云龙有自己的看法,他说:“我倒觉得不是什么死磕。这跟北京的生活环境有关系,这里的人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而且见的世面广,人家跟你较劲,你就必须较上这股劲儿。”

国安队长徐云龙对“死磕”一词有自己的见解国安队长徐云龙对“死磕”一词有自己的见解

甲A时代,国安和申花是死对头,北京足球圈里向来有“打申花不用动员”的传统,1997年的9比1至今让国安球迷津津乐道。本赛季攻克虹口体育场后,球队被点赞无数。夸张点说,过去的国安队有种“哪怕丢了联赛冠军,也必须得要在京沪大战中拼个你死我活”的劲头。这种劲头一直延续到今天。除了申花,天津泰达也是国安队的死对头,如今又多了一个广州恒大。

1999年,辽足只要在客场战胜国安队就可以夺得那年的甲A联赛冠军。可国安死活都不放,愣是主场1比1战平对手,让山东队拿到了冠军。10年后,国安队在中超联赛最后一轮比赛中4比0击败杭州绿城,成就自己的冠军,同时也送对手降级。

去年,青岛中能也必须在最后一轮中战胜国安才有可能保级,但国安还是1比0击败对手。那场比赛之前,斯塔诺曾打算派上年轻球员去踢,因为比赛结果对于国安来说已没太大意义。这种做法被俱乐部制止。“好面儿”的北京人不愿意比赛完了让人说三道四。

“不管是北京人,还是非北京人;不管是外援还是外籍教练,来国安一定得秉承球队的传统,融入这支球队的文化,拥有这支球队的精神。否则绝对不行。”周宁说,外教老彼德曾想彻底改变这支球队,“结果怎么样?他走人了。”

不跟风 不学疯狂砸钱模式

恒大进入中国足坛后,中超联赛开启了“砸钱模式”。坚持了二十一年的国安俱乐部最近三四年的投入也逐年增加。

可即便如此,国安队队员的工资、奖金在联赛中也只是中等水平,队中绝对主力的收入跟恒大主力球员没法比。工资不高的国安队依然保持着固有的稳定,阎相闯、徐亮等离开国安的球员回到工体时,会觉得很亲切。

“很多队员在国安踢球,真不完全是为了钱。如果他们一心为了挣大钱,恐怕早就不在这儿踢了。”罗宁说,上千名球迷去机场送一个教练、球员离开,或者是去接一支球队的场面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罗宁强调,国安队内部这种氛围让队员们愿意留在这里,“不像有的俱乐部,踢的好了就发钱,踢不好就罚钱……”

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

也有人认为,职业足球就是烧钱的项目,像恒大这种砸钱模式并非不好。“各家在管理方面都有自己的招儿,也不能说谁的好,谁的不好,反正我们不管别人,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管理俱乐部。你说这种方式好不好?反正我们坚持了二十一年;你说这种方式效果怎么样?我们的成绩在那儿摆着呢。”罗宁说。

国安俱乐部有个传统,如果某场比赛增加奖金,从来都不会在开赛前告诉队员,他们不希望只是用钱来刺激队员好好踢球。

“我们这么多年一直遵守着足球圈内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定。不能说为了拿一个冠军就去违反规定,这种事我们做不出来。前些年足球圈发生了很多事,跟国安没有任何关系。”罗宁说。

足协干儿子?中秋节连月饼都没送过

这么多年,关于足协照顾国安的说法一直在各地流传。其实足球圈内人都知道,国安跟足协从无往来,用罗宁的话来说就是:“过中秋节时连一块月饼都没送过。”

恒大在重点比赛时会邀请足协领导现场观战,但国安从没请过。“人家不来看可能是为了避嫌,也可能是不爱看,这反倒可以证明我跟足协确实就是一种工作关系。”罗宁说。

2004年中超联赛,国安在客场同沈阳金德队比赛时遭受到不公正待遇,公然罢赛,挑战足协权威。球队当时的领队还是杨祖武。“杨大爷”当年跟足协对峙了很长时间,甚至跟足协领导拍过桌子、瞪过眼睛。

2004年中超元年,国安罢赛引起轩然大波2004年中超元年,国安罢赛引起轩然大波

国安俱乐部后来被足协扣除三个联赛积分,罚款30万,杨祖武被禁赛半年。5年过去后,执法那场比赛的周伟新锒铛入狱,他承认自己吹了黑哨,国安蒙冤五年得以昭雪。杨祖武后来再谈及此事,只会淡淡一笑:“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后来,杨祖武也离开了国安俱乐部,在北京八喜俱乐部担任过一段时间的青训总监。杨祖武当时就觉得,虽然国安俱乐部在北京影响力极大,却无法改变北京踢球孩子越来越少的现实。

十年前,国安队中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可现在却变了光景,梯队中不少小球员都来自其他省市。徐云龙认为,出现这种情况,跟北京孩子踢球越来越少有直接关系。

“北京是一个有两三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最终能踢上职业联赛的也就那20多人,成材率太低了,所以家长不愿意孩子踢球。北京孩子可以从事的事业太多了,孩子们可以玩的也太多了。”罗宁表示,为了能有更多孩子踢球,国安俱乐部专门跟郊区一些学校合作,为他们送去足球装备,派遣专门的教练在那里教课,“我们希望孩子们先培养踢球的兴趣,从兴趣中再产生足球运动员。”

结语

  扎根北京二十一年,国安成了这座城市的名片之一,这支球队的秉性和这里的人们相似,它已成为老北京人寻找归属感的载体。一家三代都是国安球迷,这在北京家庭中很常见。在这种强烈的认同感面前,几座冠军奖杯又算什么。正如与建业中场休息时现场DJ所说,“不管恒大与鲁能的结果如何,国安永远是冠军!”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