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玲有可能为中国效力吗?

父女QQ空间互相点赞 老父反复问女儿何时能归

0人评论
253
责编:张健强 收听

v_yczhao

导语

  14岁被“组织”送到哈萨克斯坦;2010年广州亚运会获得银牌,当时哈萨克斯坦却对外编织了一个“东干人”的谎言;2012年伦敦奥运会拿下金牌,谜底揭开,她原来是一个纯正的湖南长大的小姑娘;奥运之后,她想归国而不成 ...详细

撰稿:赵宇 王怡薇

湖南永州道县,距离长沙450公里,离桂林只有200公里。赵贵生的女儿赵常玲是伦敦奥运会举重冠军,这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但在道县只有很少人知道这事。哪怕在全国,知道这件事的人,也都称呼他女儿的另外一个名字——祖尔菲亚。

祖尔菲亚(赵常玲)在亚运会拿到银牌,却因一番“不愿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言论而遭到网友的抨击,而或许,这个21岁的姑娘身上有着许多没有解开的谜团。

14岁被“组织”送到哈萨克斯坦;2010年广州亚运会获得银牌,当时哈萨克斯坦却对外编织了一个“东干人”的谎言;2012年伦敦奥运会拿下金牌,谜底揭开,她原来是一个纯正的湖南长大的小姑娘;奥运之后,她想归国而不成……

赵常玲是历史上少有的中国人代表外国拿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腾讯记者前往赵常玲的老家湖南道县,赵贵生在与记者聊天时一次次的问:“我的女儿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问题,谁又能有答案呢?

祖尔菲亚返乡 举重奥运冠军欲改回国籍

QQ空间里父女俩经常互动

赵常玲与父亲QQ空间互动(出于保护隐私,模糊名字)赵常玲与父亲QQ空间互动(出于保护隐私,模糊名字)

赵贵生现在用的是一部ipone4s手机,这是女儿夺得奥运金牌后给他买的,他说这样的手机在道县算不上新鲜玩意,很多人都用ipone5了。有了智能手机,他可以直接在手机上用QQ、微信跟女儿联络感情。

在赵贵生的QQ空间里,除了晒自己做的蛋糕、点心之外,经常会写一写鼓励的话,比如:“我相信你付出,肯定就有回报,好好加油,我期待那天到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些话,他是说给女儿听的。

赵常玲会在父亲的QQ内点赞,留言,还会提醒父母注意身体。“她那边网络不好,总是断线,我们一般都是电话联系。”赵贵生说,赵常玲经常会往家里打电话,但电话信号也不好,有时听不清,经常断线。

越是联络困难,就愈发地思念。“练举重,要吃很多苦呢。”赵贵生说,他没看过女儿的训练,但他觉得通过这种特殊的血脉关系,能感受到女儿的不易,“能站在最高领奖台上那几分钟,背后付出的艰辛真的太多了。”每次想到这些,赵贵生都会流泪,他的爱人至今不敢观看女儿比赛的直播。

今年端午,赵常玲与父亲互动今年端午,赵常玲与父亲互动

这次亚运会比赛,赵常玲拿到了银牌。比赛结束后,她给父亲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只是说“对手实力太强了”。“我看过比赛,也觉得她发挥得还算正常,对手实力确实强。”赵贵生说。

去年春节,赵常玲从哈萨克斯坦国家过年。由于她已没有中国国籍,因此最多只能在家待一个月时间。一个月过了,就要重新回国办理签证。有邻居看到赵常玲有了男朋友,两人出入于赵家。据邻居介绍,赵常玲的男朋友也是中国人,个子不高,“差不多比小姑娘高半头吧,也挺敦实的。”

不少人证实了赵常玲有男朋友的消息,但两人还未结婚。对于男朋友的话题,赵贵生遮遮掩掩,表示不清楚女儿交男朋友的情况,“那男的以前也是练举重的,应该算是一个同事。”赵贵生强调,女儿还未结婚。

这次亚运会比赛结束后,赵常玲跟着哈萨克斯坦举重队回了国。至于她什么时候再回中国,赵贵生也不清楚,“她没跟我说,现在回国要办手续,不是你想回来就能回来的。

哈方不解赵常玲为何要归国

赵常玲(左)代表哈萨克斯坦出战仁川亚运获得银牌赵常玲(左)代表哈萨克斯坦出战仁川亚运获得银牌

9月21日,赵常玲代表哈萨克斯坦出征亚运会,获得银牌。比赛结束后,赵常玲走进混合采访区,无论中国记者喊她“祖尔菲亚”还是她的中文名字,她都只是摆摆手,低头快步走过,婉拒所有媒体的采访请求。

据哈萨克斯坦方面介绍,拿了奥运会冠军之后,哈方奖励了她25万美元。赵常玲目前和男友生活在一起,她的男友也是中国人,还是她在湖南的老乡,如今两人都生活在哈萨克斯坦。

赵常玲不和队伍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伦敦奥运会后奖励给她的公寓里,2套公寓分别位于首都阿斯塔纳以及阿拉木图。赵常玲在训练之余也和其他队友一样,就读于哈萨克斯坦体育学院。目前能讲简单的哈萨克语和俄语,所以与队友的交流并没有问题。

“祖尔菲亚是我的偶像,她是个性非常鲜明的人,每天她都是最早来训练馆,最晚走的那一个,有时候训练的不好,她甚至一天都不和我们讲话。”哈萨克斯坦举重女子58KG选手Saule将祖尔菲亚视为自己的偶像和奋斗的目标。

本次亚运前,赵常玲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的偶像是哈萨克斯坦籍举重运动员波多贝多娃,后者曾是女子75公斤级中最优秀的选手之一。不仅因为成绩出色,也是因为两人之间相似的背景——波多贝多娃曾经是俄罗斯选手,而后才入籍哈萨克斯坦。

近年来,哈萨克斯坦体育发展将重点放在“归化”运动员上,借助这样的模式,来自中国的赵常玲和姚美丽代表哈萨克斯坦在伦敦奥运会举重项目上获得两枚金牌。本次亚运会,哈萨克斯坦网球队中的参赛队员全是从俄罗斯“归化”的球员。

而哈萨克斯坦方面很好奇他们给了如此好的待遇,为什么赵常玲依然想回国,或许他们不了解的是,若是赵常玲代表中国拿了奥运会金牌,她们一家几乎可以一世衣食无忧。

奥运金牌在当地没太大反响

赵常玲是奥运冠军,当地人大部分不知道赵常玲是奥运冠军,当地人大部分不知道

伦敦奥运会期间,女儿比赛当天,赵贵生的心情很复杂,也很拧巴,他只把几个亲戚叫到家中观看女儿比赛。和以往国内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比赛,家中云集了领导、邻居、媒体相比,赵家当时的情况相对冷清,只有亲戚和体育管理部门知道这个夺金牌的姑娘来自中国。“我也没太张扬。要是代表中国比赛,我肯定会把电视机搬到(小区)院子里的。”赵贵生说。

虽然没有太张扬,但女儿夺冠归来后,他还是在小区院子里摆酒庆贺,请来的都是亲戚、朋友,县里面领导也来祝贺。通往赵常玲家小区的道路还专门进行了翻修,原来那条破旧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邻居们也沾到了奥运冠军赵常玲的光。

“有更高的领导来祝贺吗?”我问赵贵生。“有啊,市里面还来人了呢。”说这话时,赵贵生显得很自豪。后来通过追问才知道,市里面来的人只不过是永州市体校的领导,永州市政府、湖南省政府方面,无人前来祝贺。

按照中国体育的惯例,如果一名运动员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并且拿到了金牌。当他衣锦还乡时,省市领导会主动到家里“嘘寒问暖”。

在道县采访时,记者曾问过多位路人,除了赵常玲家附近的邻居对她的情况比较了解之外,剩下的都不清楚,很多人都不知道道县出了个奥运冠军。“你说奥运冠军?我们这里没有,旁边的江永县倒是出了一个(王明娟)。”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几位路边做生意的当地人倒是知道道县有个奥运冠军,但这个冠军的具体情况、姓名,都不了解,有些人甚至不知道她从事哪项运动。

那些知道赵常玲的人基本上也都知道她不代表中国参赛,但却不知道她代表哪个国家参赛。有人说她代表马来西亚,还有人说代表新加坡、越南、韩国,一位卖米粉的老板甚至说她代表坦桑尼亚。我问他“坦桑尼亚”在什么地方,他摇摇头,说不清楚。

哪怕女儿将来做蛋糕也要回来

赵贵生经营着一家蛋糕店(图:赵宇)赵贵生经营着一家蛋糕店(图:赵宇)

“我的女儿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接受腾讯体育记者采访时,赵贵生一次次地这样发问。

赵常玲今年21岁,参加两年后的里约奥运会不存在任何问题。只要训练和补给科学,依然有希望继续拿到金牌。可现在的问题是,到了2016年,她是继续代表哈萨克斯坦参赛,还是代表中国?赵贵生强烈要求女儿代表中国参赛,但自己的意见却显得微不足道。

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后,赵贵生很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当时说了很多话,不断地向外表态,希望女儿回国比赛。后来,湖南省体育局也一直在运作赵常玲回国的事,结果最终还是没能成功。自那之后,赵贵生就再也不愿对外多说什么了。腾讯体育记者联系他做采访时,他也是一直婉拒,“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跟你多说的了。”

虽然一直婉拒,可在见到记者后,赵贵生却很客气,满脸堆笑,主动上前来打招呼、握手,嘴里一个劲儿说:“还麻烦你跑一趟,怪不好意思的,我还是那句话,真的没什么可说的。来,坐下,喝水,我给你拿个面包,尝尝我做的面包味道怎样……”

赵贵生不愿意再多表态,跟女儿无法回国有直接关系。另外2012年他接受了太多采访,媒体关于赵常玲的报道一篇接着一篇,赵贵生和赵常玲父女觉得有些内容明显不够客观。“这个讲一遍,那个讲一遍,有些媒体还往里面加了很多东西,最后说法全都不统一。”赵贵生甚至觉得,媒体过度曝光影响了女儿回国的大事,“后来女儿也跟我说,不要总是对媒体讲来讲去的。”种种压力之下,赵贵生选择了沉默。过去两年,也有不少媒体想要采访他,亚运会开始前后尤甚,但他始终选择没有开口,“很多人都会问我女儿什么时候回国参赛,上次怎么没回来,但这让我怎么讲呢?我还想知道答案呢。”

“国家通过正规手续把我女儿送出去,当时她年纪小,不懂事。但现在她年龄大了,国家应该按照正规的手续把她弄回来啊。她是中国人,当她想回来时,你们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这样的话,赵贵生反反复复说了很多遍。他觉得,即便女儿无法代表中国参加里约奥运会,伦敦奥运会后(与哈萨克斯坦的协议结束)也应该有人帮助自己的家庭把女儿弄回国,“她毕竟是中国人,是我的女儿啊……”

赵贵生一直觉得,女儿将来一定要回到中国发展,而她现在取得的成功对于她将来回来没有任何帮助,“代表中国取得奥运金牌的运动员将来很有保障,但我的女儿呢?”

赵贵生对记者说,哪怕是回来没有保障,女儿也不能留在异国他乡,“哪怕是回来跟我一起做蛋糕,也要留在中国,留在我们身边。”赵贵生现在已经开始思考女儿的未来了,他知道运动员迟早有退役的那一天,“女儿跟我开玩笑说,不行就去打工。我觉得这倒不至于,实在不行了,在道县做个买卖总可以吧?”

敬请关注下篇:赵常玲父亲:把我女儿送回来

结语

  如果当初不是被送到哈萨克斯坦,在人才济济的中国女子举重,赵常玲能否出头难以预料。但为哈萨克斯坦拿下奥运会金牌之后,她和她的家庭无法享受过去中国奥运会冠军那样的荣耀。甚至2012年谋求回国的想法也被断了。命运如此难测,在交易出去的过程中,赵常玲不过是一个筹码,一个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小人物,拿了奥运会金牌之后,一样如此?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