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泳强势挑战中国

老飞鱼曾33次破世界纪录 高校集中训练青年才俊迭出

0人评论
251
责编:赵衍朝 收听

编辑1

导语

  9月26日晚,男子4*100混合泳接力在游泳比赛日最后一天压轴上演。宁泽涛最后一棒强势反超,中国队夺得金牌,打破了日本在该项目的统治地位。本届亚运会游泳比赛已经结束,中国军团虽整体占优,但男子项目还是不如日本,以萩野公介为首的日本游泳正在崛起,抗衡中国,与中国游泳军团在亚洲二分天下 ...详细

撰稿:应虹霞

亚运会上的游泳中日对决,是近两届的才有的事情。日本人称自己是“游泳王国”国民,没准很多国人都会发笑。但事实上,日本游泳过去一直是亚洲泳坛的霸主,尽管如今被中国游泳整体超越,但中国男子游泳依然还处于下风。

早在1948年伦敦奥运会期间,一个日本人,就游出了比当时的1500米自由泳奥运冠军还要快41秒的恐怖成绩,此后一生多达33次打破世界纪录,被当时的世界泳坛称为“富士山飞鱼”。转眼一个甲子流驶,历经沉寂的日本飞鱼,在仁川亚运正以更为强大的阵势,悄然回归。

亚运会游泳项目总结 中国队22比12力压日本

向世界级挑战 日本走得更早

日本以举国之力兴建的国家训练中心(图:应虹霞)日本以举国之力兴建的国家训练中心(图:应虹霞)

本届亚运会,38枚金牌里,中国拿了22枚,日本拿了12枚,几乎拿走绝大部分。上届广州亚运会,38枚金牌,中国赢得了24枚,日本取得了9枚,身居主场的中国游泳队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中日游泳差距在缩小。且中国的男子选手依然处于下风,这一次是和日本男队的金牌比是7:8,而上届亚运会是7:9。

孙杨在伦敦奥运会夺冠,才让中国男子游泳完成了奥运金牌零突破,而日本人这方面走得更早。

在东京都北区西丘的日本“国家训练中心”,矗立着唯一一座铜像--古桥广之进。日本人用这样的方式,向60多年前饮誉世界的日本体育的骄傲——人称“富士山飞鱼”的古桥广之进致敬。

古桥广之进的雕塑(图:应虹霞)古桥广之进的雕塑(图:应虹霞)

1940年东京奥运会因二战爆发被迫中止,原本有望成为多金王的古桥痛失奥运参赛机会;战后首届奥运会——1948年的伦敦奥运会,身为战争发起国的日本被国际社会驱逐,不能派代表团,刚刚从之前的打击中奋起的古桥被殃及池鱼,再次与奥运会失之交臂。

然而,古桥很快在与伦敦奥运同期举进行的日本锦标赛上报了“一矢之仇”:他的1500米自由泳的成绩,比伦敦奥运金牌得主居然快了高达41秒,400米快了7秒——可惜这些“世界”纪录, 因种种原因未能得到世界的认可。

第二年,古桥参加了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游泳世锦赛,一举扬眉吐气:一人独揽400自、800自、1500自和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四枚金牌,而且全部参赛项目均大幅刷新了世界纪录!一鸣惊人的古桥由此赢得了世界泳坛为其冠封的“富士山飞鱼”的美誉,前后33次刷新世界纪录。再往后,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古桥因廉颇已老,终其一生都与日本人最为看重的奥运金牌擦肩而过。

然而尊崇悲情英雄的日本国民,因为古桥的存在,从此自诩是“游泳王国”。

日本曾沉寂30年 北岛是榜样

北岛康介蝉联雅典、北京两届奥运会的男子100米、200米蛙泳冠军北岛康介蝉联雅典、北京两届奥运会的男子100米、200米蛙泳冠军

然而令人尴尬的是,自称“游泳王国”的日本,此后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沉寂期。

“直到近30年后的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才有一个名叫田口信教的,夺得了男子100蛙金牌,但也只是昙花一现;再往后,到1988年汉城奥运会,铃木大地,就是现在的日本游泳联盟会长, 拿到了男子100仰金牌,在日本国内轰动一时。”

《日本经济新闻》的田村城记者,对儿时的一幕仍然记忆犹新。他说,自己小时候,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开始练起了游泳。

再然后,到1992年巴塞罗那,年仅15岁的岩崎恭子,拿到了女子200蛙的金牌。

“岩崎恭子的出现,让很多日本女孩子看到,其实日本的女生是可以与世界一拼的。这次前来仁川参加亚运会的17岁高中生渡部香生子,两年前也是15岁,就参加了伦敦奥运会,被日本国民称为岩崎二世,而她本人也视岩崎恭子为偶像。”

岩崎恭子此后投身日本泳联,现在已是日本泳联强化部的一名委员。

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日本游泳在仰、蛙、混等多个项目中拿到了2银2铜,是近30年来在奥运会上取得奖牌最多的一次,却独缺金牌。

终于,2004年雅典奥运会,世界蛙王北岛康介横空出世了,包揽男子蛙泳100米、200米的金牌!包括柴田亚衣的女子800自金牌,日本泳军在雅典斩获了3金1银4铜,满载而归。

此后,从2004到2014年,日本游泳在北京奥运夺得2金3铜,在伦敦奥运虽然无金,却在仰、蝶、混、接力等多个项目上取得了4银8铜共12枚奖牌,创造了奥运历史之最。

中国游泳崛起 亚洲平分天下

孙杨、宁泽涛为代表的中国男子泳坛对抗日本游泳军团孙杨、宁泽涛为代表的中国男子泳坛对抗日本游泳军团

上赛季80年代以前,亚洲泳坛一直是日本人的天下。中国游泳在1982年的第9届亚运会游泳比赛中夺得3枚金牌,实现了零的突破。可以说80年代日本游泳在亚洲泳坛的霸主地位是稳固的。

中国在1990年北京第11届亚运会上一举夺得23枚金牌,金牌总数第一次超过日本。但1995年以后,中国游泳成绩下滑,到1998年第13届亚运会反被日本超出。到2006年多哈亚运会,中日的金牌数相同,中日差距缩小。在的广州亚运会中国夺得了24枚金牌,日本只取得9枚金牌。

一直以来在竞技游泳项目上,中日长期分庭抗礼,中国女队胜出,日本男队占优。

此次亚运会依然重演了中日争霸,孙杨领军,以及“小鲜肉”宁泽涛的崛起,几乎两人对抗了日本队。而此次韩国男子游泳彻底成了看客。

荻野公介的崛起,令国人惊呼。孙杨已经是不世出的天才,而日本似乎同样人才层出不穷。著名媒体人房学峰甚至撰文称,由于游泳的优势,2020年奥运会日本金牌总数将会反超中国。

荻野公介也丝毫不介意接过北岛康介的接力棒。他说:“我现在能够经常和北岛一起训练,这让我非常开心。他也经常给我,给我的伙伴们亲切地鼓劲,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成为北岛这样的运动员。”

尽管如此,萩野也谦虚地表示,自己并不敢妄言未来能否引领日本游泳。“但是我会努力在接下来的一系列国际大赛上持续出成绩,如果这个结果本身,能够引领日本游泳继续往高处走,那就再好不过了!”

美国大学式豪门 日本游泳的秘密

日本游泳豪门——东洋大学日本游泳豪门——东洋大学

在日本,潜在的萩野公介还有许许多多。

近年来,像萩野公介这样、渴望成为北岛康介级的世界级泳将,聚集到平井伯昌门下的,还有200米蛙泳世界纪录保持者山口观弘,奥运奖牌获得者松田丈志、寺川绫、加藤由佳、上田春佳等等。在东洋大学泳坛伯乐的麾下,一大堆日本国内顶级好手集中在一起共切共磋,这种类似美国大学的崭新的训练模式的出现,是日本游泳界刮起的一股新旋风,是日本游泳体制一种新的进化。

平井伯昌自身,正是为了尝试建立这一游泳豪门大学,两年前从一名资历27年的游泳俱乐部教练,华丽丽转型为东洋大学副教授兼游泳部总教练——而日本国家队总教练,只是他的业余兼职 。

平井伯昌从事教练这一职业,契机出现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当时一名效力于他游泳俱乐部的日本运动员因吸毒被曝光,被日本游泳界永久驱逐。当时还是一名大学生的平井就暗下决心,将尊师有礼、严谨守纪的大学游泳界的长处融入游泳俱乐部,选择当了一名俱乐部教练。27年后,他盼望能够将俱乐部的竞争意识、冲击世界标准的意识,回馈给大学游泳界。

在东洋大学类似“豪华游泳研究生院”的模式出现之前,日本的游泳多在游泳班、游泳俱乐部、大学,以一对一的个别指导进行,更像一种包干制,单干制。而集中多名好手,让队员们在互相激励中实现共同成长。因感受到东洋大学竞争魅力而放弃美国留学的萩野常说,“能够与北岛一起训练是一种幸福”,这次未能前来亚运会的山中则直呼“这里的一切标准都是世界级!”

在伦敦奥运上感受到北岛康介老骥伏枥般的拼搏,以此为动力一举在日本国民体育大会上创造男子200蛙世界纪录(2分07秒01)的山口观弘,也正是在近在咫尺的队友萩野的“日本锦标赛五冠王”的刺激下,走出了一度深陷的低迷。而随着“萩野公介”们连续在巴塞罗那世锦赛和仁川亚运会横空出世的表现,这一大学游泳豪门磁铁般的向心力必将愈演愈烈。

日本游泳的中兴,自然也离不开日本游泳的掌舵——日本泳联的指导力。近年,日本泳联加强了教练资格认证,其中一个原则是“宁缺勿滥”,高标准制定行业准入门槛。而日本泳联也通过派遣年轻选手多参加国际大赛积累经验的方式,助其在世锦赛、奥运会冲击奖牌甚至金牌。拥有广泛大众基础的日本游泳,也籍此迎来了在世界泳坛的收获期。

结语

  本届仁川亚运会,日本游泳虽在金牌总数上落后中国军团中国22:日本12,但横空出世的“黑马”、以赶超一代“天王”菲尔普斯为目标的萩野公介独得4金1银2铜,一跃成为仁川泳池最 大的赢家,令人看到日本游泳正在强劲开始重新挑战中国。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