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最穷俱乐部怎样活着?

工资奖金虽低但从不欠薪 上座率高但商业赞助少

0人评论
244
责编:赵衍朝 收听

编辑1

导语

第一个中超赛季开局七个客场,八连败,一分未得;冲超后仅投入7000万,达不到中超至少一亿的“起步价”;赢球奖60万,平球奖30万,中超底层;球员从中乙用到中超,很少引援;球衣没有胸前广告,一直深陷降级区。毅腾,一支球迷疯狂支持,球员积极拼搏,从不懈怠的球队,是怎样在中超的金元丛林里生存的? ...详细

撰文:赵宇

9月14日晚,哈尔滨毅腾队在一场保级大战中主场2比2战平河南建业,依旧排名中超联赛倒数第一,不过他们的保级希望还在。这家俱乐部的投入、引援、工资水准都还是中甲水准,任凭中超联赛怎么水涨船高,哈尔滨毅腾依旧是我行我素,与大环境格格不入,他们也成了中超联赛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作为中超联赛“最穷”的俱乐部,毅腾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生存方式。经历过最开始的八连败,也曾在主场踢出过赏心悦目的比赛。他们从来不欠薪,八连败后依旧有着超强的凝聚力。在这支球队背后,到底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腾讯深度通过实地探访,揭秘其中答案。

【集锦】毅腾2-2建业 多利乌龙韩德明2球救主

在大学里吃住球员们很满足

毅腾队的球员集体住在哈尔滨商学院的专家公寓里(图:赵宇)毅腾队的球员集体住在哈尔滨商学院的专家公寓里(图:赵宇)

哈尔滨毅腾俱乐部位于哈尔滨江北区,跟毅腾集团总部在一起,只有两个办公室。俱乐部从管理层到工作人员,总共七八个人,有负责商务开发的,有负责场地布置的,还有负责队务的,各司其职。“我们是小俱乐部,肯定不像大俱乐部那样人员齐整,所以每个人都承担不少活儿。”俱乐部副总经理曹磊说。

毅腾俱乐部没有基地,他们的一线队训练、吃住都在江北区的哈尔滨商业大学。球员们住在校园的专家公寓,两个人一个房间。这里四楼、五楼留给球队,其他楼层学校自用,二层还有个考研培训班教室。队员们吃饭也在公寓二层,俱乐部专门有厨师做饭。做的全是北方菜,队员们吃得顺口。

毅腾队球员多数都来自大连、沈阳,哈尔滨当地的球员以前有一个,现在退役了。由于球员家都不在当地,因此他们没有采取走训制度,所有球员训练、比赛结束后都集体住在专家公寓里。对于这样的生活环境,队员们很满意。“挺好,晚上没事在学校里溜达溜达,出去买点儿水果,都挺方便。”球员李健说。

铁杆球迷观看毅腾队训练(图:赵宇)铁杆球迷观看毅腾队训练(图:赵宇)

球队训练就在商业大学校园内。他们有两块天然草坪球场,轮换着用。球场的地是商业大学的,毅腾俱乐部负责建造球场和维护,学生们平时的体育课只能在一旁的人工草坪球场进行。球队训练时也会招致不少学生和社会人士到场边围观,个别铁杆球迷会将折叠椅支在球场边上,一看就是俩小时。

即便两块场地轮换着用,训练场的条件也不是很理想,场地很不平整,有些地方草很长,有些地方露出了黄土。俱乐部也想建造属于自己的基地,但却苦于没有土地资源,“没有多余的土地,毅腾集团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商业用地用于建造足球训练基地。”曹磊希望当地政府能够在这方面给予俱乐部更多支持。毅腾集团目前主要开展房地产项目,已在哈尔滨江北区建造了四个成熟的社区,还有两个社区正在建设过程中,该集团在江北区影响力不小。

对于自己目前的生活、训练环境,毅腾队队员很满意,很多队员都觉得这里是他们的福地,因为他们从中乙到冲上中甲,再到冲上中超,都住在这里,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后。“跟恒大肯定没法比,但我们自己心里挺满足,这就行了。”李健说。

投入、引援、工资还是中甲水准

毅腾队冲超之后引进的唯一外援是中甲球队日之泉的射手多利毅腾队冲超之后引进的唯一外援是中甲球队日之泉的射手多利

“这支球队很团结,没有大牌球员,队里也没有大哥,所以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很少。”李健说,毅腾这支球队最大的特点就是团结,“如果没有这种凝聚力,最开始遭受八连败后,早就散了。”

的确,这支球队目前的国内球员基本上是2011年踢乙级联赛时那些人。2012年冲上中甲后,俱乐部引进了罗德瑞格、亚当、里卡多三名外援,一直用到了今天。

“一名外援在一支球队待三年并不稀奇,但三名外援在一支球队共同待三年,恐怕只有哈尔滨毅腾了。”曹磊说,这三名外援很认同毅腾俱乐部的氛围,这也是他们能够继续留在这里的关键因素。

即便是冲上了中超,毅腾队也没有在引进内外援方面花大力气,他们外援只引进了日之泉队的射手多利。联赛间歇期时,引进了阎相闯、季晓宣,和韩国外援崔玹连。这些人当中,真正被人们所熟知的只有阎相闯。不过毅腾在引进阎相闯时,他已错过冬季转会期,半年没有打过正式比赛。

和其他升班马的疯狂引援相比,毅腾的引援基本上等于“没有动作”。“没有引进大牌内外援,跟俱乐部投入预算有关。不过资金问题只是一方面。我们觉得这批队员过去这三四年时间一直很努力,帮助球队从乙级冲上了中超,不能说到了中超之后他们就踢不上比赛了,我们还是希望给他们这样的平台。”曹磊说,俱乐部在做出这样决定时,就做好了一开始打不好联赛的准备。

曹磊认为,毅腾俱乐部并非没有钱,而是想一直保持稳定的投资,“从1994年成立以来,我们每年的投入都很理性,从来没有往死里砸钱的现象,更不会说看到哪一年足球市场好了,就拼命砸钱。哪一年市场不好,就不投钱,这是投机的行为。”

打中甲时,毅腾俱乐部一年的投资在3000万人民币左右。打中超后,他们的投入在6、7000万人民币。投资数额翻了一倍,不过和中超俱乐部投资一亿起步相比,毅腾俱乐部的投资依然还是中甲水平。

另外在球员工资方面,毅腾俱乐部也基本上是中超联赛最低的,有些大俱乐部主力球员的年薪甚至可以是毅腾俱乐部球员年薪的十倍(编者注:为保护球员隐私,不便透露具体年薪数额)。

从不拖欠工资增强球队凝聚力

即便中超开局八连败,毅腾队员仍然团结一致即便中超开局八连败,毅腾队员仍然团结一致

“工资是不高,但我们也不是什么知名球员,自己觉得合适,所以一直在这儿踢球。最重要的是俱乐部从来不欠薪。”毅腾球员卜鑫说,他在这里效力了四年,从来没有过欠薪的现象。

谈到欠薪的问题,2012年年底从沈阳东进转会至毅腾队的李健感慨万千,他当年在沈阳金德、东进踢球时,经常会被欠薪,“我去年年底还在跟东进因欠薪问题打官司呢,后来要回了一部分钱,有些钱欠的年头太多了,根本就要不回来了。”李健说,自己到了毅腾后最开心的就是这里不欠新,“虽然钱不多,但最起码按月发,这就挺好。”

除了基本工资之外,球员踢比赛还会有赢球、平球奖金。俱乐部踢中甲时赢球奖金30万、平球奖金15万,现在整整翻了一倍。曹磊称,60、30万的赢球、平球奖金在中超联赛中绝对不是最少的,“正是因为我们这里不欠薪,所以全队上下的凝聚力非常强。如果球队成绩不行,再不发钱,肯定不能维持下去了,任何一家俱乐部都这样。”

冯潇霆和赵旭日最开始是在毅腾接受足球培训冯潇霆和赵旭日最开始是在毅腾接受足球培训

除了一线队之外,毅腾还有一个梯队,这支球队现在在昆明,代表毅腾俱乐部参加足协组织的精英梯队联赛,同时也代表云南省参加全运会比赛。目前只有个别中超俱乐部的梯队没有跟着一线队,像毅腾这样的俱乐部,直接将梯队放在了外地。

为了能够彻底扎根哈尔滨,毅腾俱乐部已开始在当地培养青少年球员。这个暑假,他们招了100多名踢球的孩子,这些孩子从5岁到10岁不等,俱乐部通过免费的形式培养他们踢足球。经过两个多月的培训,最终留下了50多人。

这些孩子将来如果有能踢出来的,也可以为毅腾队补充新鲜血液。毅腾俱乐部当年在大连的时候就以青训出名,张耀坤、胡兆军、张亚林、王圣、阎嵩、冯潇霆、赵旭日、董芳卓、戴琳、杨旭、于汉超、杨善平等人最早都在毅腾接受过培训。只不过这些人刚一踢出名就被实德买走。最近几年,毅腾俱乐部培养出来的知名球员不多,他们现在准备在哈尔滨重新把青训工作重视起来。

上座率翻三倍却依旧难招商

毅腾冲超后,主场人气爆棚毅腾冲超后,主场人气爆棚

作为中超升班马,毅腾刚开始踢中超时有很多地方不适应,队员们觉得中超节奏快、逼抢凶狠,跟中甲比赛完全不一样,“以前我们在中甲的时候是前场逼抢凶狠,一开始在中超也这么踢,结果根本抢不下来球。”卜鑫说。

实力上的差距,再加上准备不足、细节做得不够到位,毅腾队前八轮中超联赛全部失败,一分未拿。“刚开始踢的时候还挺兴奋,八轮全败了之后,彻底兴奋不起来了。”卜鑫说。受气候条件影响,毅腾前七轮中超联赛全部是客场,“那个时候一直在外面飘着,输太多了,我们自己都有点想家了……”

随着对中超联赛的逐渐适应,以及重新回到主场等因素影响,毅腾队接下来的比赛也开始有了胜利,他们分别战胜了长春亚泰、贵州人和、山东鲁能、杭州绿城。第二次间歇期之前,抢到了16分,同倒数第二的辽足只差4分。

和胜利、抢分相比,更让毅腾队高兴的是主场上座率。4月27日,毅腾队迎来了自己中超联赛上的第一个主场,哈尔滨会展中心体育场球迷数量有33000人。球队7月30日同广州恒大队交手时,有40000人到现场观战,这是那轮中超联赛上座率最高的一场比赛。

据曹磊介绍,俱乐部踢乙级联赛时的上座率只有一千多人,踢中甲时5、6000人。到了中超后,场均上座率高达26000人,高出了三倍。“这个地方的人喜欢足球,但由于长时间没有高水平的比赛,所以足球好像被忽视了。随着中超的到来,又重新燃起了当地对于足球的热情。”

毅腾的球衣没有胸前广告毅腾的球衣没有胸前广告

虽然毅腾队的关注度很高,但俱乐部的招商问题却一直很不利。直到目前为止,毅腾队的球衣上面没有一个广告,他们也是中超的特例。

中超联赛刚开始时,只有一家矿泉水企业赞助了球队,他们不给钱,只是赞助了球队全年用水。随着中超联赛的开展,一家粮油企业买下了球场比赛时部分场边广告牌。毅腾俱乐部场边广告牌的招商价格是三分钟五十万人民币。不过最终的成交价肯定要比开价低很多,而且俱乐部只有30分钟的自主广告权,这家粮油企业没有买满30分钟。

据曹磊分析,招商不利跟赛季初商家没有看到毅腾队的潜力有关,“我们以前都是按照中甲标准在招商,今年开始按照中超标准招商,商家可能觉得价钱高了,不愿意投资。但从这样的主场上座率情况来看,商家投资肯定还是有好处的。”

另外曹磊觉得俱乐部招商情况不利跟当地政府支持力度不够有很大关系,“如果政府给予足够的支持,招商也没那么难。上海就是政府给一部分钱,另外还会责令一些企业赞助俱乐部。我们这里不行,体育管理部门没钱,也不会给钱。”

黑龙江省的冰雪项目比较强势,而足球属于“非重点项目”,“往冰雪项目投个3、40万可能就能培养出来个世界冠军,但足球不行。别说3、40万,就是给我们3、400万,也拿不到中超冠军。”曹磊说。

即便保级失败也不算世界末日

“我们爱的不是中超而是你”,毅腾球迷看淡保级“我们爱的不是中超而是你”,毅腾球迷看淡保级

在哈尔滨当地,毅腾队受到媒体的关注度也并不高。当地媒体记者除了比赛日会去采访之外,其他时间基本上很少会有毅腾新闻见诸报端。为了宣传俱乐部,俱乐部跟当地一家社区报合作,每周出一期毅腾队报,八个版左右,宣传球队情况。

哈尔滨没有专门的体育频道,因此比赛的转播只能在文艺频道进行,毅腾俱乐部给了电视台60万的信号制作费用。最开始时,毅腾队的比赛会在当地文艺频道直播。

可是今年五六月份过后,俱乐部突然被通知,周末晚上黄金时间要播出一档娱乐节目,毅腾队比赛只能放在娱乐节目后面进行录播,播出时间有时是晚上十点,有时是晚上十一点。

“录播对于我们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真正关心这支球队的,谁还会通过电视观看你的录播?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大家肯定早就观看网络上的直播了。”曹磊说,俱乐部就此问题曾同电视台有过多次沟通,但最终的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14日晚同河南建业队的保级大战中,哈尔滨毅腾队先进一球,但又被对手将比分扳平。被反超后,他们在最后时刻又顽强地将比分追为2比2,抢得一分。不过他们依旧排名中超联赛倒数第一,还有七场比赛等着他们,这也将最终决定他们明年能否留在中超赛场上。希望虽小,但队员们均表示,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会付出百倍努力。

其实自从联赛刚开始后,投资、引援力度都不大的毅腾队就被视为公认的降级球队。提到降级的话题,他们并不回避,“我们现在还有希望,所以肯定不会放弃。当然,如果真的降级了,我们也会摆平心态,明年再来嘛!”卜鑫说。

和卜鑫一样,李健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说:“如果真的没有保级成功,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世界末日。”

曹磊认为,从球队招商、发展的角度来说,如果明年能够继续留在中超的话,那么肯定会跟今年完全不一样,“通过打一年中超,我们在当地的影响力已经上来了。如果真的保不了级,我们也可以接受。因为到了中甲,我们还是现在这批球员在踢,一年肯定能够再冲上来。有了今年这样的经验,我们如果再踢中超,就很容易站稳脚跟了。即便是再保级,也不会像今年这样困难了。”

结语

  不管最终能否保级,毅腾队都把自己的故事留在了中超联赛上。他们的故事也告诉人们,不是所有事情都要随波逐流,坚持自我有时会显得弥足珍贵。或许有人认为毅腾的模式是失败的,他们没有光鲜亮丽的成绩,更没有呼风唤雨的影响力。但成功和失败对于不同人来说,有着不同的解释。毅腾俱乐部从上到下都很满足现如今的状态,球员李健吃过晚饭后从学校水果摊上买了一兜子梨和苹果,慢悠悠地走回宿舍,他觉得自己很幸福。这难道不是一种成功么?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