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俊其人(下): 黑哨很艺术

狱中从不看足球 6次立功被减刑1年

0人评论
239
责编:吕长伟 收听

v_yczhao

导语

陆俊,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以来的第一位金哨,执法了200余场中国足球顶级赛事,世界杯,奥运会也有其执法的身影。陆俊执法准确果断,曾深受球迷欢迎,但这样一位履历光鲜的金哨为何锒铛入狱,又为何获得减刑提前出狱呢? ...详细

编者按:

2014年9月2日,陆俊将结束四年半的囹圄时光,从河北燕城监狱的围墙内走出,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2010年3月,陆俊在足坛“反赌扫黑”风暴中被专案组带走。2012年2月16日,陆俊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人民币,没收非法所得71万人民币。2014年7月2日,陆俊因表现良好被减刑一年,并定于9月2日刑满释放。

过去一个多月,腾讯体育记者寻访了十多位跟陆俊有过接触的人,希望还原一个真实的陆俊。在这些人的描述中,陆俊是个优缺点明显,相对简单、粗线条的人。对于他的业务能力,几乎每个人都会点赞。但对于他的性格和为人,多数人也都会给予负面评价。性格决定了陆俊可以在业务方面让人无法企及,但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他走向歧途的导火索。

是是非非已是历史,一段新的生活正等着陆俊和他的家人。

回顾陆俊裁判生涯:从金哨到黑哨的错乱人生

撰文:赵宇

因不满足协安排愤而挂哨

2002年,南勇给陆俊颁发最佳裁判奖杯2002年,南勇给陆俊颁发最佳裁判奖杯

在很多人眼中,陆俊是个争强好胜、处处拔尖的人。他是中国职业联赛开始以来的第一个金哨,也是中国第一个吹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的主裁判,曾连续两次拿到过亚洲最佳裁判奖。这些荣誉除了张建强、蔚少辉等人的鼎力支持外,跟陆俊个人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根据国际足联规定,裁判员到了45岁就不能再吹罚国际比赛。当陆俊到了“退役年龄”时,时任足协副主席的南勇专门把他叫到办公室里谈话,告诉他“以后国际比赛就不会安排他去吹了,但国内比赛还可以继续”。

听到这样的消息后,陆俊在办公室里跟南勇吵了一架,他当时觉得自己体能、能力都还没问题,吹国际比赛不费力。怎奈,国际足联的规则改变不了。

由于陆俊年龄大了,足协在安排裁判员执法国内比赛时基本上每两轮才会给他一次机会。在此之前,每轮都会挑一场重要比赛安排他执法。对于这样的安排,陆俊很恼火,无法接受,于2005年正式挂哨。

受“金哨”光环的影响,陆俊退役后的社会活动也不少。他在门户网站开博客,评论国内外裁判执法。有记者就争议判罚采访他,高兴时会简单说两句,不耐烦时会略带训斥地说:“我在博客里都写了,自己看去。”此外,陆俊还在电视台做嘉宾,点评裁判员执法,他开的那辆价值价值百万的进口宝马轿车很是惹眼。

每次国字号球队参加大赛时,足协会请陆俊给国脚们上课,做裁判法的普及,告诉球员们新的规则精神,以及踢比赛时的注意事项。

范志毅对陆俊出示“红牌”范志毅对陆俊出示“红牌”

在北京举办的一些非正式、但又有一定影响力的比赛,也会请陆俊出山执法。2007年10月,老国安队在丰台体育中心跟1997年那支国家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当时就是陆俊执法。比赛过程中,范志毅一次犯规本应该吃到黄牌。结果陆俊跑上前去,先从兜里掏出一张红牌。随后又掏出一张黄牌。正当范志毅纳闷时,陆俊笑着将黄牌举过头顶。足球场上向来冷面的陆俊在这样的比赛中,也显现出了幽默一面。

倒是范大将军彻底将娱乐进行到底,他从陆俊手中“抢过”红牌,直接出示给陆俊,这也是陆俊裁判生涯当中,吃到的第一张“红牌”。腾讯体育曾联系范志毅,希望他对陆俊进行评价,不过他对此不予置评。

别人给钱“卖身” 陆俊给钱只“卖唱”

陆俊的“黑哨”一般人看不出来陆俊的“黑哨”一般人看不出来

足坛“反赌扫黑”风暴之前,陆俊是国内最著名的“金哨”。这场风暴过后,陆俊成了“黑哨”的代名词。就在扫赌反黑风暴刚开始阶段,陆俊曾受前足管中心主任韦迪之约,到办公室里讲述过一些裁判吹问题比赛的内幕。

韦迪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陆俊当时对自己说:“如果要在比赛中照顾甲队,那么在乙队连续进攻的时候,在不是很危险的地方吹几次甲队防守犯规。表面上看是向着乙队,其实球队的进攻节奏被吹罚完全打乱,对甲队更有利。另外也有一种情况是,比赛判罚看上去都是照顾某队,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判给对方一个点球,这样也不会被发现。”后来,陆俊被抓了进去。韦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陆俊在业务上是“金哨”,但人品上跟金哨相差十万八千里。

对于陆俊人品,腾讯体育记者采访不少人,对其评价均不算太高,但也有人认为他即便吹黑哨,也有一定原则,“他吹哨收钱,但还不至于干一些违背大原则的事,也不会太胡来。”一位足协人士在形容陆俊收钱吹哨时做了这样的比喻,“有些裁判是你给了钱就卖身,而陆俊基本上是你给钱,他只卖你一个唱。”

据这位足协人士介绍,陆俊吹黑哨时很隐蔽,“如果他想照顾打法凶悍的球队,那么吹哨的尺度就会放得宽一些;想照顾打法细腻的球队,那么吹哨时尺度就会相对严一些。他能够根据两支球队的特点决定吹哨的尺度,这也是一般裁判员很难做到的。”

对于这种说法,一位前国脚也非常认同,“像陆俊这种水平的裁判员如果操作比赛,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问题,只有我们这些从业者能看出来。不过即便是看出来,也没什么人往外说。”据这位前国脚介绍,陆俊吹的比赛有时候上半场非常紧,下半场非常松,“这也是他事先跟给钱的俱乐部沟通好了的。当年那个圈子里都这德行,吹哨不收钱反倒不正常了。”

外界不相信陆俊只受贿81万元

陆俊受贿案爆出后,“金哨”变“黑哨”陆俊受贿案爆出后,“金哨”变“黑哨”

“作为一名裁判员,要想成为一名好裁判,必须要做到公正,准确是相对的,但公正要做到绝对。我很珍惜这份荣誉,不会因为一些小恩小惠断送自己的前程。”这是陆俊当年做裁判时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说过的一段话。可现实却不像口号那样美丽。

2010年3月,陆俊在足坛扫赌反黑风暴中被专案组带走。一年后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认,自己在2003年甲A联赛上海申花同上海国际队比赛中收受贿赂35万元。

2011年12月21日,陆俊受贿案在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陆俊被控两大项共7个犯罪事实,总计受贿金额81万元。从1999年至2003年,陆俊通过执法受贿71万元,作为中间人收取好处费10万元。

2012年2月16日,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陆俊案进行一审宣判,陆俊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人民币,没收非法所得71万人民币。

从检方提交的证据看,陆俊共涉嫌操纵7场比赛,涉案4家俱乐部。涉案俱乐部分别是辽足,沈阳华晨金客(原海狮),山东鲁能和上海申花。其中涉及的比赛分别是2003年甲A联赛,山东鲁能对阵四川冠城、山东鲁能对阵八一振邦,上海申花对阵上海国际和沈阳华晨金客对阵深圳。

消息一经披露,立刻引起外界热议。外界认为陆俊受贿的金额远远不止81万,吹黑哨的场次也不止这七场。为此,腾讯体育记者今年7月下旬联系到了陆俊案的辩护律师张旭涛,希望从他那里再对案情做进一步了解。但张旭涛表示,自己和陆俊本人,以及他的家人有约定,不对此案发表公开意见,不方便接受采访。

其实就在陆俊案审理和宣判当天,张旭涛也曾被记者们堵在丹东法院门口,他当时也基本上是守口如瓶,惜字如金,不愿透露更多关于案情和庭审现场的情况。

“关于他受贿的事,我就不清楚了。”谈到陆俊被抓,张希岗也是一声叹息,用“很可惜”、“很遗憾”来总结,“除了受贿,这个人大部分还是没问题的,他在裁判界的成绩也不能因此抹杀。”

对于陆俊是否爱钱一事,陆俊曾经的老师、领导和同学,都表示不太了解。他们都觉得陆俊在年轻时没有表现出对钱特别痴迷。“当然,他这个人也很难深交,所以大家对他内心的想法,也不太了解。”一位陆俊当年的同事说。

据张希岗介绍,北京市足协当年规定,不管是什么级别的裁判,都要义务去吹百队杯比赛。“陆俊那个时候已经是国际级了,我们也要求他必须吹五场比赛。吹这样的比赛基本上没钱,完全是义务的。”

关于陆俊和钱的问题,还有个细节。1998年,陆俊打赢了同《羊城体育》的官司,获赔10万元。他将这笔钱全部捐给了自己的母校——北京体育大学。当时他开发布会时还公开说:“我觉得打官司是最好的一种方法,能够不光是给我一个交代,也给关心我的人一个交代。”当然,也有人认为他捐钱的行为是在作秀。

狱中从不看足球 甚至体育节目都不看

2014年7月2日,陆俊因良好表现减刑一年2014年7月2日,陆俊因良好表现减刑一年

“陆俊,请你大点声回答问题!”陆俊在丹东第一次庭审时,现场工作人员多次这样提醒他。满脸憔悴的陆俊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坐在那里,愁容不展。

2012年9月,陆俊和其他足球官员一起被关进燕城监狱。他最初被分配到园林组,负责监狱内绿化工作。后来又被分配到三监区卫生组,负责打扫楼道卫生。

陆俊在服刑期间先后获得六次表扬。2014年7月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对前足球裁判陆俊减刑一案在其服刑的燕城监狱进行公开审理。法院当庭作出对陆俊减去一年有期徒刑的裁定。在这次公开庭审上,陆俊的狱友也出庭作证,证明陆俊在狱中表现良好,称陆俊在干活时不怕脏,不怕累,“刷洗便池等工作,他都带头干。”

燕城监狱代表在上次减刑大会上表示,陆俊在很多时候都是超额完成任务,还因参加文体活动等获得了不少的额外加分。而陆俊获得的1次单项表扬,就是连续获得4次表扬而被追加的。

据媒体报道,陆俊入狱后必须写认罪悔罪书,写对自己罪行的反思和悔过。据说他写的认罪悔罪书错字很多,甚至很简单的字都会写白字,但他基本上都会认真完成任务。

陆俊在狱中曾和南勇住在同一房间。他和几位足球人在狱中都有接触,大家也可以简单聊聊天。陆俊的妻子和儿子每个月都会到监狱中探望他,给他送些钱和生活必需品。

燕城监狱的条件不错,服刑人员可以在固定时间观看新闻联播,也可以选择性收看一些体育赛事。不过据媒体报道,陆俊在监狱里不再看足球,连体育节目都不愿意看。当然,陆俊在狱中如果有空闲,也会从事一些体育活动,比如跑步、打羽毛球等。

年轻的时候,陆俊几乎每天都会跑步,用这样的方式加强体能锻炼。现如今,体育锻炼完全成了锻炼身体、打发时间的工具。

在减刑大会上,陆俊发表最后陈述时说:“感谢监狱教官在服刑期间对我的教育和帮助,减刑后我就要出狱了,回归社会后,我一定要做一名合法公民。”

9月2日,陆俊将正式走出燕城监狱,结束自己四年半的囹圄时光。由于他已被终身禁足,因此将来肯定无法公开从事足球活动。不过从围墙里走出的那一刻起,陆俊将又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结语

  作为中国职业联赛的第一位金哨,陆俊的故事不论好坏,注定要被写进中国足球的历史。他的起落沉浮从某些方面也能够反映出中国足球的兴衰。当有着天生的性格缺陷的人陷入到中国足球的大染缸,不出事反倒是奇迹。中国足坛只有一个陆俊,也只有一个孙葆洁,两个人却代表着两个极端。自从这二人淡出江湖后,中国足球就再也没有被人公认的“金哨”。每轮联赛结束后,关于裁判的争议总是不绝于耳,这样的悲哀或许比“金哨变成黑哨”更令人绝望。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