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俊其人(上): 业务被点赞

刻苦训练赢得声誉 为人跋扈裁判圈前辈都不放在眼里

0人评论
238
责编:吕长伟 收听

v_yczhao

导语

职业联赛开始后,中国最著名的裁判有两个,一个是陆俊,一个是孙葆洁。这两人的业务能力没得说,但在做人和性格方面却有着天壤之别。孙葆洁低调、内敛,是圈里公认的不收钱裁判;陆俊则高调、跋扈,在扫赌反黑风暴没有开始之前,关于他收钱执法的说法就已传得满天飞。 ...详细

编者按:2014年9月2日,陆俊将结束四年半的囹圄时光,从河北燕城监狱的围墙内走出,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2010年3月,陆俊在足坛“反赌扫黑”风暴中被专案组带走。2012年2月16日,陆俊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人民币,没收非法所得71万人民币。2014年7月2日,陆俊因表现良好被减刑一年,并定于9月2日刑满释放。

过去一个多月,腾讯体育记者寻访了十多位跟陆俊有过接触的人,希望还原一个真实的陆俊。在这些人的描述中,陆俊是个优缺点明显,相对简单、粗线条的人。对于他的业务能力,几乎每个人都会点赞。但对于他的性格和为人,多数人也都会给予负面评价。性格决定了陆俊可以在业务方面让人无法企及,但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他走向歧途的导火索。

是是非非已是历史,一段新的生活正等着陆俊和他的家人。

前金哨陆俊获减刑一年 今年九月将出狱

撰文:赵宇

靠扩招进入体院学习足球

陆俊,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出生于教师家庭。开口说话时,京腔京韵。按老北京话,名字中的“俊”字发音为(ZUN四声),他自报家门时经常会这样发音,前足协官员张建强在称呼陆俊时也这么叫。前北京市裁判委员会主席张希岗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也是一口一个陆俊(ZUN四声)。

1978年,陆俊进入北京体育大学(当时还叫北京体院)读书,他也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据陆俊当年的一位同学介绍,体院当时招了20多个足球专业学生,北京籍学生只有两个名额,一个家住海淀,一个住东城,没有陆俊,“后来体院扩招,准备招一批家距离学校比较近的走读生,陆俊正好赶上了这样的机会。”

学校后来又解决了这批学生的住宿问题,陆俊等人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正式学生。据陆俊同学介绍,正常考进足球专业的学生一般都来自体校或专业队,除运动成绩之外,还需要一定的高考分数,而陆俊在这两方面成绩都不理想,“能进体院读书完全是因为运气好。”

陆俊跟张建强(左)是北体校友,但在学校时两人并不熟悉陆俊跟张建强(左)是北体校友,但在学校时两人并不熟悉

“陆俊最开始是练田径的,比较能跑,身体条件不错,但不怎么会踢球,足球班内部踢比赛时只能踢个边后卫。”陆俊这位同学告诉记者,他不光球踢得一般,文化成绩也不理想,外语不灵,“从业务角度来说,陆俊绝对可以担任国际足联裁判讲师,但就是因为英语不行,导致他退役后很难再有更大发展。”

陆俊上大学时对当裁判产生了浓厚兴趣,体院当时也有培养裁判的任务,因此他在这方面钻研得很深。被誉为“中国足球裁判鼻祖”的曹镜鉴是陆俊的老师,他四年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陆俊当年学习很努力、很用功,他的成功并非偶然。

1981年,陆俊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他们那个班当时只有三人考上了国家一级裁判,其中就有陆俊。另外两个人毕业后没有从事裁判工作。坚持下来的,还是陆俊。

有传言称,陆俊在大学时就结识了后来在中国足协担任裁判委员会主任的张建强。不过据陆俊这位同学介绍,张建强是1980年进入体院的,陆俊已快毕业,两人在学校没什么接触。“陆俊当时给人感觉比较各色,毕业后跟其他同学也没什么太多往来。”陆俊同学说。

刻苦训练被称为“陆疯子”

陆俊毕业后前往北京工业大学担任体育老师,同时在全国比赛中担任裁判员,并在北京市足协注册。张希岗告诉腾讯体育记者,陆俊那时非常刻苦,基本上天天都会进行体能训练。如果白天工作太忙,晚上也要练,“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从没停过,人们都管他叫‘陆疯子’。”

正是因为这种日复一日地刻苦训练,让陆俊拥有了出色的体能,足协每年都会对裁判员进行身体测试,陆俊的体测结果总是名列前茅,一些年轻裁判员的体能状况都不如他。

1987年,陆俊正式晋升为国家级裁判员,开始吹全国比赛。1991年晋升为国际级裁判。那一年,陆俊32岁。“那个时候完全是凭本事说话。陆俊的业务能力强,所以不管是北京市足协还是中国足协,都会把很多机会让给他,这跟做人、性格没有太大关系。”张希岗说。

陆俊当时是北工大体育老师,外出做裁判时要跟单位请假,并且跟其他体育老师调换课程。据一位当年跟陆俊在北工大一起共事的人介绍,陆俊当时在学校里已小有名气,但没架子,每次求别人跟他调课的时候,都很客气,“做裁判回来后也会把调的课及时给人家补上。”

1995年,陆俊曾主哨国安与AC米兰的热身赛毫不怯场1995年,陆俊曾主哨国安与AC米兰的热身赛毫不怯场

陆俊那时不光吹全国比赛、国际比赛,还吹北工大校园内的比赛,哪怕是系队之间的比赛,他也会担任主裁判,执法严格,没有学生敢挑战他的权威。作为学校体育老师,他还会去游泳馆“看场子”、“售票”,但凡是体育老师该干的事,他都干过。

1997年,陆俊辞掉了北工大体育教师一职,专心做裁判。陆俊之所以辞职,主要是因为体育老师的工作已经影响到了他做裁判,而且收入不高。陆俊当时除了做裁判的正常收入外,已经开始有一些灰色收入,这些灰色收入要远远高于老师的工资。

辞职之后,陆俊跟朋友开了一家公司,据知情人士介绍,他只是在这个公司挂个名字。他从那时起已经成了“职业裁判”,甲A联赛几乎每轮都有他执法的比赛。中国国家队1994年在工体共桑普多利亚的热身赛、1995年国安在工体同AC米兰队的热身赛,都是由陆俊执法。

当时中国职业联赛刚开始,国内首次引入这样的商业比赛,桑普多利亚和AC米兰所有大牌球员也都悉数到场。据一位踢过1995年那场比赛的北京籍球员介绍,陆俊那时还很年轻,但丝毫没有怯场之意,对于场面的控制没有任何问题,“他是北京人,有优越感,气场很足。”

“专横跋扈”不尊重师长

做裁判时,陆俊几乎每周都要外出吹比赛。张希岗那个时候要求所有北京籍裁判员每周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北京市足协汇报自己的执法情况,这也算是一种业务上的交流和讨论。其他人基本上都会按照要求去做,唯独陆俊特殊。

结果,张希岗后来在全体裁判员大会上公开批评了陆俊。他定下规矩,以后如果再有裁判员不按照规定汇报执法情况,一次是提醒,二次是警告,第三次将会被取消在北京足协的注册资格。自那之后,陆俊也变得老实起来,基本上每周执法完都会按照要求汇报工作。

无论中国足协还是北京市足协,那个时候会定期召开裁判员业务评议会。陆俊在会上总会给人一种“专横跋扈”的感觉。据一位中国足协人士介绍,关于有争议的判罚,基本上陆俊一个人说了算,“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对的,其他人的意见根本听不进去。”

陆俊对自己的业务极为自信,很多前辈他都不放在眼里陆俊对自己的业务极为自信,很多前辈他都不放在眼里

北京市足协元老级别的裁判员周广达(已故)、崔宝印都是陆俊老师,曾在业务方面给予陆俊不少帮助。可是到了后来,陆俊对于这两位老师的业务判断也不太认同。

一次业务讨论课,崔宝印说“这个球应该判点球”,结果陆俊立刻站起来回应:“这球怎么该判点球?你会不会吹?”陆俊说完这话,底下鸦雀无声,因为他太霸道了,别人不敢得罪他。腾讯体育记者曾联系崔宝印,请他对陆俊进行评价,结果崔宝印给予婉拒,“关于陆俊,我不想说什么。”

对于这种情况,一位跟陆俊相熟的人认为“很正常”,他觉得这跟陆俊的性格有关,“这也说明新裁判跟老裁判看问题的角度不太一样,就好比很多老教练玩不转90后球员一样,有代沟。”

曾出02年世界杯首张红牌

张希岗评价陆俊时称他“事业心强”,曾执法过世界杯、奥运会比赛,也算是为国家争了光,“他在中国裁判界的成绩前无古人,至今从未被超越。”不过话锋一转,张希岗也表示陆俊这人太过于专横跋扈、居功自傲。

在北京市足协管裁判二十年,张希岗可以记住每个裁判的生日,唯独陆俊的他记不清。两人平时除了在业务有过交流之外,生活方面没有任何接触,“甚至没有一起单独吃过一顿饭。”

按照足球圈工作原则,比赛监督、裁判监督都可以对裁判组的执法发表内部评论,“但如果是陆俊执法,基本上听他一个人的就行了,别人的意见没用。”张希岗认为,陆俊性格强势、果断的性格,是做主裁判的理想条件,“边裁更多是辅助主裁判工作。真正场上拿主意的,还是主裁判,所以陆俊的这种性格也帮助他在业务上取得了成功。”

陆俊执法韩日世界杯成为职业生涯高光时刻陆俊执法韩日世界杯成为职业生涯高光时刻

陆俊强势的性格在比赛场上随处可见。2002年6月3日,陆俊迎来了执法世界杯的第一场比赛,当时交战球队是克罗地亚和墨西哥。比赛进行到下半场第59分钟时,克罗地亚队济夫科维奇在禁区内犯规,陆俊果断判罚点球,并将济夫科维奇直接红牌罚下,这也是那届世界杯的第一张红牌,陆俊因此火了一把。

据一位裁判员介绍,陆俊在场上的判罚非常果断,而现在很多中超赛场上的裁判却没有这种魄力,总是哨子偏软,犹犹豫豫。

国内赛场上,陆俊也曾显露出自己“果敢”的一面。2004年足协杯赛,青岛贝莱德同上海国际要通过点球决定胜负。结果踢至第四轮,贝莱德队已3比1领先。按照规则,此时比赛就已结束。可是陆俊偏偏要双方进行第五轮点球。当时不少青岛队队员上来提醒他,陆俊当时告诉那些队员:“都给我退下,我是裁判,场上听我的,继续罚点球!”结果踢出了一个4比2的比分。

因为这次执法失误,陆俊后来遭到了中国足协的停哨处罚。据一位足协内部人士介绍,陆俊当时很不服气,但由于这个错误犯得太低级了,他也难找到辩驳的理由。“在我印象当中,这应该是陆俊在业务上仅有的一次低级失误。”这位足协人士说。

容不得别人比他强 曾辱骂孙葆洁

职业联赛开始后,中国最著名的裁判有两个,一个是陆俊,一个是孙葆洁。这两人的业务能力没得说,但在做人和性格方面却有着天壤之别。孙葆洁低调、内敛,是圈里公认的不收钱裁判;陆俊则高调、跋扈,在扫赌反黑风暴没有开始之前,关于他收钱执法的说法就已传得满天飞。

这两位著名裁判员“不对付”是圈内人的共识。一次裁判评议会上,陆俊曾公开辱骂孙葆洁,已是尽人皆知的故事。据张希岗介绍,陆俊和孙葆洁平时没什么来往,两人不和除了性格因素之外,还跟陆俊的地位受到孙葆洁影响有关,“陆俊当年在裁判圈里业务是第一位的,孙葆洁比他小,但进步也很明显,但陆俊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强。”

陆俊为人刻薄,曾打压另一位“金哨”孙葆洁陆俊为人刻薄,曾打压另一位“金哨”孙葆洁

为此,陆俊对孙葆洁处处打压。在北京市足协某年举办春节联谊会,陆俊看到孙葆洁,主动过来说:“谁让你坐这儿的?!坐那边去!”其实孙葆洁只是坐在了一个普通座位上,陆俊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挑刺。看到这一幕,张希岗很生气。“葆洁过来,坐我旁边。”张希岗直接把孙葆洁叫到了主桌上,“我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提高葆洁的地位,让陆俊以后不敢这么做。”

腾讯体育记者曾就陆俊问题联系过孙葆洁,他表示自己跟陆俊没有任何往来,不方便评价他的为人。

即便后来不做裁判了,陆俊狂妄的性格也没有变。2009年国安首夺中超联赛冠军那场比赛前,记者正好在摄影记者通道大门见到陆俊,他由于没有证件,被保安拦住。陆俊大为光火,用京骂对保安进行了一通臭骂。尽管如此,那名保安依旧坚持原则,不允许他进入球场。“你TMD等着,我给你们领导打电话,让他立刻撤职了你!”陆俊指着保安的鼻子又是一通骂。后来,在一位领导的带领下,陆俊才终于走进了球场。

虽然坊间有各种关于陆俊性格不好的段子,但他对于前足协裁委会负责人蔚少辉、张建强等人,却很尊敬。他们因工作而结识,成为朋友,陆俊曾和张建强在办公室里分了俱乐部给的70万现金,一人一半。

“他还是挺有眼力见的。”一位熟悉陆俊的人士告诉记者,他对直属领导比较尊敬,这当然也跟他们之间存在利益纠葛有关。

“作为一名裁判员,要想成为一名好裁判,必须要做到公正,准确是相对的,但公正要做到绝对。我很珍惜这份荣誉,不会因为一些小恩小惠断送自己的前程。”这是陆俊当年做裁判时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说过的一段话。可现实却不像口号那样美丽。请看《陆俊其人(下):黑哨很艺术》

结语

投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