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600!女足无处安放的青春

基地伙食差宁吃馒头就咸菜 训练条件苦摞砖头成替补席

0人评论
287
责编:赵衍朝 收听

carylv

v_yongpguo

导语

  在广东清远名将足球训练基地,十三支女足球队正在参加全国女足锦标赛,如果不是因为伙食问题被曝出,这项赛事根本无法引起外界的关注。实际上,女足姑娘面临的条件比外界想象的还差:三个姑娘挤在狭窄的双人标间;去最近的集市全是土路,只能坐三轮摩的。而训练场地一片枯黄,草皮被火烧过。人们称呼女足为“铿锵玫瑰”,但在这种无人关心和关爱的寒冬里,她们凭什么盛开? ...详细

文:赵宇 图:张正

广东省清远市恒大足球训练基地被装饰得富丽堂皇、优雅别致,这里有六块标准天然草足球场和一块人工草坪球场。基地内的五星级酒店迎来送往,餐厅内汇集各地美食。

从恒大基地驱车五十公里就是名将足球训练基地,这里是另外一番景象——曲折的乡间小路,破败的公共设施,坑洼不平的足球场,五十公里的路程好似时光机,将人们拽回到了二十年前。

一群年轻的姑娘在这里参加全国女足锦标赛,她们吃不好、住不好。理想中,她们是怒放的铿锵玫瑰;现实里,她们更像是路边的野草野花,无人问津。

 

2015女足世界杯 中国碰面东道主

住太挤 标准间里挤进了第三张床

女足姑娘们的房间狭小且拥挤女足姑娘们的房间狭小且拥挤

名将基地位于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县三坑镇,这里既是足球训练基地,也是温泉度假村,距离清新县城半个小时车程。早年间,一些国字号青少年球队经常来这里冬训,一待就是二十天左右。

基地地处郊区,要从主干道拐进一条小路后才能看到正门,小路两旁是农田。现在是农闲时节,地里长满了荒草,不远处的平房、二层小楼依稀可见。

从12月9日开始,全国女足锦标赛在这里举行,一直持续到12月23日。该赛事每年差不多都是在这个季节举办,重要程度仅次于女足联赛。前几年这项赛事都在成都五牛基地举办,后来基地不接了,足协不得不将举办地改为清远名将基地。

基地内有个温泉酒店,300多女足队员、教练都住在这里。每支球队被允许入住25人,每人每天的住宿、伙食费加起来170元,由球队支付,中国足协还需要再给基地支付另外一部分费用。

当球员和教练住进来后才发现,这里的环境非常糟糕。一位女足队员告诉腾讯体育记者,房间里的被子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有一天洗澡时突然没了热水,后来干脆连水都停了,“经过一番维修之后,问题总算是解决了。”

腾讯体育记者走访女足姑娘们的驻地时发现,队员们住的标准间被硬塞进去了第三张床,三张床中间只有一条狭窄的过道。再加上行李,空间局促而紧张。

姑娘们平时要自己洗衣服。洗过的衣服没地方晾晒,只能挂在窗户上,五颜六色的,随风挥舞。

吃不好 抢光了附近超市的橄榄菜

训练基地食堂的晚餐训练基地食堂的晚餐

姑娘们吃、住、比赛都在基地里。走访过程中,几乎每个人都在抱怨这里的住宿环境太差了,跟前几年在成都五牛基地没法比。一位女足姑娘将他们的晚餐照片发到微博上,立刻引起热议,只有鸡腿是荤菜的晚餐被全国球迷吐槽、谩骂。

腾讯体育记者12月11日走访时正好赶上球员们吃晚饭。的确如球员、教练所说,这里的饭菜质量并不高。总共六个菜:芹菜炒猪肉丝,红烧鸭肉、圆白菜炒牛肉片、猪肉炒西葫芦、油菜粉丝炒肉丸、炒青菜。主食是米饭、馒头和包子,另外还有一盆咸菜:酱油拌辣椒。

据姑娘们说,前几天的伙食比这还差,基本上是鸡蛋炒韭菜、肉末酸豆角这种菜,红烧鸡腿算是最好的菜了,而且菜的味道很一般。对于运动员而言,一般是不吃猪肉的。可是在这些菜品种,很多都有猪肉,猪肉片炒西葫芦还多是肥肉。

餐厅总共有十五张桌子,无法容纳三百多人一起就餐,因此大家到餐厅之后首先要给自己的球队占地儿。来的晚了没地方坐,就只能站着等。有些球队嫌饭点儿人多,主动晚点到食堂就餐。

老干妈等下饭菜是女足姑娘们的餐桌必备老干妈等下饭菜是女足姑娘们的餐桌必备

“你为什么不打点儿菜?”腾讯体育记者问一位只在碗里装了两个馒头的女足姑娘。她的回答是“太难吃了,不想吃。”据很多队员介绍,他们不愿意吃基地的饭菜,宁远啃馒头,就咸菜、橄榄菜、老干妈辣酱。

几乎每张桌上都会摆一瓶老干妈辣酱。一位球员告诉记者,三坑镇唯一一家私营小超市的瓶装橄榄菜,这几天已被球队抢光了,老板这两天正准备上新货。姑娘们的房间里除了泡面、饼干之外,也随处可见各种袋装咸菜。

“女足锦标赛前几年都是在成都五牛基地踢的,那里吃的比这里好多了。菜多,而且还有酸奶和水果。”一位女足姑娘这样说。

行路难 逛附近小镇是最大的娱乐

从12月初抵达这里到23日离开,姑娘们要在这个基地住上半个多月。她们生活、比赛、训练,全部都在基地里。平时无所事事,溜遍了基地的每一个角落。

由于队员们的房间手机信号很差,她们要想跟家人朋友联络,只能到酒店大堂,或者基地院子里。周边都是农田,晚上没有路灯,姑娘们天黑后不太敢在基地里走来走去。

女足姑娘们的娱乐活动很少,平时只能玩手机、弹钢琴女足姑娘们的娱乐活动很少,平时只能玩手机、弹钢琴

一到晚上,她们基本上是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儿地在酒店大堂周边转悠,搜寻着手机信号和网络信号。酒店里没法上网,即便是自己的手机,网络信号也只是一个“E”字,只有走到基地门口,才能显示出3G的符号。一到晚上,酒店大堂周边沾满了刷手机信号的姑娘。黑乎乎的一片,手机屏幕的亮光照射在她们稚嫩的脸庞上,眼珠随着屏幕的反转不停转动。没信号了,还会用手晃晃手机。

酒店二层有架钢琴。会弹琴的姑娘会坐在那里弹上一曲,这也是她们仅有的娱乐活动。记者采访期间,一位姑娘正在那里弹唱同一首歌。由于不太熟练,弹唱时断断续续。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记。……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女足姑娘们和其他同龄人一样有着花季,但所走的道路,却不尽相同。他们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足球,但足球却没有给他们更美好的经历。

除了弹钢琴之外,姑娘们还有一个娱乐活动就是聚齐八个人,坐三蹦子去两公里外的三坑镇逛街。那里是个农村集镇,有一家私营超市,和一些买水果的摊位。姑娘们从那里买水果、水、咸菜、泡面、饼干等生活必需品,他们管这叫“上货”。

女足姑娘们去集市的交通工具女足姑娘们去集市的交通工具

“去年跟着我们球队来过这里,去三坑镇往返只要二十块钱,我们一个队恨不得都挤进去。今年涨钱了,往返四十块,而且只能坐八个人,超了还得加钱……”一位姑娘嘴里嘟嘟囔囔。那辆三蹦子来回穿梭好几趟,收入颇丰。

一位教练准备在球队比赛轮空那天带着姑娘们到清新县城里转转,这也算是出趟远门,“我们打完比赛后要去广州坐火车,到时候早点走,让姑娘们去广州市里转转。也就这样了,真没时间玩儿。”

场地差 替补席座椅是摞起来的砖头

训练场地草皮枯黄、且被火烧过,已经不太适合去踢球了,最大的问题是场地是倾斜的训练场地草皮枯黄、且被火烧过,已经不太适合去踢球了,最大的问题是场地是倾斜的

名将基地内有三块天然草足球场。目前已是冬季,草坪早已泛黄,少有人打理,其中一块场地已见沙土。另外一块有一个明显的大斜坡,姑娘们管这叫“斜坡球场”。

记者来到基地最里面的球场时发现上面有一道深深的车辙。从球场的这一头,连接到那一头。那一头有两座二层小楼,是当地居民的住宅。没球队在这里训练时,他们会骑着摩托车横传球场而过,这样走算是抄近路。

球场边上,四根铁柱子和几片石棉瓦搭起了一个替补席,替补席的桌子和椅子是用水泥砌而成。另外一个球场的替补席,干脆没有桌椅。比赛时,球员从一旁的荒野地里搬来废弃砖头,摞在一起,直接坐在上面,条件非常简陋,废弃的矿泉水瓶和胶带随处可见。

原本应该有16支队伍参加这次比赛,但最终只来了13支队伍,大连阿尔滨队、广西队因为没钱而放弃参赛。据一位教练介绍,阿尔滨男足欠薪,女足也同样如此。

长春队虽然资金没问题,但她们对这样的比赛不太重视也没来。女足球队外出打比赛,基本上都是坐火车,北方球队来到这里参赛至少要坐了二十个小时的卧铺,然后再从广州火车站乘坐两个多小时的大巴车抵达基地。

球队基本上隔两天就要打一场比赛。有教练担心,比赛如此繁密,姑娘们吃不好、住不好,容易受伤。可队员们倒是看得很开,“嗨,我们是女足,都习惯了,就这待遇,好也好不到哪儿去。”一位队员们说道。

训练基地是一个正准备歇业装修的温泉度假村训练基地是一个正准备歇业装修的温泉度假村

其实在女足姑娘们来之前,这里的温泉度假村已经停业很长时间了,准备装修。足协在决定将比赛放这里后,才又开业,前台的两个小姑娘服务员都是新来的。这次比赛结束后,该温泉度假村就将彻底封闭,准备装修,女足姑娘们是这里的“最后一批客人”。

足协女子部后来知道了姑娘们在那里的吃住情况,已同基地沟通,希望能够尽可能地去解决问题。谈到这样的现状,一位女子部人士也很无奈,“女足运动的资金确实有限,足协一年往女足国家队、女足联赛、锦标赛、青少年……等等所有女足项目的投入只有3000万。”

比赛过去一周,部分女足教练会抱怨说,足协女子部倒是有相关负责人来过基地,但高层领导,一个都没出现过,“他们即便来了,也不会长住,吃不了这苦。”

挣太少 一个月工资只有600元

女足姑娘们待遇极差女足姑娘们待遇极差

“你一个月挣多少钱?”

“600。”

“不可能吧,这也太少了!”

“这还是今年涨了钱之后的,之前一个月540。”

“太少了……”

“最早的时候一个月120块钱。”

这是腾讯体育记者在名将基地采访时跟一位女足小队员的对话,该队员出生于1995年。说到自己的收入时,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们在地方队也是住在比较偏远的基地,那地方管吃管住,平时不怎么出去,所以也没地方花钱。”

据这位女足队员介绍,他们队里获得“正式名额”的队员每个月基本工资是2000多元,像她这种只能算是“集训球员”。只有在球队进入全国比赛前八名之后,地方体育管理部门才会给这支球队几个“正式名额”,正式名额给谁,需要由教练来分配。

据一位地方队的女足教练介绍,全国女足运动员的工资都很低,上海、江苏、广东等队的平均工资水平在5000元左右。北京虽然也属于大城市,但北京女足的平均工资水平在2000-3000之间,全队最高工资也超不过3000元。由于没有赞助商,因此不存在比赛奖金,队员们拿的都是基本工资。这在所有女足球队当中属于中等收入水平。差的只有一千多,甚至不足一千。

“挣钱这么少,你还想踢吗?”面对记者这样的问题,那个每个月只挣600块钱的姑娘犹豫了起来:“有时候也真的不想踢了。打不上什么比赛,技术水平和意识也很难再上去了,感觉在这里待着也是浪费时间。”

女足姑娘们的出路狭窄,若半途放弃更是几无出路女足姑娘们的出路狭窄,若半途放弃更是几无出路

虽然清贫、辛苦,但小姑娘也有自己的想法。因为只要你能够取得一定成绩,就会被评为一级运动员或者健将,“一级运动员考试时候加很多分,健将免试,我们也就是为了这个才继续坚持下去。如果真的提前退役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的确如该球员所说,不少女子队员都因在踢球时获得了相关运动等级,而免试或者加分进入大学,这也是这项运动唯一可以让姑娘们不会马上离开的原因。根据规定,在全国锦标赛上如果球队进入前八,而且球员出场时间超过二十分钟,就有机会获得健将称号。

结语

  “外面的女孩子也有自己的青春,踢球的女孩子也有自己的青春。现如今的她们,只能这么清贫、辛苦地度过了……”这是腾讯体育记者在清远名将基地采访时,一位女足教练说的话。说完这话,这位女足教练沉寂了很久。二十年前,中国女足辉煌一时,甚至让很多人产生了女足情节。可是,铿锵玫瑰衰败的时长要远远超过了盛开的时间。人们总是期待女足重回巅峰,却又缺乏最基本的关心和关爱。她们凭什么盛开?

投票区